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女上司的男司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章 尴尬同行

第1章 尴尬同行

龙祥 2021-01-08 11:55:27
免费提供更多女上司的男司机第1章 尬尴同行的全文深度阅读,人生唯一的痛苦……莫过于看的见吃不着。去上班后的第三天,李文龙单位编制了这么一条微博,这晚上,他...上班后的第一天,李文龙编制了这么一条微博,这一天,他遭遇了人生中的两件大事,这一天,他进了全市最出名的豪嘉集团,这一天,他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人,这一天,让一贯行事稳重的他有些不知所措。。...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看得见吃不着。

  上班后的第一天,李文龙编制了这么一条微博,这一天,他遭遇了人生中的两件大事,这一天,他进了全市最出名的豪嘉集团,这一天,他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人,这一天,让一贯行事稳重的他有些不知所措。

  “文龙,听你叔叔说你在部队上是给首长开车的?”上班报到的第一天,李文龙被办公室主任沈建叫进办公室。

  “开过一阵子。”李文龙想来谦虚,这也是他跟随师首长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凡事还是低调一点的好,免得到时候夸下了海口却做不成事,最后丢人的还是自己,虽然他对自己的驾驶技术相当自信,但也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不过,在心里却早已经乐开了花,虽然这是一个伺候人的活,而且确实不怎么好做,但是潜在的好处还是不少的,而且绝对是一个抢手活,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了脑袋都想跟一跟领导,爽,真是爽,我老李上辈子积了什么福,这上天怎么就如此的眷顾自己呢?

  “林总的司机年龄大了,有很多事情不方便,你先开一下,合适的话就留下。”对于李文龙的表现,沈建还是比较满意的,当然,他的满意不单单是因为李文龙表现的很稳重,更是因为在前一天的晚上李文龙去他家所携带的那些东西,如果不是看在东西的份上,再加上当年跟李文龙的叔叔交情还不错,沈建怎么可能会把这种活交给一个刚刚来报到的新人。

  “是”李文龙中规中矩的点头,但是,他并不像某些人那样点头哈腰,而是依然把腰板挺得笔直,这已经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了。

  “好,不错,一会儿就这样精神点,争取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沈建起身拍了拍李文龙的肩膀“走,我们去林总那里。”

  进到林雪梅的办公室,两组词汇闪进李文龙的脑海里——红颜祸水、祸国殃民。

  以至于对方抬起头的时候他竟然忘记了叫林总,眼睛直视紧紧地盯着那精致的五官还有那一张俊美绝伦没有丁点瑕疵的脸颊,秀发盘于脑后,工装衬托着完美身材,李文龙不是没有遇到过漂亮的女人,但是,他从未遇到过如此一个有韵味的漂亮女人。

  “林总,这就是我跟您说过的那个小李,李文龙。”沈建拉一把有些失神的李文龙,心里忍不住暗骂一句。

  “林总”李文龙赶紧回过神来,初次见面就给对方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这让他对刚刚自己的表现有些不满意。

  “李文龙,退伍兵?”林总一双美目扫过李文龙。

  “是,当了几年兵。”李文龙响亮的说到,不由自主的做出一个立正的动作。

  “嗯,知道了,准备一下吧,一会我们去市里。”说完这话,林雪梅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中的文件上。

  沈建知道,这是领导给自己下了逐客令。

  “这是车钥匙,赶紧去检查一下车子。”叫上李文龙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沈建在抽屉里拿出车子的钥匙“这是领导对你的考验,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能再出现刚刚那样的事情了。”

  对于刚刚的事情,沈建仍然心有余悸,对于林雪梅,他是怀揣着十万颗敬畏之心,因为他在偶然间获悉了林雪梅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正是因为那个秘密,才让沈建在面对林雪梅的时候始终是胆战心惊的,甚至说面对这个二把手比面对一把手还要用心。

  “嗯,我会注意的。”李文龙不敢怠慢,这可是一次全方位的考核,绝对不能出半点的岔子。

  “不管什么时候,安全是第一位的,有什么事情及时跟我联系。”沈建不放心的嘱托道。

  “是,知道。”李文龙捏了捏手中的车钥匙,这玩意儿就等于是自己的饭碗啊!

  下楼找到二号车,李文龙做了一次详细的检查,检查结果让他对前任司机肃然起敬。

  行驶证,手盒的最显眼处,油,慢慢的,机油防冻液也都在最佳位置,制动、灯光、喇叭等等常识性的东西一切正常,再看看卫生,绝对可以用干净清爽来形容。

  找出保温壶跑到水房打一壶开水,然后又翻找出茶叶盒,发现里面是一些红枣枸杞,李文龙心里暗暗的记下了。

  所有的一切准备好,李文龙开车来到门口的位置候着,时间不长,林雪梅拿着自己的手包下来,李文龙赶紧把车子靠了上去,看看位置,心中忍不住一阵得意,这车子停的,领导伸手就是门把手的位置,两个字,绝了。

  本来,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但是,李文龙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停车却是犯了大忌。

  李文龙不知道,他的这个动作放在当年确实是正确的,因为当年他服侍的师首长喜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而且那几乎是部队军事领导的一贯做法,因为那里视野开阔,适合指挥调度,但是,地方上的领导却是截然不同,他们更喜欢坐后面,尤其是副驾驶后面那个位置,据说,这个位置是最安全的。

  侧身打开后门,林雪梅弯腰上车。

  “走吧!”砰的一下带上门之后,林雪梅淡淡的说到,对于李文龙的自作聪明她心里跟明镜似的。

  出师不利,李文龙的手心里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以至于在挂档的时候竟然有些手软,尤其还是第一次驾驭帕萨特这种车型,这对开惯了SUV的他来说实在是别扭至极,总想着把座位再抬高一些。

  屋漏偏逢连阴雨,本来就出师不利,车子上了高速不久又下起了蒙蒙细雨,打开雨刷器,机械的清扫着前车窗上的雨水,李文龙努力适应着车辆。

  终究还是过得硬的连队出来的过得硬的兵,十几公里之后,李文龙已经可以游刃有余掌控方向盘,用他自己的话来讲,这会儿的他已经达到人车合一的境界了,开车,在他眼里已经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了,毕竟是跑过戈壁滩的。适应,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处于对自己驾驶技术的绝对信赖,李文龙不时地通过后视镜偷瞧坐在后座上的林副总,她正轻皱眉头抱臂思索着什么。

  林雪梅一直都是这样,不管谁开车,她从来不会坐到副驾驶座位上。她高傲的让人难以接近。她的美丽和她的事业,注定了她的高度。注定了,一个小小的司机,不可能和她有并肩而坐的机会。

  她皱眉的样子,很好看。李文龙一直以为,女人笑起来最好看,直到今天见到林副总,才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审美错误。

  后视镜中,林雪梅突然捂住了肚子‘哎呦’了一声。

  很细微的一声,却牵动了李文龙所有的神经。他关切地问了一句:“怎么了林总,不舒服?”

  林雪梅直了直身子,挪动了一下屁股,右手仍然捂在腹部,左手轻盈一挥:“开好你的车,我没事!”

  李文龙没再多问,因为他怀疑她也许是来了“那个”。

  车子继续前行,但林雪梅脸上的痛苦指数,却一再提高。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如果不是特别的痛苦,她是不会表现出来的!李文龙甚至发现,她的脸上竟然疼出了冷汗!在李文龙的潜意识当中,女人即使来了“那个”,也不至于疼到这种程度吧?因此他否定了刚才的荒唐猜测,意识到她很可能是生病了,而且病的不轻!

  领导身体出现了问题,李文龙自是不敢再炫耀自己的车技,集中思想,双手紧握方向盘,右脚用力踩了一下油门,仪表盘上的指针嗖的一下就到了160的位置上。

  对于一辆的大众帕萨特来说,跑个二百那都是轻松加愉快的,但是,李文龙没有这么做,安全,在什么情况下那都是第一位的,这是李文龙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车子飞一样的前行,林雪梅脸上的痛苦指数也在不断的升高,这,着实牵动着李文龙的神经线,咬了咬牙,李文龙的右脚又用了一点力:豁出去了,今天拼了!

  “找个地方停车。”林雪梅眉头紧皱着说到。

  “林总,这可是高速公路,不是说停就停的。”李文龙结结巴巴的说道“要不您再坚持一会,我看看前面有没有服务区什么的。”

  说什么来什么,不远处的一块指示牌映入李文龙的眼帘,看了看上面的内容,李文龙的心又陷入了冰窟。

  最近的服务区还有四十公里,四十公里,黄花菜都凉了,还好,下面还写有一个出口,距离这个地方十四公里。

  这个地方虽然李文龙从未来过,但是,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要能下去就行。

  车子又飞驰了五六分钟,李文龙将车子速度减下来,一拐方向盘,下了高速,开进旁边一条道上,开着开着,张浩发现这竟然是荒郊野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连个人毛都看不到。

  “这会能停车了吗?”后面的林雪梅虚弱的问道,料想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待到李文龙踩下刹车,林雪梅不顾一切的打开车门,朝荒郊野外狂奔而去。

  林雪梅并没有跑多远,可能是真的来不及了。她在距车子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找到了一座小土丘,立刻藏在了土丘的后面。

  荒郊野外的,想象着刚刚林雪梅的窘态,李文龙忍住笑意,掏出香烟,点燃了边抽边等。

  李文龙心想:上天咋就这么眷顾自己,刚刚接触的第一天就给自己创造了这么一个特殊的偶发事件,经过此事后,这林总该如何面对自己?在自己的下属面前如此失态,想来应该是第一次吧!

  如果她不在乎也就罢了,如果她属于那种小肚鸡肠的人,那自己以后的日子……想到这,李文龙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唉,头痛啊!

  看来自己得从今往后加倍小心了,那种日子不好受啊!最好明天就提出不要给她开车了省得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过着非人的生活。

  李文龙转念又想:“为什么我要主动辞去这工作,这种事又不是我故意安排的,是她自己身体不舒服造成的好不好?再说了,万一人家宰相肚里能行船呢!”

  但李文龙马上有否决了这个想法,心想:没有女人喜欢自己在男人面前受窘,尤其这女人长得这么漂亮,还是领导,她肯定会把这事深深的记在心底的,说不定就会在以后的工作中给自己小鞋穿,如果真是那样,别说是想凭借着司机这职业搞点外快了,能不能继续在司机班呆下去都是一回事,说不定,她还会千方百计地来想办法让自己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如果真是那样……李文龙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林雪梅放到后座上的手机忽然唱起歌来,是有电话来了,本来李文龙还不想管,任由它自己停下来好了,但手机却百屈不挠的响一个没完没了,李文龙只好改变想法,伸手拿过林雪梅的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名字:萧总。

  上班前李文龙曾经做过功课,对分部还有总部的领导做了一定的了解,当然,他的了解也只能是表面上的,无非就是名字跟职务而已,至于其他的,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小司机能够掌握的。

  萧总?难不成真的是集团里面的那个常务副总?这也太离谱了点吧?一个手握重权的常务副总竟然会直接跟一个县里的副总打电话,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现实不允许李文龙胡思乱想的太多,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肖总应该就是集团总部的常务副总萧远山,领导的电话自是不能耽搁,李文龙摁下车窗冲土丘那边高声喊道:“林总,电话,萧总的。”

  等了一会,土丘那边却没有反应。

  李文龙再次喊道:“是萧总打来的。”

  这次,土丘那边终于有了反应,林雪梅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不接!”

  “可它一直在响,都好长时间了。”李文龙扯着嗓子喊道。

  “不要管它,还有,你不要跟我讲话,我现在……我……”林雪梅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李文龙忍不住笑起来,这林总看上去冷冰冰的,也免不了有小女人的心态啊,也是怕别人看到她的囧事啊!有了林总的这吩咐,李文龙就不再理会那意志坚定的手机,任由它在那里呼天喊地的。

  闲来无事,李文龙拿出手机找到电子书看起来,正看的爽呢,土丘那边传来林雪梅的喊声:“小李!”

  “啊”李文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林总,您叫我?”

  林雪梅的声音低了八度:“我包里有面巾纸,你……你帮我拿一下。”

  李文龙这才想起,刚刚林雪梅只顾着急冲冲的跑出去了,貌似什么也没有带上,这荒郊野外的,又下着小雨……李文龙急急火火的拉开林雪梅的包,首先映入眼帘的东西吓了他一跳:上帝,林总的包包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东,难道她时刻准备着?

  “轰”热血涌上李文龙的脑袋,别看表面上冷若冰霜,说不定骨子里比谁都火热呢,再联想到刚刚那个电话,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李文龙的脑海中成立,说不定林总这次去市里就是为了跟那个什么萧总约会呢!

  没来由的一阵嫉妒,李文龙胡乱的扒拉了一阵子,总算找到了一包面巾纸,这个时候,土丘那边又传来林雪梅不耐烦的声音:“小李,找到没有?”

  此刻的林雪梅,完全忘记了自己包包里的那个东西会被李文龙看到了,一心只想着赶紧擦干净那啥回到车上,这雨虽然下的不大,可是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了也不是什么好滋味,更何况,自己还光着那啥呢!

  李文龙拿上面巾纸下车向土丘走去,走出车子才发现,外面竟然刮起了大风,而且雨点也比刚才密集了,吹打在身上还真有点凉。

  用力裹了裹外套,李文龙顶着风向土丘方向走,忽然,一个很龌龊的想法涌入李文龙的脑海:这会风这么大,又下着雨,这林雪梅蹲在那里半天了,可怜那身体会不会给冻坏了?

  想到这里,李文龙忍不住哈哈大笑,暗道:自己本来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怎么现在变得这么龌龊了?为什么会有如此卑鄙无耻的坏念头冒出来,止又止不住呢?难道就因为面前的是一位大美女?

  刚走了几步,不知道是不是林雪梅听到了李文龙的声音,土丘后面传来一声大喝:“站住,别过来,站在那里不许动。”

  李文龙停下脚步,忍住笑:“林总,您不让我过去,这纸怎么给你?”

  林雪梅此时哪里还有老总的架子,完全就是一个撒娇的小女孩:“我不管,反正你不能过来。”

  李文龙急了,暗骂道:都当了表子了还想立牌坊,包里时时刻刻准备着那什么杜蕾斯,这不明摆着喜欢被人那啥吗?我看看又能怎么了?又不是故意看你的,还不是为了给你送纸?

  李文龙大体估量了一下,自己距离土丘后面大概还得有十几米的样子,这轻飘飘的小半包面巾纸怎么可能能扔的过去?于是,李文龙又往前走了几步,差不多就要到土丘面前了。

  林雪梅听到他的脚步声,吓得惊叫道:“变态、臭流氓!我说了不要过来,你敢不听我的?你信不信我会收拾你……我……”

  李文龙停下脚步,满嘴的不愉快:“拜托,林总,我可不是变态,你那边臭烘烘的,你以为我愿意过去?要不是为了给你送纸,我连车都不会下,你可看好了,我给你扔过去了。”说着话,李文龙手一抛,用力将面巾纸扔向土丘后面。

  虽然距离很近,但是这会的风刮的实在太大,林雪梅眼睁睁的看着那半包面巾纸在自己的眼前飞过,想要伸手抓住却没能如愿。

  “李文龙,你是不是故意看我出丑?”林雪梅的声音抬高了八度“这车你还想不想开了?”

  李文龙真是无语了,心道:这跟我开不开车又有什么关系,想是这样想,李文龙却还是不敢太顶撞林雪梅的:“林总,这风实在是太大了,我怎么可能会扔的那么准,要不您自己去捡吧,我得回车里了,冻死了。”

  “李文龙”林雪梅歇斯底里的喊道,李文龙甚至听到了她咬牙切齿的声音“我这个样子,怎么去捡?看到我出丑你很高兴是不是?”

  李文龙不敢再接话,快步向面巾纸消失的地方跑去,还好下着雨,面巾纸并没有跑太远,捡起面巾纸,李文龙不再理会林雪梅,径直向她的面前走去。

  林雪梅见李文龙大摇大摆的冲自己走来,一下子僵持在那里,等到李文龙快要走到面前的时候才忽然用手捂住了脸,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顺着手指夹缝流下来。

  李文龙视这些于不顾,爱咋着咋着吧,如果这次不能交到她手里,难免还要在外面再淋上一阵子,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给”李文龙把纸塞进林雪梅捂脸的手里,尽量让自己的眼睛不乱看。

  “你看够了没有?”见李文龙迟迟不肯离去,林雪梅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一声,也顾不上面子了,颤抖着双手开始撕扯那面巾纸的外包装。

  李文龙这才看到,林雪梅的眼睛竟然红了。

  乖乖,领导气哭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叫声不好,李文龙扭头向车边跑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尴尬同行 第2章 得罪透了 第3章 聪明的领导 第4章 真相是什么 第5章 彻底惹恼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