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乱世中的坚持》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学艺

第六章 学艺

狼狼鳄go 2021-02-17
,防止出现以后的炊烟能远远超过的引得敌人。终于等到他们找到了一个不满意的地方周围都是茂盛的树林旁边有几块巨石也可以做为靠,并且除了山泉汇作的小溪流淌。便,师父不满意的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也可以就了。载驰立马抽出来自己背上的柴刀,清除起周围的宽敞灌木和一些较矮小的杂草于是载驰就拖着柴刀,过去有力无力的砍了几下,然后师父又说:“现在你再试试斜着砍”。于是载驰又砍了几下,然后师父又说:“现在你再看看哪一种砍法,砍得较深呢?”载驰这才意识到师父这么做可能是有深意的,于是马上凑上前去,仔细的看了起来,果然,虽然斜砍用的力似乎更小,但是刀痕却是更深。载驰很疑惑的看了看师父,因为这好像是个人人都知道的简单道理,这时师父,意味深长的说:“用斧子砍树,就像用刀砍人一样,人也是有纤维有骨骼的,你冲着人的骨骼砍,就像冲着树上的枝桠一样,很难砍进去,而人的身体就像树一样,是有纤维的,骨骼与骨骼之间的关节就是树上的纤维层之间的缝隙,斜着砍,可以避免使刀刃受力翻卷,人的肌肉也是一样,古时的庖丁解牛讲的正是这个道理,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响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在崖边的草地上师徒二人凑活着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师父就掏出了随身的干粮交给载驰师徒二人开始吃了起来,因为这是一座四壁都是悬崖的山,所以周围没有可以容身的山洞,那么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盖一座用以躲避风吹日晒的茅屋。载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砍树,从师父的手里接过斧子,虽然不知道师父是从哪里弄来的不过他知道师父肯定有方法,也就没再过问就拿起斧子就和师父一起往树林深处走去,他们要选一个地方,一个更隐秘的地方,防止以后的炊烟能远远的引来敌人。终于他们找到一个满意的地方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林旁边有几块巨石可以作为依靠,而且还有山泉汇成的小溪流过。于是,师父满意的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载驰立刻抽出自己背上的柴刀,清理起周围的低矮灌木和一些较高大的杂草,嗤嗤喳喳,不一会周围就清理出来一小片空地,载驰刚想休息一会,可是师父却摇了摇头,示意这地方还太小,于是载驰又挥舞着柴刀,向周围砍去,这时柴刀上已经占满了植物的汁液,砍在植物的身上声音开始变得沉重起来,载驰的体力也开始一点点的流失,过了一会儿载驰又清理出了一大块地方,周围几丈之内除了几棵树,已经没有什么碍眼的东西了,这时师父说:“你看看你自己的身体吧,这样怎么可以呢?这只是让你挥刀砍不会动的植物而已,这么一会儿就累成了这样,那以后要是上阵杀敌,让你拿着二十多斤的大刀砍杀敌人你还能砍几下?从现在起我就要开始教你武功了,你再到旁边去找棵树试一下只横着砍也就是说与植物的纤维垂直着砍。”

  于是载驰就拖着柴刀,过去有力无力的砍了几下,然后师父又说:“现在你再试试斜着砍”。于是载驰又砍了几下,然后师父又说:“现在你再看看哪一种砍法,砍得较深呢?”载驰这才意识到师父这么做可能是有深意的,于是马上凑上前去,仔细的看了起来,果然,虽然斜砍用的力似乎更小,但是刀痕却是更深。载驰很疑惑的看了看师父,因为这好像是个人人都知道的简单道理,这时师父,意味深长的说:“用斧子砍树,就像用刀砍人一样,人也是有纤维有骨骼的,你冲着人的骨骼砍,就像冲着树上的枝桠一样,很难砍进去,而人的身体就像树一样,是有纤维的,骨骼与骨骼之间的关节就是树上的纤维层之间的缝隙,斜着砍,可以避免使刀刃受力翻卷,人的肌肉也是一样,古时的庖丁解牛讲的正是这个道理,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响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

  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道大窾,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虽然,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这就是庖丁所悟出的道理,战场杀敌,很多勇猛的将士,死的原因不是自己用尽了力气,也不是被敌人暗算,而是杀敌的时候全然没有了章法,挥刀乱砍,致使刀刃翻卷,再也砍不死敌人了,所以就只能任人宰割,你想想如果在战场上,刀砍不动人的话那么他就像没牙的老虎一样,任谁都能撂倒。所以你回去要把人体经络全图,看好记牢,还有以后战场杀人,直往要害去,脖子,腹部,关节,都是弱点,有时一场战争持续好几天,到最后谁的刀没卷刃就能将对方砍死,这一点你要牢记。”载驰深深的点了点头!这一次他是真的明白了,师父的毕生所学真的是无穷无尽的,而师父也毫无保留的将他的毕生所学传授于自己,这样想着,眼眶不禁有泪水在打转。载驰,悄悄地用手抹去眼泪,然后问师父:“在战场上都杀红了眼了,怎么能保证自己不丧失理智而乱砍呢?”“其实,你只要记住,杀人最快的方式就是向他的要害进攻”,师父马上回答到。接着又说:“这个地方还是太小了,晚上的话野狼很容易藏在灌木里慢慢的接近了,到时候再突然发起攻击,人很容易受伤,而且你要知道狼不同于那些蛇虫等等的,它是有灵性的,它能感觉出你什么时候是最最没有防备的,所以在它们的攻击下你很容易受伤。不过要是与它正面相对的话,一般它是不会攻击你的,他要等到你因疲乏而眯眼或者转身的那一瞬才向你发起进攻,这时的进攻是最难防守的。

  所以赶紧接着砍吧,天黑之前再扩大两倍,将来作为你的练武场,加油吧!我去树林里转转。”说着转身隐入了周围的树林,于是载驰用着师父的讲的方法斜着用力砍,这一次砍得用力较少,但是工作量一点也没有减少,吭吭嗤嗤,随着砍扯拉的声音不断地进行,太阳也渐渐的从当空移到了,天边的树梢,载驰一直没停,现在这片地方也已初具规模,斜着砍过的灌木,白色的硬茬尖锐的指向天空,正好在外围形成了一道天然的保护圈,载驰捡了些干的灌木准备生火,用来驱赶夜里的蚊虫,在这么茂密的树林里,即使是点燃篝火在远处也是看不见的,何况他们还在这高高的崖峰之上,夜很快的降临了,这时师父拎着四只肥硕的野兔出现了,载驰近乎两眼放光的欢呼起来,这可是一天除了早上吃过一点东西其他时间一点都没有进食而且还劳累了一天的后果,肚子咕咕的叫,口水直流,他恨不得这时马上吃掉两只野兔。师父还带来了一些生活的必须品,一看就是下山从周围的农家里淘换来的,有一包盐巴,一包香料,一把狩猎用的弩和箭失,两把钢叉,还有一把看起来颇为沉重的大刀,和一把较为轻巧的铁剑,再有就是两捆绳子和一个铁爪,另外就是一个较大包袱。将这么些东西一股脑的扔下之后,拎起兔子,然后扔给载驰两块火石,意思是让载驰赶紧点起火来,于是载驰正好就顺当的用早就准备好的干燥的灌木点起火来,不一会火焰就哔哔啵啵的烧了起来,这时师父叫着载驰来到溪边,他要将兔皮剥下来,然后再用火烤着吃。师父掏出藏在袖下的精致的匕首,小心翼翼的剥开兔皮,倒掉兔子胸腔和腹腔里的杂物,然后就对载驰说:“你看这兔子的关节跟人的关节其实是一样的,等会我再教你一些关节技。”用钢叉穿好兔子,然后来到了火边,又添了点火,于是便将兔子放在火上烤了,不一会的时间兔子肉里便兹兹的冒出油来,香味一开始飘了出来,这让原本就饥肠辘辘的载驰又狠命的咽了几口唾沫。师父捏了一些盐巴洒在兔肉上,这时兔肉的香味更浓了,但是师父还没说能吃,载驰就只能忍着,这时师父扯下一条烤好的兔腿,然后让载驰看着,双手把关节巧妙的向侧面一扭然后再反转兔腿的关节就分开了,而表面烤好的兔肉还没有碎掉,这时载驰眼睛一亮,知道这是师父又在教自己东西了,顾不上饥饿,于是也扯下一条兔腿学着师父的样子一扭直接把兔腿扭断了,看着香喷喷冒油的兔肉,饥饿感瞬间来袭,载驰使劲咬了口兔肉,然后开始嚼了了起来,香香的兔肉一咬就冒油,那种美好的感觉深入骨髓。吃完一条兔腿,这时师父也开始吃了起来,然后又扯下来一条兔腿,师父手把手的教他怎么反转怎么扭,终于,在四只兔子,十六兔条腿的牺牲下载驰可以很熟练得卸下并装上关节。就这样一天就过去了。接下来几天的载驰在师父的指导下,对于用刀有了更深的了解,每天砍树清理灌木,使得胳膊也不像原来那么肥嘟嘟了,而开始显现出线条来了,每天吃的肉,使正在成长的身体越来越强壮,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跑两步就喘粗气的小胖了。以前的身体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是注定要被淘汰的,可能连填拒马坑人家都嫌肉多踩不实。现在的他不免有些骄傲了起来,砍树的时候手上的力气免不了用的更大一些。

  眼看着身后的茅屋已经盖了起来,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还真想在这里隐居下去的想法呢。这个茅屋是自己和师父一手盖起来的,从来没有这么大的成就感,自己竟然也能盖房子了!这样想着干着时间也一点一点过去了,到了该吃饭的时间了,于是便朝茅屋走去,师父那边已经开始造饭,食物的香味从远处飘了过来,载驰就像赶着饭点的小猪一样准时的朝食物走去,扔下柴刀,就等着和师父一起开饭,趁着这会儿,载驰开始仔细观察这座小茅屋,周围四根较粗的立柱,四根较粗的横梁先是连接好四根立柱,然后中间一根最粗最高立的柱子这就是传说中的顶梁柱了。然后又有八根横木分别连接到四根立柱上,和梁上,这样屋子的大体结构就形成了,这样的房子比较结实而且高的柱子和低的柱子还会形成一定的坡度用来排泄雨水。因为他们不知道会在这里住多久所以趁着晴天造的结实些很有必要。然后梁上又用一些稍细一些的棍子连接好,那些灌木枝条和砍倒的树的枝条被理顺用绳子编好然后紧密的围在柱子上,朝南的地方正好留出了门的宽度。在一人高的位置用一根结实木棒将墙的两头连好,下面也一样,不过下面的叫门槛。上面的叫门楣。最后就是门和房顶了,现在门也是比较简陋的枝条编的门用绳子穿起来,然后直接在右边上下几道绳子便把门装了上去,这样即使是体型较大的老虎一时半会的也别想进来。房顶是比较重要的因为要防雨还要不被风掀翻。所以师父就派载驰割来了溪边沼泽附近的芦苇(沼泽附近有芦苇踩着芦苇的根小孩子就不会陷进去)于是芦苇的茎就变成了房顶的一部分,芦苇是比较合适做房顶的中空轻快,还且还比较有韧性不容易折断。超出横梁的正好用来做为房檐。盖上一层用来防水的宽大的厚厚的树叶,然后再用绳子将芦苇盖子绑在下面的横梁上再用普通的稻草盖好,稻草用绳子绕好几圈系紧就可以了,顶上最大的柱子上用几块兽皮保护好防止柱子被雨侵蚀腐烂。

  这房子虽然简陋但却是自己和师父亲手建起来的。闻了闻空气中木头和树叶混合的味道,充满了满足的感觉。饭已经就绪,边吃饭师父边和他说了现在的情况以及下一步的打算,明天他们要下一趟山,到附近村里的在淘换点生活用品,然后就专心学艺,然后再下山投军!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家破出逃 第二章 巧遇高人 第三章 赶路至云州 第四章 攻城 第五章 坐地起名 第六章 学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