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我长大你未老》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白月光

第三章 白月光

砚衿 2021-02-20
乌鸦的哀号荡起在静寂的墓园里,墓碑上绚烂无瑕的笑容与明媚阳光阳光格格不入。他拼尽全力以赴追上那已不再会出现的红色图标,泡影,消泯。2014年,初秋。也没暖意的太阳挂在云端,归巢时的燕子姗姗来迟。篮球场边,人来人往的学生主要分布在整个操场,青春的欢呼与呐喊不由得...
乌鸦的哀嚎荡漾在寂静的墓园里,墓碑上灿烂无暇的笑容与明媚阳光格格不入。他拼尽全力追赶那不再出现的红色图标,泡影,泯灭。2013年,初春。没有暖意的太阳挂在云端,归巢的燕子姗姗来迟。篮球场边,来来往往的学生分布在整个操场,青春的欢呼与呐喊不禁让人热血沸腾。拥挤的人群中,一个穿着米白色过膝长裙的女孩格外引人注目,她安静地坐在观望台的边上,素净姣好的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眼神坚定地锁定着球场上一个飞扬的身影。又一个三分球稳稳地落入球框,那人自信地回头,对女孩心意相通地笑了。裁判吹响胜利的哨声,观众们排山倒海的欢呼把气氛推上高潮。十七比七。女孩拿着矿泉水满意地点点头,她轻轻把被风吹散的发丝别在耳后,起身向那人走去。那人接连拒绝了好几个女孩子送的水才终于跑到了女孩身边,“怎么样,我刚刚帅吧!”他脸上洋溢着阳光的笑,伸手一捞,女孩就被紧紧地搂在怀里。“累死了,快给我充充电。”“你身上都是汗,快起来啦,先喝水。”女孩嘴上说着嫌弃的话却没有推开他,她环住他的腰,乖巧的被他抱着。“你快说我帅不帅嘛。”那人像只温顺的小猫趴在女孩的脖颈上蹭了蹭,刚刚在球场上全面压制对手的霸气荡然无存。“帅帅帅,不过比起我还差了那么一点点~”他懊恼地看着怀中笑颜如花的女孩,“哎,你老欺负我…”“嘻嘻……”“陆宥辰!叶雨北!”男孩和女孩一起回头,一个也穿着球衣的少年奔跑着向他们靠近。“叶雨凡!都说了多少次要叫我姐姐!不许再像小时候那样喊我了!”叶雨北朝来者挥挥拳头,她可爱的样子根本没有什么震慑力。叶雨凡吐了吐舌头,他插着腰对陆宥辰说,“你刚刚干嘛抢我球!”陆宥辰抱着手臂,“你个烂人,刚才我要是没抢你那球就要丢了,人家三个围着你,你投的进?”“喂!我哪有那么菜鸡!”叶雨凡不满地拉住叶雨北的胳膊,“你别嚣张!小心我以后不答应把我姐交给你,你就孤独终老吧!”“你个烂人!”“好了好了你们别闹了,”叶雨北在一旁抿着嘴偷笑,“为了庆祝你们今天大获全胜,我决定支出我百分之一的稿费请你们吃顿好的,怎么样?”“哇塞,姐你漫画真的火了?”“切,我可是你姐…”陆宥辰接过叶雨北手中的矿泉水大口大口地喝着,他眼底的温柔和宠溺就快要溢出来了。“我今天有点想念火锅和水煮活鱼。”“好~今天吃不倒你就不结账!”“哈哈哈哈哈哈……”隔天,附属医院门口。大雨滂沱,叶雨北失神地站在雨幕中,雨点肆意在她身上撒野。不知道走了有多远,依稀间只记得雨停了,那是一片寂寥的芦苇湖,脚步声惊飞藏在丛林里的鸟儿,它们争先恐后地消失在天际。她望见丛林深处有一颗被遗弃的臭蛋静静地躺在鸟窝中。她终于泪水决堤,紧紧的抱住自己放声大哭,她觉得此刻自己就像那颗蛋一样无药可救。汹涌的泪落在紧攥着的白纸上,晕开了一行黑字。2013年3月10日,叶雨北,十七岁,胃癌晚期。叶雨北整整消失了五天。这五天来,陆宥辰一刻也没停下来过,他拨打了无数遍熟悉的电话号码但始终听不见熟悉的声音。他穿梭在各个叶雨北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却毫无线索。好累。天台上,陆宥辰力不从心地眺望着整座城市。轻轻的脚步声在楼道里渐渐逼近,陆宥辰紧张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他如释重负地笑了,一转身就把来者紧紧搂入怀中。叶雨北埋在他的怀里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好想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啊,可是她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她要的是什么。她下定决心,用力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叶雨北直勾勾地盯着陆宥辰,眼里的温柔消失了。陆宥辰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他揉着太阳穴,说:“阿北,有事儿你要告诉我,不能瞒着所有人自己扛,最后终究会被知道的。”叶雨北低下头不敢直视陆宥辰的眼睛,一个过分了解自己的人无论是做什么事情都会被看懂。过了很久她才重新抬起头,异常温柔的笑脸让陆宥辰更加忐忑了。“有些事情我想了很久,现在觉得是时候要告诉你了。”陆宥辰盯着叶雨北的脸,一言不发。“我喜欢上别人了,明天就会离开这里,和他一起。”“所以呢。”“陆宥辰,我们分手吧。以后别来烦我,我们结束了。”叶雨北强装镇定地说出这句话后,立刻转身就走。“阿北…”陆宥辰抢先一步拉住她,“我这么了解你,你觉得你能骗得了我吗?”“我没有骗你。我不喜欢你了,陆宥辰,请你自重。他比你优秀比你有背景,我凭什么不能去选择更好的人?请你离开,谢谢。”叶雨北甩开胳膊几乎咆哮地大喊,她怕自己再继续留在这里就会崩溃。叶雨北迟迟不敢抬头说话,陆宥辰掐着她的下巴强迫她直视自己,“叶雨北,你当我是什么?五天里,我翻遍了整个城市都找不到你。我说了,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现在换来一句分手。你告诉我,你到底当我是什么?!”叶雨北轻轻地把手推开,“因为我喜欢上别人了呀,这几天一直和他待在一起,所以才找不到我。”陆宥辰面对这个在他意料之中的局面,他选择了妥协,“阿北,你闹够了没有?”鼻子一酸,叶雨北险些掉下眼泪,“我没闹。就这样吧,你会遇见更好的,祝你幸福……”要忍不住了,她头也不回地跑开,不想让他看到这么狼狈的自己。陆宥辰拉住她的手往自己怀里一拉,不容拒绝地吻了下去。叶雨北只感觉唇上一热,酥麻温软的触觉从唇上传来,她的大脑一片空白,陆宥辰的吻不是在她的应对计划范围里。一吻深情。陆宥辰无奈地看着怀里傻傻的女孩,这只小猫终于可以安静下来好好说话了吧。叶雨北短暂呆滞后意识到了事态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她用力推开他反手给了他一巴掌。清脆的掌声回荡在风里,陆宥辰热切的心瞬间冷了下来。“叶雨北,你别拿恶心的故事情节埋汰我。”“不埋汰了。”叶雨北后退一步,她对着陆宥辰微微一笑,“永远不会了。”她转身迅速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这一次他没有勇气再追上去了。眼泪怎么都停不下来。再见了陆宥辰,我叶雨北此生唯一的爱人。浪吧今天罕见地没有营业,前台点头哈腰地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客人。顾枫抱着酒准备送进走廊末的包厢,这已经是今天老板喝掉的第三箱了。包厢里没有开灯,充满了浓浓的烟味和酒味。满地的空酒瓶和烟头里倒着个颓废的人,他无助的脸上布满泪痕。叶雨北靠在包厢门外,她低着头一动也不动,长长的黑发遮住了脸,没有人清楚她此刻在想着什么。即使他们仅一门之隔,高傲的性子让他们都没有推开门。陆宥辰看着手机里的定位地图,此时标记着叶雨北的红点就和自己那么近地挨在一起。她消失的那几天里没有携带手机,才导致红点一动不动的标记在家里。陆宥辰耐着性子等了好久,她肯回来就说明喜欢上别人这个借口就是假的,她会意识到她自己无理取闹后再跟自己道歉。可是门口依旧没有动静,直到她离开也始终没有要行动的倾向,陆宥辰怄气地丢掉手机,他不相信这么久的感情会因为一个不明不白的理由而结束。门外,叶雨北揉了揉自己蹲麻了的腿,顾枫抱着酒喊住她,显然是被她红肿的眼眶吓到了。“老板他和你吵架了?”顾枫无奈地递给叶雨北一份清单,上面列着陆宥辰赌气喝完的酒,一瓶瓶都价格不菲,“老板已经喝完这么多了,酒窖快空了。”起码在他的记忆里,陆宥辰年纪不大却能一手开办起一个生意兴荣的酒吧,从没和眼前的女孩吵过这么凶,他甚至一直是以温柔宠溺的名声在叶雨北身边站住脚,但他今天的样子完全是相反的。叶雨北皱着眉把清单塞回顾枫手里,“你去给他准备温水和软糖,跟他说要喝就喝阿姨留下的酒,再喝剩下的酒我就全丢河里了。”“还有,顾枫,我会离开一段时间,麻烦你替我好好照顾他。别乱来,看紧点。有事情就去找陆子然或者陆子郗,明白吗。”“那你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看着两个渐渐拉开距离的红点,包厢里的烟味更浓了。凌晨四点,叶雨北跌跌撞撞地冲进医院的卫生间,胃里一阵刺痛,楼道里安静得让她害怕,只有被风吹起的白色窗帘发出声响。叶雨北虚脱地趴在水池边呕吐,浓浓的血红色聚在洁白的池底中央,煞白的脸色没有一丝血色,她自嘲地大笑,心里满是希望燃尽的灰烬。“叩叩……”“请进。”叶雨北平静地推门而入,值班医生看见来者脸色凝重起来。“脸色这么差,又发作了?”叶雨北默认了,她顿了顿才开口,“医生,我还剩多少时间?”医生紧锁眉头,他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叶雨北莫名觉得有些滑稽,她抿着嘴笑了。“你真是糊涂,本来病情就已经恶化了,居然还去碰火锅这种禁忌食物,把好不容易有进展的治疗效果往死胡同里推,你这是何苦?”“哎呀,医生,你就说吧。我心事已了,再治也只是浪费钱财,我很清楚我的结局。”“你最多不过一个月了……”叶雨北脑中浮现出陆宥辰的脸,她释然地耸耸肩,“哎,比我想的还少了点。”医生惭愧地看着眼前这个年纪轻轻但十分乐观的姑娘,“对不起,我没能帮到你。”“辛苦啦,医生,不怪你。”叶雨北起身对他挥挥手,“以后我也不会来了,再见啦。要天天开心,工作顺利哦!”提着一袋子药品和检查报告单,叶雨北对着清晨的太阳伸了个懒腰。“来一次有意义的旅行吧,尽管这一生很短,但我已经得到了全世界。”一个月后浪吧的包厢里依旧酒意不减。陆宥辰靠在酒瓶子堆里,他皱着眉头看着破门而入的一波人。来人被浓烈的烟酒味呛得直咳嗽,窗户被打开,久违的阳光让陆宥辰不满地眯起眼。他拨开瓶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淡淡的笑容跃上他帅气逼人的脸庞。“嘿,好久不见。”他说,“今天天气不错。”“陆宥辰,叶雨北出事了。”“她走了。”他的笑压在唇边,久久没有散去。寂静的灵堂里,黑白照片上清秀的女孩刺痛了每个人的心。陆宥辰跪在地上,他的世界静止了,眼里只有他面前的那副灵柩。他此时满脑子都是叶雨北的样子,巨大的冲击压着他喘不过气。“阿北……”女孩安静地躺着,灵动的眼睛紧紧闭合,身上还穿着她最喜欢的那件素白色长裙。“叶雨北……”陆宥辰的手抖得不成样子,他艰难地搂住女孩的脸颊。她是那样冰冷。“不是这样的……不是……不是这样的……!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搞错了吧,不是……”在场的每个人都没说话。“她不是和……别人……”叶雨凡猛的从人群中挣脱出来,他一拳发在陆宥辰的脸上,“陆宥辰,要不是你那天突然想吃火锅,我姐姐的病就不会被恶化!就不会那么快离开!我就不该替着姐姐瞒着你!你他妈怎么不去死!”陆子郗扯开叶雨凡,他护在陆宥辰面前,“你明明就知道叶雨北有胃癌,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们都不知道她有病,吃火锅的时候你怎么也不拦着你姐?你在这里冲陆宥辰发什么火?你一点责任也没有吗?”“什么……胃癌?”陆宥辰踉跄着爬起来,他不可置信地拽着叶雨凡的衣领,“胃癌?她有胃癌?”“你一向喜欢吃辣,我姐姐哪次没陪你吃?你难道忘了她胃疼的频率有多频繁吗?”叶雨凡再次推开陆宥辰,他抱着头哽咽了,“姐姐……姐姐她哭着求我瞒住你……她说这是唯一的心愿……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陆宥辰眼前一黑,晕倒在灵柩前。他感觉自己身体里好像有一样什么东西猛的破碎了。目光尽头有她,正笑着,离去了。五天,还是五天。陆宥辰同样消失匿迹了五天。陆宥辰家里,陆子然无奈地趴在沙发上。叶雨北的后事都已经打点清楚了,只是下葬的队伍里少了陆宥辰的身影。陆子然看着空荡的大厅,抓着震动了五天几乎没停的手机发呆。又一个急促的电话拨进来,“找着了?”“没,都没消息。”电话那头顿了顿,“会不会老大他接受不了,就……”陆子然冷哼一声打断那人小心的语气,“闭嘴,继续找。”没过一会电话又响起来,铃声就像一桶油点燃了陆子然的心火,她连来电人是谁都没看就破口大骂,“找不到就继续,再打我电话你就死定了,懂没懂?”“……”另一头显然被镇住了。“说话?!”“别找了,我一会就回家。”熟悉却沙哑的声音浇灭了陆子然的心头火,她猛地一抖,反应过来时电话里已是忙音。陆宥辰终于回来了。她松了口气,任由自己瘫倒下去,用脑过度后的感官失调可不那么好受。傍晚六点多,房门被人缓缓推开,犯晕的陆子然在沙发上猛的翻身坐起。陆宥辰抱着一个大箱子大步走进来,陆子郗也跟着进来了。陆宥辰淡淡的开口,“辛苦了。”“没有没有,不辛苦。”陆子然感受到陌生的冷淡态度被吓了一跳,“表哥,你……”陆宥辰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两个人看着他走进浴室才敢轻声交流。“他去哪了?”“不知道。叶雨北的离开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他一向都不愿意被人看见脆弱的一面不是吗,可能是躲起来逼自己消化了吧。”陆子郗无奈地耸耸肩,他眼睁睁地看着陆宥辰从以前的阳光开朗变得如今这副失去灵魂似得的样子,他心里又何尝不难过呢。“那他抱着的箱子里装着什么?”“叶雨北写给他的信和纪念品。”在一波人中,陆子郗和陆宥辰从小一起长大,可以算得上是最了解他的人了,“一小时前他来浪吧找到了我,据他所说,叶雨北走之前的大半个月应该是去遍了所有他们去过的地方,收集了各种曾经玩过的纪念品,这个箱子也被放在了他们记忆最深刻的店铺,店铺老板对陆宥辰的到来也有明显的意料之中,看样子是叶雨北有意留给他的。”两个人一时间里都沉默了。别的不说,陆宥辰和叶雨北曾经可是校内外饱受祝福的情侣,结局却这么不尽人意,周围的人们也是唏嘘一片,一段佳话从此落幕。许久,陆宥辰才从浴室里出来。他换上了整洁干净的衣服,脸上波澜不惊,感受不到任何情绪波动。他望着两个欲言又止的人,说:“回去吧,改天我请你们吃饭。”“那你好好休息……”陆子然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叮嘱,“会好的,我们都在。”陆宥辰的目光跳到了陆子郗身上。“看我干嘛?”陆子郗心一凉,“表哥,我的屋子也在这儿啊……”陆宥辰笑了,“滚。”响亮的关门声吓得陆子郗身体一颤。“唉,比起他这种半死不活的样子,我突然有点怀念以前他和我打架的时光。”陆子然闻言莞尔,“我看你是活腻了吧。”深夜,白色的信纸上,两滴清泪把清秀的字迹晕开了墨色。“阿辰,等你看见我的信时,应该是已经知道所有事情了吧。”“别怪我用那么伤人的借口离开你……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才能让你少难过一些……”“你知道吗,初次见面时你对我笑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自己无药可救了。”“答应我,不许怪小凡帮我瞒着你,还有,替我好好照顾他,你可是他姐夫……唔,他哥哥。”“等我走了……不许哭,也不要太想我……我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陪着你呢……”“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生活,以后遇到心动的女孩子也别因为我让她难过,要不然我就扮鬼吓你!”“好啦,就当你答应我了。”“再见啦。”“还有,我爱你……”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 旧相册 第三章 白月光 第四章 指南针 第五章 扑克牌 第六章 偿生魂 第七章 琉璃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