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那年我曾错入风尘》在线阅读 > 正文 《那年我曾错入风尘》第二章 南省一霸蒋华东

《那年我曾错入风尘》第二章 南省一霸蒋华东

梧桐阅读 2020-10-18 15:02:26
蓝薇小说名字叫作《那一年我曾错入风尘》,提供更多蓝薇小说全文深度阅读,蓝薇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那一年我曾错入风尘小说蓝薇摘选:蓝薇早已想开了了,便连带着我也被她被洗脑了。我们这一行,不仅有小姐,除了小哥,是又称的鸭子。清一色…...

蓝薇小说名字叫做《那年我曾错入风尘》,这里提供蓝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那年我曾错入风尘小说精选:他记住了。而我也记住了他。一个穿了一身黑色,风雨雷电中血染满衣长相俊朗的陌生人。日子就这么过着,毫无波澜,日复一日。我每个白天窝在出租屋里吃饭看电视睡觉,晚上打扮成小妖精一样和那群花枝招展的姑娘争宠争客人,然后喝得酩酊大醉,从男人口袋里把钱捞过来,看着银行帐号上又多了的数字,笑得没心没肺,心里却苦涩得紧。这就是人生。蓝薇早就看开了,于是连带着我也被她洗脑了。我们这一行,不只有小姐,还有小哥,就是俗称的鸭子。清一色小白…

他记住了。

而我也记住了他。

一个穿了一身黑色,风雨雷电中血染满衣长相俊朗的陌生人。

日子就这么过着,毫无波澜,日复一日。

我每个白天窝在出租屋里吃饭看电视睡觉,晚上打扮成小妖精一样和那群花枝招展的姑娘争宠争客人,然后喝得酩酊大醉,从男人口袋里把钱捞过来,看着银行帐号上又多了的数字,笑得没心没肺,心里却苦涩得紧。

这就是人生。

蓝薇早就看开了,于是连带着我也被她洗脑了。

我们这一行,不只有小姐,还有小哥,就是俗称的鸭子。

清一色小白脸,但是床上特别猛,不管你多么饥/渴的富婆,他们都能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我还认识一个关系比较要好的鸭子,二十出头,干了不到一年,火得没法说,大把的阔太官太花高价捧他,他最高记录一晚上接了四个客人,第二天早晨都没起来,累得脱了一层皮,没多久就开着宝马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就差横着走了。

但前两个月诊断出艾滋病,不知道哪个乱搞的婆子给传染上的,曾经那么风光如今彻底销声匿迹,于是我在感叹世事无常之余,也觉得把握当下比较重要,能多赚就多赚点,假如出了事,好歹还不至于家徒四壁。

但我们这行也有危险,而且很多,豪门夜宴原先有个头牌,80后,刚做这一行才十六七,嫩得都能挤出水来,她的通讯录一看吓一跳,清一色的大人物,光听名字都能让人肝颤,后来扫黄时候被扫了进去,后台连脸都没露,直接保了出来,再没多久就听说给谁当了二/奶,吃香喝辣再也不干这行了。

我和蓝薇逛街碰到过一次,大冬天穿着貂皮戴着几千一副的墨镜,真把自己当阔太了,我们跟她打招呼人家连眼皮都没夹,生生的装不认识就走了。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话确实不假,但也有例外,只是很多例外都没在现实中出现罢了。

这天晚上,我在化妆间正换衣服,几个姐妹儿靠着沙发吞云吐雾聊八卦,一百六十多斤的妈咪从门缝挤了进来,呼哧呼哧的站在正中间,“快点祖宗们,天字一号包,来了两位爷,都给我过去选台。”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太激动了,说话都结巴了,蓝薇特别没好气的白了一眼,“什么爷没来过啊,至于嘛。”

妈咪抱着双臂哼了一声,“蒋华东,来过吗?”

我们所有人都惊住了,半响说不出话来。

蒋华东,还确是没来过,这样的人物,别说说上一句话了,就算能见一面,都不太可能。

蒋华东何许人也?绝对的传奇。

南省几个大城市响当当头号黑道大哥,手下兄弟过千人,遍布四方,局子没人不买他面子,何况平民百姓呢?经商的见了他得喊一声华哥,同行见了他照样毕恭毕敬,办起事来,他的面子比通用货币还好使。

这样的人竟然来了?

蓝薇眼睛一闪一闪的,“我陪!”

妈咪咧嘴笑了笑,“别急,选台去,我看看啊——”

她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化妆间里这几个,颇得满意的点点头,“行,好货色都齐了,麻利的收拾一下,赶紧进包!”

在此之前,我们没人见过蒋华东,他低调极了,很多记者都慕名到他出没的地方堵他去,连个人影都拍不到,这人警惕性极高,反侦查能力更是惊人,传闻曾有香港那边的组织为了杀一杀他在内地的威风,派了十辆车近百人追踪他,不到一个小时就都被他甩掉了。

不过面上都敬重他的人,私下也有不少拉帮结派想把他拽下神坛的,据说他前不久遭到了追杀,受了点伤,没想到又重返江湖了。

我们几个得力干将被妈咪给推进了包房,里面灯光特别昏暗,到处都是香水和烟酒的味道,糜乱不堪,微弱的光芒下,我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两个男人,还有围站在四周的保镖,浑身都是煞气,两个男人看穿着年纪不大,脸部轮廓隐藏在灯光的盲点,一点也看不清。

“二位老板,这是我们这儿最好的姑娘了,您看——”

“别废话,最好的留下,其他的滚,谁他妈有那个体力上那么多,是不是蒋老板?”

那人没有出声,翘起一条腿仍旧在抽烟。

妈咪看了看我们,留下了我和蓝薇,剩下的就被带出去了。

包房安静下来,但气氛诡异,蓝薇拉着我走过去,跪在地毯上,用乳沟夹着一根烟,凑到男人嘴边,那个男人笑得特别淫魅,伸手掐了她屁股一下,“我姓杜。”

蓝薇多聪明,“啊,杜哥。”

男人哈哈大笑,“我都四十多了,能做你叔了。”

蓝薇给他点上火,“才四十多啊,杜哥正当年,一会儿千万手下留情。”

杜老板笑得更欢快,都看到他后槽牙了。

我的余光时不时的撇向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男人,他自始至终都在沉默,可我总觉得,他的气场似乎有几分熟悉感。

杜老板不知中途怎么了,不再颤着蓝薇玩儿,而是把我捞了过去,各种吃豆腐,我死死并拢着双腿,他摸不进来,有点懊恼,“你他妈是连体婴啊?分开点!”

我强颜欢笑想喂他喝酒避过这个关头,那个男人忽然出声笑了笑,“杜老板别这么戾气,吓到她。”

我一愣。

这声音……

男人微微朝前探了探身,天花板的彩灯恰好打下来一束光,正扫过他脸上,我彻底愣住了。

蒋华东。

雨夜被追杀的男人,竟然是蒋华东。

他夹着一根烟,朝烟灰缸里弹了弹,目光淡如水掠过我,唇角有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

我莫名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想起那一晚他埋首在我胸口的温热,我燥得摆了摆身子。

杜老板讪讪一笑,松开了我,去前面点歌,蓝薇要和他合唱一首广岛之恋,沙发上便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刚才被杜老板灌了好多酒,后劲渐渐浮了上来,可我脑子却是清醒的,他身上的味道,那一晚波澜壮阔的记忆,都涌了过来。

他始终一言不发,也不碰我,就那么喝酒抽烟,身子向后一仰,又陷入了黑暗,但我能感觉得到,并非是我自作多情,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徘徊,没有移开片刻。

我终是在蓝薇和杜老板唱到第五首到时候熬不住了,我顾不得打招呼,飞奔出了包房,直奔洗手间。

我将整张脸都埋进池子里,开着水龙头,哗哗的凉水浇下来,才稍微清醒了些,身后的门在这时响了一声,我急着抬头,呛了一口水,鼻子里都是那股酸酸的感觉,进来的人见我这般狼狈,似乎很高兴,轻笑了一声,那一声低沉浑厚隐约有些熟悉,我一瞬间便愣了,竟然是他妈一个男的!

女卫生间进来一个男的!这他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是要造反啊?

我猛地抬头,脸上羞愤的怒气僵住了,来人是…蒋华东。

他手上还着一个高脚杯,里面的酒只剩下了一口,他靠着墙壁,懒洋洋的凝视着我,唇角那一抹笑意,像极了那个雨夜他问我名字时的模样。

“薛宛,对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那年我曾错入风尘》第七章 华哥的女人 《那年我曾错入风尘》第九章 薛小姐 《那年我曾错入风尘》第八章 花场无真情(下) 《那年我曾错入风尘》第二章 南省一霸蒋华东 《那年我曾错入风尘》第六章 强迫 《那年我曾错入风尘》第四章 沉沦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