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双生泪之邪》在线阅读 > 正文 1 转世重生

1 转世重生

鸣鼓而攻 2020-10-14
在充满生命力戏码的真人古剧本。  “吱嘎”打开门声传来,汪枫下意识得想张开嘴巴眼去看,但是刚把眼睁开眼睛一丝,初晨那些微的光照就逼迫他迅速闭上了双眼。  “娃,你好点了不?”难以睁双眼注视人,耳朵好像也受了影响,没办法隐约辨出这个中年人妇女是在问他怎么了。躺在床上拄着腰,心想:“这是哪了?我不是已经去见阎王了么?”。...

双生泪之邪

推荐指数:10分

《双生泪之邪》在线阅读

  “喔喔喔……”公鸡打鸣声传入耳畔,汪枫下意识的就想直接从床上跃起来。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人没起来,腰却闪到了。

  躺在床上拄着腰,心想:“这是哪了?我不是已经去见阎王了么?”

  一阵眩晕袭来,汪枫感觉到大脑昏昏沉沉的,就像在做一场白日梦,许许多多陌生的人俱都穿着一身戏服,在一些只能偶尔在古装电影中才能一窥的的场景中演戏。但是却看不到导演,看不到摄像机,只有那种原汁原味的感觉。或许这就是一幕幕正在鲜活上演的真人古剧本。

  “吱嘎”开门声传来,汪枫下意识得想张开眼去看,可是刚把眼睁开一丝,初晨那些微的光照就迫使他迅速闭上了双眼。

  “娃,你好点了不?”无法睁目视人,耳朵似乎也受到了影响,只能依稀辨出这个中年妇女是在问他怎么了。

  想动,身体却不给力,就好似一个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昨儿刚跑完半程马拉松,全身都酥软无力。

  这时一双手抚上了额头,有一些冻人,还有一些粗糙。然后依稀又能听见那妇人又说了句:“哎,苦命的娃啊,烧还没退……”或许是体力透支,后面的话语难以辨别了,又一阵眩晕袭来,汪枫再次沉沉睡去。

  “这不是真的,我已经死了。”倒下的那一刻,内心深处传来撒旦的声音。

  =============================================

  睡去就不会再醒了么?睡去就能忘记一切么?

  一幕幕话剧再次上演,有小时候自己亲身经历那些磨难:10岁那年冬天,为了两个馒头;20岁那年第一次传递情报;25岁那年第一次杀人……也有上帝模式下那份既熟悉又陌生的画面:躺在母亲怀里呀呀学语;妹妹刚出生的时候自己故意去欺负她;一家人围坐在桌前一起啃地瓜聊天……

  当回忆慢慢充满你的思绪,当希望缓缓占据你的心灵,你只会剩下一个念头不断在心底呼唤:“活下去!”

  屋外传来打更声:“砰砰,小心火烛肋。”

  屋内传来呜咽声:“娘亲,亲切的名字。”

  躺在床上的汪枫不再抗拒,任凭两种思绪混合到一起。虽然融合的过程犹若其他人把你脑袋劈开,然后硬塞上一些东西之后再缝合上一般痛苦,汪枫的脸也在不断地抽搐着;但是如果谁在旁边,可以看到一双安逸的眼神隐藏在狰狞的面部表情后面,从那里你甚至于可以看到蓝天、白云还有大海。

  不知过了多久,那些被硬塞进来的思绪好似已然传输完毕,然后快速得钻入大脑,两份记忆瞬间融合到了一起。

  他,前世是掉河里溺水死的;他,是躺床上病死的。

  他,前世是一个卧底;他,是一个农家把式。

  他,前世是个孤儿;他,有双亲照料。

  他,前世有一个弟弟;他,有一个妹妹。

  他,前世不记得5岁之前的事情;他,5岁之前一片混沌。

  他,紧紧握着弟弟的手;他,一家团聚围坐桌前吃饭。

  ……

  =============================================

  “喔喔喔……”公鸡打鸣声再次传入耳畔,汪枫再次尝试依靠自己来起床。

  没有敢再用鲤鱼打挺,因为他知道起不来。慢慢的翻身,努力适应着这副孱弱的身躯。

  门再次被打开了,这回进来的不是母亲,却是一个女孩儿。记忆中的线索告诉汪枫,这个女孩儿就是他妹妹。可以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的妹妹叫什么,只能想起一直唤她小名若溪。

  一种苍老的声音直接出现在了汪枫的脑中:“在这个年代,女孩儿是没有大名的,只有在嫁作人妇之后才会有夫家和自己的姓氏组合而成的XX氏,打个比方来说,如果若溪嫁去了王老爷家,那么就会被称作王刘氏。另外多提一句,你现在不再是那个什么汪枫了,要记得你现在的身份是刘旭!”

  “刘旭?这个到底是梦还是怎么了?”汪枫,也就是刘旭喃喃自语道。

  一只小巧纤细的妙手抚上了额头,细腻而又温润。“哥,你醒了啊。”声音不响却十分动听,红扑扑的脸蛋上满载着关怀的神色。“今天感觉好点了吧?”

  不待汪枫回答,便看到若溪利落地爬上了木床,然后憋红着小脸蛋努力地帮着汪枫坐起来。

  或许是许久没有运动,或许是换了一副躯壳不太适应,一点点,一丝丝挪动,两张脸蛋都憋得通红,好似都把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才将将坐起身来。如此简单的动作愣是消耗了两个人大部分的体力。

  若溪抬头看着汪枫,看到两个人脑门上都尽是汗水,伸出嫩扑扑的小手先为汪枫抹去汗水,再抹掉自己的。然后犹如一只吃饱了的小猪一般,并肩依偎在汪枫身侧。

  “哥能坐起来了,哥就快好了。”铜铃般的悦耳声音在耳畔响起。

  她笑了,笑得那么的开心,前世的汪枫没有见过蒙娜丽莎的微笑,但是这世醒来第一次看到的笑容绝对超越了那神话般的存在。

  可惜,好景不长,汪枫还没看够呢,若溪却突然弹了起来,火急火燎地跑了出去。

  “别……”

  还没喊出口呢,若溪就欢快地甩着两只小辫子,打开房门飞一般地跑了出去。

  回头去看汪枫同志呢,则适应不了那突然间照射进屋的阳光,而又一次昏倒了。

  =============================================

  不知过了多久,汪枫又一次醒来,这次公鸡没有打鸣,母鸡也没有下蛋,但是身边却围了一大群人。

  缓缓睁开了双眼,发现那群人都在交口称赞:“张神医真乃扁鹊再世啊,不愧为当代医界第一人啊……”

  满屋子的人都在称颂张神医的医术高超,母亲也一连称谢,张神医俨然就是整间屋子的焦点。唯独床边的若溪却一直把眼神对准了汪枫,那比蒙娜丽莎还美丽的笑容再次出现在汪枫面前,把汪枫看呆了,脑中只能浮现两个字:“好看,真好看!”

  母亲那慈祥的声音打断了汪枫欣赏那世间最美好的景致:“旭儿,快向张神医道谢来。张神医特意停留了一日照料你,你才能这么快醒过来啊。”

  抬眼望去,屋子中央俨然立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却学着古稀老者一般捋了捋那不算长的胡子,脑袋上顶着一项工科学士帽,但是那流苏却好似被剪去了一截;身上穿着一套藏红色长袍,绘着两只栩栩如生的麻雀;手里提着一只木箱,看那纹理好似饱经了几百载风雨的洗礼;脚底着一双布鞋,厚实的鞋帮使他又平添了几分高度。

  “就是这个打扮古怪的,浑身奇装异服的人治好的我?”汪枫心里默道。“这个都是什么搭配啊。难不成真像书里写的,古代奇人异士都是如此个性装扮?”

  但是母命难违,汪枫还是收敛起自己的遐想,恭敬得道:“感谢张神医的救命之恩。”

  “呵呵,无妨、无妨。”又见那张神医学着古稀老者一般捋了捋那不算长的胡子,满脸的笑容,谦逊的答道:“这个是吉人自有天相,我只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张神医真乃神人啊!”

  “张神医真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心肠啊!”

  “张神医真乃扁鹊再世啊,不愧为当代医界第一人啊!”

  ……

  淳朴的乡亲在小屋里虔诚的感谢张神医的义举,饱含深情,经久不息。

  “咕咕。”被人们围在中间的张神医的肚子虽然不适时的响起了声音,但是也巧妙的给自己解了围。

  母亲第一个反应过来,赶忙说:“张神医稍等啊,我这就去杀两只鸡暖一壶酒,马上就好。”说完便立即小跑出门去准备了。

  “老婆子啊,给我把那壶大前年攒的好酒拿来。”

  “张神医稍等,我这就去把今早抓的野兔拿了来给你尝尝鲜。”

  “张神医稍候,我立马去宰一头猪来给你打打牙祭。”

  ……

  眨眼间,刚才还人声鼎沸的屋子里变得空空荡荡,只余下若溪和张神医两个人。

  若溪还是只望着汪枫,笑的那么好看,让汪枫都舍不得把眼神离开那双眸子哪怕一秒。或许,此刻在人的心中是希望时间就此停止,一生一世。

  突然背景变了,张神医见众人纷纷散去为他准备伙食,屋子里只余下两个孩子。其中一个背对着他,还有一个眼看刚醒,放松了心绪,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汪枫前世作为卧底,对于这类小细节十分的敏感,迅速从失神状态中返回来捕捉到了那幅画面,然后,脸红了。

  “小姑娘,你哥只需要再服几帖汤药就能痊愈了。”一个不算高大的身影走出了屋门,一句不算动听的嘱托传入了屋里。

  “太好了,哥,你终于能好了。”动听悦耳的声音再次传来,还伴随着丝丝的震颤,两行珍珠从若溪的眸子里落下,倔强的推开汪枫伸上来的那只名义上来为她抹掉眼泪的咸猪手,自己伸手抹掉泪水,一头扑倒在汪枫身上,呜咽着,抽泣着。

  汪枫只能慢慢的从身后抱住若溪,尽量轻轻的,缓缓的,深怕碰疼了她。

  一炷香不到,屋外又传来了乡亲的声音。

  “好酒来了,张神医啊,你一定要多喝几口。”

  “野兔来了,张神医啊,你尝尝这个野味,城里吃不到嘞。”

  “猪头肉来了,张神医啊,闻闻多香啊。”

  ……

  汪枫低头看看若溪,却发现她睡着了,就这样趴着,静静的趴在他身上,眼角还带着几滴晶莹的泪珠,侧脸上则可以看到淡淡的酒窝,轻轻的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 楔子 1 转世重生 2 齐聚阳襄 3 角力争夺 4 除病伏祸 5 转世重生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