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世界的归客》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放屁约屎壳郎 2021-04-29
2008.5.30一阵剧烈的震动,刘瑞堂从昏迷中惊醒,他发现巨鹰消失了,而他目前正身处于一个陌生的山洞中,刘瑞堂有些恍惚,如果不是被巨鹰抓伤的肩膀还在隐隐作痛,他肯定将刚刚发生的事...

世界的归客

推荐指数:10分

《世界的归客》在线阅读

2008.5.30

一阵剧烈的震动,刘瑞堂从昏迷中惊醒,他发现巨鹰消失了,而他目前正身处于一个陌生的山洞中,刘瑞堂有些恍惚,如果不是被巨鹰抓伤的肩膀还在隐隐作痛,他肯定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当做噩梦和幻觉了。

刘瑞堂挣扎着站了起来,扶着山洞的墙壁慢慢地向着有亮光的洞口走着。到了洞口他顿时汗毛竖立,山洞外是悬空的!刘瑞堂有些不知所措,不知下一步该去哪里。也就在此时,他的身后的黑暗中传来一声叹息。

在山洞的深处冒出了一抹火光,刘瑞堂心想既然暂时离不开这山洞,那先就看看这个洞里有什么,他跌跌撞撞地向着火光走着。这个山洞出奇的深,足足近百米,同时是个下坡,越往里走空气越来越潮shi,头顶上的钟rǔ石滴着水,每隔一秒滴一声,这声音让整个山洞里的气氛越发压抑。

“孙财山?你怎么在这里?”火光是一根蜡烛散发的,旁边坐着一个人,正是头几天失踪的村民孙财山,他双目呆滞精神萎靡,而且面色蜡黄,脸上的有着十几个还泛着血光的伤疤,见到刘瑞堂来了zui角稍微动了动,随后又恢复了呆滞的表情。

“村长...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没有买过老婆吗?怎么也会遭天谴?”

“我被一只巨鹰抓住后,醒来就在这里了,到这里就是天谴?”

“算了,这些都不重要了,反正咱们接下来干的事,就是等死。”孙财山非常平静地说出了令刘瑞堂绝望的话,刘瑞堂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现在的他好像已经没有了一丝生机。

“等死?这个悬崖太陡峭咱们下不去?”

孙财山摇了摇头。

“这个山洞没有食物和水?”

孙财山再次摇了摇头,用手一指他的身后,那里放着一堆野果和几十包压缩饼干,还有一个小桶接着钟rǔ石滴下的水,之前听到的水声正是这里传来的。

“谁给你的这些吃的?”

“一只大猩猩。”

“什么?猩猩?”

“你看这悬崖,也就猴子和猩猩能来去自如,这猩猩恐怕也是那个黑衣人训练出来的。”

“你见过那黑衣人?就是巨鹰出现时刘岩看到的那个黑衣人?”

“见过,我第一天到这里的时候他就在这个山洞,他告诉我们,曾经我们如何对待自己的女人,这些猩猩就如何对待我们,你们虐待过她们,这只猩猩也会像你们一样虐待你们。”

“你们?这个山洞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吗?村里之前失踪的所有村民都去哪了?”

“我刚来的时候还有两个村民,那两个昨天都偷偷地爬下悬崖,结果那两人一个在爬悬崖的时候脚没踩稳掉了下去,现在尸体就在悬崖下。而另一个至今未归。”刘瑞堂突然想起刚刚从洞口向下看时好像确实看到了一滩红色的东西,但他仅仅把那个当成了一簇红花,刘瑞堂有些反胃,差点吐了出来。

“那个黑衣人带着一个面具,身上套着一个黑色雨衣,原本我们三个人想冲上去制服他,但没想到他身边的那只大猩猩力大无穷,我们根本无法反抗;他后来告诉我们,不要试图去逃跑,你们把女人买来后囚禁在自己家多少年,你们就在这山洞呆多久,他还问我们明不明白以牙还牙的道理。”

“如果真按这个人说的,你1994年就从人贩子手里买了老婆,这么说你要在这个山洞待14年?”

“那只大猩猩每天中午和晚上回山洞,每次都不由分说暴打我们一顿,我也老骨头一把了,恐怕这十四年的世界我肯定熬不过去,所以我说我是在等死。”

“你脸上的伤就是那只猩猩干的?自作孽不可活,你是不是平时也是这么对待你老婆的?中午和晚上从农田里回家后就打她?”

“可她是我花钱买来的啊!”

“拉倒吧,人家生活的好好地,被你买来当奴隶了,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

“你别挖苦我了,你都到这里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现在应该想想怎么不被大猩猩打死吧!”话音刚落,从洞口飞进来一个四肢极度扭曲的人,落在了两人的面前。这个人腰肢被垂直掰断,目测此人已经死了很久,紧接着,一只巨大的猩猩也跳进了洞口,这只猩猩竟然身高两米以上,身上有着极为明显的肌ròu块,体重甚至能达到一吨!这哪是猩猩,这分明是野人!

这具尸体正是成功爬下悬崖的另外一名村民,他是被暴怒的猩猩追上活活捏死的,这只猩猩的做法如果在以牙还牙的角度来讲并不过分,因为在四环村因为女人逃跑而被活活打死的例子确实存在。孙财山见到那具支离破碎的尸体,身体哆嗦地如同筛糠。刘瑞堂看着这巨大的身影,拼了命的告诫自己不要害怕,然后用尽可能平静的语言对这只猩猩说:

“我是刘瑞堂,刘庆国是我哥,我没有买过老婆!我的夫人是正常交往结婚的,而且我常年生活在城市中,你们也许抓错人了...”果然,这只猩猩和那只巨鹰一样,也能听得懂人类的语言!猩猩吼了一声,挠了挠头,似乎在思考此事如何处理。

“你不信去四环村打听打听!我真的是刘瑞堂,如假包换!”猩猩这次倒是没有什么动作,听完此言立即转身直接从洞口跳了出去,外面的高度近二十米啊!它是钢筋铁骨真的摔不死吗?不过刘瑞堂后来想了下它那令人恐怖的身体体型也释然了,也许这只猩猩的存在本身就不符合生物科学。

到了傍晚,那只黑猩猩再次回到了山洞,并带回来了一些新鲜的野果,然而它视刘瑞堂为无物,径直的绕开刘瑞堂直奔孙财山而去,然后一把抓住孙财山的衣领,另一只爪子攥着一根藤条,对着孙财山的脸就是一顿猛抽。

猩猩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它下手没轻重,如果不借助藤条这种东西也许孙财山活不过五分钟。刘瑞堂在一旁听着孙财山的惨叫,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同时还有一丝恐惧,但他不敢吱声,刘瑞堂怕说完话下一个被打的人是他。

直到猩猩打够了,孙财山这才从痛苦中摆脱,日复一日,孙财山每日都经受着猩猩的毒打,也许这种毒打要持续一个月,因为四环村买来的女人第一个月都要如此对待,美名其曰“梳理性格”。

也许是猩猩和巨鹰的“主人”gao清楚了刘瑞堂的身份,特命猩猩给刘瑞堂送来了一个帐篷和一席睡塌,但坚决不允许孙财山使用这些物品。因为之前的真空压缩饼干以及这些物品,刘瑞堂可以确定,那个黑衣人绝对不是生活在四环村而是生活在城市。

在刘瑞堂离开那个山洞的最后一天,孙财山告诉刘瑞堂他不想活下去了,这样的日子生不如死,死亡也许一种解脱。每日大猩猩总能给他增添新伤,而且山洞里极度潮shi,伤口大多都已经发炎,甚至有一些溃烂,疼痛还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山洞里也有很多细小的昆虫,每日每夜的侵袭着孙财山,各种奇痒无比的伤口已经折磨的孙财山不成人样。

刘瑞堂连忙安慰他,试图让他坚强一些,但说这些话似乎这对他毫无作用,他慢慢地挪到了洞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然后孙财山从怀里掏出一块石头,从墙壁上划了三道竖杠,这三道竖杠的旁边还有二十多道竖杠。

“我记得你问过,咱们村里失踪的其他村民都去哪了。”孙财山诡异的干笑了几声,“我当时没有回答你,现在告诉你,这石壁上的竖杠,就是他们!”

刘瑞堂瞬间明白了他为什么划三道竖杠,这是他和另外两个村民的命,每死一个人就在这石壁上划一道,之前所有的失踪村民应该都来过此地,但所有人都没有熬过去,不是因逃跑被猩猩打死就是忍受不了痛苦而选择自杀。等刘瑞堂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孙财山用尽浑身上下最后的一点力气,从洞口跳了下去。

一声沉闷的巨响传入刘瑞堂的耳朵

刘瑞堂不敢站在洞口往下看

但更不敢回到漆黑一片的山洞深处

他害怕突然间,黑暗中再次点亮一根蜡烛,蜡烛旁坐着孙财山……

不过刘瑞堂的噩梦也终于在这一天结束了,他看到那只巨鹰飞了过来,它的爪子正抓着一个人,刘庆国。

他虽然是刘瑞堂的亲哥,但却在生死关头拿自己当替死鬼,刘瑞堂恨不得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个亲人!

那只黑猩猩可能看到了有人自杀了,连忙从跳进山洞,看到刘瑞堂安然无恙后将一块白布捂住了他的脸,白布有一股呛人的味道,没等刘瑞堂反应过来就已经昏迷了,再次醒来时,刘瑞堂已经到达了那座大厦的天台,怀中还多了一款手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