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凤凰三重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第二章

风水连城 2020-11-21
莹剔透,舞姿也很飘逸灵动。  李隆基和朝中重臣都沉醉在美色美酒美人美景之中,他们都会想起,这太平盛世的背后掩藏着一场殃及天下黎民的浩劫。  慕容迟高度警惕他望着四方,隐约看见了一阵浓烟从宫殿中飘来,像是起火,又敢确认;他走到一旁去汇报御林军统率这是慕容迟和慕容嫣作为御林军侍卫第一次执行“警备任务。”。...

凤凰三重剑

推荐指数:10分

《凤凰三重剑》在线阅读

  (五)

  夜,靡靡之音,靡靡之风。

  这是慕容迟和慕容嫣作为御林军侍卫第一次执行“警备任务。”

  主角当然是杨玉环。

  华清池,今夜这出戏的名字叫贵妃醉酒。

  这也是慕容嫣第一次见到杨贵妃,她时不时地瞟一眼只能在历史课本上或者在电视剧里才能见到的人物。慕容嫣想:用现在的审美标准来看,杨贵妃根本算不上美女,一点都算不上。虽然她的脸蛋很美,但是身材很差,差的要命。还有可取的一点是,她的皮肤很好,晶莹剔透,舞姿也很飘逸。

  李隆基和朝中重臣都陶醉在美色美酒美人美景之中,他们都不会想到,这太平盛世的背后隐藏着一场波及天下黎民的浩劫。

  慕容迟警惕地望着四方,隐约看见一阵浓烟从宫殿中飘来,像是失火,又不敢确定;他走到一旁去请示御林军统领尹浩贤,尹浩贤因为内力有限,根本看不到,于是就小声训斥起慕容迟。忽然,一个黑影从花丛中掠过,慕容迟大叫:“有刺客!”他急忙双脚踮起运用轻功蹿到李隆基的身边,用手中的剑鞘挡住了打过来的一波暗器。

  刺客见有高手在场,洒出一把毒粉,大臣们都不晓得是什么东西,均四处逃窜,刺客趁乱用极好的轻功飞檐而去。御林军都忙于护驾,只有慕容嫣呆呆望着慕容迟救驾时的一张一弛,把慕容家的武功招式演绎的惟妙惟肖,简直帅呆了,看的她着迷。

  刺杀事件平息之后,李隆基对救驾功臣慕容迟大为赞赏,封为御林军副统领。

  客栈。

  小离沏上茶,把房间的门关好。

  慕容嫣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说:“皇上对贵妃真好,你喊出“有刺客”的一刹那,他是第一个冲到杨贵妃身旁的,难怪历史上会有那么感人的长恨歌!”

  “你说话可真有趣,我只听懂了一句,你知道吗?刺客应该是节度使大人派来的,我看的出他的暗器和使毒的方法是节度使大人府中的人。”慕容迟说。

  “哦”,慕容嫣听后点了点头,心想:原来是安禄山要扶慕容迟上位。

  “还是要恭喜你,副统领大人。以后你要罩着我!”慕容嫣撒娇道。

  小离低着头,一声不吭,在一旁吃醋。

  皇宫,大火已经被扑灭。

  “启禀皇上,前朝隋炀帝下江南时搜罗的诗文不见了。”

  “什么狗屁诗文!那是武林秘籍!凤凰三重剑的修炼秘籍!这是我的姑姑太平公主亲口告诉我的。”李隆基说。

  “这些逆贼也太大胆!”

  “铁良,你是朕最信得过的亲信。我现在密令你去寻觅剑谱的下落,从嫌疑最大的西北慕容家开始。今日你我之间的谈话,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你要记住,武林稳则大唐稳。”

  “是,皇上,微臣告退。”说完,铁良退下。

  李隆基望着窗外圆圆的的月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六)

  一年一度的御林军比武大赛,也可以说比武大战。

  规则很简单,让事实说话。谁的技艺高,谁就可以做御林军统领,不分高低贵贱,不论资排辈。慕容嫣想,这也是唐朝的开明之处,不拘一格降人才嘛!

  比赛开始了,比赛的项目有箭术、骑术、和武功。在慕容嫣看来,这场比赛类似于现在的选秀,一帮评委坐在远远地地方打分点评。当然,比选秀残酷。这场比赛的结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现任御林军统领尹浩贤登上台去,不断有“选手”上去挑战,结果可想而知,尹浩贤连战七人均胜出。但那七人并没有死,因为尹浩贤看见他们都是自己的手下,动了恻隐之心。

  第八个上场的是慕容迟,他跟尹浩贤并没有什么交情,反而是尹浩贤的心腹大患。尹浩贤想:慕容迟现在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而且是御林军的副统领,如果不除掉他,他早晚会取代自己。

  “尹大人,您可以歇息一下。”慕容迟故意激他。

  “不用。”说着,他拿起弓箭射向远方,正中靶心。

  慕容迟一笑,说:“大人,好剑法!”说完,他从怀中拿起一个手绢绑在眼睛上,来开弓箭,“嗖”地一声,正中靶心。

  慕容嫣在台下叫了一声“好!”,而其他人心里称好却不敢叫出来。

  第二局是比骑术,类似于今天的马术赛。说白了,也就是在马面前设置一些障碍,看谁的驾驭能力更强。这一局也不分上下。

  第三局最为关键。上面两局可以称之为“表演赛”,第三局的胜负决定着统领头衔的归属。慕容迟心里明白:他的武功远远在尹浩贤之上,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不用自己的剑去杀尹浩贤。因为尹浩贤久任御林军统领之职,亲信甚多,慕容迟也不想在军中树敌太多。他使出了一套中原武林人士常用的“盘龙剑法”,招式平凡无奇,但他配合的是慕容家的内力,这让尹浩贤手无举措,时间一久,尹招招处于险境。这时,慕容迟大步一退,卖给尹浩贤一个破绽,尹浩贤上前一攻,慕容迟使出一招“仙人指路”刺向了尹浩贤的脚踝。

  尹浩贤“啊”地一声,跪倒在地。

  慕容迟假装上前扶他,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你还不赶快自尽,你已经成为废人,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

  尹浩贤听后,拔剑自刎。

  结果是,慕容迟当上了御林军统领,等待李隆基的加封。

  台下的慕容嫣,手心一把冷汗,毕竟在这个时空里,慕容迟是她唯一的“亲人”。

  翌日,李隆基加封了慕容迟,当然识得他是那晚的救驾功臣。

  李隆基说:“你们慕容家世代效忠朝廷,你也要好好尽忠。”

  “是,皇上。”

  “朕听说你还尚未成亲是吗?”李隆基问。

  “是,皇上。”

  “朕准备把文灵公主许配给你,你意下如何?”

  “谢皇上。”

  慕容迟哪里敢拒绝,他没有一点拒绝的余地。

  (七)

  朝堂上,除了加封慕容迟以外,还贬了李白。

  回到客栈。

  慕容迟避重就轻,说:“今日李白李大人被贬,他请求皇上让他回家乡陇西探望,我想托他捎一封家信,只是没有门路。”

  慕容嫣正要接话,小离在一旁插嘴道:“慕容姑娘曾经与他豪饮过一次,就在下面。”

  “是吗?那这件事就交由你去办。”说完,慕容迟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

  “毛毛雨!什么时候送去?”慕容嫣问。

  “越快越好。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我要做驸马了。”

  慕容迟一出口,听得慕容嫣、小离二人目瞪口呆,魂不守舍。

  夜,飘起了雾蒙蒙的小雨。

  慕容嫣轻轻吟道:“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慕容迟一听,哈哈一笑,问:“这是你写的诗?”

  慕容嫣摇了摇头,说:“是李大人所写。”

  “我在朝中也曾听说此人的文采极好,皇上好像也是闻其名而召入朝中为官的。”慕容迟说。

  “他本是要济苍生、安社稷的,他有宰相之才,报国之志,但注定一生只能做文人散客,做一个清高狂放而又不羁的诗人。”

  “你好像很了解他?”慕容迟问。

  慕容嫣自知失语,连忙笑着说道:“这些都是上次喝酒时我了解到的。”

  “他是怀才不遇吗?像王勃一样?”慕容迟问。

  “不,他本不应该是一个政治家,他把理想弄错了。理想一错,路就会跟着错。也许是他太天真,太狂放,他压根就不知道从政不同于作诗,作诗只需把蕴藏在心中的情感喷发出来,直呼呐喊,天马行空;而从政则需要把谋略藏在心底,隐形匿迹,韬光养晦。”慕容嫣说着,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

  “我也听朝中大臣说,李白这个人桀骜不驯,自傲狂放,诗酒豪纵,裘马逸风,常常令公侯侧目,阉宦忌惮。”

  慕容嫣听了,不说话。

  “你在想什么?”慕容迟问。

  “我觉得他像皇上生日蛋糕上嵌放的一颗红樱桃。”

  “生日蛋糕?那是什么?”慕容迟一脸疑惑。

  慕容嫣莞尔一笑,望着窗外的蒙蒙细雨,念道:

  名花倾国两相欢

  常使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意

  沉香亭北倚栏杆

  翌日,晴空万里,白云飘飘。

  慕容嫣一骑快马来到李白府上,两坛美酒悬挂在马背上。

  李白见到慕容嫣突然造访,先是一惊,然后爽朗大笑起来,说道:“小兄弟,李白如今是戴罪之身,很多人想躲都躲不及,你却冒天下之大不韪。”

  慕容嫣从马背上取下酒来,说:“大人看我像凡夫俗子吗?”

  李白又是一笑,说“请!”

  酒过三巡,李白拔剑起舞。在慕容嫣看来,武艺与舞技的完美结合瞬间让眼前的胖子变得可爱起来。她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说道:“李兄,我们来一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决,好吗?”说完,慕容嫣拔剑腾空而起,手腕向上一翻,使出一招“削发为尼”削向李白的发髻。李白躲闪不及,发丝飘落了一地。这一招正是慕容家剑法精妙的“削”字诀。

  李白见慕容嫣年纪轻轻,武功却如此了得,不由地叫了一声“好!”。其实,李白本想有意承让,只是始料不及对方的武功竟然在自己之上。对手步步紧逼,他不得不使尽全力御招、拆招。大约半个时辰,两人也没有分出上下。只是一胖一瘦游走在大厅之间,刀光剑影,甚是好看。其实,慕容嫣并未使出全力,她不想让李白没面子,李白是最要面子的。

  切磋过后,慕容嫣和李白各自饮了一大坛酒。

  慕容嫣掏出一封信交给李白,说:“小弟闻李兄要回家乡探望,烦兄长带封信到家中。”

  李白接过信,说:“毛毛······雨,小事一桩。”

  驸马府。

  慕容迟骑着一匹快马飞奔向客栈。

  “信已经送出去了吗?”慕容迟问。

  慕容嫣点了点头,说:“家信完全可以交给手下的人跑一趟,何必麻烦人家李大人?”

  慕容迟嘿嘿一笑,说:“那并不是什么家信,而是我用梵文书写的长安布防情况,让李大人送信自然不会惹人猜疑。”

  慕容嫣听后,背心一阵冷汗,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说。”

  “你认为节度使大人的胜算会有多大?”慕容嫣问到这里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我不知道这过程,但我早已知道这结果,你想不想听?”

  “不要说!不要说!”慕容迟打断了她。

  “你为什么不面对现实?”慕容嫣问。

  “现实?朝廷昏庸无道,任用奸佞小人,胡作非为,天下民不聊生。而节度使大人雄才大略,统兵有方,为何不试一试?”

  “试?百姓的幸福能用试这个字眼吗?节度使大人当皇帝就能救天下苍生于水火之中吗?战争,遭殃的永远是百姓,你懂不懂?”慕容嫣有些激动。

  慕容迟赶紧上前捂住了她的嘴,小声训斥道:“声音小些!”

  慕容嫣使出一招“欲擒故纵”推开了他,说:“明知失败,何必勉强。”说完,一滴滴滚烫的泪水不听使唤地从慕容嫣洁白的脸颊上流了下来。慕容迟痴痴地望着她,他能感受到泪水的温度。这泪水,已经不仅仅是泪水。

  它早已超出了伤心的范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