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在线阅读 > 正文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6章 正面交锋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6章 正面交锋

阅读王 2021-01-09 18:01:35
郑绣绣牧云谦小说名字叫作《缘来是你:老婆,请欠债!》,提供更多缘来是你:老婆,请欠债!郑绣绣牧云谦,缘来是你:老婆,请欠债!郑绣绣牧云谦小说。缘来是你老婆请欠债小说郑绣绣牧云谦摘选:郑绣绣一身深紫色的泥金掐牙牡丹旗袍。…...

郑绣绣牧云谦小说名字叫做《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这里提供郑绣绣牧云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小说精选:楚溪苑站定在原地,久久没有回应。牧云谦一点也不着急,手指轻轻的在座椅的扶手上敲着,微冷的光线投照在他的身上,他眯着眼睛,如同一只优雅的狐狸,精明却不失风度。“想好了吗?”如同蓝山咖啡般醇厚,苦涩却仍旧撩人心弦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将沉浸在思绪中的楚溪苑拉回了现实。“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这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楚溪苑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毫不犹豫的指出了这话语中最大的漏洞。这件事情对于牧云谦这样的人来说,丝毫没有…

楚溪苑站定在原地,久久没有回应。

牧云谦一点也不着急,手指轻轻的在座椅的扶手上敲着,微冷的光线投照在他的身上,他眯着眼睛,如同一只优雅的狐狸,精明却不失风度。

“想好了吗?”

如同蓝山咖啡般醇厚,苦涩却仍旧撩人心弦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将沉浸在思绪中的楚溪苑拉回了现实。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这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楚溪苑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毫不犹豫的指出了这话语中最大的漏洞。

这件事情对于牧云谦这样的人来说,丝毫没有帮助。

再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商人,而且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吗?

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种情况,所以牧云谦并没有表现出如同楚溪苑心中所想的那种惊慌失措的表情,反而更加的平淡更加的悠然自得,但仍旧没有正面回答,只道:“怎么了,这才过了一夜就学会心疼我了,不错,值得表扬。”

这句话中的含义楚溪苑自然十分的清楚。

屋子里还弥漫着暧昧的气息,宣告着昨夜的疯狂,一抹羞红爬上了她凝脂般的脸颊,冷傲的表情终于有了一起裂痕。

见她如此模样,牧云谦从昨晚一直到刚才烦躁的心思终于平静了下来,这才是一个女人应有的样子。

他好心情的看着楚溪苑,静静地等着接下来的话。

果不其然,楚溪苑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心情,眼神清冷而孤傲,只是脸上残留着的两抹晕红没有消散。

心思微转,她刚想开口,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楚溪苑抿了抿唇,转过身,接通了手中的电话。

“呜呜呜,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一阵抽泣的声音从电话里穿出,楚熙媛立时皱了皱眉。

“又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楚溪苑说话的语气与形式都十分的公式化,电话那边哭泣的女音稍微的停顿了一下,语气有一些尴尬:“你怎么可以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你知道的,我……。”

听到这些话,楚溪苑的脸上飞快的闪过了一丝连牧云谦都着摸不透的神色,却又转瞬而逝,快的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楚溪苑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那头那个女人不停的在哭。

半晌,楚母没有听到楚溪苑出声,觉得没什么意思,便停止了哭泣。

“楚溪苑,如果你还当我是你妈,你现在就去和郑少复合!”楚母恶狠狠地出声威胁道似乎是怕不够强硬,接着说道,“你要是不答应,我……我死了算了,现在就爬到楼顶,跳下去,一了百了!”

楚溪苑的眉头越锁越深,她很清楚,母亲看中的不是郑南柯这个人,而是他的钱,在父亲还没有去世的时候,她就过着奢侈的生活,这就像是一种毒,戒不掉。

可是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才让她更加烦躁。

就好像,在这个女人眼里心里,只有钱占了很大的重量,而她这个女儿根本不算什么。

想了想,楚溪苑随手点开了视频通话,将手机放到了牧云谦的面前,帅气的脸庞立刻出现在了屏幕上。

“妈,牧氏你听过吧?牧云谦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你还想要我和郑南柯复合吗?”

电话那边楚母睁大了眼睛,虽然从电话里面看出她是一个十分消瘦的女人,但还是可以看得出在她年轻的时候是怎样的一个美人。

沉默了好久,电话的那一头终于传来了楚溪苑母亲的声音微弱又带着一丝的不确定:“那好,你就好好和牧总在一起。”

声音渐渐变的愉悦。

就算再不看电视和新闻,楚母也知道牧氏是C市最大的公司。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个定心丸,这或许就意味着,她奢侈的生活可以继续下去了。

没有回答,楚溪苑直接就将电话给挂掉了。

她转过头,看着牧云谦慵懒的靠在椅子里面,目光充满了探究。

“既然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那你现在是不是该履行一下职责?”

显然牧云谦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楚溪苑,音调一转,故意暧昧不明地说道。

话音落下,意有所指的拍了拍身旁的大床。

楚溪苑一噎,移开视线,“你知道我是敷衍,这么较真就没意思了。”

看着她明显带着抗拒的眼神,牧云谦心中忍不住恼怒了起来,自己究竟是那点比不上那个郑南柯,她居然这么的抗拒和自己扯上关系。

他冷冷哼了一声,这让楚溪苑有些后怕。

牧云谦修长笔直的双腿优雅的从她的身边跨过,随后在身后的一个地方停下。

楚溪苑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僵硬的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一条水蓝色的晚礼服铺天盖地的罩在了她的头上,楚溪苑被牧云谦的这一举动打了个措手不及,狼狈的将礼服扯下。

不等面前的女人发作,牧云谦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把你自己好好收拾收拾,别总是弄得自己脏兮兮的,像是一条没人要的小狗,让我带不出去。”

悠然的声音中明显带着冰碴,表示了声音的主人此刻十分的不乐意。

彼时,随着关门声响起,房间里面只剩下楚溪苑一个人了。

俗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想到自己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要牧云谦帮忙,楚溪苑一口银牙咬碎,狠狠地将礼服套在了身上。

穿好之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楚溪苑不得不承认,牧云谦的眼光还真是不错,水蓝色的丝绸被裁剪成行云流水般的曲线,最后在礼服的裙摆处收出了一个鱼尾的形状,恰到好处的收腰,体现出了姣好的身材。

舍弃了华贵的礼服惯用的碎钻,改用上等的珍珠错落有致的分布在腰线处和鱼尾处,简单大气的深V领子,整条裙子显得高雅不俗。

领口出点点的光芒是蕾丝包裹着碎水晶的缘故,不会让人轻易的忽略掉,但是却不想钻石那般耀眼夺目,而是散发着温润内敛的光芒。

“还不错,看来我没挑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牧云谦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换上了礼服的楚溪苑,眼中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

看着镜子里现在自己后面丰神俊朗的牧云谦,楚溪苑心中莫名的有了一丝悸动,伸手去挤旁边的发胶来掩饰自己心中的异样,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一切打扮好之后,牧云谦伸出臂弯,“走吧。”

楚溪苑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也算是盛装打扮,便疑惑问道:“去哪?”

牧云谦挑了挑眉,“到了你就知道。”

楚溪苑深吸一口气,只好伸手挽住,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到了郑家别墅大门口,楚溪苑才知道牧云谦是带她来参加的是郑家举办的一场宴会,当即就想要逃跑,但是这个念头很快被强行压了下去。

牧云谦挑了挑眉,嗤笑道:“我还以为你会临阵脱逃。”

“这可不是我的风格。”楚溪苑瞥了他一眼,神情坦然,昂首挺胸,大步向前走。

牧云谦看着她的侧脸,心里猛地加速跳了一下,嘴角扬起一抹轻易察觉不到的弧度。

到了里面,牧云谦因为有点事,便让楚溪苑到处逛逛,一会儿很快就来找她。

楚溪苑正思考能去哪里的时候,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

“哟,我当时谁呢,这不是郑少的前女友吗?”郑绣绣一身深紫色的泥金掐牙牡丹旗袍。带着一条菠菜绿的翡翠项链,轻摇着一杯红酒走了过来。

楚溪苑冷冷的看着这个没有一点点伦理纲常的二婶,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不屑与冰冷。

再怎么说,郑绣绣也是身为她的长辈,但是做出的事却一点儿都没有长辈的样子。

郑绣绣紧紧的握着自己手中的红酒杯,恨恨的看着楚熙媛年轻**的脸庞:“这是郑家举办的宴会,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能来的。你是谁?赶紧给我出去。”

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怎么?这才几日不见,二婶就忘了我吗?”楚溪苑不怒反笑。

“哦,平常不见你打扮,一时间没有认出来而已。”郑绣绣冷冷哼了一声,嘲讽道,“不过,溪苑啊,你怎么来了?之前听说你和郑少解除了婚约,现在出现在这里,恐怕不太合适吧?该不会,你还想着和郑少复合吧?”

“二婶,好马不吃回头草,更何况是被弄脏的草呢?您老人家就放心好了,我可做不出这种不道德的事。”楚溪苑勾唇笑了起来,双眸中却满是冷意。

虽然明面上没有说出什么,但是句句都在讽刺。

郑绣绣自然也听出来了,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愤怒地挥了挥手臂:“保安呢,把这个穷酸女人给我赶出去!”

“你是在说谁穷酸?”犀利的声音从郑绣绣的身后传来,她惊诧的睁大了眼睛。

牧云谦走到楚溪苑身旁,阴沉着脸色。

郑绣绣回过神来,连忙点头哈腰道:“牧总,你来了?大驾光临啊!”

牧云谦皱了皱眉,一把将楚溪苑拉到了自己的怀里,明知故问道:“你刚刚是说这个女人穷酸?”

郑绣绣震惊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扯上关系的?

“她是我带来的,你的意思,是在质疑我?”牧云谦却不疑有他,直接开口,目光锐利。

郑绣绣吓得后退了一步,说的话也结结巴巴的,“不……不是这样的,牧……牧总,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楚溪苑是我的侄女,我怎么可能说她什么呢?是吧?!”

最后两个字,说的时候是看向楚溪苑的。

“是啊,二婶,您还知道您是我二婶呀。”楚溪苑冷笑一声,“前几天我好像在车库看见您了呢,顺手拍了照片,您要看看吗?”

说着,就想要掏出手机。

眼见附近已经有不少人的视线因为牧云谦而聚集过来,郑绣绣慌忙摆手阻止她,“不用不用了,前几天我去旅游了,不在C市,你应该是认错人了。”

明显的睁眼说瞎话。

“哦,这样啊。”楚溪苑乖乖将手机收了起来,微笑道,“所以呀,二婶,话不可以乱说的,指不定谁对谁错,是吧。”

隐隐有几分威胁的意味。

看了一眼旁边的牧云谦,想到那些照片,郑绣绣将心思沉淀下去,连声应了好几个是,然后灰溜溜地走了。

牧云谦看着这一幕,心中对楚溪苑有几分赞赏。

当真是不卑不亢。

有点意思。

这个女人让她越来越感兴趣了。

见郑绣绣吃瘪,这么多天以来,楚溪苑的心情第一次如此开心。

“畅快了?”

牧云谦故意凑过去,男性温热的气息喷在了楚溪苑的耳边,暧昧的感觉让她有些不太舒服想要躲开,但是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忍住了动作。

“我派人调查过,你父亲生前和郑家交好,到现在郑家楼上书房的抽屉里还放着你父亲的东西呢,你可以上去找找看,会有惊喜的。”

楚溪苑瞳孔一缩,脸上神情微变,一时间心中思绪万千。

牧云谦松开她,“我允许你去上个厕所,不过抓紧时间。”

楚溪苑一愣,继而很轻易地就听清了话里面的深意,点点头,转身离开。

躲过了保安的巡视,楚溪苑毫不费力的找到了二楼郑家的书房,对于郑家的事情,她所知并不多。

确定四周没人后,她伸手拧了拧书房的把手,发现并没有上锁,心中暗喜,小心翼翼的将门打开了一条缝,侧身挤了进去,然后重新关上门,没有引起一丝一毫的动静。

借着窗外照进来的微光,楚溪苑打开抽屉,翻了翻,最底下藏着一份父亲生前的病例,还有一份财产转让协议。

父亲果然在临死前签署过这份文件!

她摸了摸,协议皱巴巴的,像是被浸过水。

一道精光从脑海中闪过,是眼泪吗?父亲是含泪签下的名字?

想到这种可能会楚溪苑满心纠结。

不过,为什么这些东西会在郑家?

来不及思考更多,敏锐的她就听到了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她连忙将东西放了回去,关上抽屉,站起身的瞬间,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一抹光亮洒了进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来人皱着眉,震惊中又带着愤怒。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6章 正面交锋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4章 我是来拿报酬的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8章 第八章 帮你东山再起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10章 第十章 培养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2章 以身相许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9章 第九章 自取其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