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暴君真相》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节 御前会议

第四节 御前会议

源左近 2021-01-06 20:12:11
落,座下登时哗然一片,抬头一看他们纷纷,两三成群结队的互相争执出来,庄严神圣庄严肃穆的朝堂里登时如同市集般,无秩序喧杂开去。  “够了....”几分钟后,真的看不一直这样的我拍案而起,“寡人,是让你来议事的,也不是来看你们逢集的,你看一看你们一个个,除了大商人臣的想我大商开国六百余年矣,何至于落魄到如斯境地,百年之后,叫我如何面对泉下列祖,想到这里我不禁唉声叹气.....“诸位,周人背盟来袭,恐怕不日将兵临朝歌城下,你们各位世受大商王恩,如今有何良策退敌啊?”。...

暴君真相

推荐指数:10分

《暴君真相》在线阅读

  时间如流水般悄然逝去,巍峨的宫殿,森严的庙宇里此时也迎来了落日的红霞,灯火通明的鹿台宫里,满座的公卿大臣们个个面如土灰,辉煌的宫殿竟是这般死寂,而身在其中的我亦难掩万剑穿心般的刺痛。

  想我大商开国六百余年矣,何至于落魄到如斯境地,百年之后,叫我如何面对泉下列祖,想到这里我不禁唉声叹气.....“诸位,周人背盟来袭,恐怕不日将兵临朝歌城下,你们各位世受大商王恩,如今有何良策退敌啊?”

  话音刚落,座下顿时哗然一片,只见他们纷纷,三五成群的相互争吵起来,庄严肃穆的朝堂里顿时犹如市集般,无序喧杂开来。

  “够了....”几分钟后,实在看不下去的我拍案而起,“寡人,是让你来议事的,不是来看你们赶集的,你看看你们一个个,还有大商人臣的礼仪尊严吗?还配带紫佩金的出入这朝堂之上吗?费仲,你是寡人的少师,现在又总领政务,你有什么办法吗?”

  “....这"费仲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启禀大王,微臣有上中下三策以献大王”

  “噢?是那三策?”我急忙追问。

  “其上策嘛,西周姬发,毕竟还是大王的臣子,自古哪有臣伐君之理,况且大王昔日有恩于其父姬昌,我愿为使者出使周营,劝姬发念及其父之恩,与我国罢兵言和,若其不肯,望陛下允许与他划河而治,百年合好。”

  此话刚落,座下群臣顿时又炸开了锅,以恶来为首的青年军官们纷纷破口大骂,称其为卖国贼,祸国殃民,前将军张奎甚至向我请愿,愿杀此贼祭旗,以振军威。

  此时另一旁的文官势力便开始骚动了起来,有的说武人跋扈弄权,有的说国家如今贫弱不堪,不应轻言武备,还有的说费少帅此言不失为上计,但反对费仲始终还是占大多数。

  对于,文臣武将之间的矛盾,我早是知道的,以飞廉为首的武将派对费仲为首的文臣们个个恨之入骨,听张奎这么一说,我到也不惊奇,而此刻的费仲见群情激奋,连忙吓的手脚无措,跪地向我求饶。

  若是换了以前,我可能与那些将领们一样,恨不得将费仲抽筋扒皮,可经过这两年来的历练,我没有那么冲动,于是淡淡的叫费仲起来,接着说下去。

  费仲心有余悸的看着周围诸将,满脸委屈的向我禀道“大王,微臣所思所想,全是为了陛下,为了我大商六百年来的江山社稷啊!张奎这帮无知武夫,只知道打打杀杀,完全没为陛下着想啊.....”

  还未等他唠叨完,我便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好了,寡人自有判断,你还是快说你的办法吧。”

  费仲一脸尴尬,却也只能继续说下去“大王,现在周人联合南北诸侯汹汹来攻,无非是想获得我大商京畿之内的千里沃土,自两年前周人出函谷东攻以来,我们已经完全失去了河西之地,黄河天险,周人与我共有之,而殷都以西几乎无险可守,今周人又率大军来伐,望大王早做决断,迁都河南”

  “什么,迁都?”

  听闻此言,包括我在内的众人,一片惊愕。一下子,费仲便又成了众矢之的,谩骂之声不绝于耳。而此刻的我也顿时呆若木鸡,平时看上去各个威风凛凛,满腹治国安邦之策的公卿大臣们,怎么一到关键时候,都成了一群蠢驴笨猪了呢,瞧瞧他们给我出的都是些什么主意,想来真是令我大商颜面丧尽。

  坦白的说,听到费仲的这些意见,我本也是非常生气,真想撕了他,可转念一想,国家破败到如此境地,寡人也应当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费仲此人虽然满脑子都想着保住自己的富贵平安,可他所说的也并不是全无道理。

  现在的殷都乃是两百年前,世祖盘庚大帝为避水患,特意从奄地迁来,此地乃是一望无际的黄河冲积扇平原,年年风调雨顺,物产丰富,从此以后我大商国力大增,社会也迅速安定发展起来,但一到战时,其不利的一面,便也迅速展露出来。

  首先殷都位于太行山东麓的南面,莽莽的大山犹如一道弯月将整个殷都弧括在其内,而其南面则又是奔腾的黄河,虽然看似一虎踞龙盘之地,实则却不然,这是因为殷都恰好位于太行山与黄河之间的中心地带,倘若有敌人渡过黄河,又或者越过太行,那么,殷都就刚好处在一个进退不得的尴尬境地,因为无论是大河还是大山这道曾经的屏障,亦会成为我们撤退的阻碍,所以,自我即位以来,便将行政中心从殷都迁到了更加靠近黄河岸边的朝歌。

  想到这里,我便喝住了宫廷中的争闹,虽然费仲其建议忠恳,但是事非好坏我还是能分辨的出来,便生气的对费仲说道“你呀,你呀,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你的猪脑子到底都在想些什么,迁都,你说的到容易,我问你,你要我迁往哪里?难道是被夷人折腾不堪的奄地?还是被水淹没过的亳都?再说,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放弃坚城不守,出奔野外,遇到周人的追击怎么办?”

  这一措辞强烈的反问,顿时让早以被群臣搞得焦头烂额的费仲更加狼狈不堪。

  “竖子之言,不足与之谋,你退下吧!你们大家谁还有其他可行的良策,速速报来”我不耐烦的说。

  这时早就按捺不住的飞廉之子,恶来便向我进言道“大王,不杀,费仲这群贪生怕死,卖国求荣的小人,不足以平民愤,我愿向陛下先借费仲之人头祭旗,然后回营厉兵秣马,与周人决一死战!”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一节 惊醒 第二节 周人来袭 第三节 周营拜将 第四节 御前会议 第五节 迷茫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