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元气萌妻:一不小心吻了总裁》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现世报

第2章 现世报

蒙歌 2021-02-21 11:42:54
天色昏黄沉沉,跟蓝瓷瓷这时此时此刻的心情是像像的,走了这么久一辆车也拦将近,没办法望着空无一人的高速公路无可奈何有点抓狂。这时一辆车急速驶来,差点儿将蹲在路边的蓝瓷瓷撞翻,这时一辆车飞速驶过,差点将蹲在路边的蓝瓷瓷撞倒,把她吓得脸色花白,拍了拍胸口,“哪个缺德的开车这么快,当心半路抛锚,遭报应!”。...

天色昏暗沉沉,跟蓝瓷瓷此时此刻的心情是一样一样的,走了这么久一辆车也拦不到,只能望着空无一人的高速公路无奈抓狂。

这时一辆车飞速驶过,差点将蹲在路边的蓝瓷瓷撞倒,把她吓得脸色花白,拍了拍胸口,“哪个缺德的开车这么快,当心半路抛锚,遭报应!”

正当蓝瓷瓷骂骂咧咧之际,那辆黑色小车居然在不远处停下了,眯眼一瞧,只见从车里下来一个人,打开车前盖检查,见状蓝瓷瓷对自己的预言能力彻底膜拜,“不会真让我说中了吧?要不要这么给力啊?”

到底是谁,不用画圈圈诅咒就灵验了,好奇心不是一般强大的蓝瓷瓷立马起身拍了拍身上灰尘,蹭蹭蹭地跑了上去。

当见到鸡肠男黑着一张脸猛踢着出了故障的车子,蓝瓷瓷瞬间就爆笑了,“哈哈哈,现世报来了,哦耶!”

“什么现世报?”倾辰烨此刻心情非常不好,白了一眼蓝瓷瓷,“神经病!”

“人长得帅就可以随意欺负人的嘛,看看看,现世报不是来了嘛?”

闻言倾辰烨这才抬眸,望着双手叉腰,一脸愤慨地蓝瓷瓷,上午食堂不就是拿了她打好的一份猪排饭嘛,至于耿耿于怀成这样,“喂,是你强吻本少爷在先,我不过是拿回属于自己的赔偿,怎么了?”

“我哪里强吻你,你不还咬我成了重伤,鸡肠男,记着,除了这个,你还欠我一份猪排饭,哼!”蓝瓷瓷说着朝来亓挑了挑眉,转身就要走。

“你叫我什么?”倾辰烨气急,“鸡肠男,岂有此理,喂,你给我站住!”

“我有名字,”蓝瓷瓷回过头,没好气道,“蓝瓷瓷,记住了,欠的总得还,现在是我看在现世报及时到来的份上,先不让你还,明白?”说着自顾自地朝前走去了。

“给我站住!”倾辰烨想不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女生给威胁了,看着已经逐渐黑下来的天色,手机又没电,此段高速公路很难拦车,想到这内心真是无比烦躁,真是倒霉,不过步子还是朝着蓝瓷瓷迈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将近十分钟,路边一辆停靠着的单车吸引了蓝瓷瓷,四下一望不见人,顿时动了念头。

倾辰烨见蓝瓷瓷盯着路边单车,就知道她想干什么,有些无奈,侧目,刚好见到一个男人朝这边走来,刚要叫住蓝瓷瓷,却见她早已驾着单车走远了,不时回头朝他挥手,一脸得意。

“该死!”倾辰烨忍不住骂了句,趁着那男人还没有反应,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放在单车刚刚停放的位置,又走了不到十分钟,刚拐了一个弯便见到正往回骑的蓝瓷瓷。

“火腿肠,怎么又回来了,”倾辰烨有些好笑地看着一脸郁闷的蓝瓷瓷,嘟着那还红肿的嘴巴,活像一个火腿肠,“不会是不认路吧?”

蓝瓷瓷瞪了眼倾辰烨,把单车推给了他,“做坏事,报应来得就是快,我突然间竟然忘记怎么回去了,喂,你记不记得怎么回去?”

倾辰烨道:“我叫陈烨,有名字的,别老叫喂,还有,不认路了才知道求人,谁刚才一个人跑了,我可不可以理解为……”

“好了啦,人家手机停机了嘛,再不回去的话,家里人该担心了啦!”蓝瓷瓷觉得自己绝对是第一次这么有诚心的求一个才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也是她第一次拿着小眼卖萌,不知道会不会太丑!

倾辰烨怎么觉得听着这话身上立即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好了好了,不过得由你搭我回去!”说着双手抱肩,好整以暇的扬眉看着蓝瓷瓷。

“什么?”蓝瓷瓷看着倾辰烨那一米八几且健硕的身板,差点没有栽倒在地,不过既然是她蓝瓷瓷在求人,只好咬牙答应,“好!”

夜色晚风习习,吹散了蓝瓷瓷的齐肩长发,看着纤瘦的蓝瓷瓷吃力地踏着单车,硬是没有哼一声,那不服输的样子让倾辰烨嘴角上扬,好看的脸庞洋溢满满的暖容。

“知不知道你很重,以后少吃点油腻的东西!”蓝瓷瓷吃力踏着车,还能说教,倾辰烨彻底佩服,不过一听也知道她蓝瓷瓷的意思,无奈道:“比如说,猪排饭,对吧?”

“孺子可教!”

“废话,从刚刚见你,满嘴离不开猪排饭,大姐,能不能别三句不离吃啊?”倾辰烨彻底败给这个吃货。

“民以食为天,还不是你逼我的咯,人家只是普通小老百姓嘛,所以,食物就是个大件儿!”

倾辰烨扶额,“得得得,要不,我吐出来给你,对了,之前咬了你一口,要不给你咬回……”

“呸,恶不恶心你?”蓝瓷瓷差点没有栽下车,不过车子也是东倒西歪的。

“喂喂喂,慢点你,别把我摔了,我保险买得不多!”倾辰烨说着下意识紧紧抱住了蓝瓷瓷纤细的腰。

“啊——色狼,快放开我——啊——”就在蓝瓷瓷尖叫着扯开倾辰烨的手,自行车失去了平衡,下一瞬直接撞上了护栏。

“啊——”惨叫声此起彼伏,两人重重摔在了地上。

蓝瓷瓷捂着摔痛的屁股,看着望不到尽头的高速公路,再看那几近报废的单车,心痛啊!天都黑了,车子也烂了,怎么回去啊?

扭过头,借着微弱路灯见到躺在不远处的倾辰烨一动不动的,双眼紧闭,急忙上前,轻轻踢了他一脚,“喂,死了没有啊,喂——”

咦,不对劲儿?蓝瓷瓷蹲下,扶起倾辰烨,手触到湿湿黏黏的东西,一看,竟然是血,他后脑勺全是殷红一片,再看地上,有一块沾有血迹的石头,看来是摔下来时磕到了石头。

“看吧,非礼我,现世报来了吧,还敢提保险,真是……”看着昏迷不醒的倾辰烨,蓝瓷瓷还真是骂不下去,“算了,算了,也怪我骑车技术不给力,不过说到底,还是你的错,哼!”

找来自己的包包,翻出纱巾替倾辰烨简单包扎,还特地打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

看着头上包着粉色卡通图案纱巾的倾辰烨,棱角分明俊脸,好看的薄唇,令女人嫉妒的长长睫毛,安静的样子就好比从江南水乡走出来的秀气男子,蓝瓷瓷看呆了,太赏心悦目了!

背着倾辰烨一步一步的走在高速路上,汗流浃背的,累得跟狗似的,蓝瓷瓷心想,回去一定要写篇小说,名字就叫悲催的回家路。

迷迷糊糊间的倾辰烨,伏在蓝瓷瓷瘦弱的背上,满脸无奈,遇着这个女的,是福还是祸?

蓝瓷瓷突然脚一软,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加上背上一个百四十斤的鸡肠男,双重伤害,蓝瓷瓷就差没内伤了,而倾辰烨又昏了过去。

好不容易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倾辰烨,蓝瓷瓷真心想踹他几脚,“你昏迷得倒是挺惬意的啊,知不知道我快累死了!”

今天是倒霉日吗,为毛从太阳落山走到月亮出来,一辆车也没见着,真是悲剧了,蓝瓷瓷瘫在路边喘着粗气,“我说,大哥,看你这身板,膘也没有几两啊,居然还这么重?”

说着忍不住将倾辰烨头上的纱巾再缠紧一些,疼死你。

这大晚上的,处在寂静的高速公路上还是蛮渗得慌的,蓝瓷瓷不得已,又背起来亓一步三踉跄地行走在夜色之中……

当见到前边有一位拉着两轮推车的老伯时,蓝瓷瓷就差没有热泪盈眶了,用尽吃奶力气,迈着小短腿牛吼吼地追了上去。

“老伯,能不能借您这推车一用,我朋友受伤了,我得送他去医院,行不行?”蓝瓷瓷喘着粗气,满脸诚恳地说道。

拉着推车的老伯望了一眼一身狼狈的蓝瓷瓷,又看了一眼她背上的人,在确定不是恐怖分子之后,才悠悠地说道:“五百块,卖给你了!”

“五、五百块?”蓝瓷瓷舌头瞬间打了结,整个人差点没有栽倒在地,“老伯,人家打劫也不是这么打的啊,太贵了吧?”

“爱买不买,”老伯傲娇地哼了一声,拉着两轮推车就要走。

“买买买,行了吧?”蓝瓷瓷说着将倾辰烨丟到车上,翻遍全身也只有不到三百块,今天买票的买票,罚钱的罚钱,一千块就只剩这么点了,忍不住仰天长叹,靠,还能不能再悲催一点!

“我说,天很黑了,我得赶时间,快点!”

蓝瓷瓷满脸谄媚地走到老伯面前,“二百五行不行?”

“你才二百五,”老伯没好气道,“我说小姑娘,砍价也不是这么砍的哟,不行不行,你,把人弄下来,我得走了。”

“好好好,五百就五百,”蓝瓷瓷说着迅速在倾辰烨身上搜,卧槽,这家伙居然没带钱包,还是摔车时给弄掉了?

情急之下,只得出狠招了,迅速将倾辰烨身上的外套、腰带以及手表通通扒了下来,丢给老伯,“你看看,这可都是牌子,连腰带手表都带钻,够了吧?”

看着老伯眉开眼笑地离开,蓝瓷瓷突然间就后悔了,那手表上的标志,好像是什么什么大师设计的,全球限量,这这这,差价是不是太大了。

抱着对倾辰烨无比抱歉的心情,拉着他上了路。

“知不知道,乱扒人家的东西,也是可以坐牢的?”倾辰烨突然开口说话,没有语调可言的声音使得空旷的路上显得有些恐怖。

蓝瓷瓷闻声蓦地一措,手一松,车子猛然下沉,成功地给倾辰烨来了二次头部撞击。

“喂,你搞搞清楚,我也是为了救你好不好?”蓝瓷瓷回眸,望着倾辰烨,“还有,你现在感觉怎样,死了没有?”

倾辰烨看起来很是虚弱,不过却想要挣扎着起来,“我不要坐着这种装过牛粪的东西回去,你找车能力太差,快扶我下去!”

“有这个就不错了,我拉着你这么重的人我都没有抱怨,你居然敢抱怨我,”蓝瓷瓷卷起衣袖,指着倾辰烨道,“告诉你啊,我是肯定不会背你回去的了,如果……”

“扶我下去,”倾辰烨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虚弱,而且此时脸色非常的难看,路灯之下更显苍白。

蓝瓷瓷看着有些慌了,“你你赶紧躺下去,我送你去医院……”

“我要下去……”

“喂,你……”看着倾辰烨自己挣扎着下了车,然后华丽丽地再度栽倒在地,蓝瓷瓷也是无语了,大哥,逞强过度绝对就是找死,这回信了吧?

在历经千辛万苦,撒了千万滴汗水之后,总算在凌晨十二点之前找到了一家县级医院,按了按院门口的急诊铃。

然后将倾辰烨扶起靠在车边,蓝瓷瓷把脖子里的一块玉佩扯下,有些肉痛地放在倾辰烨手中,“这是我最值钱的东西,卖了,也值个千把块钱,够你治疗修养什么的了,把你贵重的手表给人也不是有意的,千万别告我啊,真的,卖了我我也请不起律师的。”

说罢,起身就要离开,可脚却迈不开步子了,低头一看,倾辰烨双手抓住了她的裙摆,靠,难不成还缠上我了你?

“放手!”蓝瓷瓷看着已经苏醒的倾辰烨的这个动作,郁闷了,“放手——”

“想就这么跑了吗?”倾辰烨说着扯着蓝瓷瓷裙摆的手力度更大了一些,“就不想想,怎么负责?”

“难不成要我以身相许啊你,不过这是不可能的,”蓝瓷瓷说着开始想要掰开他的手。

“以身相许,我怕我吃亏,所以你现在,马上给我通知……”倾辰烨说着下意识地用力一扯,随着清脆的布料撕拉声响起,蓝瓷瓷身上的及膝连衣裙被扯下了一大块面料,大红小裤裤尽收眼底。

倾辰烨脸部忍不住抽了两抽。

而某女的脸彻底绿了。

匆匆跑出来的值班医生以及护士见到此情景也就醉了。

下一秒,蓝瓷瓷狠狠地踹了一脚倾辰烨,嘴里高喊着,“我跟你没完……”的口号,逃也似地迅速消失在地平线上,其过程不超过五秒钟。

扬起手中的玉佩,如意和田玉,可爱剔透,看了一眼另一只手上扯下的裙布,倾辰烨噗哧一声笑开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你吃太多所以眼撑瞎了 第1章 你吃太多所以眼撑瞎了 第2章 现世报 第2章 现世报 第3章 被丢半路 第3章 被丢半路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