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闲人崛起》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赵钱孙李,总有一个兆头好

第四章 赵钱孙李,总有一个兆头好

抡三板斧 2021-01-12 20:13:22
而至一辆路虎,后面跟随辆风驰电掣的911。乱打方向,货车这头撞向栏杆,像是蚍蜉撼树的铁皮栏杆,竟真的档住了货车的冲势。命悬一线的吉勇差不多是哭着解开我安全带,房门车门,跳出去货车,接着望着车掉下山崖。  胡舟醒过来时,旁边是摔的四分五裂的货车和两年前雨夜,胡舟如往常一样,陪着单位吉师傅连夜开车送货。坐在副驾驶,看着大雨没有停歇迹象,熬了两天夜的胡舟提醒道:“老吉,这雨估计一时半会儿停不了,我睡会儿,你开慢点。”。...

闲人崛起

推荐指数:10分

《闲人崛起》在线阅读

  再回首,恍然如梦。

  两年前雨夜,胡舟如往常一样,陪着单位吉师傅连夜开车送货。坐在副驾驶,看着大雨没有停歇迹象,熬了两天夜的胡舟提醒道:“老吉,这雨估计一时半会儿停不了,我睡会儿,你开慢点。”

  说完,胡舟替开车的吉勇点了根烟。

  吉勇贪婪的吸了一口,烟雾后面的脸比雨天的路还朦胧,笑道:“你放心睡,到地儿了我叫你。”

  二十年的驾龄,吉勇开车很稳,但仍是无法处理山路转弯,略宽的单行道,突然迎面而来一辆路虎,后面跟着辆风驰电掣的911。猛打方向,货车一头撞向栏杆,好像蚍蜉撼树的铁皮栏杆,竟真的挡住了货车的冲势。命悬一线的吉勇差不多是哭着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跳出货车,然后看着车掉下山崖。

  胡舟醒来时,旁边是摔的四分五裂的货车和散落一地的高档香烟,以及一望无垠的原始荒凉。

  *****

  钱豹去而复返,与去时不同,回来时候,陪在来人身边,姿态谦卑的叫人看了胃疼。

  岚兹文化受到中原影响,官制也大抵相同,只余细微处略有精简。

  待弄清几人身份,便理解只是一县小吏的钱豹为何战战兢兢。打头的俊秀公子哥姓朱,在岚兹,朱是国姓。差不多与他贴身而行的,亦是个瞅着透着股伶俐的少年,这两人身份,只有跟在他们身后的云边城牧徐成清楚。一人是尚书房总领太监的干儿子,林宝。另一人是岚兹国主的第九子,朱潜。

  与钱豹一般战战兢兢的,还有白牛县令吴靖远。云边治下一共三县,白牛与云边边界便是牛栏山。山上属白牛,山下则属云边,如此划分也一直是云边百姓茶余饭后的趣谈。

  胡舟好奇,此等阵容,若是灵山寺净空大师圆寂,自然说的过去。可只是牛栏山上的一座小寺,何以惊动了如此多的大人物?只是个中缘由,此行可算岚兹真正的权贵,必然没有人会费心,与他这样的一介升斗小民解释。

  与钱豹的胆颤不同,跟在城牧徐成身边的中年人,神情冷肃,面上棱角分明,亦着朱红衙门公服,腰悬岚兹官刀。

  朱潜好奇打量寺中一切,见状,徐成淡然吩咐道:“魏延,你且再查验一遍,莫有疏漏。”

  领了命的魏延,点上钱豹、陈平,便去检查尸体。

  徐成不介意与身边的皇子打好关系,就像朱潜听闻有一寺住持,竟然为试药往生,提议前去看个究竟。徐成不拦着,甚至还带上三司最得力的捕头,当然,现如今魏延已是一房主事。但也仅此而已。皇城下为官,分寸拿捏,徐成烂熟于胸。就如带上魏延,再做一次查验,虽有逾越之嫌但仍是为官父母的本分。若朱潜理解为有意亲近,也无伤大雅。

  小灵佛寺似乎除了幽静别无长处,大殿没有菩萨怒目,仅有一尊释迦牟尼像,支撑香火。

  “小林子,你说这法师以身试毒,是不是就是佛典所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撇了眼庄严佛像,林宝声音尖细,身份可见一斑,低头道:“佛祖在上,奴才不敢妄言。”

  朱潜不置可否,恍然道:“险些忘了,小林子你是张凤义子,显然是听他言传身教了诸多佛理典故?”

  张凤早年便是以痴迷佛经,入了皇帝法眼,这些年平步青云,一路升到了尚书房的总领内侍。

  林宝羞涩一笑,回道:“奴才愚笨,听不了几句便要瞌睡。”

  朱潜莞尔。

  徐成目不斜视,却将这段对话记在心底。暗自揣度,本月孝敬张公公的银钱要减去一成。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魏延便回到大殿,言简意赅道:“回殿下、大人,仵作陈平检查基本无误,钱豹推断属实。”

  “阿弥陀佛。”

  尸首被搬至大殿。

  大殿之上,皆是诵经超度之音。

  闭目。净手。然后朱潜抄录了一遍,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陀罗尼,对林宝道:“拿去烧了吧。”

  一边,徐成默默观之,一篇佛经抄录工整走心之余,略显匠气。

  一行人来的突兀,走的亦匆忙。除了一县父母吴县令稍作停留,留下几句发自肺腑的关怀,其他人在经文焚烧之后,便一齐离开。

  尘埃落定。

  胡舟一时云里雾里,片刻后觉得应该先解决眼下的燃眉之急,是以对身边的小沙弥道:“惠悟小师父,你可知道平曰里圆融大师带上山的香客,都去了哪?大师如何安顿的他们?”

  “胡施主,贫僧惠能。”点了一个戒巴的小沙弥,一脸认真道。

  “……”

  “胡施主该当知晓,本寺并无厢房,上山拜佛,结束自然是下山回家的。”

  “……不是普通香客,唔,就是形形色色,一看就不是本地人的那些。惠能师父可曾留意?”

  惠能想了想,还是认真道:“贫僧看胡施主亦不像白牛本土之人,可一样是拜完佛便下山的。”

  “……”

  “住持平素甚少下山,回来时也都孤身一人。没有施主说的香客。若是没事,贫僧要与师兄一起超度了。”惠能耐心道。

  人没有上山,那之前的百八十号人在哪?胡舟有些着恼这所谓的单线联系,一下子全无头绪。

  胡舟走进圆融禅房。尸首已搬去大殿,没人在意这处案发现场。檀香之重,房内全无一点药味、酒肉味道。寻遍了房中木柜,每一处可放东西的地方,胡舟甚至连味药材也没有找到。更别提能够找到只言片语,如果有,肯定也被挖地三尺的衙役拿了去。

  一无所获的胡舟,与大殿僧人打了照应,无奈下山。

  下山路略微艰难。

  李执看到进了门的胡舟状态有些担忧,总觉得他从骨子里,就没了往曰的精气神,是以小声道:“少爷,圆融师父还是想不出法子吗?”

  回了回神,胡舟苦笑道:“圆融圆寂了。”

  “什么?!”尽管压低了声音,李执因为惊讶,还是叫出了声,“那少爷的病……”

  “这些事以后再说,眼下这十几个人如何处理?”胡舟有些头疼道。当真有些请神容易送神难的苦处。

  李执犹豫道:“少爷,他们中的毒古怪的很,不服解药,功力根本无法恢复。不过曰常到与常人无异。”

  听他强调与常人无异,胡舟皱眉道:“就此放了他们,我们俩大抵光脚不怕穿鞋的,不用提心吊胆的担心报复,但总归是桩麻烦。可就算是普通人,你打算留下他们能有用?”

  一下子多十七人,自然不是多十七双筷子的小事。

  “暂且先养着,反正不缺这口吃的。小老儿端茶倒水、打扫庭院,总用的到人手。那些五大三粗的,有力气。”李执笑道。

  胡舟看着平素精打细算的老头,一脸古怪道:“你莫不是还存了振兴青林胡家的想法?”

  “早就没了。”李执敷衍道。

  “我卖老宅无非就是断了你的念想,有也没事,我顶多就是再把姓改了。赵钱孙李,总有一个兆头好……”胡舟无所谓道。

  李执:“……”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关于零零七的故事 第二章 老子信了那庸医的邪 第三章 三万六千烧鸡 第四章 赵钱孙李,总有一个兆头好 第五章 一封信 第六章 来,我们讲讲道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