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重生》在线阅读 > 正文 二

李韩梦 2021-01-07
“世界上最难破的案子不外乎是凶案。凶案里最难破的,又要数无缘无故的流窜行凶杀人案。否者凶犯投案自首,否者没什么破除的希望。”  长假的第二天,我坐在酒店里读着书里的这段话,随手开了电视。原本准备好外出游玩的计划被一个四处流浪汉被打乱了。早上在门口撞着个四处流浪汉假期的第二天,我坐在酒店里读着书里的这段话,顺手开了电视。本来准备出游的计划被一个流浪汉打乱了。早晨在门口撞着个流浪汉,他似乎酗酒过度,在接近我的那一瞬无法抑制地将呕吐物洒在我的鞋面上。我被迫回了房间,换掉所有的蔽体之物,赤身裸体地享受一个略带阴霾的早晨。。...

重生

推荐指数:10分

《重生》在线阅读

  “世界上最难破的案子无非是凶案。凶案里最难破的,又当属无缘无故的流窜行凶案。除非凶犯投案,否则没什么破解的希望。”

  假期的第二天,我坐在酒店里读着书里的这段话,顺手开了电视。本来准备出游的计划被一个流浪汉打乱了。早晨在门口撞着个流浪汉,他似乎酗酒过度,在接近我的那一瞬无法抑制地将呕吐物洒在我的鞋面上。我被迫回了房间,换掉所有的蔽体之物,赤身裸体地享受一个略带阴霾的早晨。

  时间是晨间新闻,画面里里面滚动播放着前段时间发现的那集具尸体的消息。

  我喝了口茶,抬起眼,转了下已经有些僵直的脖子,忽然我的注意力被电视吸引过去。

  从电视里,我看到了陈林。

  陈林被逮起来了,间接杀人,一审下来判了个七年监禁。我们俩差不多十年没见了,十年前他家里出了事,我打听过,好像是他那个干考古的爸爸见财起意,结果阴沟里翻船,和同伙闹掰了,死了。出事之后警察进进出出他们家好几趟,陈林书没读完,全家一起搬走了。

  我去火车站送陈林,他瘦弱的身影躲在母亲后面,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我不知该如何劝慰他,只能故作镇定的冲他点点头。直到他对我伸出手,握住的那一瞬,他和我同时开了口。

  “保重……”

  “我爸不是坏人。”

  他的声音太轻,我不确定是否还有后文,可就在我愣愣地看他的同时,他已经收回了手,叹了口气,帮他母亲提起箱子转身离开了。

  在我的印象中他还是当年那个理着板寸的愣头小子,每天下课了就知道抱着篮球躲着班主任,在楼道间穿来荡去地约人打球,跟杀人越货的勾当扯不上半点关系。

  陈林就是那具死尸的债主。我手里的茶杯倒了一半,滴滴答答顺着桌角往下滴水。陈林戴着头套,被公安押着往外走。听说他是自首的。我怎么也想不到竟会用这样的方式再次见到这个好友。

  新闻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时间地点和死了的人,除此以外再无其他。吸引我的,是出事的地方。

  城南老楼。

  那地方上学的时候我和陈林去过几次,都在周边打转。那栋楼好像是建国前修的,早就已经不住人了。因为离市区远,规划局还没想着怎么利用,所以一直留着。那栋楼阴森森的,常年不见光,透着股寒气。新闻女主播说,陈林就是在那里间接弄死了一个有心脏病的人。

  我决定去看守所看看他。与其说我不信陈林会杀人,倒不如说我不信他还有胆子去那栋老楼。

  当年我们几个玩过一次真心话大冒险,玩的有点过,差点把陈林吓死在楼里面。从那之后,陈林听见那地方都得打三个哆嗦。他怎么可能出现在那里,还杀了人呢。

  我还记得陈林当年进鬼楼的样子。真心话他不肯说,选了大冒险后,怯懦地一直跟在我身边,犹豫着是不是要伸手扯住我的衣角,求我别让他进去。

  当时我也是少年意气,起哄起的最厉害,硬生生把陈林给推了进去。

  当年他不愿意回答的那个真心话是:你这辈子最想杀的人是谁。

  要是换了我,估计眼都不眨能翻出十几个人名。反正想想而已,又不犯法。可陈林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明明怕的快哭出来,还是毅然决然选了大冒险。

  把他送到门口,老实说我心里也有些发憷。那条楼道黑得渗人,只能看到眼前十来米的距离。再往里深究,就像有张吃人的嘴,伺机潜伏在楼道的最深处。穿堂风一过,呼啦啦地响,整栋楼就像个面目模糊的妖怪。

  陈林腿软了,抖得像个筛糠。我推了他一把,他哆哆嗦嗦地进去,一步三回头,直到走到楼道尽头,再也看不到我为止。

  那天我们哥几个在外面等了陈林一个小时。大冒险的条件就是要在楼里面待上一个小时,取点东西。之前为了整人,他们专门把一封白纸信放在了顶层的阁楼里,不取出来休想回家。

  陈林上去之后,不间断地传出惊恐地叫喊。我们是笑岔了气,捂着肚子艾艾地哆嗦,直到他苍白着脸,捏着白纸信出来,天色已经黑了。

  我还记得陈林当时的模样,他吓坏了。可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丝惊吓中带着点别的东西。

  之后陈林再没有进去过老楼。只要有人提议,他总会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理由是,老楼里有东西,不干净。再细究,他会说,是他的父亲警告他的,还对我们展示他父亲揍他时留在胳膊上的伤痕。

  别人只当他是疯话,可我却从他的神情中看出那么一丝怪异的认真。

  我请了假,拿了录音笔出门,这两天街角莫名其妙多了好几个要饭的,此刻正畏畏缩缩地躲在破衣服里盯着我。我没心情理会他们,朝关押陈林的看守所奔了过去。

  事隔那么久,陈林还记得我。看守把我的名字报过去没多久,陈林就同意和我见面了。他剃了光头,额角带着道疤,模样多少有些颓废。可这些不足以掩饰十年前他留在我脑海中的印象。

  在他抬眼看我的那瞬,所有岁月的痕迹如同灰烬,在须臾的阳光中一点点散落在我们身边。

  “陈林。”

  “黄哥。”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接着他低下头,不好意思似的摸了摸自己的秃瓢,接着擤了下鼻子,又抬起眼,“想不到你会来看我。真是——好久不见了。”

  我猛一下攥紧了手里的笔。

  “我今天来,不是来和你叙旧的。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干嘛不联系我,这些都以后再讲。先告诉我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摊上杀人罪了?”

  “我……”他欲言又止,过了半晌,咬紧下唇,摇摇头。

  我瞥了瞥周围的看守,贴近玻璃,将话筒抓得更紧了些。

  “我现在是个记者。你跟我说清楚,如果里面有什么猫腻,我帮你都抖出来。”

  我话音刚落,陈林瞬时抬起了脑袋。他的嘴张了又张,半晌,才讷讷吐出一句话。

  “你怎么帮我?人确实是因为我死的。”

  在警方公布的资料中,我看了陈林在老楼布置的机关。楼板上安置着发出咚咚响声的弹子球;水管里传来的哭号是因为一台小小的鼓风机;电梯里打着绿光,无法使用的电梯间挂着吐着舌头的女人影像,只要人经过就会扑簌而下的灰尘,还有MP3里循环播放的啃骨头的脆响……

  就这么多因素加在一起,吓死了人。

  老楼曝光后,众多媒体蜂拥而至,深挖之下才发现两年前陈林居然已经用自己所有积蓄把老楼给买了下来。

  这下网上炸开了锅,一时间关于老楼的传说纷纷而起。有说老楼其实藏了宝的,有说老楼下埋了尸,加之多年来老楼闹鬼的传闻一直不绝于耳,添油加醋一番后,每个故事都变得有鼻子有眼睛,由不得人不信。

  而这期间,陈林一直缄默不语。不论我怎么询问,他始终绕着弯子,不肯正面回答我为什么要专门买下老楼。陈林在犯罪细节上交代的无比清晰。那几个受害者是当地的房产大户,想要买楼开发。陈林设定的天价没能吓退那几个人,于是他设定了奇怪的规矩,只有在他指定的时间,在楼顶取到信封,才能得到买楼的资格。也不知道那几个人是怎么了,执意想要这栋房子,这才掉进了陈林的陷阱,出了事。我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非要买一栋老楼,更不明白陈林干嘛要大费周章作出这出大戏。可每当我询问陈林的动机时,他总顾左右而言他,要不干脆缄默不语,实在逼得不行了,一句好玩便再无下文。

  既然陈林不肯说出个中缘由,我也只能自己去调查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