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吟游刺杀录》在线阅读 > 正文 《吟游刺杀录》第七章 初次相逢

《吟游刺杀录》第七章 初次相逢

阅读王 2020-11-21 00:44:56
劳卢小说名字叫作《吟游诗人暗杀录》,提供更多劳卢小说目录,劳卢小说全集目录。吟游诗人暗杀录小说劳卢摘选:劳卢摇了摇头:“也没。”“实际上你完全也可以不需要来,”琳达埋怨一句,“这种事情我一个人就行了。”“会长不安心,我而已督促而已。”劳卢回…...

吟游刺杀录

推荐指数:10分

《吟游刺杀录》在线阅读

劳卢小说名字叫做《吟游刺杀录》,这里提供劳卢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吟游刺杀录小说精选: 身处任何国家的吟游诗人都有必要也有义务给这个国家宣传,这也是吟游诗人职业道德之一,虽然并无明文规定,但基本上大家都能遵守。毕竟人都有归属感,听见别人赞美自己的国家总会高兴,一高兴就多给赏钱,这也是理所当然。所以即便是穷山沟里,也要告诉你们还有另外一群人比他们更穷,连面包是啥都不知道,他们是幸福的,是快乐的。除此之外,偶尔也需要解答一下村民们各种古怪的问题。“剑圣和大魔导师谁厉害?”“这个很难说,各有所长。”凯文回答,…

身处任何国家的吟游诗人都有必要也有义务给这个国家宣传,这也是吟游诗人职业道德之一,虽然并无明文规定,但基本上大家都能遵守。毕竟人都有归属感,听见别人赞美自己的国家总会高兴,一高兴就多给赏钱,这也是理所当然。

所以即便是穷山沟里,也要告诉你们还有另外一群人比他们更穷,连面包是啥都不知道,他们是幸福的,是快乐的。

除此之外,偶尔也需要解答一下村民们各种古怪的问题。

“剑圣和大魔导师谁厉害?”

“这个很难说,各有所长。”凯文回答,“剑圣和大魔导师同属圣阶,但即便是圣阶之中,也有不小差距。有些九级魔法师,但因为其作出特别巨大的贡献,依然被授予大魔导师称号。”

“哦……”村民们显然听大不懂,“你就说谁厉害吧?”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凯文坦然,“根据大陆历史,大魔导师和剑圣交战的次数来看,大魔导师胜率略高于剑圣。但这不代表大魔导师就更加厉害。”

“哦,哦。”村民们有些茫然的坐回去。

“为什么大魔导师这么厉害了,还要听国王的命令?”也有村民问。

凯文沉默片刻,这就涉及到政治问题,贵族之间的权利牵扯,光明教会的扶持,以及近年来掌握的大规模法阵等诸多问题。说实话,凯文自己也不太明白为何大魔导师要听从国王安排,更无法解释给农夫听。

“你看,你的胳膊比酒保粗吧?但是你不能抢劫酒保的酒喝,你来这里依然要付钱。村长已经一把年纪了,他打不过你们中的大多数人,但你们依然要听村长的话。不是么?”凯文只能少少忽悠一下,希望能过关。

万幸村民们一脸信服,头脑简单的人也不会想太复杂。但凯文本着负责的原则,能讲实话的,也尽量以实话宣传。绝不为了让他们高兴,故意来一句“剑圣厉害”或者“大魔导师厉害”,然后细数一堆其强大之处,以贬低另一个职业。

“嘿!哪里有热的女人都脱掉衣服的山村?”也有猥琐的人跑来问。

“额,”凯文有些尴尬的瞥了少女一眼,“我游历10年,还没见过类似地方。只是在一些书中有记载。”

“哦。”村民有些失望的坐回去,继续喝酒。

不过凯文刚刚一瞥,倒是看见少女在默默的看一本书,而她边上只是多了一杯水。看来她并不喜欢麦酒,宁愿喝白开水。

孤身少女的旅行者本来就已经非常少见了,来这种山村的更是少见,而且居然在酒馆这种嘈杂的地方看书?感觉这位少女每一个动作都透露着古怪,凯文也不由好奇走过去。

近处一看,惊讶的发现她看的就是凯文写的《刺客列传》,自己写的小说,只要瞄到一行就立马知道。

惊讶之后随即就是惊喜,游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自己的读者。他曾经几次写信询问斯达特男爵小说销量,但回应都是“无人问津”。他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小说早已被浩瀚的主流文学所淹没,没想到今天这里居然还有一个他的读者。

“你好!”凯文忍不住上前搭讪一下。

“嗯,好啊,吟游诗人。”少女抬头,报以微笑。

凯文一瞬间觉得这笑容特别的甜美,心情简直豁然开朗,指了指她的书:“嗯,好。这是《刺客列传》?”

“是啊。”

“嗯,我也看过。感觉看这本书的人挺少的。”凯文回答。

“不会啊!我身边不少人喜欢看这本书的。”少女回答。

“是吗?”凯文诧异。

“你看,有不少书评呢。”少女把书的末页给凯文看。

凯文又激动又是不可思议,自己的作品能受到关注简直太让人感动了,10来年的黄段子终于没有白讲!这证明我是由才华的,虽然书评还少,但至少说明10年并没有白费。而斯达特那小子居然忽悠他无人问津,实在太可恶了。

不过凯文敏锐的注意到其中一条“特别有代入感”。

“这里还有1金币打赏哟!”少女自然的递上1金币。

凯文笑呵呵的接过,突然心中一惊。这感觉好像,对方已经知道自己就是本书作者一样。自己从未表露过身份,虽然胸牌写的凯文·因缺思厅名字,但书本上是笔名K。仅仅看书的读者不应该知道自己就是作者。

而如果她不知道自己是作者,直接把1金币放在刚认识的陌生人手里,未免有些……

“嗯,看来这本书还真的有不少人气啊!”凯文把金币夹回书里,还给对方。

“额,嘿嘿,”少女似乎有些尴尬,换了个话题,“你觉得这书怎么样?”

“以结果而论,还是并没有多少人看啊!”凯文回答。以作者自己的角度评价自己的书,多少会有个人感情色彩,所以凯文一般不去评价。

“其实吧,这本书其他地方都不错啦,很搞笑幽默,但是,”少女把书翻到中间一页,“为什么要写刺客公会会长吃.屎呢?我个人觉得这里是一个很大的败笔。”

“哦?为什么?”凯文问。

“因为刺客会长嘛,这是一个很有威严的人,如果吃了屎,会被人笑话的,就没威信了。”少女回答。

“这个我不能认同,”凯文回答,“我认为刺客就是一群不择手段的人,他与骑士那种死要面子的行为应该极端相反。如果有简便的方法,应该毫不犹豫的使用。而且作为会长,必然是由大智慧大才华的人,能做一般人无法做到的事情。如果现实中真的发生类似事情,我认为手下们更会敬佩他,而不会去嘲笑他。”

“嗯……”少女沉默片刻,“你很了解刺客嘛?”

“哈哈,这只是小说设定,”凯文笑,“现实中有没有刺客,我也不太清楚。就算有,刺客是什么形式存在,我也不敢妄自猜测。”

“嗯,”少女含糊了一下,又抛出下一个问题,“吃.屎就吃.屎吧,为什么要用勺子挖呢?直接手抓不好吗?”

凯文茫然片刻,这种细节他当时也没仔细考虑,此时尴尬片刻,只能回答:“用勺子比较……卫生。”

少女:“……”

凯文:“……”

“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凯文打破沉默。

“啊!”少女回过神来,“叫我琳达吧。”

“一个人来旅行吗?这边挺远的。”凯文随口问。

“是啊,”琳达回答,“趁着年纪轻出来看看嘛。”

“有志气。”凯文表示赞许,他自己也是15岁外出游历,眼前这位估计也就十五六岁左右。自己也一直没什么实力,但依然活到现在。所以他也就没问一个姑娘家危不危险之类的问题。

“还好啦,”琳达笑笑,“凯文先生也一直在游历吗?在这里准备留几天。”

“可能再留几天吧,”凯文回答,“之后我打算回斯达特图书馆一趟,很快有一个吟游诗人的聚会。”

“哦,这样啊!当吟游诗人真的不错啊!”琳达显得有些羡慕。

“这一行也不容易,四处漂泊,并不稳定。”凯文只是笑笑,随即反问,“对了,你是做什么的?”

“厨房烧火女仆。”琳达笑了笑。

“那也是贵族家仆,”凯文表示尊敬,“对了,我先离开一下,洗个手。”

凯文礼貌离开,琳达依然坐在原地看书。不过这边酒徒都在对她评头论足,虽然有些声音较小,似乎不想被她听见,但可惜她还是都听见了。有些不快,合上书本,索性也离开的了酒馆。

外面天已经黑了,山村小地方一旦天黑,只有月光和星光照明,不会有路边火把。一般村里人走夜路,时常还带着个火把照明。不过琳达明显不需要,认准方向,踩着轻快的步伐来到小教堂内。

教堂已经被新来的牧师收拾了一下,虽然依然不是很干净,但至少清理出了三大筐的垃圾,感觉上干净了些。

“那个,他没回来吧?”琳达找到新来的牧师。

劳卢摇摇头:“没有。”

“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来,”琳达抱怨一句,“这种事情我一个人就行了。”

“会长不放心,我只是监督而已。”劳卢回答,“你真的打算动手?”

“那难道违抗会长命令么?”琳达回答。

劳卢沉默不语。

“我知道的,如果按照一般套路小说,我会莫名其妙的爱上这个人,为了爱情,我会帮助他逃跑,正面反对我父亲的责难。甚至和他私奔,上演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传奇,”琳达显得有些兴奋,但马上平淡下来,“然而事实上我会一刀捅死他,然后回去接着烧火。全书完。”

劳卢:“……”

“怎么可能有人为了刚认识的男人就违抗老爸的命令?”琳达叹息一声,“我也没办法,要怪就怪他的命运吧。不过话说回来,他挺幽默的,嘿嘿。用勺子吃.屎,比较卫生。嘿嘿!嘿嘿!”

劳卢:“……”

两人就这么坐在教堂静等,片刻远处人声嘈杂起来,标志着酒馆关门,酒客回家。但直到外面重回平静,酒客散尽,凯文却依然没有来。

“怎么回事?”劳卢皱眉,“你走的时候他还在酒馆么?”

“他说他去洗手。”琳达惊讶,“难道是掉茅坑里了?”

“我去看看。”劳卢话音刚落,人已消失,片刻重新出现,“我找遍了全村,并没有发现他。”

两人沉默片刻,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却不得不承认,凯文已经跑了。

“他的草席和毯子还在这里。但估计已经不会回来拿了,很有警觉性啊。”劳卢来到凯文的房间,摸了摸床铺。吟游诗人四海为家,身上的基本没什么贵重行李,最多就几件换洗的衣服和稿子。

“难道是我暴露了什么?还是你暴露了什么?”琳达托着下巴思考。

劳卢扫了一眼她干净的裤子,并没有说什么,默默的翻开他的抽屉,一叠稿子顿时出现。琳达当即眼前一亮:“咦?这是他的草稿?哇哦!”

“是的,貌似是他下一本书的开头。”劳卢显然已经看过,“讲的是……”

“不许透剧!”琳达抱着稿子吼。

“咳,那么我们要追击吗?”劳卢拉回话题,“如果召唤猎犬的话,应该可以追击到他。”

“恩,”琳达下意识的摸摸稿子,“这个,他居然能提前跑掉,看来这个对手我们要重新估量。而估量对手,需要从侦查对方的情报开始。”

劳卢笑了笑:“那你加油,我去睡另一间房。”

“去吧去吧!”琳达仿佛赶鸭子一般,把劳卢轰了出去,马上津津有味的坐在床头看起稿子。

而另一边山里,凯文正气喘吁吁的抹黑前进,手里随便折了一根树枝当拐杖,脚上踩了一脚泥。身上白袍子都被蹭的一塌糊涂,但依然丝毫不敢停歇。

这两天下雨,山路泥泞,但今天这位琳达却一身干净。如果说她借助在某人家里,洗完澡换了衣服再来酒馆,也实在不像。女子孤身外出,如果没有正统旅馆,一般找教堂,这边没有旅馆,而自己就住教堂里,她并没有来。

似乎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实力高强,过泥泞山路如履平地。而问她的职业,却说是一个烧火丫头?凯文也算见多识广,就算皇宫内烧火,也绝不需要如此实力。而有如此实力的,也绝不会屈才去烧火,除非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仔细一想,酒馆内看什么书啊?自己读者能有几个?这么偏远的山区还能这么巧遇到?这简直就是一种刻意的安排,仿佛早就知道自己是本书作者,然后故意在那边看书以吸引注意力。

而且关键是,某句书评“特别有代入感”。看刺客为主角的小说,感觉特别有代入感的,那大概只有刺客了吧?难怪对方对刺客会长吃.屎如此有怨念,这次真是闯了大祸。

凯文思维清晰,当即借洗个手,直接跑路,连行李也都不要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吟游刺杀录》第三章 巍峨的父爱 《吟游刺杀录》第一章 为了装逼不得不写.... 《吟游刺杀录》第七章 初次相逢 《吟游刺杀录》第五章 招来的刺杀 《吟游刺杀录》第四章 猖獗的盗版 《吟游刺杀录》第十章 投奔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