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怨夜》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红纱

第三章红纱

片01 2020-11-18 14:38:45
孩子,内心涌上哀伤,在半夜下愈发不能自己,便脚下步子越走越快,想快些回家中,去见六月怀孕期间的妻子,向她告退哭诉。小二的心中更是呆愣,一忆起竟有白衣女鬼夜夜在梦中设立一红纱帐,汲取精力,害的自己苦不堪言,随后愤怒的,继而又怕了出来,白衣女鬼缠我,我小二的心中主意既成,回神过来正想招呼掌柜的,前路缥缈,哪里还有掌柜的身影。在这阴森寒冷的夜晚下,阔长的街道像极了一条平静的河流,看似无风无浪,其实内里冰寒刺骨。小二的打一个哆嗦,双手环着身子,只能弓着腰继续向前走去。。...

怨夜

推荐指数:10分

《怨夜》在线阅读

  夜里冷风骤起,临近月初,空中只有冷冷的一弓下玄月吊在空中,配合着稀疏的几颗散星。初始走在土道两旁,树影迷离,枝桠斑驳,冷清消寂的很,到后来走在街上,两边屋宅林立,每过一家,门前都摆放着怒目龇牙、神态张狂的石像,看的郑明与小二的心中一阵惶恐。郑明手上紧握着叶灵安给予的玉,口中直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心中还是不可遏制的不断浮现出贪生楼所见的恶犬样貌,吓得后背直冒冷汗,又想到自己害死了可怜的八个孩子,内心涌起悲伤,在深夜下越发不能自己,于是脚下步子越走越快,想快些回到家中,见见八月孕期的妻子,向她告罪诉苦。小二的心中更是失神,一想起竟有女鬼夜夜在梦中设立红纱帐,吸取精力,害的自己苦不堪言,先是愤怒,而后又害怕了起来,女鬼缠我,我生平小坏小恶做的多了,如今后报终于来了,我该如何是好,断不能与女鬼短兵相见,人之凡力,不可与女鬼之怨相争,心中打定主意,这几日是再也不能睡了。

  小二的心中主意既成,回神过来正想招呼掌柜的,前路缥缈,哪里还有掌柜的身影。在这阴森寒冷的夜晚下,阔长的街道像极了一条平静的河流,看似无风无浪,其实内里冰寒刺骨。小二的打一个哆嗦,双手环着身子,只能弓着腰继续向前走去。

  在这朦胧隐约之际,小二的加快脚步,突然,他听到了另一个脚步声。小二的停下,刚好立在余州白日里最繁华的十字街口,刚才听到的脚步声戛然而止。一阵阴风呼的吹起,吹到了小二的单薄的身子里,小二的心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阴风阵阵的,早知道先前问悟莲大师拿几样开光的法宝了,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快些离开罢。”

  小二的正欲离开,抬起来的脚还没落下,再一次听到了脚步声,这次的声音和刚才不同,刚才像是小家碧玉的姑娘,淑女般的小碎步,嗒嗒嗒嗒,可是现在,如同大汉一样,阔步横行,咚,咚,咚,咚。脚步声由远及近,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响,小二的落下脚,使劲揉揉双眼,眼前除了空无一人的街道,哪里有半个人的踪迹!小二的顿时心中慌张,顾不上许多,随意找了个方向,发力拔足便跑。

  冷风灌耳,小二的跑的极快,这也许是生死之间的大事,小二脑中思绪转动:“奇怪,这条路我走了六年八载,闭着眼睛我都能找到回家的路,更何况就是二里的路程,我寻常慢悠悠的走,半个时辰顶了天了也到了。可是我今儿狂奔之下,还是没有见到家中门前的彩旗。这是为何?”心中疑问,脚下却丝毫不敢停下,直到小二的发现自己又跑回了原地!

  还是在十字街口,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看的小二心里发毛,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自己狂奔之下,失去了方向,又傻乎乎的跑回来了?小二心知自己被污秽的东西盯上了,莫名传来的脚步声必定是加害自己,若是被捉到,各种惨不忍睹的刑法,传闻九幽之下的恶鬼,在十八层地狱,受到的都是极尽残忍的酷刑。于是不加休憩,立马往家的方向跑去。

  不同于刚才,跑的时候只有耳边的风声,现在小二耳中还响彻着更加宏重的脚步声,像是大汉托着重物行走,每一步都有千钧之势,轰,轰,轰!

  小二的心中更加害怕,额头上冷汗直冒,不再留半点力气,有多少力全使在腿上。不知道跑了有多久,终于是看见两旁熟悉的建筑,还有那张迎风飘荡的旗,没有再回到十字街口,小二呼的吐出一口气,最后艰难的跑向家中。

  小二的家门口有一张彩旗,是小二的媳妇挂在上面的,她说道:“你每天晚上都这么深夜才回来,天黑路难行,门口挂一张彩旗,你见到它,就是回家了,我心里也稍安。”小二的第一次觉得娶的这妇人有先见之明。

  只是啊,这睁眼如盲的深夜里,看见的真的就是看见的麽?

  小二的匆匆推开门进入家中,一合上大门,再也没有力气支撑,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气。小二见着家中的烛火已经燃烧大半,已经是三更天的时辰,还记得与悟莲大师、叶灵安分手之际,尤在一更天,说明自己发足狂跑至少有一个多时辰。幸好,自己终于是平安到家了。小二今夜看着熟睡的婆娘,原本见她十分丑陋,现在也温柔、美丽了几分。回到家中,小二顿时觉得疲倦,明日还要赶早上般无寺,剪了灯芯就要睡了。

  风也停了,万物都沉睡,余州此刻真的安静了下来,可是,突兀的又响起了脚步声,由远及近,一步一步,最后似乎是停在飘荡的旗下方,急促尖细的笑声传来,有不知名的东西打着灯笼,睁着涣散却十分妖异的眼珠,照出苍白诡异的脸,还照出那张鲜艳欲滴的红色的纱帐。

  小二的突然又醒了过来,猛然激起身子,十分惊恐的望着卧室的门,发现门紧闭着没有异常,门外的风也停止了,又看向婆娘,熟睡如常,没有半点异样。小二的心道:“这可真是自己吓自己了,今儿我的这颗心啊,就没有从嗓子眼下去过,这么多年了,当年的小坏小恶,现在都被无限倍的放大,如今都听风是雨了,还是乘着天未放亮,再睡会。”

  小二松口气,正欲躺下,又想起了一旦睡着,梦中女鬼又要红纱帐前来谋害,万万是不能睡着的。穿好衣服,起了身,亮起烛火,想要端坐在椅子上过了这担忧的一夜。

  只是小二担惊受怕了这么久,先前狂跑又使了全身心力气,这一会儿倦意来袭,犹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小二的眼皮重有千山,止不住的就要合上。正踉跄着要昏昏欲睡去,自己一个巴掌打到自己脸上,骂自己道:“于小二啊于小二,是一夜未睡重要还是身家性命重要,你可不要糊涂的再贪图睡眠,落的和掌柜的一样的下场,那可是灰飞烟灭。”

  骂完自己,小二这椅子是再不敢坐了,心中忌惮又不敢出门去,只得陀着手,叹着气,来回晃荡。晃荡起来脑子更是晕乎,小二只觉自己成了困马,仿佛站着都能睡着。一个哈欠长长的打起,小二听到了些动静,银铃般的笑声清脆的传来,似乎是在招呼客人,同时有几个粗犷的声音应着女声,一起大笑的走进房中。

  原来小二的家对面,便是春柳房,男人花天酒地的场所。这阵笑声可真是激起小二的本性了,这小二生性好色,年轻时可是春柳房的常客,朝九晚五,夜夜笙歌,也正是刚进贪生楼那阵儿身子缺了气力,有心无力来不了春柳房,后来渐渐的,娶了妻,也就逐渐改了这陋习。

  如今再听到,又在这一个寂寞空虚的深夜,心中难耐。看着睡床上的丑婆娘,又倒了杯凉水一饮而尽,心中还是火烧火燎。想道:“我只是前去凑个热闹,浇浇心头的困意,至于其他的,一概不理。何况对面灯火阑珊,人多聚集,邪灵恶鬼也进不了身,总比枯坐在这里,不小心睡着的好。”

  心中既已经找好了托词,********,出门便走。小二甫一出门,原本停下的风又吹个不止,小二妈句:“这狗阴风,对上你家二爷爷了。”哼起小曲,向春柳房走去,想起年轻时生龙活虎的姿态,一时得意。

  路上刚好听到打更的:“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四更天了。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四更天了。”

  小二心想:“再过二个时辰,这天终于就要亮了。”快步向前走去。

  后方打更的看见了前面的小二,想要招呼一句,这么深夜寂静,黑灯瞎火的,外出所为何事,小二脚步却如此之快,三步化为两步,冲着贪生楼的方向去了。

  小二来到春柳房,看见灯火璀璨,明亮光暖,呼呼手,冲着里头大喊一句:“你二爷爷来啦。”可是硕大的春柳房没有半点动静。小二想着老鸨夜深偷睡去了,自己也不是第一次来,用不着她,大摇大摆的就走进了春柳房。

  真是许久未来了,春柳房也大变了模样,小二一面追忆,一面往里走去。第一层未见人影,第二层还是没有人影,俗话事不过三,第三层肯定有人作乐,到了第三层,还是空无一人。小二心想:“难道第四层最为奢华糜烂,贵人们都在上层?我来了可不能就这样丧怏怏的回去。”

  到了第四层,终于是有人了,隐约听到了有一姑娘在独自饮酒。小二寻声而去,推开门进入,见到一貌美如花的姑娘,心中一阵激荡,说道:“这位姑娘,深夜独自饮酒在此,可是孤怨寂寞,在下愿陪姑娘共度此夜。”

  姑娘自顾自喝酒,毫不理会小二所言,小二仔细观察姑娘,面如桃花粉如黛,只是眼神迷离,已经是醉酒的姿态了。小二大喜,端起酒瓶靠近姑娘,暧昧说道:“良辰美景月如钩,姑娘你这姿势才够勾人呢,我的心儿魂儿,都被你一并勾走了。”小二色心大起,见整个春柳房也只有这一个人,无人加以阻碍,大可为所欲为。粗糙的手缓缓的摸上了姑娘细致的大腿。

  姑娘登时酒醒,酒杯里的酒泼在小二的脸上,怒道:“你欺我妇道人家,便没有想过后果吗?”

  小二淫笑道:“后果,有什么后果,莫非要十月之后,生出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吗?”

  姑娘见小二色心已起,心中慌乱,拿起手边的酒壶、筷子扔向小二,做着最无力的反抗。

  小二越发淫笑,说道:“如今这春柳房的姑娘已经这般讲究,事前还欲拒还迎,有趣,有趣,姑娘快快从了我把,我的心早已经燥热不堪了。”

  姑娘哭道:“你为何要来惹我,我今夜被我的相公驱赶家外,不得入内,已经是命苦凄惨,我如今在这深陷险境,他还在家中与小妾欢愉,我,我何不一死了之!”

  小二色迷心窍,哪里顾及姑娘身世,扑上前去便要亲吻,姑娘哭啼,柔弱的手没有半点反抗力度,小二双眼精光,这一刻如同邪魔上身,做着禽兽之事。

  女子留下两行泪,这一刻心中无比的怨念,男人如狗,孽畜不如,实在是世间最为肮脏的东西!

  小二狂笑不止,身体飘飘然,觉得这八年来,身心从未如此舒悦过,可在下一刻,他的神情变得呆滞。小二发现自己无法呼吸!一丈红紧紧的嘞在自己的脖子上,额头上青筋暴起,他看见的场景全都开始变化。

  这哪里是春柳房,这分明就是贪生楼!眼前那个明媚的女子,脸上的肌肤开始腐烂,大片大片的空洞从脸上浮现,眼睛显得尤为的妖异,凸出的眼球死死的盯着小二。只有半张嘴的她似乎在咒怨,又似乎在癫狂,终于有机会,可以亲手杀死这个孽畜不如的男人!

  想起来了,于小二全都想起来了,八年前自己在贪生楼做的无耻的事情。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已经是夜深,所以贪生楼里仅留下了于小二一个小二,掌柜的也早早的去医馆疗伤,等那位女客人离开,自己就可以打烊回家了。

  女客一直没有走的意思,小二想上前去催促,发现客人已经饮醉,八月份的天气,穿的极少,红纱裙掩盖不住春色,看的小二两眼发直。小二上前拍拍女客,没有到手一碰触到女客,全身都燥热了起来,手再也离不开女客的肌肤。小二咽下口水,警惕的看在楼内,没有任何人。小二顿时如野兽,不顾一切。女客遭遇大敌,酒醒奋起反抗,奈何柔弱,更激发小二兽性的一面。

  平心江的夜风,吹不动这哀怨。女子泪流千行,奋不顾身,纵身跳下贪生楼。

  于小二把当年深埋在内心的事想起。再看着眼前这个面色腐烂的鬼女,心中什么都明白了。

  一丈红紧紧的嘞在脖子上,这是生死存亡的时刻,于小二拼劲全力把酒瓶砸在桌子上,破成几片,划破一丈红,然后猛然的逃出贪生楼。

  小二急速奔跑,心中求佛:“千万要跑出去,不能又跑回贪生楼,我认定西边跑,必能跑到西山般无寺。我若今日存活,今后必定吃斋念佛,皈依佛门。”

  身后的女鬼飘忽,时而在前方,时而在后方,身上腐烂的臭味让小二欲呕吐,小二强忍,突然发现前面有了屋舍,定睛一看,原来跑回了家中!

  家门口的彩旗俨然换成了红纱帐,小二心中像是打起一道惊雷,连滚带爬的进了屋中,屋内红色深深,自屋顶一直悬挂而下的红纱帐,一层又一层,小二推开这层,看见一张空洞腐烂的脸,推开那层,还是看见一张空洞腐烂的脸,小二心如死灰,但本能还是让他继续躲避向前推开红纱帐。女鬼终于有了动作。

  这一时间,小二终于是知道自己每晚的梦中干了什么。

  无数的红纱缠绕上小二的身体,仅使留下眼中的小缝,把小二紧紧的悬挂在半空,从黑色深处开始爬出来的可怖甲虫,长着巨大的钳,顺着红纱一直爬向小二,小二开始剧烈的挣扎,可是于事无补,甲虫一口一口的咬出小二的血肉,红色的鲜血侵染湿润了纱布,惨叫声不绝于耳。

  小二的丑婆娘看着张牙舞爪做噩梦的小二,不知如何是好,去接了一盆冷水,毛巾擦干额头上的密汗。擦完的时候,小二已经没有了动静,毛巾上留下了鲜红的液体。

  天终于亮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诡事 第二章无相本经 第三章红纱 第四章亡灵战车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