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古锁奇谈》在线阅读 > 正文 《古锁奇谈》第八章 无尽迷途

《古锁奇谈》第八章 无尽迷途

梧桐阅读 2020-11-12 22:58:04
王安张默小说名字叫作《古锁奇谈》,提供更多古锁奇谈王安张默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古锁奇谈王安张默比较完整版。古锁奇谈小说王安张默摘选:王安他们更别说了,这样的事,他们当然不想经历过第二次。最后,众人都意外发现了一个问题,早该抵达的出…...

古锁奇谈

推荐指数:10分

《古锁奇谈》在线阅读

王安张默小说名字叫做《古锁奇谈》,这里提供王安张默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古锁奇谈小说精选:这次他们就开始没命的跑上,今天的事张默不想在经历,王安他们更别说了,这样的事,他们肯定不想经历第二次。最后,众人都发现了一个问题,早该到达的出口,似乎被老天爷藏了起来。他们走了四十分钟左右,这么算的话,走半个小时左右就能看见光亮,可是,他们跑了很长时间了,都没有遇见那个洞口。这群人真的绝望了,虽然知道事实,但是还是寻在这侥幸的心里,继续往前走,没人说,没人拆穿,就像不说这个事情就不会成立一样。最后,王安无奈的说了一句“…

这次他们就开始没命的跑上,今天的事张默不想在经历,王安他们更别说了,这样的事,他们肯定不想经历第二次。

最后,众人都发现了一个问题,早该到达的出口,似乎被老天爷藏了起来。

他们走了四十分钟左右,这么算的话,走半个小时左右就能看见光亮,可是,他们跑了很长时间了,都没有遇见那个洞口。

这群人真的绝望了,虽然知道事实,但是还是寻在这侥幸的心里,继续往前走,没人说,没人拆穿,就像不说这个事情就不会成立一样。最后,王安无奈的说了一句“停下吧”。

王安话音刚刚落,他们就好像认了命一样,不在动弹,看着前面的没有尽头的长廊,怔怔不语。

又一个死胡同,又一个迷魂阵。这次,不再是考验着观察力,最重要的,它在折磨着众人,最后的心里防线。

“把手电都关了吧。”王安最后跟众人吩咐。把手电都关了,一行人就坐在地上,不在说话。他们身体累了,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心累了。

这时的张默,什么都不想,就想睡一觉。一觉起来,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梦,自己正在自己的铺子里,看着自己的小锁店。

没人说话,连王安都免了鼓励大家的话,现在的情况谁都知道,你嘴里就是说出花来也不可能脱离这个现实:他们没吃的,没喝的,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生生的困在了这里。一点办法都没有。从内心透露出的无力。

现在不管是什么叮叮声跟天上飘着的杀猪,都引不起他们的兴趣了,甚至他们的脑子都不知道瞎想些什么,想着自己死后,会不会被人发现.

一阵子让人难堪的沉默,最后王安发话了,无力的说“各位,你们谁有什么办法。”

没人答话,谁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到了这里,为什么明明是原路返回,却又进了死胡同。

王安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兄弟,我不应该把你拉进来的!”

张默苦笑了一下,说道“命中注定的,没办法!。”一股悲观的情绪在众人心中蔓延。

攻心为上!只要有希望,就有动力。但是现在这群人,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张默拿起了一个手电筒,想看看这里的环境,想看看他们为什么明明是原路返回,却生生的着了道。他打开灯,发现跟上次的没有差别。还发现了他之前一直注意的洞壁被莫名削平的异状。

开着灯绕着洞壁转了一圈,一闪,怀疑自己眼花了,可是他有慢慢把手电筒后退,他竟然看见了杀猪!

张默急忙叫了一声来提醒众人,他们一抬眼,确实是看见了杀猪。

“杀猪过来叫我们一起走了!”老九悲戚的说

“不,你们认真看,仔细的看!”张默发现了什么。

这时王安他们也纷纷的打开手电筒,照向张默照着的地方,

洞壁上的杀猪,虽然看起来很诡异,但是却打着手势,好像在诉说着什么。

王安也认真了,死死盯着洞壁看。洞壁上的杀猪好像是能看见他们一样。先指了指头上面,又指了指人群,最后指了指自己的后背。最后竖起了大拇指。

这人动作,因为实在黑暗的洞壁上,所以众人看着很费劲,大概的很模糊的看出了杀猪打出的手语。

众人还在死盯着洞壁的时候,杀猪消失了。都心想;难不成他死了,过来叫兄弟们一起上路来了?

张默的心中,突然之间就像是闪过了什么,但怎么也找不到头绪。这种感觉就像是后背痒,自己够不着,只差一点,但是差的这一点,回手挠却再也找不到。

杀猪依旧的指了指后背,不用说,还是指张默后背的那条龙。可是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条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老汉从没有跟自己讲过。

“先缕一缕,不能着急!”王安对着众人说道,众人看见了“不存在”的杀猪,心中反而有了一些底。

“杀猪先指了指上面,先把这个闹清楚,他指上面是什么意思?”王安询问着众人。

他们也是急速的盘算着,好不容易找根稻草,就不会轻易的撒手。

而这时张默却自己站在一旁苦苦的思索,他的思绪,其实就差那么一点就能转个弯,但是,就是那个弯,转不过来!

王安还在继续的说“他会不会提示咱们出路在上面!”王安也没辙了,动粗的,他不怕,这些虚的,真的是一点招都没有。

“大哥,杀猪不管怎么样,但是他刚刚的提示,就说明,这里肯定能出去,只是需要特定的情况罢了。所以不能急,越急就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沉住气!”张默索性不想了,不给自己徒加负担。真正想开的时候,肯定会一点就通的。

“嗯!对!先把手电关了,不能浪费电,咱们得指着手电出去呢!”王安也有了信心。

张默却盯着刚刚杀猪出现的洞壁不语,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姜维....杀猪....洞壁....光.....”他把这几个没有关联的词试着连起来。

“光....洞壁....杀猪....”他肯定自己离答案很近很近了,就差那么一点。就一点。

但是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连不起来!

“杀猪怎么出现老是飘忽不定!”老九的话传入了张默的耳朵。

张默身子一机灵,脑子电光火石间把所有的线索串了起来。

“原来,是这么回事!”张默笑了一下,他终于把所有的线索都串在了一起。

“大哥,其实这一切,都只是暂时唬人的,虽然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出去,但是大概重要的地方,我可以串起来了。”张默拍了拍王安的肩膀说道。

“哦,小兄弟,怎么说?”王安赶忙扭头问他。

“杀猪刚刚指了指上面,而刚刚明明看见了姜维在下面,虽然不知道他哪里去了,但是可以肯定。这个洞,是两层甚至是很多层!”张默笃定地说。

“为什么这么说?”王安迷茫的问。

“刚才明明是原路返回,却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么个地方,说明就在不知觉中就又一次的失踪了。你们看,用手电照顶子,会有一个个小的地方找不到,我想那些地方就是咱们刚刚看姜维的气孔。咱们其实不是按原路返回的,而是到了这个建筑的第二层。这么想的话,姜维失踪也很好解释了,他又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在下一层,暂时的脱离了咱们是视线罢了!”

“你的意思就是,咱们就像是上楼放坐电梯,不是迷路了,而是咱们下了下面的楼层?”王安用大白话解释

“对,就是这样的,刚刚姜维在下面让咱们撤退,就说明了他发现了这个地方变动的规律,劝告快点离开,省的跟他一样被困在这里!”张默思路清晰的跟他们说。

“有没有可能遇见姜维?”王安反问。

“有可能,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个地方变动的层数到底是几层,也暂时不知道变动的规律跟原因,所以现在最好不要妄动,姜维在下面提示了一些东西,都是在上面没看见的,所以姜维给的线索,都会在第二层找到答案!”

众人随着张默的思路一顺,却是是这么回事。

“那,杀猪是怎么回事?”王安又问。

“杀猪的出现,正是这个迷魂阵最让人佩服的地方!”张默声音不高,但是还是一字字的传进了他们的耳朵。

“杀猪,不是遇害了么?”老九问道。

“不,他没遇害,他还活着!”张默肯定的说那怎么.....老九问出了所有人的疑问。

“如果我猜的没有错,杀猪现在依然在上面!不是洞壁上,而是在上面一层!”

“这话怎么说?”

“其实很简单,上面看见的杀猪,是幻象!那个影子,确实是杀猪,但是不是杀猪本人!”张默一口气说完。

这下该王安他们犯糊涂了,张默到底想说什么?

“其实,刚进洞壁,咱们就着了道了,就已经开始迷路了!”张默岔开话题。

“不可能啊!刚开始走的时候,背后的洞口光,一直都在啊!”王安说

“对,就是光!这才是关键!”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先前进洞时,洞壁上有些地方被削的异常平整?”

“对,我是看见了,当时没多想,以为是什么野物常年磨的呢,就像蝙蝠之类的,怎么了,这有什么关系?”王安问。

“我之所以说咱们进洞就迷了路,就是因为那些异常的洞壁。这些洞壁,绝对是人为雕刻的,当时不知道为什么要把洞壁做成那样的模样,现在被困进来了,反而是想通了!”张默无奈的说。

“那到底有什么关系?”

“其实,那些被削的洞壁,作用就像是镜子。当我们进了洞口,就被“镜子”弄得错了位,只是自己不明白。据我猜想,这应该是一种特殊的光的折射,经过了很复杂的计算才能达到这种效果。我们当时自己认为自己是往里走,但是实际上已经被领到了跟真正洞口相差极远的地方。当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就来了这个多层的建筑里了!”张默一气呵成的说完了。

“你的意思是,刚刚在外面,杀猪能看见咱们,是想给一些提醒,却被误解了?”王安也慢慢的理清楚了。

“对,他肯定能看见我们,我之所以推断杀猪还在上面,是因为只有上面才有光,才能反射。刚才咱们在下面,也是只有打开手电筒才能影影绰绰的看清楚那反射而已!”

“那姜维跟杀猪为什么被分开了两个地方?”

“这我就不清楚了,只有找到了姜维或者杀猪,才能明白其中的一切。”张默说

“姜维,到了下面,咱们怎么找他。”王安问杀猪。

“根据姜维刚刚的提示,这里的肯定有一种变化,至于什么变化我也不知道。但是这种变化肯定会造成这里的改变,所以姜维才能预判出事情,让咱们撤退。”张默说。

“那现在?”王安问

“等!看看到底是什么变化!”

其实张默的这个决定还挺冒险的,他们一群人,没吃没喝,唯一的就是几只强光手电跟几把军刀匕首之类的,拿的补给都被扔在了上面。等待,万一跟他刚刚的猜想有一点偏差,一群人也算是交代了。

可问题是,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经过他的一番推断,大家也稍微安了一点心。只要不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挂在一起就好办了,这是心态问题,没人喜欢黑暗中的敌人。

“姜维跟杀猪照你的意思,是没死?”众人坐下,王安坐在张默旁边,问着他。

“应该暂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是找点找到他们之后想走的方法才是最紧要的!”

“好吧,小兄弟,把你带进来,哥哥还真的是不好意思。”

“没什么,我张默也是知恩图报的人!”他虽然害怕过,但是始终谨记着王安对他的恩情。

之后他们就不在说话,现在安静的保持体力跟精神力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谁都不知道一会会遇到什么东西。

时间就在等待中,慢慢的流逝。

“大哥,你估计,现在应该是傍晚了吧?”张默突然问王安。

王安没说话,想了想,说道,应该是了!

张默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又盘坐在地上不知道想些什么。

压抑的心情,又开始慢慢的在众人心中蔓延。

就在他们漫无目的的等待时,王安第一个发现了异动“这地,怎么动起来来了!?”

张默用手扶着地,果然,有轻微的震颤感。

这震感很微弱,也没有人们想的天崩地裂什么的,就是一直带着地面在微微的震动。

一群人如临大敌,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想看看到底有什么花样。

还是一样的寂静。没有特别的

“就完了?”张默心中不可思议的想着。

但是更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在后面!

洞壁突然一片刺眼的明亮,就像是里面突然通了电一样,一行人根本没想到,眼睛被瞬间晃花了。

人们眼睛稍微好点的时候,挣扎着抬起眼皮,想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个地方,竟然是地方天圆的柱形建筑,而建筑的顶端竟然,是一条龙!

之后的光芒,如烟花损落,不再有过任何的痕迹。

就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们彻底得懵了,之前不明所以的光亮,在之后顶上巨大的龙,都给了他们巨大的心理震撼。如果真的是人为设计的,那真的就是鬼斧神工之作了!

“你们刚刚看见了么?”王安第一个发问。

剩下的人都表示了认同。因为虽然听起来是假的,但是确确实实的发生在了他们的身上!

“小兄弟,这是怎么回事?”王安问旁边的张默

张么也吃惊到说出不出话,那一瞬间,真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竟有一种拜服的冲动!

这一下子,到底是想说明什么?肯定不会就这么无缘无故的来这么一下子强光闪目,绝对有它存在的目的!

这下的震撼并不亚于他们在上面发现顶子上的杀猪跟姜维。只是这样的冲击,是来自灵魂深处的。

还有让他们更吃惊的,便是顶子上的那条龙,盘踞在穹顶之上,无情的看着下面的他们。

这龙跟张默背上的龙竟然是很相似,张默都不知道自己背上的龙放大N倍,竟然是如此的震撼人心。

刚刚找到的头绪,在一刹那,又再一次的乱了。

现在所有的一切又被打乱了,只能从头顺了。

还沉浸在刚刚的氛围,众人还是摆脱不了,老是不由自己的就想往上面看看,就好像担心那条龙活过来把他们都生吞了一样。

“小兄弟,你知道刚刚是那道强光是从哪里来的么?”王安问了一句也是别人都想问的话。

张默摇了摇头“不知道,那道光来的太邪性!我不知道。”

之后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很急的事情,急忙又说“你们记住刚刚咱们位置的特点么?”

“嗯,我记得!”王安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咱们现在还在原地么?”张默突然问了一句没头脑的话。

王安打开手电四周看了看,关了,说“确实是!”

“那奇怪了!姜维被弄到别处了,我们怎么没动静?”他说道。

这时杀猪的映像也不再出现,一切回归原状,归于黑暗。

“杀猪的映像不会在出现了,马上天黑了,没光,他是出现不了的!”张默的思绪转了回来,提醒众人。

“刚刚的震动是什么?”老九问道。

“应该是潮汐。”让人想不到的,回答的是王安。

“我不太清楚,但是这地形能引起别的力量的,也只有上面的湖水了。”张默也插了一句嘴。

“那潮汐又跟这里面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我想不出来。”张默实话实说。

“老九,别踩我脚!”王安突然喝道。

“大哥,我站着没动啊,没踩你!”老九大声辩解。

“那是他妈什么东西!”说着低下头开着手电看了下去。

一只青灵灵的枯手就展现在了人们的眼前,因为地底昏暗,这一看着实吓了一大跳。王安一激动,直接一脚踹开,手滴溜溜的滚向了前面,原来是个死物。

众人相拥着慢慢走了过去,用灯一照,是一个骷髅架子罢了。

“这是?”现在该张默吃惊了,他可没见过这玩意,也暂时忘记了刚刚的异象。

“死人手,枯架子吧!”老九回道。

“我知道,这地方怎么有这些东西。”张默继续发问。

“那还用说,这里肯定死过...人...嘛!”老九回答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顿时不妙的感觉再次袭来:这地方这么邪性,不能是个坟场子吧!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总在最不明情况的时候吓唬自己,他们也不例外。

张默能想到的,别人也肯定能想到。其实张默虽然害怕,但是王安他们经历了再也不想说的云南之行,心里压力更大。

就像一个连环锁,刚解开一环,紧紧接着在一环。

现实情况也不允许在多做耽搁,没吃没喝,精神跟体力保持允许状态下,最多两天。到了第三天,体力跟精神会整整的落一大截。到那时,他们也真的会被活活的困死在这里。

不管什么东西,都应该要有一个开头,能解开最前面的扣,后面的扣才会有可能解。

那么这个“点”,又是什么呢?

张默想了想前因后果,想到:姜维在提醒我们的时候,就再一次的被“转换”走,而我们到了这里,地形并没有变化(主观意识),这就说明,我们触发了什么东西,让这个变动没有发生。

找到这个变动,才可能找到这里的某种规律,才有可能跟姜维汇合。

他们跟姜维比起来,唯一现在能想到的不同,也只是人数而已。

万事存在即道理,这里面所有的一切,虽然都看似荒诞,但是一条线,绝对能把所有的种种连起来。

设计这个洞穴的人,完美的把握了人心,总是在不经意间布下一个个小的圈子,让人总是顺着他的意思走下去,最后永远出不去。

张默又找到了一些思路。

刚刚我们在下面,感觉有光我们就走的对了,其实不然,这样正好再一次被乱了心性。第二次是我们看见杀猪。如果之后没有想通,很可能被吓疯。第三次便是害怕,害怕洞里的一切,所以急忙出去,这又完美的落入了再一个圈套。

就是在诱惑,在完全顺着当时的心里活动再做局,甚至就像是在看着他们一样,把握的如此精妙,好像是未卜先知一样。

现在肯定不是该感慨玩弄他们的人是多么聪明,该想的,是这局,到底怎么解。他这么费心的设计这么复杂的东西,到底是为了什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古锁奇谈》第十章 绝天锁,断天机(上) 《古锁奇谈》第一章 关公开眼 《古锁奇谈》第三章 七锁玲珑塔 《古锁奇谈》第四章 鸳鸯扣,阴阳道 《古锁奇谈》第八章 无尽迷途 《古锁奇谈》第七章 背上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