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觅珍寻宝》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降魔杵

第一章 降魔杵

人杰棠 2021-04-27 16:22:04
家世煊赫藏宝无数。再后来是从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辈殒落了。据说是八国联军打入北京的时候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抵债了家里的全部金银玉器,报名参加了义和团。再后来被清军生擒,菜市口满门抄斩。府上的老管家早的把他爷爷的爷爷寄托希望在了自己的老家,这才避过了一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固起来了,谁也不敢擅自出声,好像老爷子手里拿着的不是铜铸降魔杵,而是冰冻的水晶柱,任何一点风水草动都能让它在眼前粉碎一般。文一凡看了一眼谷子,谷子他也正直勾勾的盯着降魔杵,似乎都快被吸进去了。常开谷是一凡从小到大的死党,脑子快嘴快,平时没个正经,但是关键时候坏点子最多。谷子自己总说他是常遇春二十六代孙。家世显赫藏宝无数。后来是从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辈陨落了。听说是八国联军打进北京的时候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变卖了家里的全部金银玉器,参加了义和团。后来被清军活捉,菜市口满门抄斩。府上的老管家早早的把他爷爷的爷爷寄托在了自己的老家,这才躲过了一劫,留下他这根独苗。。...

觅珍寻宝

推荐指数:10分

《觅珍寻宝》在线阅读

  “息廉鲁何都皓”这就是眼前这位老爷子,手中所持降魔杵上刻着的六个小字。

  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固起来了,谁也不敢擅自出声,好像老爷子手里拿着的不是铜铸降魔杵,而是冰冻的水晶柱,任何一点风水草动都能让它在眼前粉碎一般。文一凡看了一眼谷子,谷子他也正直勾勾的盯着降魔杵,似乎都快被吸进去了。常开谷是一凡从小到大的死党,脑子快嘴快,平时没个正经,但是关键时候坏点子最多。谷子自己总说他是常遇春二十六代孙。家世显赫藏宝无数。后来是从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辈陨落了。听说是八国联军打进北京的时候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变卖了家里的全部金银玉器,参加了义和团。后来被清军活捉,菜市口满门抄斩。府上的老管家早早的把他爷爷的爷爷寄托在了自己的老家,这才躲过了一劫,留下他这根独苗。

  当然这些大话一凡从小都听他说了上千次了。以前泡吧要是碰到个漂亮姑娘,去搭讪谷子都是这套话茬:“美女,一个人?我叫常开谷,你知道常遇春吗?那个明朝开国将军!我是他玄孙。美女,你叫什么呀?”作为死党的一凡听到他背这句烂透了的开场白,都尴尬的恨不能一头撞死,后来竟想到办法配合他了,就是在谷子的开场白之后赶紧加一句:“嗯,美女要不要和这孙子聊聊?”对方听后也大多能化解尴尬,有的甚至能直接笑出声来。再听这小子山南海北的胡诌下去,谷子倒是习以为常,也不知道是他压根听不懂一凡在拿他找乐,还是不想计较什么孙子不孙子这种小事了。

  而现在正在研究降魔杵的老爷子呢,姓柯。是看着他俩长起来的,比一凡大四旬开外,但从小就让一凡叫他柯二。他则叫一凡为文少爷。后来一凡稍大点懂事了总觉得这样叫不好,就改叫柯爷爷。老爷子可不干了,坚决不让这么叫,说不能乱了辈分,按辈分排的话是和他同辈儿人,不让这么叫。他受不起。最后一凡去了一个爷字,呼他柯二爷,根据当地的习俗,二爷呢只是一种对人的尊称,和辈分无关。这样老爷子才不再推诿。柯二爷那是圈子里响当当的人物字号,是个点眼儿的行家里手。点眼儿是他们的行话,搁现在通俗说法呢,就是个古物鉴定专家,不过你要是和内行人,说古物鉴定专家那就让人家笑掉大牙了。那感觉就像你去吃羊杂,招呼掌柜的来碗上好的“羊下水”一样了。年轻的时候从事摸门古的营生。柯二爷和他爹跟着文一凡的父亲走过几回鬼门关了。而文老爷的很多事情都是柯二爷讲给他听的。

  文老爷五十五那年才有后,正所谓老来得子,年轻的时候有个算命先生跟他说过,他八字太硬阳气过旺,魂魄投胎不敢近其身。故而香火不旺,且有断续之险。只有干一些冲阳的营生才能缓解。后来他开起了棺材铺,结果三十二岁那年出于好心,收留了一位重伤的人。结果病情过重,这个人支撑了两天就撒手人寰了。他帮着料理了后事还白搭上一口薄皮棺木。为这事他媳妇还和他大吵了几天,说什么家里本来就不富裕你行善积德也要先喂饱咱自己吧?没想到过了几天竟来了一批人来寻之前那个病客,后来才弄明白,那个人不是一般人,是个门头子。因为出了事情跌落了山涧,结果被他发现才能避免横尸街头。那帮人留下了一个联系地址,告诉他以后如果有困难了就找他们去。大恩不言谢了。随后就把之前死的那个人迁走了。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转年国家就推行了火化制度,结果买棺木的人更少了。文老爷无奈之下想起来当初那批人留下的地址。就寻了去,没想到那批人居然是摸门古的。

  所谓摸门古就是寻古觅宝的行内叫法。自古以来炫富之人不是张扬跋扈激发民愤引来杀身抄家之祸。就是横生事端招人妒恨频惹贼人之顾。所以古人就有了藏富的习惯。越是富有的人越希望他的财富不被发现,有人会把财宝带入阴宅之中,以求得百年之后可以纸醉金迷。但也有人会把财宝藏于隐境之处。为求日后享用。当然随着一些突发情况的发生,比如藏主突发意外。致使很多财宝最终不见天日。而摸门古的就是专门寻觅这些财宝的人。当然这行绝不是只摸秘境宝物的,很多阴宅也会触碰。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文老爷因为聪慧过人,很快就在这行里发展起来,并且最后成为了有名的门头子。也就是摸门古的头子。文老爷在五十大寿那年金盆洗手,享受了几年安生日子,之后老来得子有了后续香烟。起名:文一凡,希望他能够一生平平凡凡的生活。一凡十一岁那年文老爷故去。他就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上个月文母也离他而去了。走之前给了他一个精致的盒子。并告诉他,这是他父亲留下来的东西,嘱咐过到他成家之后才能给他,不过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当一凡打开盒子以后发现里面有一枚红玉坠和这柄降魔杵。

  柯二爷清了一下嗓子终于说话了“倒是个真玩意儿!”

  “二爷,值钱吗?”谷子赶紧跟了一句。

  “你小子啊,就认钱!”二爷瞪了他一眼。谷子倒是识趣的闭上了嘴。

  看他们俩都不出声,柯二爷把降魔杵放到桌上,指了指他们身后的椅子,示意坐下谈。

  “这杵,看锈色应该是明清时期的。”柯二爷说完故意顿了顿,看了一眼谷子,谷子直勾勾的眼珠子一下子多了十二分的精神。

  “您继续。”一凡赶紧接了一句。

  “不过比较奇怪的是降魔杵本是佛教的一种法器。上面从无文字,即便各地造型略有不同,也不会标注汉字,而且这每两个字一个组合,分别标注在了降魔杵一端三个面的佛像头下方,笑状佛像下是息廉、怒状佛像下是鲁何、骂状佛像下则是都皓。似乎是铸造铜杵的人当时故意留下的隐语。至于隐语是什么我还真不清楚。”

  一凡拿起降魔杵端看起来,谷子赶紧追问:“二爷,能看出来值多少钱吗?”

  二爷抚了抚眼镜,摇摇头看着谷子说:“这种法器既不知道出处也不晓得来历,按照年份来看……”二爷放慢了语速。

  谷子听到这,赶紧说:“二爷,您说错了,这东西有来历。”

  “噢?”二爷听到以后倒也来了点兴趣说道:“那你倒说说吧。”

  “嘿嘿!这个降魔杵啊,是文叔留给我凡哥的家传之宝!”谷子还故意拉长了最后一个宝字的声音。

  “什么?文爷留下来的?”二爷忽然提高了声调。

  “是啊?怎么了二爷?”谷子被二爷忽然的变化倒是颇为奇怪。

  二爷没有搭理谷子,而是盯着文一凡看,似乎是要从他口中得到准确的答案才能安心。

  “谷子说的没错,我也不晓得这东西的价值所以才拿来让二爷给看看。”一凡肯定了谷子的说法并且把降魔杵递给了二爷。

  二爷再次接过降魔杵细细端看过后,朝他俩点了点头说:“这要真是文爷收山之前,我们最后一次摸门古带回来的。那可就是天大的宝贝了呀!”

  一凡和谷子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互相对望了一眼,一凡赶紧压低声音问:“二爷,您给详细说说吧。”

  二爷叹了一声气,自言自语的说:“文爷啊,想不到您老人家到最后也没能悟出来这个秘密啊。也罢也罢,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了。”二爷又冲一凡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一些,试探着问:“你们知道陈祖义吗?”

  “当然知道了!大海贼啊!”谷子很积极地抢着回答了二爷的问题。

  “不错,就是他,他的手下有个亲信叫魏兴德。当年郑和初下西洋,陈祖义被俘后,当时随行太监朱良看魏兴德精通水性并且为人聪慧就收在帐下听命。魏兴德也确实很有才干,屡立奇功。郑和看他确有才华又得朱良提携也十分欣赏。以后每次出海均带魏兴德出航。而这个魏兴德并不简单,他隐忍野心,在第七次下西洋的归途,聚集了当时陈祖义的残部数百人,奇袭了郑和船队,因为有魏兴德这个内应,因此很容易就找到了珍宝所藏的位置。当时有一大批奇珍异宝就被魏兴德盗走了。郑和在那场突袭当中也身受重伤,不日而亡了!”

  “等!等一下!二爷!郑和不是病故的吗?怎么您……”谷子忽然打断了二爷的话。可能他自己也觉得唐突了一些,话说到一半竟然自己语塞起来。

  二爷看了看有些尴尬的谷子,又看了看满脸疑惑的一凡,严肃的说:“你们要知道历史并不是史书写了什么,真相就是什么的!”看他们不再说什么,二爷清了清喉咙继续说:“这个秘密,是当年我随文爷摸开了一座古墓才得知的。那座古墓的主人是当年陈祖义的参军。也是后来魏兴德的骨干。名叫林天知,这个人极为自负。当时在他的棺椁后方,有尊三蟒缠腰巨鼎,而鼎身上有他自己篆刻的个人传记。尽是些对自己通天本领的宣扬,但是也有一些很重要的信息,当年突袭郑和就是他出谋划策,而且他还写明当时所得大批奇珍异宝,魏兴德将其所得分散后,分别藏于数处匿宝穴中。”

  “匿宝穴?二爷!那是什么啊?”谷子又一次安奈不住好奇心,打断了二爷。

  “嗯!其实林天知后面写明了,匿宝穴是当年陈祖义藏匿所劫宝物的秘密所在,陈祖义当时自立为渤林邦国的国王。利用囚犯大量挖掘秘密的藏宝点。好安放那些珍宝。魏兴德因为是陈祖义的亲信,当然知道这些藏宝点的位置。就把很多奇珍异宝都分藏起来。当然这些事情林天知都知道,不过他说魏兴德为人外厚内奸,不能长久伴其左右。因此他最后携带大量金银逃到了大明国。后来他已相面看卦作为掩人耳目的营生。私下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也修缮了这座阴宅。最后他还写上我料定日后必有后人能到此。只要尔等下跪三叩首,就饶尔等性命。”

  “我靠!这小子真狂啊!都死了还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谷子忽然大喊起来,着实吓了一凡一跳。

  “你小子就不能安静一会儿!”一凡对谷子一直打断二爷的话感到了一些不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谷子看他不高兴了,就不再说话。摸了摸脑门好像有些尴尬。

  二爷看着谷子,继续说:“谷子!要是你小子是门头子,当年估计我们就栽里面了。文爷虽然干的是摸门古,可是却不愿意触宅主的讳头。和有些专门盗墓的不一样,有些人啊手上太不干净了。仗着胆大就什么东西都敢拿,什么活儿都敢干。连宅主嘴里的夜明珠也敢动。惹出事来,他自己横死墓中倒也罢了。还有一些惹出大篓子来,弄得周边几里地都阴气弥漫的,就缺了大德了。当年文爷啊,看到鼎文所写。便俯身下去给林天知的棺椁叩了三个响头并口称,我等入得此宅乃是天意纵然,倘若有讳宅主之处,万望宅主勿怪,我等即可退去不取一物。”

  二爷说到这里看了看一凡和谷子,见他们不再出声,只是全神贯注的听着,点了根烟。吸允了两口才继续说道:“文爷对着棺椁扣了响头。才发觉这个阴宅居然是双层,我们当时正处在上层。如果不是磕响头引发棺椁相邻一块地面共颤,根本就不可能发现这点。当时我们打开棺椁周围的地面,才发现了下层的密室。文爷嘱咐我在上面等着不要动任何东西,他亲自下去。些许时间文爷就上来了,带上来一个盒子。然后叹了口气说幸好我们没动那个鼎啊,不然可就活命难逃了。看着我一脸茫然,文爷示意我下去取东西。说下去了就都明白了。我下去以后才发现下面的墙壁上有刻字。看完真是惊出一身冷汗啊。”

  二爷似乎是回忆起了很可怕的事情,拿着烟的手居然颤抖了起来。叹了口气继续说:“按照墙壁上所写,棺椁旁边的鼎中放有百两黄金。如果入墓之人不听其言,随意拿取便会亡命。因为黄金之中附有大量白磷。而且百两黄金下面安放了大量轰天雷。”

  “啊!”听到这,谷子和我都没法抑制惊讶的情绪。

  二爷点了点头说:“我当时也是这反应。这可是性命攸关啊。白磷燃点很低,人的手温就很足以让它燃烧起来了。如果拿取黄金则必然点燃轰天雷。明朝时期的火药已经非常先进,爆炸威力足以将那尊三蟒缠腰巨鼎变为超大地雷。任何墓中的人都必然毙命。即便侥幸没被炸死,也会被四溅的白磷毒死。”

  “这……这林天知真是机关算尽啊。”谷子感慨万分的说。

  “现在回忆起来,我还是会感觉到后背发凉啊。墙上的碑文最后有林天知的一些话,是说能够到暗室之人必是有缘人,器物任凭取拿。尤其是供台上所摆宝盒乃是标注匿宝穴之地图。有缘人如能悟透其中奥秘便可独得陈祖义与魏兴德所藏宝藏。但是我没看到供台上有宝盒,便将周围摆放的十几件冥器尽数收罗了。回到墓室上层。看到了文爷正在翻弄那个小盒。便问了一句文爷。文爷点头表示这个小盒确实是壁刻所谓的地图。但是不知是否有机关未敢打开。我也不再多话。毕竟能够收到这么多的冥器也算没有白来了。”

  “后来呢?”谷子看二爷又不说话了。赶紧追问起来。

  “后来?后来啊,文爷就金盆洗手了。”二爷一边将烟头捻灭。一边重新拿起了那个金刚杵端看起来。

  一凡想了一下,把那个小盒子拿了出来放在柯二爷面前问:“二爷!还能记起来,当年看到的是这个盒子吗?”

  柯二爷定睛一看,居然喊了出来:“对!对!就是这个!就是它!”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降魔杵 第二章 血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