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天谜之局》在线阅读 > 正文 《天谜之局》第一章 苍茫极地

《天谜之局》第一章 苍茫极地

梧桐阅读 2021-04-05
周几乔下彬小说名字叫作《天谜之局》,提供更多周几乔下彬小说,周几乔下彬小说名字。天谜之局小说周几乔下彬摘选:周几大教授在,乔胖子我压根儿儿就没操过心。”三人说说笑笑,待乔下彬不充气完后,各人手下工作都完成4得差不多了。乔…...

天谜之局

推荐指数:10分

《天谜之局》在线阅读

周几乔下彬小说名字叫做《天谜之局》,这里提供周几乔下彬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天谜之局小说精选:白是无暇的白,蓝是透明的蓝。在蓝白交接的地方有一条黑线,那是蜿蜒看不见尽头的海岸线。北极,人类文明之禁区,现今地球之原始。此不毛之地此时却正有三名中国人手脚并用的忙碌着,一人在为皮筏打气,一人嘴里念叨着用笔专心的在纸上画着什么,另一个整理着背包。奇怪的是,此苦寒之地,三人穿得并不厚实,似乎感觉不到冷。“周何,你轻点!毛手毛脚,这一包玩意儿‘轰隆’一声炸了,咱哥仨儿立马灰飞烟灭的归位了,更别说啥大秘密、大宝藏……”那打气的中…

白是无暇的白,蓝是透明的蓝。

在蓝白交接的地方有一条黑线,那是蜿蜒看不见尽头的海岸线。

北极,人类文明之禁区,现今地球之原始。此不毛之地此时却正有三名中国人手脚并用的忙碌着,一人在为皮筏打气,一人嘴里念叨着用笔专心的在纸上画着什么,另一个整理着背包。奇怪的是,此苦寒之地,三人穿得并不厚实,似乎感觉不到冷。

“周何,你轻点!毛手毛脚,这一包玩意儿‘轰隆’一声炸了,咱哥仨儿立马灰飞烟灭的归位了,更别说啥大秘密、大宝藏……”那打气的中年男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他身高超过一米八,秃头肥脸,大腹便便,活脱脱一座肉山,但他打气的动作竟非常之利索。

整理背包的周何恰恰与此人相反,个子不高,皮肤黝黑,瘦得跟排骨一样。周何咧嘴一笑,道:“炸个锤子!真要炸,也炸不到乔哥你啊!在昆仑山寻到的那本张天师‘游离身法’残本,乔哥你都练七年了,上个月不是刚臻大成么,那身速不比火车慢了嘛?”操的却是口纯正的四川话。

“乔哥”乔下彬冷哼一声,道:“听听你这话,说得你兄弟俩在玉门关寻到的东晋‘逍遥游’会比我慢一样!”

“你两个动作麻利点,还跟小孩子一样斗嘴!等会进去可能有大危险,你们别太掉以轻心了……”那一直写写画画的男人终于抬起头,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说道。他皮肤白皙,颧骨高挺,斯斯文文,一看就是个读书人。

乔下彬大笑道:“有你这鼎鼎大名,无往不利的周几大教授在,乔胖子我压根儿就没操过心。”三人说说笑笑,待乔下彬充气完毕,各人手下工作都完成得差不多了。

乔下彬双掌一伸,在空中虚抓一下,竟似有磁力一般,那偌大的皮筏自己飞了过来粘在他手上。乔下彬面不改色,手若无物,一个箭步滑出,眨眼间便到了三十米开外那飘满浮冰的海水边,将皮筏扔在水中,当先跳了上去。

周何鼓掌道:“好内功!”周几白了周何一眼,道:“还废话,快拿东西!”地上的四个大背包,两人各捡起两个,齐齐往前一冲,脚尖在地上一点,腾空而起,在空中翻了个身,稳稳落在了皮筏上。

放下包后,周几举手一掌朝拍向海面,但见海水浪猛地腾起一米多高,那股强劲的冲击力带着皮筏荡开了水面的浮冰朝海洋中间飘去。

有谁能想到周几这瘦弱的身躯下竟隐藏着这等不可思议的力量?又有谁能想到世间真的存在这种超脱物理范围之外的神功?

猜想不到!人生世事,莫不如此。乔下彬的采矿公司便是在此荒凉之地,发现了令他们永远都猜想不到的东西!

那都是去年冬天的事情了,乔下彬与菲律宾企业家蒂姆合资的采矿公司一如既往地开发着此地矿产,持续往外输出。

就这样无惊无险地挖了大半年了,忽然间,送矿车莫名其妙的中断了,打卫星电话也没人接听,就这样等了一个星期,外面冰岛分公司的人觉得蹊跷,便派了四个人进去察看情况,不料这四人也一去不复返。一时间,外面的人彻底慌了,立即把情况汇报给了总公司。

这个合资公司原本就是不合法的黑矿,乔下彬与蒂姆怕走漏了风声把事情搞大了,所以一致同意内部处理。乔下彬立即从中国飞了过来,其时他与周氏两兄弟正在缅甸一带,是以把周家兄弟也带上了。为了安全起见,三人在冰岛雇了二十个亡命之徒,加上当地公司六个人,一行浩浩荡荡地进了北极矿地,蒂姆却留守在冰岛以便接应与筹划后续措施。

北极的冬天,一天二十个小时都是黑夜,风雪载途,车队这一路走得颇不容易。没日没夜地开了三天,徐徐驶进了无边黑暗的北极,犹如一队小小的蚂蚁爬进了那邪恶幽深的地狱!

一路颠簸,终于将到矿场,众人个个捂成了“肉球”,把车停在了矿场外边,下车步行。才一跳下车,就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寒风如刀子一般钻进了他们的面罩。众人打着手电,深一脚、浅一脚,留下一路“咔嚓、咔嚓……”的踏冰之声。

周家兄弟第一次到此极地,无时不刻被满眼的苍凉、悲壮、奇观深深震撼着,此时脚踏雪地步行,真有一种入梦的不真实感。

呜咽寒风夹带着雪花,肆意飘洒着,天地间一片肃杀、寂冷。几个大声说话的冰岛汉子也被这氛围感染,住口不说了。

黑夜里,矿场如一个孤独无依的帆船,漂泊在一个充满未知的恐怖海域,半开着的大门已腐蚀、倾斜,远远望去,隐隐透着一股邪恶之气。大门顶上写着矿场名字的大牌子上的字却早已斑驳脱落,辨认不出了。

进了门,便是一条宽约十来米的石子路,路两旁杂乱地横满了矿车、货车、吊车等等诸类采矿工具。周几将手电射向矿场远处,见房屋数幢,皑皑积雪已几乎将房门掩住,再远处就是堆积如山的矿物,黑黢黢,阴森森。

“来人了!有人吗?嘿……”来自中国的冰岛分公司经理西门江城晃着手电大喊道。他一喊,他两个下属也跟着喊了起来。三人就这样喊了半分多钟,可回应他们的只有“呜”寒风。

整个矿场仿佛已经死去,不见一丝人气。

忽然,寒冷的风夹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恶臭味吹了过来,众人猝不及防,顿时都觉胃里翻江倒海起来。特别是西门江城三个人因为一直呼喊,吸气太大口,忍不住直接吐了。

乔下彬捂鼻叫道:“操,这他娘是啥味道?”一股不祥的预感在众人心中漫延开来。周几道:“大家几人一组,先就近搜寻下四周再说吧。”众人依言,分作几组,全副武装,分散察看。

周几兄弟随意走到一座已快半塌的只不过三米高的矮屋子前,见门没关,径自越过门前积雪进了屋,手电往里一照,已看出这是一间大厨房。整个房间里繁多的食物材料堆放得井然有序,锅碗瓢盆跟一般厨房没有太大的区别,他们的目光很快就被厨台吸引过去了……只见台上甩着一条砍了一半的羊腿,菜刀还卡在肉里,旁边灶上锅里煮的半锅羊肉已然结冰。

周几沉吟道:“照这种情况看来,厨师应该是在砍这条羊腿的时候,被人叫走了或者被什么吸引出去了……”周何点头表示同意,道:“四周也没看到啥子异样,更没的打斗痕迹,说明并未发生乔胖子最为担心的‘暴徒袭击’。”原来乔下彬在未进矿场之前,最大的怀疑便是哪个生意上的对头或者当地黑帮组织眼红他的生意,暗地组织人整他。

周何哈了口气,搓着戴着手套仍然冰凉麻木的手又说道:“哥,不说其他的,就说北极这龟儿能冻不死人的鬼天气,一年中又是半年白天、半年黑夜,怕是给我十万的年薪,我都不愿意不远万里来这种锤子地方工作!”

周几不置可否,冷哼一声,道:“十万?能养活多少人了?你当全国劳动人民都如你一样搞着科研,拿着国家经费不知民间疾苦?”其时正是九十年代初,这“十万”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周何向周几吐了吐**,没有再说话。两兄弟穿过厨房,到了一间摆满座椅的大厅,看样子应是饭厅,有两张桌上还摆着吃了一半的饭碗,筷子凌乱的掉落在旁。两兄弟对望一眼,这情况更是印证了他们的推测……食者吃到一半,被什么事情吸引走了,看筷子摆放的状况,此事很是紧急。

周几兄弟在屋里也没再看出什么端倪,便出了门在四周察看。矿场的房屋都是直接用的厚钢板搭建而成,遇到门打不开的,他们只得强行用内功震开门,可谓费了不少功夫。折腾一阵,没什么收获,两人只得折回找到乔下彬,说了情况与他们的推测。陆陆续续所有人都回来了,不用问,看众人表情就知道一无所获。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时间都没有人说话。偌大的矿场、偌大的北极,死一般的寂静,了无生气!

乔下彬一跺脚,大叫道:“这儿有采矿工人加各类技术、安保人员,共计六十四号人!老子不信一个个都凭空消失了!走,进矿洞!”

由以前一直在外负责接送矿产运输车的王博率先带路,西门江城边走边向乔下彬介绍周边开发情况,乔下彬此时却哪有心情听这些,连连摆手,让他不要再说了。

众人戴了头盔,在脏乱的矿地中穿行,走了十几分钟才到矿洞口,那群冰岛人嘴里不住地叫嚷着,乔下彬等人也听不懂,想是什么抱怨的话,忽听走在最前面的王博大叫道:“诶!这是什么?”

众人朝王博手电照射的地方一看,见地上一滩已结成冰的暗红色痕迹,拖得老长老长,一直延伸进了矿洞。

乔下彬一惊,快步上前,俯身看了看,又贴地闻了一下,回头道:“是血迹!妈的,难不成是发生了斗殴事件?”乔下彬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争强斗狠的事也没少干,一看便如是猜想。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天谜之局》第十章 汉朝塑像 《天谜之局》第四章 猎物入围 《天谜之局》第一章 苍茫极地 《天谜之局》第五章 插翅难逃 《天谜之局》第二章 矿洞生变 《天谜之局》第八章 深海逃生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