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生存语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末日逃生。

第一章末日逃生。

当人不如当猫 2021-02-23 07:26:54
世界末日是什么?  实际上是死亡……,所以死了,一切就都没了。——节选自《生存下来语录》  飕飕~~  轻风卷过一股呛鼻的腥味,像工地般的碎石旁,一滩滩血迹,触目惊心的撒落在地上,若在这儿遥望,并不难看见了碎石下的森森白骨。  大腿骨、肩胛骨、手骨…飕飕~~。...

生存语录

推荐指数:10分

《生存语录》在线阅读

  世界末日是什么?

  其实就是死亡,因为死了,一切就都没了。——摘自《生存语录》

  飕飕~~

  轻风卷起一股刺鼻的腥味,像工地般的碎石旁,一滩滩血迹,触目惊心的散落在地上,若在这儿眺望,不难看见碎石下的森森白骨。

  大腿骨、肩胛骨、手骨……都已经风干,但是却不难看出,这白骨生前,是人。

  在这让人作呕的碎骨边,正趴着一个浑身灰尘的青年,他脸上除了尘土之外还有少许血迹,身穿的蓝色衬衫也早已破破烂烂,在被钢筋勾破的裤腿下,一左一右绑着手掌长的小匕首。

  仔细观察的话,还能发现,他身下压着的,是一柄一米多长的黑鞘汉剑,鞘口处铁质的龙纹装饰早已模糊,然而隐约透露出的刃口,却散发着寒冷的光。

  青年一动不动的趴着,不远处,从高耸的废墟后,慢悠悠走过一群侏儒,它们绿油油的身板虽然各个不足一米,举着将近他们身高两倍的大棒颇为滑稽,但那咧起的嘴角却时不时露出一排锋利的犬齿,让观者毛骨悚然。

  这群奇特的怪物,就这么叽哩嘎啦的一路交流着什么,从青年藏身的废墟上走过。

  十分幸运,这些侏儒并未发现碎石下的青年,它们迈着小短腿,一路消失在白蒙蒙的浓雾中,这让青年松出一口气,暗中观察一阵四周后,匆忙起身,将汉剑装进了剑袋。

  顾不得拍掉身上的尘土,他踏着步子,破旧的旅游鞋窜行在废墟中,灵巧的避开遍地可见的碎骨和血迹,在极短的时间内,穿过了这片混乱的废墟。

  随着远离那片枯骨荒芜的乱石堆,四周白色浓雾也逐渐退去,视线开阔,整个城市的面貌呈现在他眼前……

  只不过,没有丝毫变化,因为视线所及之处,遍地都是断壁残垣和杂草树木,除了一些平房裂开了些口子,还在顽强屹立之外,这个世界就如同无边无际的荒林。

  这里,曾是繁华都市,但如今放眼望去,入目的却只是废弃的钢筋碎石,真是可悲的一幕,死寂如斯,整个世界都仿佛堕入了阴森的噩梦。

  没错,噩梦。

  停下脚步,站在平坦的大理石上,青年死寂的眼神露出一丝茫然,抬头看向灰蒙蒙的天空。

  我为什么会在这?

  ……

  “砰砰!!”

  “秦笙!你小子还要睡到什么时候?”身宽体胖的胖子,边穿衣服边走到靠门的床铺处,用力拍了拍床板:“再不去上课咱们就要被扣分了,今天第一节可是班头的课!”

  狭窄的宿舍中,秦笙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推开被子先是怔了一会,然后急忙从上铺跳下来找鞋子。

  “胖子,现在几点!”

  “七点半!就剩十分钟了,你可得快点。”回答的,是秦笙下铺的瘦高个,他每天醒的最早,不过基本上每次都等到大家都起来后才走,看他头发湿漉漉的,显然是刚洗完头没多久。

  “还来得及。”

  秦笙应了声,迅速穿上鞋袜,当他拽过床头那件蓝色的衬衫时,略微楞了一下,不由想起梦中的支离片段……当时躲在废墟中的他,貌似也是穿着这件衣服。

  站在宿舍门口,一个带着厚眼镜的脑袋伸进来喊了一句:“秦笙,你墨迹什么,再不走我们就要走了。”

  “喂喂,等我一下。”

  不再多想,将梦里的那点破事抛到脑后,秦笙套上衬衫,匆忙将灯关上,当他准备撒开腿追上胖子他们时,却莫名其妙的停住了动作,悄悄地溜回床铺,从枕头下掏出两把银白色的匕首缠在裤腿里,这才推门,跟上了走到楼梯口的三人。

  紧接着一路狂奔,总算赶在上课前冲到了班内。

  坐在椅子上,秦笙趴在桌面继续补觉,他不知怎么了,总感觉最近浑身上下都没什么力气,或许是因为那怪梦的缘故,从醒来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正是这预感驱使他带上了那两把匕首。

  “秦笙,你今天怎么了?平常你都是宿舍里第二个醒来的,今天竟然睡得那么死,这可不多见。”坐在秦笙后排的瘦高个,笑了笑:“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你怎么知道?”秦笙一愣,难不成自己昨晚说梦话了?可貌似那场梦,几乎从头到尾自己都没说过话。

  “你早上跳下来的时候,头上全是汗。”瘦高个推了推无框眼镜,指向秦笙湿漉漉的头发:“我原本以为你是在我醒来之前洗头了,但是后来发现,你头发干的竟然还没我快……所以应该是冷汗吧?”

  “恩,是冷汗。”对瘦高个的这番推理,秦笙并没有惊讶,自己下铺这家伙经常看推理小说,平时也很喜欢揣摩细节,是一个头脑很不错的家伙,其实,他若不是因为对推理迷恋太深,也不可能考到这种普通大专来。

  “是怎样的噩梦?”瘦高个好奇问道,他的求知欲也出乎意料的强。

  对此,秦笙淡然笑了笑,目光飘向窗外:“别问那么多嘛,不过就是些无关紧要的梦罢了。毫无意义。”

  的确没什么意义,独自在废墟般的世界里乱转,还一直小心翼翼躲着那些绿色侏儒,简直太憋屈了,真想不通梦里的我究竟是怎么想的,拿着汉剑都不敢冲上去拼一拼,硬是藏在碎石里,等那些怪物离开……

  秦笙心思飘忽不定,从那场梦,他不由想念起藏在床铺下的黑鞘汉剑,作为一个喜爱冷兵器的收藏者,他已经好久没有挥舞那把剑了,在这个全封闭的学校,如果被发现那柄开刃的‘凶器’,十成会被没收记过。

  说起那把汉剑,其实是秦笙上高一时去龙泉旅游碰巧买的,通体钢制,剑柄上栩栩如生的刻着一条龙,鞘口和护环更是纹着许多说不上来的纹路,更主要的是,那剑刃和剑柄并非衔接,是很不错的一把削铁钢剑,当初花了秦笙不少钱才从‘工艺品店’买过来的。

  “起立!”

  随着每日必备的课堂礼仪,第一堂课,开始了。

  昏昏沉沉、迷迷茫茫。

  一早晨,秦笙不知道自己读了什么,只记得自己一直在读。他感觉这种日复一日的生活,乏味到让他想死,他感觉每个过着重复单调生活的人,都是一具具行尸走肉。

  要是生活能刺激些该多好,人为什么而努力活着呢?可不就是为了痛快吗?

  如果能像小说里那样,持着剑纵着歌,行遍天下,那该多逍遥?

  悠悠然的趴在桌子上,秦笙幻想着自己拿着黑鞘汉剑,武装齐全的浪迹天涯,在旅途中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偶尔玩玩英雄救美,渴了饿了就想办法弄些食物……多自在。

  少年多梦,这种念头,纯粹是武侠小说看得太多,其实他也知道在这个现代化的社会,剑、刀之类的东西都只是工艺品,而所谓的侠客之心,也只是一种被公益广告宣传的义勇品德罢了。

  都是些,早就被时代所抛弃的玩意。

  “咚!!”

  一声轰响如雷贯耳,伴随着整个教学楼的轻微摇晃,即便是坐在椅子上的学生们都能感觉到一阵失衡,而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更是险些跌倒,万幸的是,这晃动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前就停止了,顿时整个教室鸦雀无声,所有人,包括老师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异状给吓了一跳,一时间,课堂陷入了奇特的死寂。

  “刚才是地震吗?”

  “不对吧?晃动那么小。”

  随着一个个小声议论响起,教室再度恢复生机,由于没有再发生晃动,站在讲台上的语文老师也没多想什么,冲下面喊了两声安静,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走出门,估摸着是去教务科问情况了。

  “哪来的声音?楼上他、妈的搬桌子么?”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胖子被惊醒,小声囔囔着。

  “这么大动静,怎么可能是搬桌子。”瘦高个无所谓的笑笑,摸着下巴道:“应该是附近哪块儿地震了,刚才地面貌似是上下摇动,看来震源离咱们这边不远但也不近,当初四川地震可不就是这样,虽然离了十万八千里,但咱这边却也是一阵天摇地晃。”

  “说的也是。”和秦笙同宿舍的厚眼睛儿,拍拍胸口,收回迈出随时准备逃跑的脚:“刚才吓我一跳,还以为地震呢。不过这种情况,一般不是都该疏散咱们到操场吗?班头怎么直接跑了?”

  “估计是班主任也不知道遇见这状况该怎么办。”一直沉默的秦笙,用手撑着侧脸淡然看向窗外,随口道:“别看他手段严,其实才从大学毕业没多久,和咱们一样都是‘新生’,遇到这种事估计是向其他老师问该怎么办了。”

  “嘁,真无聊。”胖子从抽屉拿出矿泉水,咕噜咕噜喝了口,戴上耳机趴在桌子上继续打起呼噜。

  秦笙咧了咧嘴,没多说什么,独自眺望远方的风景。其他城市地震与他有何相干?无非就是电视上多了些新闻而已……如果震源离得近些,把教学楼震塌才是好事,那样就能放一段时间的假了吧?

  看着窗外,茫茫雾霾中若隐若现的高楼大厦,秦笙怔怔出神,最近的雾气有些太浓了,连百米外的省政高塔都看不清,这种pm2.5超标的天气最近越来越频繁,真是让人心烦。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是秦笙感觉错了,还是真的有余震,在他发呆时,桌子明显又震动了一下。

  “轰!!咔嚓!!”

  突然!整个教室开始疯狂的晃动,声音不大,但却仿若天摇地动,墙角也攀爬上了一丝丝蛛网般的裂痕。

  “地震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整个教室又乱了,哄骂声中,学生们一窝蜂朝外面涌,什么消防演练之类的玩意,在人本能的恐惧下,早就被忘得一干二净。而秦笙自然也不例外,他早在其他人前就起身狂跑,心脏狂跳间,唯有逃出教学楼这一个念头。

  当他第一个跑到门前的一刹那,下意识回头看了眼背后,同样玩命狂奔的同学们,以及,还戴着耳机睡觉、对地震浑然不知的胖子。

  操!胖子!

  秦笙心中一紧,想要去冲回去叫醒舍友,但晃动不止的教学楼却让他没那个勇气,如果浪费了这个时间,恐怕就没办法第一批离开这里了,说不定还会卷入混乱的人流里。

  说真的,他和胖子、瘦高个、厚眼镜等人认识了才不到半年,平时关系一般,更谈不上什么哥们朋友,犯不上自己舍命去救他,但好歹也舍友一场,如果不救的话,又有些太说不过去。

  救还是不救?

  犹豫仅在一瞬间,秦笙一咬牙,随手抄起身边一本语文书,隔着几张桌子狠狠砸过去,虽然只是慌乱之下的一砸,但人在紧要关头,往往出乎意料的强悍,竟是半点不差的命中了胖子的脑袋。

  这一砸,尽了他最后一份情谊。

  一如胖子早上拍他床板。

  “操!谁砸老子!”胖子拽下耳机怒吼一声,但他很快就蔫了,惊恐的看了眼身边震碎的玻璃,灵活的像只胖猴子窜入人群,硬是挤到了中流的逃跑位置。

  出了教室门,楼梯口也是一片混乱,八百多学生挤在狭窄的阶梯上前涌后堵,教学楼已经撑不住了,篮球大的石块混着钢筋落下,就像油锅滴入冷水,原本还只是推推搡搡的人群,顿时都不管不顾的朝楼下狂冲。

  秦笙幸运的跑在前面,当他听见后面的惨叫声和女生的哀嚎,他知道,有人被坍塌的墙壁砸中了,又或者被其他人踩在了脚下——死亡,基本是注定的。

  体力较弱、竞争力也不强的女生落在后面,这是英雄救美的好机会,但秦笙却丝毫提不起掉头救人的欲望,什么热血、什么行侠仗义、什么舍己为人,在生命的威胁下简直就是笑话,他只能继续跑,保证自己不会成为他们的一员。

  在不久前,他也幻想过什么是世界末日。

  是山崩地裂,还是外星人入侵?又或者全球核爆、核冬天降临?再不然就是轰轰烈烈的火山爆发,整个世界一步步陷入瘫痪?

  可能性很多,但真相却只有一个。

  如果现在有人问他,那得到的答案无疑很简单。

  世界末日——就是死亡的敲门声。

  死了,一切就都没了。

  【作者题外话】:来驻站的……如果混得好就签约主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末日逃生。 第二章怪物。 第三章取汉剑。 第四章厮杀电闪! 第五章幸存者地下室。 第六章分散食物。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