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花国小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澡堂里搓出来的县长

第一章 澡堂里搓出来的县长

鸡排的忧郁 2021-04-08 20:28:32
这叫“痣位不正,命有偏财”。  想起澡堂子,坐于办公室的吴县长觉得身上好像有些痒,直想泡到热水池子里舒服舒服。这种冲动像只醉了的毛毛虫上窜下跳,让他坐立不安。吴县长解开我领口的扣子,站起身到窗前透透气性好。楼下街对面,有一家扬州人上新开的澡堂子,扦名字一改,吴县长算得上“名”副其实了。新名“中庸”,个子高矮适中,身材胖瘦适中,脸盘扁圆适中,眼睛大小适中,鼻子“挺”“塌”适中,嘴巴“尖”“扁”适中。唯一美中不足,眉间的黑痣位置稍稍偏了点。不过据澡堂里给人看相的刘十五说,这叫“痣位不正,命有偏财”。。...

花国小姐

推荐指数:10分

《花国小姐》在线阅读

  1926年是一个平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张作霖宣布东三省独立;******出任北伐军总司令;刘海粟使用裸体模特,再生风波;吴中生三十岁了,改了名字,成了花国县的县长。

  名字一改,吴县长算得上“名”副其实了。新名“中庸”,个子高矮适中,身材胖瘦适中,脸盘扁圆适中,眼睛大小适中,鼻子“挺”“塌”适中,嘴巴“尖”“扁”适中。唯一美中不足,眉间的黑痣位置稍稍偏了点。不过据澡堂里给人看相的刘十五说,这叫“痣位不正,命有偏财”。

  想到澡堂子,端坐办公室的吴县长感觉身上似乎有些痒,直想泡到热水池子里舒坦舒坦。这种冲动像只醉了的毛毛虫上窜下跳,让他坐立不安。吴县长解开领口的扣子,起身到窗前透透气。楼下街对面,有一家扬州人新开的澡堂子,扦脚、搓背、按摩,样样俱全。吴县长一时有些神往了,手不自觉地在脖子上搓来搓去,越搓越痒,越痒越搓,身上似乎有千百个毛毛虫在集体狂欢。他突然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提醒自己千万不能露出什么马脚。因为他这县长可是从澡堂子里搓出来的。

  事情得从三个月前讲起。那时他还叫吴中生,因为中午生的爹妈就顺口起了这么个名。他只不过是是上海法租界一家澡堂的搓背伙计。低声下气的澡堂伙计怎么摇身一变成了堂堂一县之长呢?这就得说说上海滩风靡一时的一项娱乐活动——打花会。这打花会,一旦押中既可得二十八倍的彩金,即押中一块即可得二十八块。如此高的赔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都热衷于此。当然也有人因此一夜暴富,只是这机率就如同大世界楼顶跳下来毫发无损一样,实在太小。更多的人像刘十五一样,因沉迷花会弄得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据刘十五说,他家之前开着间油铺,家境也算殷实。铺子由老爹看着,家务事由老婆管着。他整天游手好闲,结果闲出毛病了,迷上打花会。不出两年,不仅家底给败光了,还欠了一屁股高利贷。老爹气得跳了黄浦江,老婆也带着刚满三岁的儿子跟人跑了。放贷的把他家能卖能当的都卖尽当完,又把他暴打了一顿才完事。也不知那个缺德的,鞋跟这么硬,一脚就踩在他脸上。结果不仅左脸留下了个半月形的疤,也落得了个“刘十五”有外号,因为十五正上半月之数。这家也没了,人也跑了,刘十五拿着仅存的家当——一块破怀表,搬进了澡堂子。洗个热水澡,然后在铺位上美美睡上一觉,所费也不过几个铜板,称得上物美价廉。刘十五就在澡堂扎了根,也不知怎么得又给人看起了相。两眼外突,再加上那块半月疤,刘十五自称这叫天生异相,日月同辉,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尽管花会害其不轻,刘十五还是余情未了。自己没钱玩,转身成了花会的跑腿——“航船”,专门替人买花会。他每天从小报收罗各种有关花会的消息,在澡堂大谈“花会经”,拉拢人买花会。这小报上经常鼓吹什么打花会乃民主文明之举,因为花会面前人人平等,不分贵贱皆可参与。刘十五虽搞不太清民主文究竟是什么玩意,但能和那些达官贵人们相提并论,倒也不是什么坏事。他觉得,照报上这么说,澡堂倒是真正的民主之所了。甭管是穿皮鞋的还是穿布鞋的,甭管是穿绸子的还是裹麻布的,到了这样都得坦诚相见,共济一堂,谁也不比谁少条腿,谁也不谁多支胳膊,真正的人人平等。再则,虽说澡堂里人多嘴杂,但都有一共同兴趣——聊花会。甭管买不买都喜欢听上一耳朵,插上一嘴。甭管是银行坐班的,还是街口卖菜的,有关花会的意见,都值得尊重。这叫什么?言论自由呀。

  整日耳熏目染的,加上刘十五“命有横财”,吴中生也投身“打花会”的热潮中。这天,吴中生正在给客人搓背。刘半月一边拨弄着他的破怀表,一边对着池子里一瘦子大谈花会经。

  “谁都有手风不顺的时候。泡泡澡能去去霉气。最好再去拜拜撒尿菩萨,转转运。”

  “撒尿菩萨?是么玩意?”瘦子一嘴天津腔。

  “就在黄浦江边上,有一座破庙,旁边有一坑,来往路人尿急了,就在那里解决。里面供的菩萨就得了个外号,叫撒尿菩萨。”

  “啊,那不就一刘坑吗,又脏又臭,还有人拜呀?”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据说,以前有一外地来的大财主,为人特别大方豪气。他死了之后,什么长三幺二这些个受过他恩惠的姐妹们,就凑钱为他盖了这么座庙。凡是走下三路,捞偏门都过来拜拜。打花会,这也是捞偏呀。”

  吴中生心想得闲也去拜拜这撒尿菩萨,转转运。这一走神,本来应该用温水给客人冲背的,却舀成了滚水。这一盆子滚水往搓红的背上这么一冲,那客人痛得“唉哟”一声直接跳了起来。

  “哎呀,妈的,你要烫死老子呀。”这客人三十多岁年纪,一张大饼子脸,上面满了大大小小的麻子。他是隔条街义丰钱庄的少东家,人称钱麻子。

  钱麻子怒不可遏,一巴掌把吴中生打翻在地,接着便是一顿狠踹。周边的人一看这情况,都下意识地往后退,还有的赶紧溜出,省得惹祸上身。刘十八正打算往外溜,脚底一滑,一头将钱麻子撞趴在地。这下摔得是前胸后背“祖国山河一片红”。

  钱麻子气急败坏地挣扎起身。还没站稳,刘十五“啪、啪”反正俩巴掌就打了过去。

  “哎呀,不要动。就差这两下,现在圆满了。”刘十五一脸神秘。

  “圆满个屁呀!敢干老子!”钱麻子一巴掌直接打回去。

  “钱少爷,我听说,我这可都为您着想”,刘十五捂前着脸,“《推背图》,还听说过?”

  “什么推背搓背?把老子搞成这样!甭废话了,赔钱吧。”

  “钱少爷,您先听我说完,别说赔钱了,说不定还得赏我们几个呢。要不你到外间歇歇,喝口茶,消消气,听我慢慢给您说说这推背的事。反正我们也跑不了。”

  钱麻子好赌,昨晚把刚收来的一笔款子输了精光,正愁回家不知如何向老爷子交待,姑且先在这躲躲,便同意听刘十五说说。

  转到外间铺位上,吴中生端了茶过来。刘十五呷了口茶,从他那破棉长袍里掏出一本巴掌大的书。

  “这就是《推背图》,从唐朝传下来的神书,往后这几千年的事都在里面呢,什么武则天,杨贵妃呀,全都说中了。以前那袁大总统,听说一言一行,都按这书上的来。他不是九房姨太太吗,就连晚上睡哪个,都得看这书来决定。”

  “呸!甭蒙老子。这袁大头,卖国贼呀,跟日本好想当皇帝,没当几天就被人活生生的骂死。这书这么神,他怎么落下这下场?”

  “其实这书里早就说了,他本为是能当成皇帝。不过有一点,登基之前三十天得把后背藏好了,千万不能沾水。他不是有个朝鲜老婆吗,和家里厨子好上了。这大总统出门办事不在家,这朝鲜婆和厨子两人在屋里洗起鸳鸯浴。在洗得高兴,突然有人敲门,是大总统。原来这大总统走到半道,发现印章落在朝鲜婆屋里,便回去拿。朝鲜婆让那情夫从后窗走。一直不开门,大总统急,一脚就踹开了。

  这朝鲜婆为了给情夫争取逃跑的时候,便一盆洗澡水迎面泼过去。这下完了,背沾水弄湿了。您想这湿背湿背,明摆着是要失败吗。不是有个成语叫望其项背吗,就是说看一个人的背,就能知其祸福”

  “听说过看面相,看手相的,还没听说过看背的?”

  “你想这个脸,这手整天风吹日晒的,精气都跑光了。这背不一样,有衣服遮着,这叫韬光养晦,灵气聚集呀。这《推背图》就是从背来推断以后的事。其实在池子里,就看您这背上一团黑气。最近是不是坐着猛一起来,头有点晕?”

  “这倒是。”钱麻子点头认同。

  “方便完了,不自觉要抖一抖?”

  “对呀。”

  “最近腰背常觉得酸疼?口气有点臭?”

  “没错。你怎么知道?”

  “我都是从您背上看出来的。我还知道你最近手风不太顺吧?这黑气压背,典型背运呀。”

  “最近确定是有点背,昨天玩了一夜都没翻身。有什么法子能破破吗?”

  “刚才已经无意给您破了呀。刚才他一盆水,正好把背上的黑气全给冲走了。你摔那一跤,前面也是一片红光。再加上,我打您那两下,您现在一团红气,鸿当头呀。“

  “还鸿运当头呢,老子昨天差得连裤子都输掉了。”

  “这叫否极泰来。您现在是适合打花会。这红花绿叶,红字衬您。花会有一门叫什么来着?对,正红!劝您赶紧下手,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呀。”

  钱麻子听了半信半疑,心想反正已经亏空那么多,不如最后搏一搏。就从脚底里掏出一百块交通银行的钞票。这可是赌徒的救命钱。赌徒进场前,常会在脚底留着钱。万一输个精光,拿这个钱还能雇着车,吃个早点,泡个澡。钱麻子让刘十五帮其买花会,就买“正红”。

  钱麻子一走,吴中生就凑过来,问刘十五怎么说钱麻子说得那么准。刘十五

  告诉吴中生,是人坐着猛一起都会头晕,哪个男的撒完尿不抖一抖。再说,钱麻子一赌一夜,坐时间长了肯定腰酸背痛,嘴里发臭。吴中生追问花会的事是不是真的。刘十五抛下一句“信则真”,便套在他的绵长袍,把钞票也塞在鞋,飘然而去。

  第二天花会开出来,真的是“正红”,吴中生还有点后悔没跟着买。钱麻子带着俩人怒气冲冲来找刘十五。可刘十五自打昨天出去后就没回来。钱麻子一听不在,劈脸就给了吴中生一巴掌,说他和刘十五合伙骗他的钱。原来钱麻子得知中了花会,便去花会总厂领钱。到了才知道,刘十八压根就没有替他买。钱麻子咬死吴中生让他还钱,还吵着要送巡捕房。吴中生哀求了半天,钱麻子才答应给他两天时间,让他去找找刘十五。

  吴中生把能找的地方找了个遍,也不见刘十五的踪影。澡堂老板怕惹祸上身,便劝他出去躲躲。吴中生便收拾了包袱,乘半夜稍稍出了澡堂,打算到乡下避避。没走两步就遇到了刘十五。他只穿了贴身的褂裤,冻得哆哆嗦嗦,脸上还流着血。还没得吴中生开口,刘十五直挺挺倒下了,两手紧紧抱着个破布卷。吴中生赶紧把他抱进澡堂。裹了被子,灌了几口热茶,刘十五才缓过劲来。他一醒来,就嚷嚷着找他的破布卷。吴中生拿给他,他找开仔细瞧了两眼,这才安心。

  吴中生把钱麻子来要钱的事一说,刘十五一脸惊异。

  “我当时就是胡扯的,就是想蒙那小子几个钱花花。还真中了,早知道就自己买了。”

  “你没买花会,那钱呢?”

  “之前觉得肯定中不了,与其买花会,还不如自己留着呢,就去玩了几把。”

  “你去赌了?钱全输了?”

  “没有,这两天手气特别旺,赢了二千多块呀。没想到,回来路中被人‘剥猪猡’,钱全都抢走了。他们还想要我这表,我死活不肯。他们就把我绑了,说要扔到黄浦江里。多亏半路上一位女侠救了我。”

  “女侠?”

  “是呀,三两下就把这几个家伙打得屁滚尿流,给我松了绑就走了。她一直蒙着面,也看清长什么样,不过身上闻着这么香,肯定是个女的。”

  “这钱都没了,钱麻子明天就来,拿什么给他呀?”

  “放心,我有办法”,刘十五望望建那个破布卷。

  第二天,钱麻子来要钱。刘十五引着钱麻子,吴中生到对面的茶馆,说这里方便说话。刘十五先是承认自己拿钱去赌,钱最后也被抢了,接着又说自己找到一条发财之道。他把昨天那破布半卷打开。里面除了他那块破怀表,还有一个长条纸盒子。

  “这是我昨天赢的,那个人输急了眼,就拿这个当赌注。那个劫匪只知道抢钱,把这个落下了。”刘十五打开那盒子,里面是一卷纸。他递给钱麻子。

  钱麻子打开一看是一张花国县县长的委任状,上面的名字是“吴中庸”。

  “我给你一百块,押中花会,是二十八倍,那就是二千八百块。这么什么破委任状,值这么多钱吗?也不知是真是假!”

  “钱少爷,肯定是真的。这东西要直接卖的话,可能不值这么多。可是您说说,这天底下干什么赚钱最多最快?当官呀!要是当了这什么花国县的县长,那油水就是有得捞了。区区二千多块算什么。”

  “恩,这个倒有点搞头。不过,找谁去当呀?上面可有名字!”

  “有名字怕什么,又没照片,谁知道吴中庸长什么样呀。”

  “你是说找人顶替?找谁呢?我可不行,什么花国县,谁知道是什么鬼地方。长你这个样子,也算了吧。”

  “您看他行吗?吴中生,吴中庸,就差一个字。”刘十五指着吴中生。

  “我怎么能行?我哪会做县长?”吴中生不停推托。

  “我看他倒行,方方正正,蛮像个当官的。”钱麻子对吴中生打量一番,“就怕太老实,当不了,露出马脚。”

  “有个聪明人陪着他,不就行了?我陪他去。”

  “你?还聪明人?你们俩都去,万一跑了,我找谁呀。你老老实实呆着,我找个会搞钱的陪他去。”

  “钱少爷,我就一搓澡的,我真不行。”

  “不行?那就还我钱。这事都因你而起!就这么定了。以后你就是吴中庸,吴县长了。”

  就这么吴中生就成了吴中庸。钱麻子在钱庄找了个叫陈汝良的老会计,陪着吴中庸到花国县去上任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澡堂里搓出来的县长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