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在线阅读 > 正文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八章:心灰意冷(二)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八章:心灰意冷(二)

奇热文学 2021-04-05
邢曼南风小说名字叫作《总裁强抱终身不嫁》,提供更多总裁强抱终身不嫁邢曼南风小说深度阅读,总裁强抱终身不嫁邢曼南风。总裁强抱终身不嫁小说邢曼南风节选:邢曼总是会心有余悸,她觉得自己现在的就犹如那砧板上的鱼肉,等…...

邢曼南风小说名字叫做《总裁强抱终身不嫁》,这里提供邢曼南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总裁强抱终身不嫁小说精选:日子就这样稀松平常的过着,现在她换掉了酒吧的工作,在南风推荐的朋友那当个小小的文职,工资丰厚,而且也很轻松,这样,她就有更多的精力去照顾生病在床的父亲。只不过,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肝源,这让她日日垂头丧气,少了这个年龄段的青春很活泼。而南风自从那晚之后,再也没有越矩的行为,但是望着那双被**充斥的双眸,和眼角那掩藏不住的对某些事情的渴望,邢曼总是心有余悸,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如同那砧板上的鱼肉,等待着南风的宰割。即使不…

日子就这样稀松平常的过着,现在她换掉了酒吧的工作,在南风推荐的朋友那当个小小的文职,工资丰厚,而且也很轻松,这样,她就有更多的精力去照顾生病在床的父亲。

只不过,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肝源,这让她日日垂头丧气,少了这个年龄段的青春很活泼。

而南风自从那晚之后,再也没有越矩的行为,但是望着那双被**充斥的双眸,和眼角那掩藏不住的对某些事情的渴望,邢曼总是心有余悸,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如同那砧板上的鱼肉,等待着南风的宰割。

即使不是现在,也终有一天会成为他口中可怜的小羔羊。

这晚,邢曼在医院陪伴完父亲,准备回家。

走在空荡的医院门口,夜色凉如水,一弯银月如同钩子那般,浅浅淡淡的挂在半空之中。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能希,现在的你身在何处?可否像现在这样一般,对我的思念就如同我对你的那般,浓厚亲密?

“你出来了,小曼。”思绪正在飘散之间,被突兀的声音打断,眉间闪过一丝厌烦,淡淡神情,随着声音的源头,望了过去,淡然地回应道,“你怎么在这,南风?”

南风仍旧是那副痞痞的模样,斜着身子,倚靠在SUV身旁,最近生意红火,赚了不少,所以这不,马上提了一部新的车子。

眉眼促着笑,说道:“本想给你打电话的,但是一想,这个时间你肯定是在医院照顾伯父的,所以就径直开了车子过来。”说着,刻意手指在新买的车子上敲敲打打。

邢曼扫了一眼,走近南风,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弯弯的柳眉蹙成一团,不悦道:“你喝酒了?”

南风见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新车,或许已经注意到了,但是却丝毫不提这茬,难道他身边发生的一切新变化,她就如此不关注吗?

难道他为她做了这么多,她心中还装着能希那个臭小子吗?

一穷二白,而且连个甜言蜜语也不会说,他真不知道邢曼到底喜欢他什么!

嫉妒的火,一旦迸发,就如同燎原之火,在干燥的小草之间蔓延不已,再也无法阻挡。

板起脸,南风没好气地说道:“难道你就没看到我今日开的是新车吗?心情不错,所以喝了点小酒!”

淡淡神情,邢曼无奈地摇摇头,心中暗自叹息一声,唇中的语气却柔软了不少,说道:“对不起,南风,因为父亲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找到合适的肝源,所以我的心情不是很好。而且,也很疲惫。”

见此,南风心中也有一些不忍,脸上的冷厉之色缓和了不少,说道:“无妨,我了解的。我送你回去吧。”说着,不由分说,将邢曼拉上车。

到了小区门口,邢曼和南风道别,却不料他怎么也不肯上车,非得要去她家喝杯茶,醒醒酒。

邢曼身心俱疲,也无力拒绝,只得应允,却不料这次大意,确是引狼入室。

刚一进房门,南风就扑了上来,就她按到在沙发上,嘴中呢喃道:“你知道嘛,邢曼,我想死你了。”说着,大腿狠狠的力道就压在娇弱的邢曼身上,一只手使劲地禁锢着她的双手,让她没有丝毫动弹的空间和余力。

另一只手,抓住她那马尾,控制住她的后脑,沿着额头,鼻尖,粉嫩的唇,一路向下滑。

邢曼拼命挣扎,但是却丝毫没有活动的空间和余地,心中又是惊又是惧,委屈的泪水化作无声的形状,浸湿了沙发,口中求饶道:“你要做什么?南风!”闻着他那刺鼻的酒味,不知道他是真醉,还是故意趁着酒醉而为之!

“放开我,求求你了,不要这样……”

此刻的南风,就如同一只刚刚被放出牢笼的猛兽,面对着眼前这朝思暮想的娇小的可人儿,好似一块让人垂涎欲滴的香喷喷的美肉,他岂可放过!

而且身体的燥热,犹如置身于岩窟一般,让他难以忍受,他都坚持了这么长时间,如果再得不到释放的话,对身体也是没有好处的。

想着,根本不顾及身下可怜人的求饶,相反的,那些话语在他耳中,更加刺激了他的神经,让他感觉到莫名的兴奋和冲动,连同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和汗毛孔都竭力地呼吸,跳跃着。

“放开我……放开我……”求饶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转为无声的泪水,如同春日般刚刚融化的泉水一般,汩汩流个不停。

没有得到同情,也没有得到眼前这个如同畜生一般的人的可怜和停止,带来的反而是衣服被撕扯开来的声音。

她好悔,好恨,自己今晚的大意,若是当时坚持不让他送自己回家,这一幕便不会发生了。

想着,却不料身上的人,有着一秒的愣神,手上的力道也随着减小不少,邢曼猛一吸鼻子,使劲全身的力气,弓起大腿,朝前方顶去。

只见南风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然后紧接着捂住下体,蹲在一旁,疼痛地呻吟起来。

邢曼顾不及其他,一个激灵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看着眼前痛苦不堪的南风,瞧也没瞧,随手扯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就朝门外奔去。

不知道何时,房外已是瓢泼大雨,邢曼站在萧瑟的秋风之中,任由冷厉的雨点打落在身上,眼神空洞,心中更是惶恐不安,好似被人硬生生掏了个大窝子。

蜷缩在公园的一角,找了个避雨的角落,双手抱膝,瑟缩成一团,冰冷的风夹杂着雨水落在身上,沿着毛孔渗入肌肤,进入四肢百骸,冷彻心扉。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

翌日清晨,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打扫公园的环卫工人走上前去,轻轻推了推窝在一角的女生,“姑娘,你没事吧?”

邢曼这才苏醒过来,只觉浑身滚烫,头也昏昏沉沉,如坐在飘散在茫茫大海中的一片小舟之上,揉了揉酸疼的眼眶,连同眼睑上的肌肤都带着滚烫的热度,有气无力地回应道:“哦,没事,谢谢阿姨。”

刺眼的阳光,射入眼中,却一点温度都没有,连同周围的空气就如同凝固一般,散发着冬日的冷气,看来,她是发烧了。

跌跌撞撞,她都不知道怎么回到的家,站在门前,看着已经锁好的门,看来,南风是离开了,这才拿出钥匙,翻开抽屉,找了片退烧药,就着凉水喝掉,便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一头跌在床上,拎起被子,便倒头就睡。

夜幕降临,天上的星子如同碎钻一般,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俯瞰着大地。

邢曼这才翻了个身,被子里都是黏腻的汗,浸地浑身难受,摇摇头,甩甩脑袋,原先昏沉的感觉消失殆尽,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滚烫的热度已经退了下去,还泛着丝丝的凉,看来,她这烧是退了。

撑起身子,去厨房熬了点粥,随便切了点咸菜就着吃下去,胃中一阵温暖,浑身这才有了些许力气。

人也有了精神,思绪却在不停地转动着:昨日就好似一场梦魇,让她猝不及防,幸好,没有发生什么让她可悲自卑一辈子的事情。还好,现在想来,胸脯还不断起伏,邢曼轻轻拍拍,长吁一口气。

看来,这个地方是不能久呆了,她得赶紧离开。

至于父亲,到别的城市救治是一样的,合适的肝源就如同久旱的沙漠中人们汲汲渴求的甘霖一般,难能可贵,可遇而不可求。

说不定,在这个城市,一直没有合适的,到了个新的城市,会出现新的转机。

从抽屉里拿出南风准备的人民币,装进随身的包包内,这钱,如同烫手山芋般让她不敢在身上多放一刻,诚然,父亲治病是需要很多的钱,但是她不希望这些钱是建立在肉体的交换基础上的。

她的心中,自始至终就只有能希一个人。

满满的,都是他的模样和影子,其他人,再也住不进来。

灯红酒绿,夜色阑珊,酒吧里震耳欲聋的声音连同鼓膜都要迸发出来,好久没来,自己好像都不适应这个环境了。

敛敛眉头,邢曼将耳中的不适强抚去,绕过散发着赤裸裸**的人群,朝南风的办公室走去。

门没有关上,留着一个小小的缝隙,邢曼刚想敲门,却不料听到那散发着最原始的呻吟声从房间内传来,心中陡然一惊。

打开房门,看见沙发上那两个浑身**的男女,正忘情地交融着,欢愉着。

南风此时正处在云端,他一直都是**风流的,身体甚为饥渴,只不过为了邢曼暂时忍了下来,但是那晚受挫之后,他便觉得再也没有必要再忍受这般蚀骨的折磨,于是,在酒吧里向他示好的女人面前,他便暴露了赤裸裸的本质。

却不料,这一幕被邢曼收入眼底,他以为她再也不会搭理自己了,瞠目结舌,嘴巴惊讶地能够塞得下一个鸡蛋,南风一把将八爪鱼般黏腻在他身上的女人推搡出去,说道:“小曼,你怎么来了?”

唇角扯过一抹讥笑,水眸之中都是讽刺,邢曼将包包随手扔在地上,说道:“这是你的钱,从此以后,你我两清!”

说罢,看也不看南风,跑出酒吧。

奔驰在宽阔的街道上,夜深如此之深,街道上基本上没什么人,只听得秋风在耳边呼呼作响,直到跑到筋疲力尽,她才停下脚步。

挑了个长凳,坐了下来。

想起刚才的一幕,耳根泛红,脸色通红,无论如何,她都没有猜想到南风竟然会和别的女人纠缠在一起。

口口声声的说对自己一往情深,要和自己渡过难关,可是这甜言蜜语,在这种种行为之下,变地如此惨淡无力,不堪一击。

如果他真的在乎自己,便不会强迫自己,更不会霸王硬上弓,而是应该尊重自己的决定和行为,等着自己将能希全部放心,最后全身心的接纳他!

有的时候,她甚至觉得这个世界的男人可笑,以为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便得到了她的心了么?没有了心,身体就如同一个躯壳,行尸走肉般,没有生命的活力和勃勃生机。

如果南风是真的喜欢她,便不会在她拒绝了他那原始的冲动之后,为了宣泄,去寻找别的女人!

只是,那是纯粹的生理需求也好,真心实意也罢,都与她邢曼没有丁点儿关系。

看到刚才的那一幕,她并没有任何妒意,只是微微愤怒和不平,还有夹杂着的几分笑嗔自己的愚蠢:没有将眼睛擦亮,没有看清楚南风的为人。

好在,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望着苍茫的夜色,星子闪闪发亮,如同三岁婴孩那纯真的眸瞳一般,蕴着水气,透着俏皮,这个城市美好的景色,日后与她无缘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八章:心灰意冷(二)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五章:寻觅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十章:旧情再燃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九章:逃之夭夭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六章:生病 《总裁强抱终身不嫁》第二章:与众不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