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三国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回 中奸计何进授首,接诏书董卓进京

第五回 中奸计何进授首,接诏书董卓进京

真红的闪电 2020-10-16 20:16:45
知宦官集团已苦心经营几十年,内外相勾结势力牢固,一但谋划泄漏,局面无法以及控制。便袁绍又向何进献策招集四方封疆大吏引兵入京,危胁何太后,逼其征得灭阉党。何进连声称善,主簿陈琳却劝谏说:“现在的大将军手握兵权,龙骧虎步,对宦官是杀是留,全在您一念袁绍知宦官集团已苦心经营几十年,内外勾结势力稳固,一旦筹谋泄露,局面难以控制。于是袁绍又向何进献计召集四方封疆大吏引兵进京,威胁何太后,逼其同意灭阉党。何进连连称善,主簿陈琳却劝谏说:“现在大将军手握兵权,龙骧虎步,对宦官是杀是留,全在您一念之间。如抛弃利器,反求外援,到时大兵集结,难以控制,若发生变故,岂不是功决不成,徒徒成为乱恶的台阶么?“何进不听,依然召已升迁为前将军的董卓驻关中上林苑,召东郡太守桥瑁驻成皋。另外还向各州刺史发出了邀请。董卓接到诏书后大喜过望,一边召集军马进京,一边上书请命“逐君侧之恶”。不过董卓尚在行军途中,何进已着手行事,令武猛都尉丁原烧孟津,火光照亮京城,军士们都高呼杀宦官。。...

三国录

推荐指数:10分

《三国录》在线阅读

  何进这边还在犹豫中,何太后的母亲舞阳君(何进与何太后是同父异母,舞阳君与何进并无血缘关系)及何进的弟弟何苗(何苗本是朱氏之子,后过继给何进的父亲)却先开始行动了。他们多次接受宦官的贿赂,与十常侍交往密切。听得何进想诛灭宦官,便求何太后庇护他们,同时又恶语中伤何进道:“大将军擅杀先帝亲信,是想专权以削弱皇权。”太后听后,便疑心何进确有私心。于是对何进的诉请,太后更不接受,让何进难下决断。

  袁绍知宦官集团已苦心经营几十年,内外勾结势力稳固,一旦筹谋泄露,局面难以控制。于是袁绍又向何进献计召集四方封疆大吏引兵进京,威胁何太后,逼其同意灭阉党。何进连连称善,主簿陈琳却劝谏说:“现在大将军手握兵权,龙骧虎步,对宦官是杀是留,全在您一念之间。如抛弃利器,反求外援,到时大兵集结,难以控制,若发生变故,岂不是功决不成,徒徒成为乱恶的台阶么?“何进不听,依然召已升迁为前将军的董卓驻关中上林苑,召东郡太守桥瑁驻成皋。另外还向各州刺史发出了邀请。董卓接到诏书后大喜过望,一边召集军马进京,一边上书请命“逐君侧之恶”。不过董卓尚在行军途中,何进已着手行事,令武猛都尉丁原烧孟津,火光照亮京城,军士们都高呼杀宦官。

  受此胁迫,何太后依然不肯就范,差何苗去对何进说:“我们一路从南阳而来,也曾贫贱,后依靠宫中得了富贵,也受了宦官不少好处。现在兄长初掌大权,根基不稳,应与宫中保持友好,不要受外人唆使。”、

  何进又开始狐疑,袁绍怕其反悔,便说:“如今我们的意图已彰显出来,如果不做决定一定会给对方先下手的机会,大将军还犹豫什么?”于是何进用袁绍为司隶校尉,持符节,从事中王允为河南尹,令二人调度洛阳兵力。

  王允字子师,太原祁县人,出身官宦世家。因在与中常侍张让的政治斗争中失败,被迫辞官隐居。何进掌权后,王允被重新起用,在谋划诛杀宦官一事上极为活跃。王允与袁绍接到任命后,一方面派洛阳方略武库吏监视宦官,另一方面集合人马欲进兵平乐观。

  何太后此时慌了手脚,只好罢退全体小黄门,让他们返回在京城的住宅,只留何进平素亲近之人守卫省中。

  诸常侍和小黄门一同跑去何进处请罪,何进对他们说:“天下纷乱,都是你们惹出的祸害。现在董卓的人马已经快到了,你们若不早日返回自己故乡,等大军一到必死无葬身之地。”袁绍劝何进立刻就处决了他们,何进却想让他们辞官回乡了事。

  于是袁绍不得不自作主张,假传何进意旨,让各地官吏抓捕宦官亲属。张让见情势危急,不得不谋求反击。张让的儿媳是何太后的妹妹,他向儿媳下跪叩头说:“老臣有罪,应回乡安分过晚年。但思及累世沐浴皇恩,突然要远离宫殿,实在难舍。请最后进宫一次,看望太后、皇上,然后离去,死而无憾。”

  张让的儿媳将这些话说与舞阳君听,舞阳君又告诉了何太后,于是太后下旨让所有常侍都再进宫一次。同时,何进也进入长乐宫,想请太后同意将诸常侍一下诛尽,选三署郎进宫守宦官的住房。

  诸宦官互相转告说:“大将军托病不居丧,不送葬,现在却突然入宫,是何居心?”张让派人窃听何进与部下的对话,知何进不肯放过他们,便起杀心。于是张让带领常侍段珪、毕岚等几十人,拿着兵器悄悄从侧门进,埋伏在宫中。等到何进出来后,便命人假称太后召见何进。

  何进刚踏入宫门,张让等人就仗剑将其围住,责问道:“天下大乱,并不仅仅是我们的罪。先帝曾与太后不和欲废之,是我们拿出家财疏通解救,可说对你何氏一门有恩。现在居然想杀我们,不是太过分了么?”何进见势不妙转身想跑,却被尚方监渠穆拔剑斩于嘉德殿前。

  张让、段珪等矫诏,用前太尉樊陵为司隶校尉,少府许相为河南尹。尚书得诏后,怀疑有假,便说:“请大将军出来共同商议。”中黄门把何进的脑袋掷过去,说:“何进谋反,已被诛杀。”尚书大骇,只得起草诏书,但暗中让瘦下去通报袁绍。

  袁绍听得何进被害,大怒,领兵入宫,攻打宫城。此时虎贲中郎将袁术也在洛阳统兵,得知十常侍杀了何进的消息后也前来相助对抗阉党。

  袁术,字公路,司空袁逢的嫡长子,袁绍同父异母的弟弟。袁术见宦官还手持武器负隅顽抗,便放火烧了南宫九龙门及东西宫。张让和段珪等只得挟持少帝刘辩和已改封为陈留王的刘协从复道仓皇外逃。袁绍与叔父袁隗佯称奉诏,杀死宦官亲党樊陵、许相,然后列兵朱雀阙下,捕杀没有来得及逃走的宦官赵忠等人。同时袁绍下令关闭宫门,严禁出入,指挥士兵搜索宫中的宦官,不论老幼皆当场处死,死者多达数千,一些不长胡须的人也被当成宦官误杀。一些人为求活命,不得不当众除下裤子证明身份。

  正当袁绍在内宫大肆屠戮宦官之时,袁术则带人出宫追杀张让等人。张让等几十人带着天子一路逃到黄河边,望见身后追兵将近而无渡河之法,便悲痛地跪地向少帝哭着告别道:“我等今日灭绝,天下必然大乱,请陛下爱惜自己。”言毕,几十人一共投河自尽。

  却说董卓在行进中望见京城一片火海,知城中有变,派人探知少帝在北芒,急率兵前往。相遇后,少帝刘辩被蜂拥而至的大军惊到,又因刚经历了险情,顿时惊慌失措只顾流泪。董卓威风凛凛,大摇大摆上前参见少帝,询问事变经过。少帝见董卓高大凶悍,更不敢答话,倒是站立一边的陈留王刘协主动上前向董卓陈述经过,言语流畅,条理清楚。此时刘协才九岁,少少帝五岁,董卓不由惊异。一同来迎少帝的骑都尉鲍信目睹董卓不可一世的模样,非常忧虑。回宫途中遇上来迎的袁绍,鲍信暗暗对他说:“董卓拥强兵进京,居心叵测,行事霸道,如不尽早对付比陷入被动。现其长途奔袭,人困马乏,若集中宫中人马发动突袭,必能擒下。”袁绍见董卓兵强马壮,不敢轻举妄动。鲍信十分失望,自带兵马回泰山而去。

  董卓将少帝逢迎回皇宫后,便准备插手干预中央政权。李儒进言说:“如今各方势力和何进的残余人马都汇集在京都,我们若不能展示强大的军事后盾而贸然干政,引起这伙人围攻的话必将处于险地。因此我们必须一开始就给京城造成一种强烈的军事威慑力,让他们迫于我们的力量而不敢越雷池一步。”董卓点头称是,可是由于为了尽早赶到京城,董卓只从西凉调集三千兵马轻装疾行,这样的兵力显然不足以服众。于是董卓每隔几日就令所有部队在夜间悄然出城,次日白天再浩浩荡荡开进洛阳,旌旗招展,战鼓震天,俨然千军万马源源不断。洛阳城的百姓及文武百官都惊叹董卓有如此强大的兵力,朝野震怖。在成功制造假象迷惑住众人后,董卓便开始采取行动实实在在地扩充兵力。

  何进死后,他的部曲将领吴匡统率了何进留下的大部分人马。而吴匡对何进的弟弟车骑将军何苗怨恨很深,认为他不但不与何进合作,还有可能与张让合谋害了何进。此事被董卓知晓后,想到弟弟董旻与吴匡是旧识,便让他前去挑唆吴匡攻击何苗。并对董旻说:”何氏兄弟不知道家族合作的重要性,你就好好展现一下我们兄弟的默契吧,哈哈哈。“

  董旻见到吴匡后,对他说:“吴将军是大将军生前的亲信,现今大将军被贼人害死,为何不见吴将军有报仇之心?“吴匡说:”害死大将军的宦官都已杀戮殆尽,哪还有什么仇没有报?“董旻故作惊讶地说:”车骑将军何苗之前勾结张让诱骗大将军进宫,这事将军居然不知道?“吴匡一早就疑心何苗,听了后怒火中烧,勉强压住火气问:”车骑将军是大将军的弟弟,怎会这么做?你又有何凭证?“董旻笑着说:”这还要什么凭证?大将军事发之前早已警惕阉党,怎么会贸然前往,必是何苗给了他错误的信息。他向来亲近阉党,私下收了不少贿赂,大将军死后不论是在宫内捕杀阉党还是到宫外追杀张让一行,他都没有参与,难道还不显而易见么?至于真么做的理由,何苗本就与大将军不是亲兄弟,自然早就有取而代之大权独揽之心。“董旻的一席话坚定了吴匡的猜测,让他对何苗就是害死何进的主谋这件事深信不疑。欲知吴匡到底会不会找何苗报仇,请看下回分解。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回 黄巾军八州并进,孙文台寿春举兵 第二回 朱中郎撤围巧胜,皇甫嵩扫北大捷 第三回 刘县尉怒鞭督邮,张司空西讨韩遂 第四回 设西园灵帝分军力,扶少帝国舅诛黄门 第五回 中奸计何进授首,接诏书董卓进京 第六回 行废立董卓乱政,反暴行诸侯起兵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