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回到唐朝当道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为今之计

第五章为今之计

奔放的火枪手 2020-11-20 20:16:22
朝三日,皇帝和皇后便在这御乐园里与百官同乐,共庆上元佳节,但是匆匆忙忙赶往的宗楚客,却也没什么心思过年,他要找了个最合适的机会,将李荣德的事情向韦后报告了。并且这种事情是早去不赶晚的,要不然韦皇后要不然从别人的口中了可以得到了这样的消息,而他宗楚客还这御乐园,正是大唐皇宫里独一无二的的一片风景区,位于皇宫禁苑的最西边,永安渠畔。因为临山傍水,本身就是得天独厚的一块宝地,地方又大,所以便改造成了皇宫的风景区。。...

  “当!……”

  宗楚客从中书省赶到御乐园的时候,紫宸殿里的晨钟正好响了五下,若在平日里,这时候应该是皇帝早朝的时间了,但是今天是上元佳节,罢朝一日,所以宣政殿门前并没有排起长长的队伍,反倒是这御乐园里,百官云集,好不热闹。

  这御乐园,正是大唐皇宫里独一无二的的一片风景区,位于皇宫禁苑的最西边,永安渠畔。因为临山傍水,本身就是得天独厚的一块宝地,地方又大,所以便改造成了皇宫的风景区。

  今日罢朝一日,皇帝和皇后便在这御乐园里与百官同乐,共庆上元佳节,不过匆匆赶到的宗楚客,却没有什么心思过节,他要找了个合适的机会,将李隆基的事情向韦后报告了。而且这种事情是赶早不赶晚的,万一韦皇后要是从别人的口中已经得到了这样的消息,而他宗楚客还对这件事情不知情的话,后果就会相当的严重。

  至于后果严重到什么程度,宗楚客的心里没有底,而且他也不敢去想这个问题。见识过韦皇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本事的宗楚客,做事的时候还是尽量小心翼翼。

  紫宸殿的五通钟声敲罢时间不久,永安渠畔就传来了一派笙箫鼓乐之声,皇帝的銮驾隐约可见。銮驾在永安渠畔就停了下来,皇帝一行也在此处下了銮驾,步行去向御乐园。

  走在前面正中间的那个看起来慈眉善目,像是隔壁大爷的老头,就是当今皇帝李显,这个后世被称为“唐中宗”的皇帝,是唐高宗的第七个儿子,一生坎坷无比,当过两次太子,也当过两次皇帝,可说实在的,每一次的皇帝都当得并不舒心。第一次登基的时候,因为说了一句“我以天下给韦元贞,也无不可,难道还吝惜一侍中吗?”的话,被自己强势的母亲武则天一怒之下贬到了房州,过了十四年担惊受怕的日子,尤其是期间经历了武周翦灭李唐宗室的惊涛骇浪,每当听说武则天派使臣前来,就吓得想自杀。第二次登基却是靠着大臣们的拥立,逼着母后武则天在长生殿退位,又一次成了大唐王朝的万乘之尊。原本想着这一次称帝没有了强势的母后武则天,日子该会过得舒服点,岂料到他的老婆韦皇后,却也不是个省事的主,处处干预朝政,李显这皇帝,在百官们的心目中也缺少应有的威严。

  和他并肩而行的是当今的皇后韦氏,与李显的随和相比,韦皇后却有着震慑群臣的威仪。尤其是她那双闪动的眸子,什么时候看起来都似乎向外界射出一种令人寒颤的冷光,就像这时候,当她的目光看向在百官最前面迎接圣驾的宗楚客的时候,就让这位眼尖的大唐右相忍不住地身体哆嗦了两下。

  在这里看到宗楚客,韦皇后心里也是一惊,按理说这时候宗楚客本应在中书省里当值,现在却出现在这迎驾的队伍中,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不定宗楚客就是来找自己的呢。不过现下并不合适招来宗楚客问个究竟,韦皇后也只好强作镇定,面带微笑地看着群臣。

  当銮舆前队仪仗刚到渠畔前的含春桥头时,迎驾的群臣便听见仪仗的最前面传来一个拖曳着尖细尾音的声音传了过来:“皇上皇后亲临御乐园,百官桥前接驾呀……”

  随着这声奏报,前队仪仗迅速分立桥头两侧,中宗、韦皇后则由四妃、九嫔等六宫宫嫔拥着,来到含春桥头。桥对面的石阶草坪上,大唐文武百官黑压压都跪了一地,垂首附身,高声齐呼道:“臣恭迎圣驾,皇上皇后万岁!万岁!万万岁!”

  中宗皇帝心情大好,又往前走了两步,等得过了桥后,才轻捋胡须,微笑着微微招手:“众卿家都起来吧!”

  尚舍奉御早在御乐园的亭子里铺好了御座,这时候以宗楚客为首的百官听命起身,簇拥着皇帝皇后们往亭子里走去,侍候中宗、韦皇后归座。

  接驾的仪式已经结束,中宗皇帝正在一边接受着百官的恭贺,这时候坐在妃嫔群里稍微闲下来点的韦皇后拿起茶盏抿了一口,微挑蛾眉,冲着身边的太监说道:“去请宗相过来一下吧。”

  宗楚客人虽然在皇帝那边,但是无时无刻不关注着韦皇后这边的动静,这时候见那传话太监向自己走来,不待他近到跟前,边瞅了机会从皇帝身边退了出来,迎上满头大汗的传话太监,开口就问是不是皇后召见。

  听得传话太监的肯定的答复之后,宗楚客便迫不及待地朝着韦后那边奔去了,刚才在中宗身边的时候,宗楚客已经隐隐约约地听到群臣中有人已经在议论李隆基进香的事情了,而且还似乎有什么显灵的事儿。这让宗楚客更加心急如焚,生怕这话先听到中宗皇帝的耳朵里,一直在找机会先告诉了韦后这事情。不过在这种情况下,韦后不召见,宗楚客也不敢擅自过去,这时候一听韦后召见,一路小跑地就往那边奔去,倒把传话太监都落下了好远。

  “宗卿!今日应是你在当值,何故到这御乐园里,难道是出了什么大事不成?”韦后也不啰嗦,见宗楚客来了,直截了当地就问道。

  “臣启陛下!”宗楚客急忙回奏皇后,“臣闻那临淄王李隆基,素怀不轨之心,前番借口托病,自潞州任上潜回长安,名为养病,暗中却在结交大臣,就连御林军和内侍中也多有其耳目。今日却到城南玄都观去进香,而且搞出了什么太上玄元皇帝显圣的把戏,现众大臣中口口相传,言这临淄王乃是中兴宗室的李唐子孙,臣恐不轨之人以此蛊惑圣聪!”奏到此处,宗楚客赶忙停了下来,心怀忐忑地看着韦后的脸色,生怕言多有失,静听韦后示下。

  “哼!”本就心中不爽的韦皇后,被宗楚客的这番话更是激得十分气恼,“本后在问卿计将安出?”

  “臣启陛下!”宗楚客被韦皇后这声喝问,震得浑身发抖。事已至此,他也顾不得回奏的建议要带来什么危险后果了,战战兢兢地说道:“臣斗胆请陛下早做决定,问这心怀不轨的临淄王欺君之罪。”

  听得宗楚客奏出这条计策来,韦后的心里又是一阵失望。李隆基的事情,她早就听左右奏知过了,倒是从这宗楚客嘴里听说,今日还是第一次,不过这一次足智多谋的大唐右相所奏的这条计策,却实在是称不得高明。不管是李隆基心怀不轨也好,邀买人心也罢,作为宗室亲王,就凭着这些捕风捉影的证据想要治他个欺君之罪显然有点牵强,而且就是自己这样做了,在朝中也肯定行不通。别看皇帝现在对她宠爱无比,可是,真要动了这皇室嫡亲,又谈何容易?半年前李隆基刚刚回到长安,自己就想再把他贬到远州去,太平和中宗就多次示以不悦之色。现在真要治李隆基个欺君之罪,那太平、相王这伙皇室劲敌,未必就不敢象当年李重俊一样,举起叛逆之旗!所以这条路是万万行不通的,至少目前来看还是行不通的……

  “陛下,为今之计……”宗楚客见皇后沉吟不语,担心她临事不决,刚想再进言催促,没想到刚一开口就被韦后打断了。

  “宗卿,此事不必多言,你且回去吧,本宫自有主张。”韦后拿起茶盏摆摆手说道。

  “臣领诏!”宗楚客听罢此言,知道今日之事多说无疑,只得悻悻作罢,作了一揖之后缓缓退了出去。

  “为今之计,你这那是什么为今之计啊。”看着宗楚客略显臃肿的身影,韦皇后的心里还在念叨着他刚才说过的最后一句话,脸上的失望之情更浓了些。又大大的喝了一口茶,重重地将茶盏放在桌上,在这一瞬间,韦皇后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眸子里又泛出了令人胆颤的冷光。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上元佳节 第二章老子显圣 第三章初会李隆基 第四章宗楚客的烦恼 第五章为今之计 第六章高僧惠范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