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在线阅读 > 正文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九章:逃之夭夭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九章:逃之夭夭

奇热文学 2021-04-05 13:32:42
邢曼小说名字叫作《总裁强抱终身不嫁》,提供更多总裁强抱终身不嫁{作者},总裁强抱终身不嫁{作者}小说深度阅读。总裁强抱终身不嫁小说邢曼摘选:邢曼那闪动的眼眸,不确认的言辞,他也明白了几分,也许他们父女二人的离开了,和南风那个…...

邢曼小说名字叫做《总裁强抱终身不嫁》,这里提供邢曼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总裁强抱终身不嫁小说精选:邢国英躺在刚刚换过的医院的病床上,脸色较半年前更是蜡黄,时不时在午后时分还泛着两抹潮红。肚中不断增长的腹水,只能通过外界的不断抽取来减少,若是找不到合适的肝脏,恐怕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越来越短。虽然他没有亲口问女儿自己得的到底是什么病,但是本能的预感和意识,每况愈下的身体,让他也多少了然些。而对于这个陌生的X市,小曼并没有细说,只是说在这能够得到更好的照顾,他本想劝慰一番,但是回想起邢曼那闪烁的眼眸,不确定的言辞…

邢国英躺在刚刚换过的医院的病床上,脸色较半年前更是蜡黄,时不时在午后时分还泛着两抹潮红。

肚中不断增长的腹水,只能通过外界的不断抽取来减少,若是找不到合适的肝脏,恐怕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越来越短。

虽然他没有亲口问女儿自己得的到底是什么病,但是本能的预感和意识,每况愈下的身体,让他也多少了然些。

而对于这个陌生的X市,小曼并没有细说,只是说在这能够得到更好的照顾,他本想劝慰一番,但是回想起邢曼那闪烁的眼眸,不确定的言辞,他也明白几分,或许他们父女二人的离开,和南风那个小子有着莫名的关系。

南风那个人,他自始至终就不喜欢。

虽有些钱,自己经营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酒吧,事业也算得上小有成就,可是他眼神中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流氓痞气,让他邢国英不甚喜欢。

开始邢曼向自己介绍,这个人是女儿的男朋友的时候,他虽不满意,却也不想拂了女儿的心,这次匆忙离开,而那个叫做南风的男子连送都没送,这更加验证了邢国英的猜想。

“爸,我最近可能有点忙,可能没有时间来看你。不过你放心,我已经给你找了护工。”邢曼在电话之中,嘱托道。

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她谁也不认识,人生地不熟,虽然手中还有几十万的存款,但是父亲日日在医院的开销已是一大笔,她不能这样坐吃山空,所以目前迫在眉睫的便是找一份工作,最起码能够养活自己和父亲。

而且,还要筹够那高昂的手术费用,只要有一线希望,她便不会放弃对父亲的治疗。

而她一个弱女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更没有一技之长,所以要想多赚钱,只能去那些声乐场所,虽然她百万个不乐意,但是为了父亲,她也别无他法。

于是,X市最大的歌舞厅,成了她的首个目标。

偌大的歌舞厅内,奢华的吊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形形色色的男女们相互搂抱着,在优雅的音乐下,迈着娴熟的舞步,脸上和眸色之中却充斥着贪婪和赤裸的**,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暧昧的气息,胶着的意味。

邢曼被画了个淡淡的妆,再瞧其他的舞女,都是浓浓的烟熏妆,卷曲的睫毛随着眼睛的一开一合不断眨着,让人觉得虚假无比。

歌舞厅有个不成为的规定,新来的人第一次,都是这般淡若的妆容,为的就是讨好那些有身份地位的豪门子弟,权贵人世。

他们看腻了浓妆厚抹,厌倦了暴露,却偏偏爱上了欲拒还羞,素雅洁净的面孔,尤其是这新来的人第一次,尤为重要。

虽然这是歌舞厅,但是具体发生一些什么,却不是他们想要干涉的,确切的说,歌厅的老板只管荷包里进账的多少,而权贵和舞女之间的男女之事,他睁只眼闭只眼的,权当没看见。

而且,他也变相地鼓励这般,歌舞厅,KTV,这些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业界的潜规则,钱财进了自己的腰包,何乐而不为。

“赶紧着,你们今天可得都谨慎些,今天的这位金主可是咱们X市最有名的年轻富豪,都得小心伺候着,别大意。”王哥指着几个新来的姑娘,还有几个原来的穿着暴露,性感妖娆的美女,“你,你,还有你们几个,都过来,跟我去包厢。”说着,引领着她们朝歌舞厅最豪华的包厢走去。

邢曼扯着那些上身布料不多,下身刚刚盖过**的裙子,面上均是羞赧之色,再踩着这得十二寸的高跟鞋,瞬间连同路都走地歪歪扭扭,极其不自然。

她之所以来这,也正是因为走在最前面的王哥答应过她,只要能够将包厢的客人陪得高兴,今晚的小费就全部都是她一个人的,而王哥也不会从她这抽走佣金。

虽是口口声声照顾她是新来的,但是看着王哥眼睛总是停留在她那年轻的身体之上,她总觉得这个人日后必定会为难自己做些不愿意做的事情。

虽然,她穷困潦倒,为父赚取医药费迫在眉睫,在这当歌女已经是突破她最大的底线了,若是再有其他,到时候她大不了不要钱了,直接走人!

看看其他几个姐妹,性感的裙装,有的露着大半个香背,有的前面那抹春光若隐若现,让人随意一扫,便一览无余,而那神情,却皆是倨傲不已,朝邢曼鄙夷一眼,还可以挺了挺胸前的两抹**,邢曼心中黯然叹息一声。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而且日日在这犬马声乐场所,见惯了这些穿着打扮,慢慢地人也就学着堕落起来。

她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只要父亲的手术费用攒齐,她立马退出。

想着,就已到了包房。

漆黑的真皮沙发,满眼尽是黑色,有种说不出的庄重和肃穆,灯光不亮但也不暗,邢曼自从进了屋子,就一直低着头,不敢看眼前这个被王哥口口声声捧到天上的男人到底是谁,只得用眼角的余光偷瞄整个屋子的摆设。

她们几个女生,进来之后,一一排列整齐,就好似货物一般,等待着主人开口。

权色交易!

黯然叹一口气,只要能拿到钱,现在尊严还算个啥!尊严能够换成人民币,替父亲治疗吗?

生活的打击,将她的自尊,自强击地支离破碎。

“这个,这个,还有角上那个,留下。其他都出去吧。”能希悠然地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左手晃动着高脚杯中棕褐色的**,在暗淡的灯光下散发着熠熠的神彩,眼神睥睨,只是目光随意一扫,身边的人便会意。

现在的他,出门便是西装革履,豪车助理,伺候的人一群接着一群,而公司的业绩亦是蒸蒸日上,所以,便有了大把的时间,来这些场所,恣意地消费!

只是眼神停留在最角落的那个女生,还是不由地一怔,那熟悉的神情,和他内心深处的那个女生,如此之像!

也不过是像而已,她现在估计正温存在南风的怀抱之中,眷恋不舍呢吧!

是她口口声声地说,全当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个游戏,不过是玩玩而已!

是啊,诚然,那个时候他还是个穷小子,没有反驳的资本,更没有谈论爱情的资格,爱情,是有钱人打发闲散时间的方式,确实穷人的奢侈品,富人和穷人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若是以前,他还是那个穷小子,或许还是会怡然自得窝在那个小小的酒吧里,满足地过着安之若素的生活,而且也心满意足。

可是邢曼将他所有的希望都打地支离破碎!

“过来!”在刚才那个男子开口的时候,她便知道,自己被留了下来,心中又是喜,又是怕,喜的是王哥的话语犹如在耳畔,只要将这位金主哄得开心,小费可是有不少;怕的是她根本没有什么经验,一切却凭着本能,和在电视中看到的场景。

“说的就是你,穿着浅色格子的女生,怎么来这,还装什么矜持!”那个手下见她还犹如泰山一般,岿然不动,恼怒道。

邢曼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粉嫩的脸庞如同夏日间熟透的水蜜桃,在这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说不出的诱人。

低着头,手指头兀自搅绕着,一步一步挪动着,朝那传说中的金主走去。

“还不敬能先生一杯酒!”一旁的人见状,用力将邢曼一扯,便落在了能希身旁。

邢曼被突如其来的力道一把扯了过去,踉跄几下,高高的鞋跟在干净的地板上滑动,发出尖锐的刺声,坐在一个陌生的男人身边,这才稳定身形,微微欠了欠身子,朝面前漆黑色的茶几伸出洁白的手臂,端起一杯不知名的红酒,怯怯道:“敬能先生。”头却一直低着,眼睛盯着白皙的大腿。

能希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背后一凛,身形一怔,如果容貌有可能相似,但是音色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独一无二的,绝不可能相似!

当然,除了那些刻意模仿的。

身形,模样,声音,都极其相似,这让能希不得不怀疑眼前这个女子就是藏在他内心深处的女子,那个奚落他,将他们之间的感情当做一场游戏的无情的女人。

“邢曼?”说着,将身边女子的下巴扬起,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一丝笑,深邃的眼睛一眨不眨地聚精会神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好似要把她的容貌一点点儿嵌入骨髓。

“能希,是你吗?”邢曼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却好似从遥远的天际传来,却真实的响彻在耳边,一双水眸瞬间睁大,漆黑的瞳仁也不知道扩大多少倍,既惊又讶的心情,连同语气都有着不可置信的哆哆嗦嗦,微微颤抖。

能希见状,嘴角轻轻上扬,满是不屑,鼻腔中冷哼一声,说道:“没想到,在这能够见到邢小姐,真是难得啊?”

真的是他,望着他那熟悉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还是以前的模样,可是半年前那个相同的面容,但在邢曼现在看来,却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觉。

以前的能希是温和的,甚至是胆怯地,尤其是在为人处事方面。

可是现在的他,就好似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受着下面万万千千的子民敬仰爱戴。

气质,不一样了吧,还有那眼神之中,被犀利和谋略充斥着,让她既熟悉可又是如此的陌生。

被重逢的喜悦所围绕,可是望着他那冰冷的神情,目光如同一把把凌厉的刀子刮了过来,让她不禁瑟缩一抖,怯怯地问道:“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邢曼啊!能希!”

能希笑出声来,唇角滑成一条优美的弧线,直达耳旁,被更多的不屑,鄙夷所替代,说道:“我一向记忆力很好的,邢小姐,怎么,你不知道吗?你可是当初将感情视作游戏的人,这般让人印象深刻的事情和人,我怎么会忘记呢?”说着,修长的手指在邢曼的脸上划过,阴鹜的眸子促起,鞠着淡淡的笑。

可这笑,在邢曼看来,比阎王的招魂令还要吓人,他是在生自己当初的气吗?还是故意这么说的?

她当时只不过是看到他和别的女人竟然搂抱在一起,所以才会生气,她是吃醋,才刻意说出那番话来的。

刚想反驳,却不料讽刺的话语又紧接着响起:“怎么,南风不要你了,所以你才跑到X市来,做着下贱的工作,用身体来换取钱财吗?”

“你!”在他眼中,她就这般不堪吗?卖身求财?

是啊!虽然她有着万般无奈的原因,可这就是现实。这真相被人硬生生地揭开的时候,而且还是被她挚爱的人亲手揭开,她的心痛极了,好像被千万根细针在扎一般。

“怎么,心痛了?被戳到真实的一面,所以也知道心痛了?”能希扳着她的下巴,看着眼前她痛苦的神情,有种说不出的畅快,手上的力度不由地加大一分,他要将自己所受的屈辱通通讨还回来。

邢曼深吸一口气,将脸别到一旁,再也不想看他,嘴中倔强地说道:“是啊,我就是靠身体来卖钱,真不好意思,让能先生见笑了。”

面前的这个男人,和以前温柔似水,少言寡语的印象中的人,再也不是同一个人了。

字字珠玑,却是如此犀利透彻,不戳到别人的内心深处最痛的点,誓不罢休!

“好啊,很好!”能希满意地点点头,语气愈发冷厉起来,心中却说不出的难受,好似有一股无名之火拥堵在胸腔之中,上下不得,“那你就发挥你全身的本事,把本少爷伺候高兴开心好了,否则,你一分也拿不到钱!”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八章:心灰意冷(二)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五章:寻觅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十章:旧情再燃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九章:逃之夭夭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六章:生病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二章:与众不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