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在线阅读 > 正文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4章 我是来拿报酬的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4章 我是来拿报酬的

阅读王 2021-01-09
郑南牧云谦小说名字叫作《缘来是你:老婆,请欠债!》,提供更多郑南牧云谦是哪部小说,郑南牧云谦是什么小说。缘来是你老婆请欠债小说郑南牧云谦摘选:郑南轩吧?切记这么颓唐了,天涯何处无芳草,说没准今天晚上就有丽江艳遇了!姐们今个儿…...

郑南牧云谦小说名字叫做《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这里提供郑南牧云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小说精选:“楚小姐,麻烦跟我们走。”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男人一脸的面无表情。楚溪苑心中还抱着侥幸,故意含糊道:“你们是谁?我好像不认识。”黑衣人依旧面无表情,指了指车上,客气答道:“我们是牧总派来的。”楚溪苑抿了抿唇,也知道在这些彪形大汉的眼皮子底下逃走的概率可以约等于零,索性便放弃了挣扎,老老实实上了车。很快,车子就在一栋豪华的欧式别墅门口停了下来。楚溪苑来不及打量四周,就被送进了卧室。穿着睡袍的牧云谦坐在沙发上,听见动静,抬了…

“楚小姐,麻烦跟我们走。”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男人一脸的面无表情。

楚溪苑心中还抱着侥幸,故意含糊道:“你们是谁?我好像不认识。”

黑衣人依旧面无表情,指了指车上,客气答道:“我们是牧总派来的。”

楚溪苑抿了抿唇,也知道在这些彪形大汉的眼皮子底下逃走的概率可以约等于零,索性便放弃了挣扎,老老实实上了车。

很快,车子就在一栋豪华的欧式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楚溪苑来不及打量四周,就被送进了卧室。

穿着睡袍的牧云谦坐在沙发上,听见动静,抬了抬眼皮,淡淡说道,“你来了。”

楚溪苑只好讪讪应了一句“嗯”。

“先去洗个澡吧。”牧云谦指了指旁边的浴室。

楚溪苑如获大赦,脚底抹油了一般快步走了进去。

背靠着墙,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总觉得气氛很尴尬。

甩了甩头,还是打开蓬头。

听着里面传来的流水声,牧云谦眸色一深,缓缓站起身来。

早在五年前那个夜晚过后,他就派人调查过这个女人,当时竟什么都没有查到,后来因为种种事情,这件事被耽误了下来,若不是她再一次突然闯进他的视线中,那种久违的**真的会无限期的被他掩埋在心底。

而她,总能轻而易举地撩拨起他。

门那边突然传来声声动静,楚溪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牧云谦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啊!”

她尖叫一声,连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身体。

牧云谦神色淡淡,顺手关上了门,再抬起眼的时候,眸中染上了一抹精光。

他解开浴袍的腰带,然后一步步走近。

楚溪苑脸色煞白,嘴唇哆哆嗦嗦的,“你……你想干什……啊!”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牧云谦一把拽进了怀中。

牧云谦低头看她,双眸微眯,“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我只是让你来洗个澡的?”

楚溪苑一顿,说不出话来。

牧云谦勾唇笑了笑,“我是来拿报酬的。”

一边说着,大手一边游移在女人光裸的身上。

楚溪苑本想挣扎,听到这话,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只紧紧咬着牙关,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这是她答应他的,没有理由拒绝。

牧云谦反手将楚溪苑推到了墙边,灼热的吻落在她的背上。

楚溪苑不得已面对着墙壁,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等到差不多了,牧云谦找准位置,腰身用力一挺。

“嗯……”

楚溪苑皱着眉,微微昂着脑袋,一股陌生又熟悉的酥麻感正在全身蔓延。

即便已经五年没有做过,此时此刻,那个夜晚的感觉又重新浮现了出来。

长夜漫漫,春光无限。

第二天,楚溪苑醒过来的时候,一如五年前,身旁已经没有人了。

她咬了咬牙,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但因为太久没有做过,下身仍旧有些酸痛。

强撑着身子爬起来,稍微收拾一下,楚溪苑便打开房门,准备离开。

昨天晚上的事情对她来说只是一场交易,她不希望因此影响到自己的生活,也不想和那个男人再有什么瓜葛。

“楚小姐,您不能离开。”

门外,穿着黑色西装,脸色严肃的保镖伸手将楚溪苑拦了下来。

楚溪苑停住脚步,皱着眉头,“为什么?”

“牧总有吩咐,不允许您走。”

听到这话,楚溪苑顿时有些气愤,“我有自己的人身自由,牧云谦凭什么管我?我和他不过……”

话到嘴边,楚溪苑略略红了脸,察觉到这话说出口不太好,便转了话苗,“我和他不过是交易关系,他没有权利限制我的自由。”

保镖面色为难,“可是,牧总他说……”

“没有什么可是!”楚溪苑怒目圆睁,态度强硬地将横在面前的手拍开,迈动脚步,“有什么别的事情,让你们牧总再来找我。你们是他的手下,我可不是,没有必要听从他的命令。”

保镖几人站定在原地,面面相觑,看着楚溪苑的背影渐行渐远,犹豫了一会儿,其中一人拿出了手机汇报。

昨天折腾了一晚上,楚溪苑都没有怎么睡好,回到家,她直接躺上了床,没过不久就进入了梦乡。

“叮呤叮呤——”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楚溪苑迷迷糊糊地拿起来,接听,双眸还是闭着的,“喂,哪位?”

“大小姐,你该不会还在睡吧?”柳青青一副无奈的口气,“现在都几点啦!快点起来准备一下,晚上我们去嗨!”

楚溪苑这才渐渐清醒起来,打了个哈哈,“可是我好困。”

“不管不管。”柳青青的声音突然一顿,惊讶道,“你该不会还在想着郑南轩吧?不要这么颓废了,天涯何处无芳草,说不定今晚就有艳遇了!姐们今个儿就是要嗨嗨嗨!”

楚溪苑本就对柳青青有不少愧疚,当下便也不再多拒绝。

到了晚上,两个人盛装打扮,化着精致的妆容,迈进了夜色酒吧的大门。

楚溪苑穿着一条黑色的蕾丝吊带短裙,将一双白皙笔直的双腿展露无疑,柳青青的长相属于比较可爱类型的,穿着一身大红色,两个人一进去,就引起了不少男人的注意力。

坐在吧台前,柳青青拿着调酒师递过来的酒,高高举起,眼神迷离,笑着说道:“庆祝姐们你恢复单身,脱离苦海!”

楚溪苑便也释然地笑了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郑南柯听到消息后也来了夜色,远远的就看到坐在吧台上的两个女人。

见周围一群男人不怀好意的眼神,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刚刚和他解除婚约,立马就出来勾搭别的男人了?这么饥渴?

“怎么,楚溪苑,这么快就来物色新的金主了?”郑南柯勾了勾唇,神情间满是嘲讽,明明心里气的不行,面上却又装作一点儿不在乎的样子地走过去。

楚溪苑听见声音,抬起头,朝来源处看去,顿时脸色白了白,紧接着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地收回了视线,掩饰般地抿了一口酒。

郑南柯在她旁边坐下来,随便要了一杯酒,讥笑一声,“也是,毕竟过去三年的时间都是我在养你,现在离开我,当然要找别的男人来包养你了。”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楚溪苑神色淡淡,没有看他。

一旁的柳青青也弄不太清楚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情况,便也不好随便开口,只默默坐着喝酒。

郑南柯伸手钳住面前女人的下巴,抬起来,不屑道:“楚溪苑,你可真不要脸。”

楚溪苑扭开脑袋,索性娇笑起来,没有丝毫躲避地看着男人的眼睛,“这位先生,我想我并不认识你。”

“装模作样。”郑南柯冷冷哼了一声。

“不过,先生,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刚刚你也碰了我,是不是该给点小费什么的?”楚溪苑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表现出亲密的样子。

楚溪苑面上挂着魅惑人心的笑,温热的气息吐在脸上,郑南柯一阵恍惚。

周围一群人起哄着,他回过神来,顿时有些下不来台,只好脸色铁黑地从钱包抽出一叠百元大钞,丢在了桌上。

楚溪苑耸了耸肩,将钱拿起来,随意地拨弄了几下,笑了笑,“谢谢。”

她压抑住心底复杂的情绪,重新坐了下来,却觉得如坐针毡。

“叮呤叮呤——”

就在这个时候,她放在包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妈妈。

楚溪苑神色顿了顿,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接听。

还没有等她开口说什么,那端便传来一阵破口大骂。

“楚溪苑,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和郑少解除婚约了?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人家不高兴的事情?”楚母愤怒地指责道。

楚溪苑一愣,唇边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想要应付过去,“妈,没什么。”

“还没什么?”楚母气急败坏地提高了音量,吼道,“自己看看今天几号了?郑少每个月固定给我打钱的时间都过去两天了!要不是我刚刚打电话问了,我还不知道这件事!楚溪苑,你怎么就就这么不争气?郑少多好的人,你说说,离开他,以后我们母女俩怎么生活?”

楚溪苑的脸色很不好看,压低了音量,“妈,你放心,我会养你的。”

好在酒吧环境很吵杂,坐在旁边的郑南轩也没有听清楚说的什么。

楚母在那边又哭又闹,“你拿什么养我?你连工作都没有!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不孝女?要是你爸还在的话,我们……”

“妈!”楚溪苑脸色彻底沉了下来,有些烦躁地打断道,“我说了,我会养你的。我这里有些钱,一会儿给你打过去。”

楚母愣了愣,听见打钱这两个字,总算是消停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挂断了电话。

郑南轩隐隐约约猜到了对话内容,看着楚溪苑,微微皱眉,神情有些古怪,欲言又止,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楚溪苑收起手机,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脑袋有些疼。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三年前,她以为郑南轩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于是在他三番两次提出不要工作他养自己和母亲的时候,便也答应了,谁也没想到如今会变成这样。

当了这么久的金丝雀,现如今她重拾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本领了。所以说,真正靠得住的恐怕只有自己。

甩了甩头,把思绪抛出脑中,楚溪苑把杯中的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

大厦的顶层豪华公寓中。

“就是这样的,牧总。”

听到秘书汇报的行踪和消息,牧云谦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当即便拿起了外套,起身准备出门。

秘书打了一个哆嗦,只觉得周身瞬间冷了下来。

牧云谦微微眯着双眼,眸中带着一股怒气。

楚溪苑,你可真是好样的!昨晚才刚离开我的床,今天就去酒吧寻欢?甚至继续和郑南柯那个男人纠缠不清?

很好!很好!

……

楚溪苑的心情本就不太好,一个劲儿地喝了很多杯,而郑南柯也有意无意地灌她酒,不多时,脸颊便通红了。

虽然喝了很多,但是她仍然一直很警惕,尽量维持清醒。

经历了那些事,现在的她,已经对郑南柯有所防范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6章 正面交锋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4章 我是来拿报酬的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8章 第八章 帮你东山再起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10章 第十章 培养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2章 以身相许 《缘来是你:老婆,请还债!》第9章 第九章 自取其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