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古锁奇谈》在线阅读 > 正文 《古锁奇谈》第十章 绝天锁,断天机(上)

《古锁奇谈》第十章 绝天锁,断天机(上)

梧桐阅读 2020-11-12 22:58:03
王安张默小说名字叫作《古锁奇谈》,提供更多古锁奇谈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古锁奇谈以及最新更新。古锁奇谈小说王安张默摘选:王安!”张默嗓子火辣辣的疼,也没多说一句废话。杀猪赶忙松绑了胳膊,给他揉着,边揉边说“哎呀,不好意思,你刚进去…...

古锁奇谈

推荐指数:10分

《古锁奇谈》在线阅读

王安张默小说名字叫做《古锁奇谈》,这里提供王安张默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古锁奇谈小说精选:张默握住了那根熟悉的铁钎子,怕就怕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现在这个既然能看见,不管什么先戳上那么一下再说!可是细看看着这身衣服,怎么这么熟悉?墙角的那个“人”,没有动静,死一般的在那里一动不动,可惜是面对着墙,张默看不见他到底是个什么物件。安静的挪动着,他自认为没有发出什么动静。终于经过漫长的挪移,他终于靠近了那个人。张默不敢照他的脸,因为怕惊动他。张默把手电叼在嘴里,用铁钎先捅了捅,没反应。之后准备把铁钎伸到那家伙的头…

张默握住了那根熟悉的铁钎子,怕就怕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现在这个既然能看见,不管什么先戳上那么一下再说!可是细看看着这身衣服,怎么这么熟悉?

墙角的那个“人”,没有动静,死一般的在那里一动不动,可惜是面对着墙,张默看不见他到底是个什么物件。

安静的挪动着,他自认为没有发出什么动静。终于经过漫长的挪移,他终于靠近了那个人。张默不敢照他的脸,因为怕惊动他。

张默把手电叼在嘴里,用铁钎先捅了捅,没反应。之后准备把铁钎伸到那家伙的头旁边把脸拨正的时候,突然一双大手死死的夺过了铁钎,又眨眼间掐住了他的脖子。

之后又极其老辣的反扣住张默的胳膊,让他一点动作都做不了。

“你是?张默?”那个人不确定的问道。

张默被掐着嗓子,说不出话,只能异常艰难的点了点头。

那个人慢慢松开了脖子的手,但是胳膊依旧没有放开。

“这次,来的是几个人?带头的是谁?”张默现在也听出来了,这不就是失踪的杀猪么!

“八个!王安!”张默嗓子火辣辣的疼,没有多说一句废话。

杀猪急忙放开了胳膊,给他揉着,边揉边说“哎呀,不好意思,你刚进来我就醒来了,我以为是什么东西呢,一直没说,没想到是你!”杀猪抱歉的说。

张默也没怪他的意思,他也多了一个心眼,假装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姜维呢?”

听了之后杀猪沉默了,大久时候才说道,他跟我走散了!

看来,这是个真正的人啊!第一次看见一个人这么亲切。

“你怎么来了这里,这又是什么地方?”没有寒暄,因为他们谁都没有时间。

“好吧,我就简单的说了。我跟姜维进林子找手枪,之后就失踪了。绕来绕去出不去。我扭头找出路呢,发现姜维掉进了一个大沙坑。我想跑出去叫救兵,但是迷了路了,也出不去了。幸好那时已经找到了手枪,就向天了鸣了一枪。担心姜维有点事,所以也紧跟着跳进了沙坑。进去之后里面黑了吧唧的什么都看不见。但是能看见洞口的光。当时想着有光,也肯定走不远,就进去了,之后就彻底迷路了!

“对,你们进了洞就迷路了!”之后张默简单的跟他说了一下洞口光的异常。

杀猪听了之后继续叙述“按你这么说,我们确实是越走越迷糊。我最后发现不对想往回走就已经怎么也找不到光了。我们两幸好都把手电都装到了口袋里,这样也不是很错的离谱。但是就是怎么也找不到姜维了。”

“之后呢?”张默急切的问道。

“之后,我就关了手电了,虽然知道你们会进来,但是不知道你们找不找的到我。最后经历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被困在了这里。”杀猪用了乱七八糟,很明显,他不想再去回忆一遍。

“你说的被困是什么意思?”张默摸不到头脑的问。

杀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说“你看这里,有出口么?”

张默急忙的打开了手电筒,这里竟然是四周密闭的,那么他刚刚,是怎么进来的?

哎,别看了,我莫名其妙的进来之后,也是找出路,可是不管怎么样,都再也找不到,我都不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到底是怎么进来的!”杀猪无奈的叹息传进了张默的耳朵。

张默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问“那白天的反射你怎么回事。”

“那是个很神奇的事情,说是说不明白的,再过一会天亮了,你就知道了!”杀猪对张默解释道。

听到这里,张默把手电关了,不能再浪费这宝贵的资源了。整整的折腾了两天两夜,他的精神力已经耗尽。虽然现在的疑问越来越多,但是他想休息一小会。跟杀猪说了一下之后,他躺在墙角就什么都不思考的浅浅的睡下了。

大约两个钟头之后太阳出来了,过了一会,张默也强撑着做了起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间。

现在,就要把一个个的疑点,都解决掉!

摇了摇头,现在张默的脑袋还不是很清楚,杀猪坐在一旁,看来是没有睡。等了一会之后,他感觉自己的精神稍微好了点之后,盘腿坐在地上,把杀猪也叫了过来。他们两都感觉自己快要透支了,最多,也只能再支撑一天了。

当务之急就是弄清楚,他们两个现在在那里,而剩下的人,又在那里?

“杀猪,你不是说这里的神奇,白天才能见识么,到底是什么?”张默问了一句

杀猪想了想,对张默说“要再等一会你才能看见!”

张默听后,也不再多说什么,仔细的趁着光亮仔细观察起来这个地方。

是一个很不规则的密闭岩洞,但是眼睛是看不出来有任何洞口,一定有机关,否则他们两是怎么进到里面的。

洞壁的一面很平整,张默暂时看不出来这面有什么玄机。另一面则很不规整,但是看似不规整的墙壁,又似乎有一些排列。

杀猪指了指不规则的那面,说“一会你就明白了!”

张默点了点头,又问杀猪“姜维的情况你一点都不清楚么?”

他是这么想的,既然他跟杀猪着了同一条道,那么姜维跟王安他们也很可能在一起

“不清楚,我也不知道!”杀猪无奈的说。

“哎...!”张默叹了一口气,生死未卜!等了一会,杀猪掐算了下时间,把张默叫起来,两个人站在那面不规整墙壁的前面。

“你看!”杀猪小声的提醒着张默。

张默仔细的观察着墙壁,墙壁竟然隐隐约约的闪现出一些画面,虽然很模糊,就像是他们在下面看杀猪的幻象一般。

张默一瞬间的想明白,这个就是下方洞壁所有反光壁的折射点。从洞外进来的光,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没有被递减,反而能层层折射,都集中到了这里!

真是鬼斧神工之作!他们由衷的赞叹着。

由于这个洞壁是不能动的,所以只能等太阳移动才能变换视角,才有可能看到王安他们。

这个折射是有很多死角的,昨天杀猪能看见他们纯属侥幸!

看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傻等在这面墙壁前了。可问题是,即使能看见,又能怎么样?他们现在连自己怎么出去都不知道。

张默累加上身体的皮肤伤一直没好,有点着急,准备坐下没坐稳绊了一下。

手指直接被磨在光墙上,他的手被秃噜出了一大片血珠子,一层皮被磨掉了。暗骂了一句倒霉,身上也没纸,杀猪着急的把自己的裤腿子撕下来一小条,给他捆上。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两个人忙了一会就盘腿坐在地上,傻呆呆的看着那面墙壁。

可是,那面见了血的光滑的墙壁,竟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他们就像是小学生听英语课一样,面部痴呆双眼无光的死盯着那面折射墙,把这里翻遍了,都没找到一个机关,要出去,只能让王安他们救了!他们没有丝毫办法,也只能坐着死等了。

坐的久了,张默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的腿都坐的麻了,想活动一下身子。一转身,他看到一些不寻常。

那面光壁,怎么出现了一些横竖的痕迹,像是很小的槽?

这个地方他来来回回仔细观察不下三遍了,之前绝对没有这些槽。

张默凑近了看看,之前磨到墙上的血,都沿着细小的纹络扩散,形成了这些。

难道,这才是关键?

张默急忙把杀猪叫过来,杀猪看了看,也发现了其中的奥秘。

“这里画的是什么东西?”杀猪问。

“不知道,但是这应该能让咱们知道怎么才能出去!”张默侥幸的说。

血渗透到一定地步就没有了,所以不可能在现在看到这个光壁的所以内容。

总不能放血涂墙吧?

张默看了看四周,别说是活物了,连点水也没有!难道又只能无能为力了?继续看着一条线索断开!

可是杀猪那个老小子,却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现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有一种方法搞到水了,也亏得杀猪能想得到!

两个人就开始脱了裤子对着墙放水......幸亏这没有老大娘之类的。这光壁很神奇,虽然很长时间没有用,但是纹路依旧清晰。两个人放水之后没多久,就能大概的看清楚了,效果,肯定不如血来的那么明显。也许这个壁,就是用来血祭的。

这个墙上,是一幅幅的壁画。

刻画的遒劲有力,虽然简单,但让人一眼就知道他想表达什么,用入木三分的刻画形容实不为过。

张默站在壁画前面仔细观察,越发的震惊于这个建筑。

壁画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就是讲人们开始修建,但是从壁画上来看,看不出是什么年代的人。壁画上画了一个近似圆柱体的建筑,又画了一道螺旋上升的曲线。跟张默猜想的没有错,果然是微螺旋上升的。

之后壁画上有在圆柱体的旁边,画了三个大面。最底下的那一面,就是寥寥的刻画了几笔一个竖线,之后一个横线,横线被竖线堵住之后,反了回去。

根据张默的猜想,这应该就是第一层的玄机,即使洞口光的折射。

中间那面,又分成了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直接画了一条线,被引导到了最后一个面。

另一部分,却直接引导到了塔的最上面。

这就是第二层的玄机。但是看不出来用了什么原理,看来刻的人很急,没有时间处理细节。

而最后一个面,却是很重很深的划了几个竖道子,竖道子遍布了整个这一个大的部分。下面用波浪的横线画着。

这又是代表了什么?

第二部分,则很简单,在第一部分最后的波浪横线下面,画了一个极其简略的圆圈,

这个壁画,刻画虽然匆忙,但是寥寥几笔,就知道他想表达的物体,除了最后一个。虽然具体的含义不知道,也只有这个本人才知道吧!

上面没有说他们怎么才能出去,也没有提到最后描述的到底是什么。

张默震惊的是,看来,这个建筑在守护着什么秘密,是什么样的辛秘,值得这么的大费周折,难道那个督亢地图真的在这里,那份地图,又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现在问题来了。

这个本身简单的壁画,为什么要藏起来,还要用血祭那么残忍的方式?这个壁画,绝对不像是很正式的祭祀,而很像急忙之中留下的交代。

难道,这不是壁画的本意?

张默忍着骚味,凑近了光壁前面仔细的观察。张默留下的血被冲过,已经不是那么明显,但是张默可以看出来,这个刻画更深更精细。而杀猪跟张默放水浇出来的壁画,却在光壁相对浅的地方。

只有一种解释:其实,这两个壁画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只是被凑巧刻到了一起!血要比水浓稠一些,所以会沿着下面的刻道流。而上面的壁画,也许就不是想让人来看的,只是类似日记一样,弄巧反拙的被他们误打误撞的发现了罢了。

真正的线索,在血祭壁画里!

张默发现的壁画,只是占了这个光壁的小部分而已。根据他的估计,真正的壁画,绝对是布满这个壁的。这么大的面积,应该要把他跟杀猪的血都放了才能都显现出来。

只能作废了。

根据那副草图的提示,王安他们应该会跟姜维在一路,也会经历姜维的突然失踪,应该也可以像他跟杀猪一样汇合一处

现在唯一的提示,也只有那副草图了。

第三部分的竖道跟波浪,到底代表着什么?

真正的正主,被藏在了下面,不能两个人挨个放血涂墙吧?两个人依然没有任何头绪。

但是有一个细节,他们两谁都没有注意到。刚刚壁画上的水,被墙上的纹路收集之后,沿着墙下的沟槽,不知流到了何处。

现在的时间,应该是距离中午还有一小段时间,如果在傍晚找不到王安他们,真的就有被困死的可能。

还是没有办法出去,依旧要等待救援,两人白激动了半天。

转身盯着那面反观壁,张默脑子却在思考这个壁画想要表达的最后一部分是什么。

更不要说之前莫名其妙的碰见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冒充的“王安”了。

“快看,快看!”杀猪激动的拍着张默,把张默从思绪中拽了出来。

张默把眼睛盯着反观壁,果然,隐隐约约的能看见几个人。

“杀猪,你昨天是怎么做到通知我们的?现在再做一遍!”张默赶忙的提醒着杀猪。

杀猪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在壁前来回的调整角度。

张默也很好奇,站在杀猪后面看他的视角,站在杀猪的后面,可以看到折射的光线正好都对在了杀猪的眼睛上。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折射。张默估计,现在王安也能看见杀猪的反射像了。由于张默站的位置不是非常的正,看到的反射也不是很清楚。前面的杀猪很困难的比划着。

没有声音,而且折射异常的模糊,张默很难相信他们能理解杀猪要对他们表达的含义。

大约比划了五分钟,王安等人就看不见了。这次幸运的他们正好走到了折射点。那么下次呢?下次会不会依旧这么的幸运呢?

杀猪像王安他们表达的意思,就是他们被困在了一个地方,让他们营救。

但是外面的情况不同这里。这里有光,能看见地形。但是外面,不管白天黑夜,都是那么低的视线。

其实也有一种情况能让他们集合在一起,就是王安他们也正好的进了张默之前进的陷阱。

这种等待让张默很难受,于是他转身,想继续试图从后面的光壁上再找一些线索。现在他跟杀猪已经被异味熏的没有了感觉了。

杀猪依旧盯着那面折射墙,希望再一次能跟王安他们联系上。

而张默蹲下,试图在这里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仔细看了看壁画,还是没有丝毫的头绪。但当他仔细观察的时候,发现了不同:之前他们发现的较浅的壁画,虽然被他们两个无良的放了水,但是这些水,却顺着后面那个血槽流了下去。

张默赶忙站起来,他发现,虽然现在的水稀释的差不多了,但大约都沿着一条类似主干道的刻槽集中到了这面墙的一个点。

这又意味着什么?

不甘心,张默发现了一块比较大块的石头。捡起来,使劲的划拉壁根的土。

后面的那层血祭壁画,应该是用了特殊的涂料。就算是比血要淡的水,依然可以留到墙角下,虽然差不多淡到痕迹都很难看出来了。

张默使劲沿着壁画的“主干道”往下刨,现在,他也忘了恶心。跟活着相比,什么都不重要。

“哧!”张默手上的石头发出一声与硬物接触的声音。

“嗯?”张默愣了一下,下面感觉起来,竟然像是石。杀猪还在那面盯着,他急忙把他叫过来,跟他说了这下面有东西。

这个地方面积也不算大,杀猪也找了一个家伙,两个人一起刨。

别看面积小,但是不知为什么原因,这里被填了许多土,依靠他们两,想看到全貌,是不可能了。

只能取一点,他们就沿着壁画的“主干道”旁边刨,过了一会,他们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这下面,虽然只是刨了很小的一部分,但是大约能看出来,是一条跟顶子上一模一样的龙!

他们刨划出来的地方,正好能看见半个龙头。

如果仔细的观察,可以发现。血祭壁画的“主干道”会集中在这个龙的身上。

这又是什么意思?这个龙贯彻这个建筑的主旋律,又有什么深意?两个人跪在地上,看着地上的龙头。

根据这个龙头的大小判断,他们被困的下面,是顶子上那条龙N倍的缩小版。

这是一个机关?把血都集中在这里,才能触发一个特殊的情况?现在没有血,又要怎么办?

张默突然想到:这条龙,难道就是这里所有线索的线?

先要搞清楚这条龙是干什么的,把最残忍歹毒的血祭都引导到这里,到底有什么用意?仔细的观察着龙头,在看到龙眼时,却发现了一点蹊跷。

这个龙眼,怎么这么怪异?说是怪异,是因为龙眼上刻意的留下了一个很小的口子。

张默把张老汉教授的两个传家开锁宝物随身带着,就算是换了一身衣服,这两个物件依然贴身放置。

取出来之后用银线慢慢的探进了龙眼。

一种熟悉的感觉又回到了手上,以至于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张默,有一些时空错乱的感觉。

这个龙眼,竟然也是一个锁子!

苦笑了一下,现在就能想到血祭壁画最后汇聚在这里是为什么了。

那条“主干道”引来的血,就是钥匙,目的,就是开这个锁子。

但是这么精巧的设计,真的可以说是惊为天人了。谁能把这两个根本挨不着的东西连在一起?

张默现在虽然心里的担心很厉害,但是也更加的好奇了。这么煞费苦心,保护的,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秘密?

那份督亢图,真的在这里吗?

张默有一些激动的把银线伸进小口子里,很深很深。看来里面的机括,就是要用血的压力才能推动。

张默把银线伸到一半,好像顶到头了,再也不能向前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不能着急,不能着急!”现在他的心里还是比较急躁的,想出去,就必须要冷静!

这样的结构,绝对不可能像出头匣一样,安排一个***。

最合理的估计就是设计锁子的人,很小心,完美的利用了**的特征。这个锁道,最起码拐了一个很大的弯子。

找不到机括,什么样的推论都是白费劲!

断开的锁道,只有一点点很小的倾斜,方便汇集而来的血能顺着一直没有拥堵的流下去。

张默撅起屁股,用银线试图沿着倾斜顺着走,却很难。

一是因为角度很小,二是里面不是很平整的,已经腐蚀了,很难顺着往下。

张默也否定了杀猪继续“放水”的想法,看这个设计,没有一定压力,是打不开这个锁子的。设计到没有丝毫破绽。

用手扣了扣龙眼,是岩石雕的,虽然过了很长时间,依然坚硬,打不开更大的缺口。

龙,冷冷的看着他们。

现在的天也算不上热,但是这里完全封闭,再加上高度的紧张,汗水顺着张默的脑门就流了下来。不耐烦的擦了擦汗,继续的观察。

按照这个规模去看,里面的机括应该很大,用他的银线金针,就算是能找到机括,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开,何况都找不到机括呢?

一直趴着,感觉膝盖疼,索性就盘腿坐在了龙眼的旁边。

心中盘算,还想到了一个办法。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古锁奇谈》第十章 绝天锁,断天机(上) 《古锁奇谈》第一章 关公开眼 《古锁奇谈》第三章 七锁玲珑塔 《古锁奇谈》第四章 鸳鸯扣,阴阳道 《古锁奇谈》第八章 无尽迷途 《古锁奇谈》第七章 背上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