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乱世中的坚持》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坐地起名

第五章 坐地起名

狼狼鳄go 2021-02-17 20:17:48
开心兴的跟了上来。  他们回了现在的地方,接着载驰问着:“在这里么?是也不是离他们太近了?”师傅摇了摇摇头道:“毕竟也不是,我回这里是回去拿一些东西,你等一会,说着朝柜走去,早先因为重量较小而没能来及都带走这一次又全被师父翻了出什么《内功心法他们回到了以前的地方,然后载驰问道:“在这里么?是不是离他们太近了?”师傅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我回这里是回来拿一些东西,你等一会,说着朝柜走去,先前因为重量较大而没能来得及带走这次又全被师父翻了出来什么《内功心法》《孙子兵法》等等都被翻了出来,然后用布包了起来,让载驰背上,然后又和载驰一起往深山里赶路,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载驰肥胖的身体显得有些吃力了,而且周围的野狼也开始了进食前的奏鸣,周围的树林里不时的蹿出受惊的野兽每一次都使载驰一惊一乍的朝师父奔去,师父却并不停留好像是故意让他赶不上一样,载驰也不觉加快了脚步免得赶不上师傅从而被野兽果腹,这样师徒二人一夜未停终于在天亮之前出了那座山,又到了一片悬崖前面,这时师父对他说:“上来”。于是就蹲了下来要背着载驰翻上眼前这座悬崖,因为已经有了一次经历所以这次载驰就乖乖地趴在了师父的背上,这一次显然没有上一次背着人在平地里奔跑那么简单,在背上的载驰只感觉师父深深的往下蹲了蹲,并且深深地运了口气,然后对载驰说:“抓稳了!”随后腾地而起,载驰只觉胸口被撞得生疼,耳边的风嗖嗖而过,不觉就使劲勒住师父的脖子,然后忽然觉得身体开始往下坠,于是开始哇哇的大叫:“糟了!师父,要掉下去了,我要摔死了!”然后只觉师父的大手向自己的背部抓过来,然后把自己抛向崖顶,“扑通”一声,虽然摔得七荤八素的可总算落地了,这时师父却径直往下落了下去,载驰马上往悬崖边上看生怕自己的师父会出什么事,使自己刚找到的亲人般的感觉再一次失去,这时一只铁爪突然飞了上来一下卡在了崖边的岩石里,绳子随后被拉紧,然后只听“腾腾”几声师父突然从悬崖下跳了出来,这时载驰马上聊滚带爬的跑了过去,大喊着:“师父!”这时他害怕极了,他害怕失去这个能教他本领的人,害怕失去了亲人后抓住的救命稻草会突然断掉,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担心起了师父,毕竟师父曾一次打死一条试图接近自己的蛇,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做人要知恩图报,这是从小就被镌刻在他的心里的就算是契丹人逼着他杀掉自己的救命恩人不然就杀了他,他也会义无反顾的选择拔剑自刎。师父轻轻地从崖边走了过来,咳嗽了一声说:“你这个小兔崽子,差点勒死我下手没个轻重,你要大逆不道吗?”载驰突然老脸一红,原来当时因为紧张害怕而把师父的脖子勒得太紧,才会使师父把自己抛了上来,然后载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才过去扶着师父帮师父收起了带绳的铁爪,然后师父往衣袖里一收就不见了。载驰好奇的眨巴眨巴眼睛,师父知道他什么意思就把袖子翻开,原来里面别有洞天,绑在胳膊上的是两把锃亮的匕首,袖子里面还有口袋,另一只手上绑的是一只袖弩,几根针状的箭头上面发黑,一看就是淬了剧毒,载驰更加疑惑了,像师父武功这么高强的人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呢?这时师父说道:“你一定很疑惑师父为什么会在身上弄这么些东西,其实这都是为了防身,你以为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其实肉身是很脆弱的,练武只是能强身健体是自己反应速度以及力量超越常人,在一对一的与人切磋,或者对付四五个地痞流氓非常有用,但是就像那种大军作战,就算师父是铁打的身子也经不住火器的轰炸啊,你看没看见死在马蹄下的那些冤魂,即使是师父也承受不住马蹄的践踏会被瞬间踏成肉泥的,还有那些利用毒物害人的,有多少英雄是不知不觉死在毒物之下的?这还不算,阴谋诡计比大炮与毒物杀人还要可怖,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多少人是被自己这方的小人害死的?那样死的人才真正觉得冤枉,多少忠贞的人士是被小人迫害致死?古人就已经数不过来了,师父只是小心是了这一只袖箭是在敌人暗算了我之后也不能活命的筹码,人的身体不能与铁石与大炮与马蹄对抗,那就扬长避短直捣黄龙对操纵铁石大炮与战马的人下手,与人对打胜算就大了,你明白了吗”。载驰点了点头,说:“徒儿谨遵师父教诲!”师父也不知他是不是真的明白,反正自己是用了这大半辈子才真正领悟到了现实的残酷,反正以后有机会再细细的让他理解现在就先这样吧,时间不早了,赶紧找个地方吃些东西吧,这会估计他得饿了。而此时载驰心里正在自己琢磨:如果这场战争是个阴谋,是某些人为了巩固自己地位而发动的,那么那些用自己的身体来抵挡箭失大炮,用自己的身体填满拒马坑的士兵岂不是死的太不值得了,那么发动这场战争的人得欠下多大的一笔债,谁人没有妻儿老小,这么轻易的就令这么些人为了自己的野心送葬,实在是太……。此时他说不出什么感受有为生命的易陨感慨为那些死的不明不白的士兵感到冤枉,另一方面心跳却在莫名的悸动仿佛什么在召唤他,似乎是那种指挥千军万马的豪情,却又不是,终有一天他会明白,那是大权在握的感觉,是掌握别人生死的快感。不知道他会不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你叫什么名字?”“我妈一直喊我小胖,我没有大名,我爹姓李”。“好那我今天就给一个名字吧,姓李就叫李载驰吧!”“李载驰?这个名字有什么意思啊?”“没有意思,只是好听。”“噗,好听?好吧。那师父请受徒儿一拜!”说着就俯身拜了下去,柴靖舍轻轻的扶把他了起来,然后李载驰问道:“师父眼下我们该怎么办呢?城是回不了了。”柴靖舍一拂袖大步的向山后往回走,说:“上山学艺”。然后李载驰就像小鸡跟着母鸡一样,高高兴兴的跟了上去。

  他们回到了以前的地方,然后载驰问道:“在这里么?是不是离他们太近了?”师傅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我回这里是回来拿一些东西,你等一会,说着朝柜走去,先前因为重量较大而没能来得及带走这次又全被师父翻了出来什么《内功心法》《孙子兵法》等等都被翻了出来,然后用布包了起来,让载驰背上,然后又和载驰一起往深山里赶路,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载驰肥胖的身体显得有些吃力了,而且周围的野狼也开始了进食前的奏鸣,周围的树林里不时的蹿出受惊的野兽每一次都使载驰一惊一乍的朝师父奔去,师父却并不停留好像是故意让他赶不上一样,载驰也不觉加快了脚步免得赶不上师傅从而被野兽果腹,这样师徒二人一夜未停终于在天亮之前出了那座山,又到了一片悬崖前面,这时师父对他说:“上来”。于是就蹲了下来要背着载驰翻上眼前这座悬崖,因为已经有了一次经历所以这次载驰就乖乖地趴在了师父的背上,这一次显然没有上一次背着人在平地里奔跑那么简单,在背上的载驰只感觉师父深深的往下蹲了蹲,并且深深地运了口气,然后对载驰说:“抓稳了!”随后腾地而起,载驰只觉胸口被撞得生疼,耳边的风嗖嗖而过,不觉就使劲勒住师父的脖子,然后忽然觉得身体开始往下坠,于是开始哇哇的大叫:“糟了!师父,要掉下去了,我要摔死了!”然后只觉师父的大手向自己的背部抓过来,然后把自己抛向崖顶,“扑通”一声,虽然摔得七荤八素的可总算落地了,这时师父却径直往下落了下去,载驰马上往悬崖边上看生怕自己的师父会出什么事,使自己刚找到的亲人般的感觉再一次失去,这时一只铁爪突然飞了上来一下卡在了崖边的岩石里,绳子随后被拉紧,然后只听“腾腾”几声师父突然从悬崖下跳了出来,这时载驰马上聊滚带爬的跑了过去,大喊着:“师父!”这时他害怕极了,他害怕失去这个能教他本领的人,害怕失去了亲人后抓住的救命稻草会突然断掉,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担心起了师父,毕竟师父曾一次打死一条试图接近自己的蛇,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做人要知恩图报,这是从小就被镌刻在他的心里的就算是契丹人逼着他杀掉自己的救命恩人不然就杀了他,他也会义无反顾的选择拔剑自刎。师父轻轻地从崖边走了过来,咳嗽了一声说:“你这个小兔崽子,差点勒死我下手没个轻重,你要大逆不道吗?”载驰突然老脸一红,原来当时因为紧张害怕而把师父的脖子勒得太紧,才会使师父把自己抛了上来,然后载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才过去扶着师父帮师父收起了带绳的铁爪,然后师父往衣袖里一收就不见了。载驰好奇的眨巴眨巴眼睛,师父知道他什么意思就把袖子翻开,原来里面别有洞天,绑在胳膊上的是两把锃亮的匕首,袖子里面还有口袋,另一只手上绑的是一只袖弩,几根针状的箭头上面发黑,一看就是淬了剧毒,载驰更加疑惑了,像师父武功这么高强的人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呢?这时师父说道:“你一定很疑惑师父为什么会在身上弄这么些东西,其实这都是为了防身,你以为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其实肉身是很脆弱的,练武只是能强身健体是自己反应速度以及力量超越常人,在一对一的与人切磋,或者对付四五个地痞流氓非常有用,但是就像那种大军作战,就算师父是铁打的身子也经不住火器的轰炸啊,你看没看见死在马蹄下的那些冤魂,即使是师父也承受不住马蹄的践踏会被瞬间踏成肉泥的,还有那些利用毒物害人的,有多少英雄是不知不觉死在毒物之下的?这还不算,阴谋诡计比大炮与毒物杀人还要可怖,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多少人是被自己这方的小人害死的?那样死的人才真正觉得冤枉,多少忠贞的人士是被小人迫害致死?古人就已经数不过来了,师父只是小心是了这一只袖箭是在敌人暗算了我之后也不能活命的筹码,人的身体不能与铁石与大炮与马蹄对抗,那就扬长避短直捣黄龙对操纵铁石大炮与战马的人下手,与人对打胜算就大了,你明白了吗”。载驰点了点头,说:“徒儿谨遵师父教诲!”师父也不知他是不是真的明白,反正自己是用了这大半辈子才真正领悟到了现实的残酷,反正以后有机会再细细的让他理解现在就先这样吧,时间不早了,赶紧找个地方吃些东西吧,这会估计他得饿了。而此时载驰心里正在自己琢磨:如果这场战争是个阴谋,是某些人为了巩固自己地位而发动的,那么那些用自己的身体来抵挡箭失大炮,用自己的身体填满拒马坑的士兵岂不是死的太不值得了,那么发动这场战争的人得欠下多大的一笔债,谁人没有妻儿老小,这么轻易的就令这么些人为了自己的野心送葬,实在是太……。此时他说不出什么感受有为生命的易陨感慨为那些死的不明不白的士兵感到冤枉,另一方面心跳却在莫名的悸动仿佛什么在召唤他,似乎是那种指挥千军万马的豪情,却又不是,终有一天他会明白,那是大权在握的感觉,是掌握别人生死的快感。不知道他会不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师父以为他还是个孩子,也就没在意他是否能够理解其中的真意,但是穷人的孩子是不能用常人的标准来衡量的,经历了这么多,至少在心智上他再也不是个孩子了。

  师徒二人离开了悬崖边上,来到了里面的森林边上,这样即使在上面有多大的动静在悬崖下面也不会有人知道了。于是载驰便开始了走上强者之路,等待着他的将是怎样严苛的训练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家破出逃 第二章 巧遇高人 第三章 赶路至云州 第四章 攻城 第五章 坐地起名 第六章 学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