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异变纪元》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超级陪练

第一章 超级陪练

心有鬼神.QD 2021-02-20 07:28:30
军事学院近身格斗馆,一群年青人男女围在一个近身格斗台大喊大叫,近身格斗台上三个年青人男子正围杀一个短发青年。三名围杀者都是身体强壮,动作敏捷度强有力,看得出来受了专业近身格斗训练,三人都是穿着很适合近身格斗的短裤背心。三人的对手是一位短发青年,着短裤赤着上身,以避退闪二七一二年,亚洲华南聚居城,军事学院格斗馆,一群年青男女围着一个格斗台大喊大叫,格斗台上三个年青男子正在围攻一个短发青年。三名围攻者都是身体强健,动作敏捷有力,看得出受过专业格斗训练,三人都是穿着适合格斗的短裤背心。三人的对手是一位短发青年,着短裤赤着上身,以退避闪躲为主,时不时也会抓住机会还击,在三人围攻下还是有章有法,并没有太落下风。。...

异变纪元

推荐指数:10分

《异变纪元》在线阅读

  毁灭日后,探知地球上的地质生态环境,为各个聚居地人类共识,由于地质构造的脆弱,各地的幸存人类约定,在探知野地生态、环境时,限制各种非常规武器的使用。因为地球大气中,充斥着的大量含金属微粒的尘埃及雾气,使得远程探知装备及肉眼视距受到很大的影响。因此各聚居地的人类对体能、近战格斗格外重视,军事单位更是如此。格斗技击为青少年必修功课,亦是进入野地丛林生存工作必备技能。

  二七一二年,亚洲华南聚居城,军事学院格斗馆,一群年青男女围着一个格斗台大喊大叫,格斗台上三个年青男子正在围攻一个短发青年。三名围攻者都是身体强健,动作敏捷有力,看得出受过专业格斗训练,三人都是穿着适合格斗的短裤背心。三人的对手是一位短发青年,着短裤赤着上身,以退避闪躲为主,时不时也会抓住机会还击,在三人围攻下还是有章有法,并没有太落下风。

  短发青年在格斗台上巧妙的移动脚步,时机掌控极好,使得大多时候只是承受其中一人的攻击,偶尔才会面对两人同时做出的有效攻击。看情形,台下的围观呼喊的人及台上围攻三人,完全没发现其中玄机。

  短发青年身材大约一米八,并不算很高,一身结实匀称的肌肉,显得短发青年的身材很是健美。因眼神带着坚定,使得并不算帅气俊朗的脸庞多了几分英气。在三个对手围攻下,微微带着的笑意,更是显得短发青年对于这场格斗的自信。

  “二八九、二八八、二八七……,十、九、八……”随着台下观众倒数数字越来越小,声音越发的洪亮起来,众人的的表情逐渐亢奋,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拳来脚往的四人。那三个围攻者出手速度同力度爆增不少,似要在最后时刻把能量全爆发出来,一时间短发青年已是有些抵挡不住,最后关头被连连击中,仿佛已是支持不下去,“三、二、一、停。”就在围观者喊出停的时候,短发青年头部中了一记重拳,直直的往后倒去。

  全场骤然无声,任谁都没想到,会在最后时刻出现击倒。却见那短发青年,倒成四十五度的时候做出一个转体,一腿跪下,一手支地,另一只手却高高举起示意。

  片刻后,全场轰然爆出嘘声,嘘声中却也夹杂了几声喝彩。原来是围观者为台上的格斗下了赌注,大多人赌的是三百秒内短发青年被另三人合力击倒,躯干或四肢同时着地为击倒,那青年只是半跪在地,自然是胜了。几声喝彩自是赌胜的人发出。

  没人发觉那青年低着头时,嘴角闪过的一丝笑意,等他抬起头时,众人只能看到累得大喘气,并满脸骁幸的脸。没多少人知道,经常骁幸获胜的短发青年,这些骁幸完全是表演。

  在台上跪了一小会的短发青年,慢慢站起,径自走到格斗台一角,从台边摸出一瓶水,灌上一大口。然后静静的看向台下,台下的众人早已同三个围攻者嘻闹成一片,他那平淡的眼神,有如完全事不关已的旁观者,心底却闪过一丝羡慕。

  这种事格斗打赌的事三天二头发生,格斗带点玩乐的意味,赌是小赌。格斗结果已出,格斗完赌资兑现,这场热闹也告结束。

  格斗馆中众人哄闹一阵子后逐渐散去,其中一个嘻皮笑脸很是帅气的男子,嘻笑着走向休息喝水的短发青年,把手里一小圈钱丢给他:“海笑!这是你那份,多谢你的努力啊。”场外的下注,有格斗胜者的三成,这是老规矩。

  短发青年海笑接住钱,嘴角勉强抽动了一下,没有太多话,平淡的回应:“多谢雷少。”一向都是惜语如金的他,让人觉得不太好接近。

  雷少姓雷名东多,是华南聚居城大家族雷家的子弟,平常就好个赌斗,却是从不下场。在格斗技击之风盛行的军事学院,少有不下场玩玩的,算是少有的异类,而且雷少的下注准确率之高,有如幕后操纵一般,让人觉得很是莫测。

  雷少走到海笑面前,收敛嘻笑认真的说:“不用谢!如果要谢,那过两天格斗赛上,咱们认真的过两招,兄弟你可得尽力哟!”认真着说话雷少好象变了个样,看得海笑一楞,还没等海笑回应,那雷少转身就走开了。

  军事学院免了大部分费用,但生活费用还是得他自己想办法。做陪练不仅能近身体会对手的技巧,锻炼自身体魄,更能赚到一笔数目可观的钱,外加参与打赌格斗时的份子钱,打赌格斗对于海笑来说只是升级版的陪练而已,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格斗馆慢慢安静了下来,海笑往嘴里灌了两口体力补充剂,抬起右手呼呼击出两拳,自言自语:“自己现在的能力能应付了么?”

  摇摇头苦笑,“唉!”海笑心头轻叹一声:“来到华南聚居城,转眼有八年了吧?”

  他的脑海里,又一次翻过自记事以来的一幕幕:武夷城,对!小时候一家人住的地方就叫武夷城,日复一日,简单开心,哥哥常带着他及妹妹到处瞎逛。自己和妹妹还常常斗嘴吵架,在这种时侯,哥哥都是在一旁两不帮手,只有在有人过份时,哥哥才会喝止,因此对于妹妹与自己,哥哥的冷眼可比父母的教训更让人胆寒。

  记得有一天,他同哥哥妹妹,被父母勒令只能呆家中,不能上街。两天还是三天后,从窗口看到,武夷城街道上突然多了很多全副武装的人,但又不象是军人,现在自然是明白那些都是佣兵。

  佣兵到来的第二天晚上,他在睡梦间被父母叫醒,却被打了一针,又睡了过去。只记得父亲神情紧张,说了几句让我坚强什么的……,迷糊中还好象母亲还在哭泣。对了!再次睡过去前,父母亲了我,还说永远都爱我……。

  醒来后,就是在华南城了。自己疯了似的要找父母家人,全没意识到已不在武夷城,不知过了多久才明白过来。

  整整两年,到处询问后,关于武夷城、父母、家人,几乎没得到有用可靠的回答,只有一些破破碎碎的,如兽群、佣兵、全军覆没等等这些当时自己全不明白的事。

  被问到的人,这些人表情却永远的刻印在脑海里,冷漠、痛苦、厌恶、仇恨还有事不关已的平淡。

  后来,陈青侯陈叔出现了,带他到华南军事学院附中就读,不久就进入学院格斗馆打杂,没多久就做起了陪练。那时他就暗暗下定决心,别人给不了答案,那就自己去寻找,因此除了在军事学院学习外,几乎所有时间都泡在了格斗馆,提升自己的实力。

  想到陈青侯陈叔,海笑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丝笑容,陈叔可算是自已在华南城唯一的亲人。

  休息够了的海笑,走向一个木人桩,并发出“嗨!”的一声,这是他暗自定下的,给自己的加油声。

  晚上,海笑帮着馆里的清洁打扫完,正要关门回学院宿舍,也不知从那里晃出个人来拦住了他“海笑,来帮陈叔松松骨头,好久没活动了。”说着就冲着面部一掌劈来,底下还来了个撩阴腿。海笑身子一侧退了两步避了开去,显然这种事已是常事。

  “陈叔稍停下,有事说。”陈青侯看上去就一普通中年人,早年间是华南聚居城有数的精英佣兵,在佣兵界很有几分名望,现时是学院格斗馆的总教习,却从没在馆里教过格斗。倒是常常在格斗馆晚上关门后找海笑松筋骨来着,海笑在这儿做陪练,陈叔帮忙不少,也指点不少。

  “啥事?”陈叔问,海笑上前几步走到陈叔边上“现……在……开始!”也是一掌一脚,打个正中。

  “你娘的!什么不好学,学陈叔这套,小子,给你点厉害的学学。”一边笑骂一边打出一路拳法,手打、肘击、头顶、脚踢、膝撞、背靠、臀挤,全身上下无不可用于攻击,身形跌跌撞撞象是失去平衡,却又在意想不到的角度做出攻击,乘隙而入。看似毫无规矩可言,却是举手投足间,都是暗合格斗技击至理。

  不一会功夫,海笑全身上上下下中了几十下,几年陪练时练就的闪躲功夫几乎没用,只靠反应格档了几下。好在挨打功夫不错,承受得起,但也疼痛难当。

  “这什么拳法呢?这么古怪,完全没章法的,陈叔!以前可从没见过您老使过啊。”也只有面对陈青侯,海笑才会多说几句。

  陈叔收住了手说:“醉拳,不合常规,以乱制敌。谁第一次遇上都会吃点亏的,别太在意啦,小海。”

  海笑若有所思。“嗯,一般情况下,人失去平衡,第一反应便是控制身体找回平衡,而这醉拳却是失衡之后也是尽全力攻击,并且失衡后由于身体角度的改变,使得对手的防守也会出现漏洞,使得攻击成功率增加,应该是这样吧,陈叔。”

  陈青侯看着处于思考中的海笑,嘴角不自觉的带了些笑意,最后却又在心中叹了口气,不知想到了什么。

  海笑没停下来,想着陈青侯刚才的招式,学了起来,却是不得要领,只好停手,摇了摇头说:“要做到失衡中还能很有效率的攻击对手,对于身体控制,神经反应要求很高,得长期练习才能做到。”

  “你在这儿也做了五年陪练,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几乎不间断陪练七八小时,练得也够多了。好象近一年没人能击倒你了,几个格斗教员也不行。让你变强这么多,得到这么多,多少付点学费吧。”陈叔垂涎着伸出手,手指还撮了撮,完完全全是一副财迷的样子。

  “那有,我都记得呢今年被击倒了十几次呢,看今天也被击倒了。”海笑转开头看向另一边,手还捂了捂放钱的口袋。

  陈叔有点暴怒的迹象,就差没上去卡脖子来着“还有脸说,那几次被击倒,是被带着小妞来表现肌肉勇猛的花架子收买的吧,真是武者的耻辱,这绝对是人生中的污点……”

  海笑很是淡定,摇着头说:“错了,陈叔!我不光是武者,也是陪练,还是收费的陪练,而且是高收费的陪练,客人来了有点要求,当然得让人满意喽,不然哪来下一回生意呢。不然哪有钱买些高效的身体调理恢复液,哪能每天在这馆里帮你撑几个小时一年撑几百天,再说我都没另收您的陪练费呢,以您老的格斗水准,怎么也得收个双倍,不,是三倍的费用吧。”,心里却是想,今天陈叔是怎么啦,估计着有事,得防着点。

  陈叔凝视着海笑,咬着牙却又长出口气:“你的武者等级应该达到四级了,一直没去考核,还有兴趣陪着二级的那些家伙玩闹,真亏得你这耐心了。”武者等级是武者实力的体现,经过武者工会一些指定课目考核,能相对客观衡量格斗技战术水准,陈叔经常与海笑交手,自然对他的实力了如指掌。

  海笑摊了摊手,也没瞒陈青侯:“等级升上去有什么好处么?就陪练的那点钱,刚够吃饭的呢,不放低身段,没生意上门哪。”想起那些找上门的赌斗,心想也不算欺骗,就当是附送一点表演,多收点费用也是理所应当的。

  “行了,不说这些烂事,现在说点正经事,过两天的学院每年都办的格斗赛就开赛了,我帮你报名了,到时你去拿个第一名回来,替我争点面子。”从暴怒立马变为平静认真说事,陈叔变脸的功力应该是超过格斗术了。

  “我拿第一名同您老有关系么,再怎么说我也只是格斗馆里的陪练,也就有时帮您老松松骨而已。再说了得了格斗赛第一那点好处也就是些鸡肋,费力不讨好的事,没兴趣呢。您老是不是准备在我身上下重注狠赚一笔来着。”海笑说出心中猜测,陈叔陈青侯不做无利起早之事,还是很有可能的。

  “是啊。啊!不是。”一不小心陈叔漏了嘴,“你这下子长得蛮憨厚的,这脑子也太好使了吧。是的,是下一点小注,只要你能横扫比赛,陈叔我就送你几件装备,当你的毕业礼物,够意思吧。”

  海笑不以为意,很是了解:“陈叔,每回比赛,您老都能狠捞一笔,都成传说了,刚刚雷少说要在比赛上同我交手,除了您老这么有闲心的人谁会帮我报名来着。不过说来我在学院也是小有名气的人了,赔率应该不高吧,压重注也赚不了多少吧。再者学院蛮有几个强手的,到时要输了可别怪我。”

  “嘿嘿,在学院要说超级陪练,金牌摘花助手这两名,不知道的人还真没几个。可要说谁认识海笑,这可真不多,可能前几次大赛赚得太狠了,这回那些开赌的决定,只在大赛正式开始前收注。呵呵!”陈叔一脸奸笑,绝对正版老狐狸。

  海笑翻了翻白眼,为开赌做庄的人默哀半秒钟,确实,平常自己少与人打交道,除了在格斗场的陪练,现如今来的人,多是直呼“超陪”来的。“那按规矩来,我得得到赚的三成,你刚才说的装备,估着没比赛也打算送我的吧?”以两人半师半友忘年交的交情,海笑的猜测又是完全中的。

  海笑这话一出,陈叔差点吐出半口老血,心想这杀猪杀熟果然不是完全没道理的。“一言为定”还得靠这小子尽力,再说以两人的关系分个三成也不算什么。陈叔掌心向上把伸了过去。

  “您老今天怎么这么爽快啊!”海笑说着,手掌就往陈叔掌上击去,就要来个击掌成交。就听“啪”的一声,手腕已被叼住,身体已被扯了过去,心中叫了声不好,就见陈叔的拳头已到面前……。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超级陪练 第二章 学院格斗赛 第三章 超级牛皮糖 第四章 野地实战竞技赛 第五章 人才林雄之 第六章 赌约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