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世界的归客》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放屁约屎壳郎 2021-04-29 15:45:56
线索再度暂时中断,但是后的一段时间警方多次从山区仔细搜索,但刘瑞堂所描述的悬崖上的山洞依然查无所获,那只两米高的巨猿也也没踪影。此外警方多次对距离四环村前段时间的小镇通过各种方式的人口调查,企图想找出来那个两个月前逃出四环村的女人,当然她是四环村案子好在四环村再也没有发生人员失踪,被抓捕的村民也纷纷获刑入狱后也没有遇到意外事件,但专案组所有的成员都感觉有些泄气,一方面是自己目击到的不明生物毫无证据,每次遇人询问时都在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看到了幻觉;另一方面是因为至今没有抓住导致村民失踪的真正凶手。。...

世界的归客

推荐指数:10分

《世界的归客》在线阅读

线索再次中断,虽然之后的一段时间警方多次从山区搜寻,但刘瑞堂所描述的悬崖上的山洞仍然查无所获,那只两米高的巨猿也没有踪影。同时警方多次对距离四环村最近的小镇进行各种方式的人口调查,试图想找出那个两个月前逃出四环村的女人,毕竟她是四环村案子的开端,但小镇的居民都的表示近几个月并发现没有女人从山里逃出。整个专案组成员上交的报告都提及了那只巨鹰,上级也非常重视,但可惜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调查仍然毫无进展。

好在四环村再也没有发生人员失踪,被抓捕的村民也纷纷获刑入狱后也没有遇到意外事件,但专案组所有的成员都感觉有些泄气,一方面是自己目击到的不明生物毫无证据,每次遇人询问时都在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看到了幻觉;另一方面是因为至今没有抓住导致村民失踪的真正凶手。

虽然专案组没有正式解散,但众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单位做着其他事情,不再处理关于这个案子的相关问题,胡志强觉得如果就这样草草解散专案组,想必每个人都会感到沮丧,也许会成为这几人从警生涯的一个心结,他想再过一段时间再向上级申请解散事宜。

胡志强身上的枪伤也已痊愈,主要还是因为子弹并未伤及骨头,今天是胡志强归队的第一天,然而这天就有一个案子等着他。

一个收废品的拾荒男人被暴死家中,而且死因极为蹊跷,死者在自己家中被数百只马蜂蜇死了,而他的家附近并无马蜂窝,胡蜂这种昆虫在非蜂巢的地方往往分布极为分散,蜂qun聚集的现象并不多见。

收到任务通知后,王雄和胡志强驱车赶到案发地点,案发地是在一条高架桥下,死者生前在高架桥下的桥墩子旁依附着修筑了几间铁皮屋子,平日里以收废品维持生计。几间铁皮屋都已经被市建的相关部门标记上了“拆”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违章建筑。

胡志强与王雄进入案发现场,孔轩比胡志强早先到达,正蹲在地上对死者进行着最初步的尸检。死者保持着一个蜷缩到扭曲的姿势缩在铁皮屋子的一个角落,尸体的四周散落着约莫几百只已经死亡或者奄奄一息的马蜂,死者的面颊缩在了自己的两条蜷曲的大腿之间,两根胳膊紧紧地捂住了头部。这种姿势像是为了减少LuoLou在外的皮肤面积而做出的,但由于现在正处在夏天,死者身上穿着的衣物并不多,从这种扭曲的姿势里胡志强隐隐感受到了死者生前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死者是什么情况?”

“死者姓名不详,年龄五十岁左右,死亡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现场来看除了黄蜂留下的伤口外,死者并无其他外伤,暂时可以排除人为作案的因素,死因应该是因黄蜂螫针上的毒素过多导致的喉咙水肿后窒息而死。”

“姓名不详?死者的身份信息还不能确定吗?”

“他就是一名在这里拾荒的,没亲没故的,而且我们在他家中翻遍了,没有找到身份证户口簿等证件。”

“嗯,这个问题先放一放,刚刚你说可以排除人为作案,这是为什么?”

“死者身上所有的伤口都是黄蜂造成的,这一点不足以证明非人为作案吗?”

“如果真正的凶手使用某些手段,比如放置大量的花粉和蜂蜜,将大量的胡蜂吸引至此地,借胡蜂之手杀害死者该如何?”孔轩听闻后立即ChouDong了几下鼻子,随即再次提出反对观点:

“这一点我确实没有想过,不过胡队你是知道的,我的嗅觉能力远超常人,可我没有闻到任何可以吸引蜂qun的味道;虽然这里地势开阔,空气流通很快,但只要最近几天这里放置过具有特殊气味的东西,肯定会有些许残余味道,但我丝毫没有闻到任何特殊的味道,只有高架桥上的汽车尾气味与机油味。”

胡志强暂时没有想出其他的可能性,但这种死亡方式太过离奇,如果是因为主动捅马蜂窝才招致蜂qun的自卫反击还可以理解,但死者是凭空就遭受了马蜂的攻击,而且还是死在自己家中,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原因真的很难解释这一现象。

“黄蜂这种动物可以释放出一种微量化学信息物质,依靠空气或个体间的接触进行传播,对同种个体间来说传播的是一种‘语言’,这种气味也许人类是感受不到的,有没有这种可能?”王雄通过网络了解到一些关于胡蜂的信息,连忙将自己的一个疑问摆出。

“你俩所说的问题确实值得商榷,不过如果想通过胡蜂害死一个人,仅仅把蜂qun吸引过来也远远不够,人类不去主动招惹它们,蜂qun绝对不会莫名与人类发生冲突,毕竟它们的尾针只有一只,攻击人类后它们自己的生命也就完结了。”胡志强换了个角度切入问题。

“黄蜂为什么一定是被吸引来的?我记得一定波段的超声波可以驱蚊,也许超声波也可以驱蜂,如果先将黄蜂驱赶至铁皮屋附近,然后从铁皮屋的四周放置发出超声波的机器,黄蜂在无法忍受声波的状态下冲进房子伤人。”王雄再次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虽然这个猜测天马行空。

“通过声波的驱蚊机器仅仅是把蚊子赶走,但是如果将其赶往某个特定的目的地,恐怕需要实现的技术难题也难以克服吧?”陈立感觉王雄所说的技术应该仅仅存在于设想中,人类对昆虫的研究还没有达到如此地步。

王雄寸步不让,继续辨解道:“可死者的死亡方式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我从警这些年可没听说过在自己家里被不知道哪里飞来的几百只黄蜂蜇死的,既然都发生了如此不同寻常的案件,那凶手使用一些不寻常的作案手段也不是没有可能对吧?”

“先停一下!咱们应从问题的根源下手,我觉得咱们应该首先调查,为什么黄蜂会攻击这名收废品的男人,而不是讨论如何使用黄蜂谋害的死者。”

胡志强结束了两人的讨论,随后又从整个案发现场细细勘察了一遍,但结果令人失望,并未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随后胡志强命王雄去调查死者生前的人际关系以及死者生前做过哪些事情,另其他刑警从死者周边的居民调查相关线索,而他本人则赶到市交警大队,调取了高架桥周边路况的监控录像。

有一个摄像头正好拍摄桥下的全景,监控录像显示,事发前一小时内并无任何情况发生,死者死亡时间大约在早晨九点半左右,直到九点二十分,监控画面中在死者的住处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蚊帐”,胡志强连忙暂停并放大画面,盯着电脑屏幕仔细看了一阵子,才看出这个“黑色的蚊帐”是由无数只黄蜂组成的,蜂qun不停地变换形状,从各种随机形状变为一些有棱有角的形状,时而变为一张黑色的平面,一会儿又变为一个黑色球状物,虽然监控视频像素并不高,但观感极为舒适。

胡志强感觉自己有些沉迷这段“令人舒适的画面”,连忙用力摇了摇自己的头,然后按下了快退键,然后慢放六倍重新从九点二十分开始观看。这次他看清了,监控画面中蜂qun组成的“黑色的蚊帐”并不是突然出现的,而是黄蜂大多早已经分散在铁皮屋上空来回徘徊了,它们只是在一瞬间聚集起来,这才使监控中突然出现了非常显眼的画面。

他不明白蜂qun为什么会突然聚集起来做那些动作,看似毫无必要,它们明明可以直接冲下去致人死地,但它们仍然在空中聚集起,胡志强将这段视频拷贝至U盘,打算联系一位昆虫学家探究一下这段黄蜂的舞蹈表达了什么。

不等胡志强想到下一步该做什么的时候,邵柏华一个电话便打了过来。

“胡队你现在在哪呢,吃饭了没有?”

“没呢,怎么了?”胡志强抬起左手,这才发现已经中午一点了,看监控视频果然ting浪费时间的,胡志强暗想。

“正好,我也没吃,胡队你来清驰街142号吧,这里有个饭店,我请客。”

“哦?你请客?”胡志强有些懵,印象中邵柏华很抠门的,不过下一秒胡志强便意识到了这串地址有些熟悉。

“你刚说什么?清驰街142号?这不是上午那个发生命案的街道吗?为什么一定要去这家饭馆?你是不是发现什么线索了?”

“果然,什么也躲不过胡队您的法眼,我其实并不清楚这个线索有什么用,主要是这家饭店里有本案的目击证人。”

等我!

半小时后,胡志强将警车停在上午停放的位置,这家饭馆距案发地点的距离比想象中的近,清驰街142号就在铁皮屋的对面,仅仅隔了一条绿化带。

这家店虽被邵柏华称为饭店,但其规模大小最多算是一家小饭馆,整个饭馆不过二十几平米、七八张桌子,邵柏华正坐在饭馆最靠门的桌子上,眼睛时不时望着从不远处走来的胡志强。

老板娘看到有人这个时间光顾他们店,本想起身招待,但看到了胡志强身上的警服,眼神中有些失望,胡志强顿时捕捉到了老板娘的面部变化。从老板娘的表情来看,邵柏华应该一直从他们店询问关于案情的事情,肯定有些不耐烦,见胡志强也是警察,主观认为两人都不是来吃饭的,所以才没有招待。

“你是不是来到这里啥都没点?”胡志强从邵柏华所坐桌子的对面抽出一张凳子坐下,随即开始观察着整个小饭馆,饭馆的老板是一对夫妻,此时的饭馆已经没有顾客了,墙壁上的电视正播放着一部动画片,还有一名七八岁的小男孩从电视前聚精会神地看着。

“东道主没到,我怎么好意思提前点餐呢?”

“东道主?”胡志强苦笑了一声,“你不是说你请客吗?”

“让下属请客再被人落下话柄多不好,这种抹黑胡队两袖清风形象的事我可做不出来,所以我考虑再三,还是让胡队请客合情合理。”

虽然胡志强在半路就已经在猜邵柏华会以什么样的接口推脱请客了,但还是没想到邵柏华扣帽子这么的娴熟,也干脆不再争论,冲着老板娘招呼了一声。

“老板,来两份卤ròu盖饭。”胡志强看着饭馆的墙上贴着菜单,菜单基本上全是面条与盖饭,这家饭馆大概主营时间是早晨。老板娘完全没想到刚来的这名警察竟然中午一点还没有吃饭,不过随即答应一声,而她的丈夫则开火开始做饭。

“小朋友,你知道今天早晨你们家对面发生了什么事吗?”饭还未做好的时候,胡志强与那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聊着天。

“你不会又让我说那个黑胡子叔叔的事情吧?我都跟他说了,你问他吧。”小男孩用手一指邵柏华,然后继续目不转睛的继续看着电视。也许老板娘因为之前对胡志强的招待不周,有些难为情,连忙呵斥自己的孩子:

“小凯,你怎么对警察叔叔说话呢?快点回答这位叔叔的问题,不然以后不让你看电视了!”几句话效果显著,小男孩不再看电视,开始像背课文一样对着胡志强说道:

“从我们马路对面住着的那个黑胡子叔叔不是被很多很多只马蜂蜇了吗?我知道他被蜇伤的原因,早晨我就在马路对面玩,看到住在那里的黑胡子叔叔踩死了一只马蜂,一定是被踩死马蜂的爸爸妈妈来报仇了。”

“你说的那名叔叔为什么要踩死马蜂呀?”

“当时那只马蜂趴在了一朵小花上,黑胡子叔叔应该没有看见,一脚就把那朵花踩扁了,而我一直在盯着那朵花,因为我们昨天刚学了蜜蜂采蜜的课文,我就想找朵花观察观察。”

“就只有这些吗?”

“你还想让我说什么,那位叔叔自从踩死了那只马蜂就回家了,然后他就被很多只马蜂蜇了,我说完了。”小男孩撇撇zui,自顾自的继续坐下看电视。胡志强没有继续追问,他从监控视频上看到了看到死者早晨似乎是买菜回家,进家后就没有再出来,恐怕这小孩子也就知道这些事,多问也无益。

饭后,邵柏华一脸纳闷的问道胡志强:“我没说过谁是目击者,你怎么知道是那个小孩?”

胡志强摆摆手对此不以为意,“这家店就是个早餐店,案发时间是早晨,那时候正是用餐高峰期,如果这家饭馆有人在那个时间段注意对面的铁皮屋,恐怕只有小孩子。”

“厉害,不过胡队,你觉得这个线索有用吗?我感觉那个小孩ting排斥我的,本以为胡队来了可以从那个小男孩zui里问出更多线索,可没想到他只知道这些,早知如此我就不让您特地跑一趟了。”

“你从人家的店里问东问西,人家孩子能不烦你嘛,话说回来,这个线索还是有用的。”胡志强抿了抿zui,“至少,现在多出了一种死者的死因——因踩死了黄蜂遭到了众多蜂qun的报复。”

胡志强说完这句话后,自己不知道什么原因生出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报复”两个字开始从胡志强的脑海挥之不去。

下午王雄的调查也有了成果,通过检验血液查到死者年轻时曾献过血,这才确定了死者身份:死者姓名谢辛有,男,48岁,谢辛有在一九九五年经济萧条期下岗,当年便与妻子离异,孩子与房子都归了女方,之后谢辛有便开始做各种小买卖维持生计,也许是他命运不济,他唯一的女儿在五年前出了车祸,由于他女儿送进医院时意识清晰,除腿部骨折外无其他疼痛感,主治医生本以为她仅仅是伤到了腿,便暂时没有对她的身体做全方位检查。

可万万没想到几小时后她口吐鲜血,不治身亡,原来在车祸撞击时她就已经伤到了内脏,因为医生的错误判断断送了一条生命。谢辛有从那以后万念俱灰,于是他拿出了自己这些年的积蓄,多次雇佣混混去医院闹事,直到最后一次闹出了人命:谢辛有与几十名的小混混在闹事时将那名医生从楼梯上推了下去,碰巧医生后脑着地,因此谢辛有犯下命案,从此便销声匿迹。

胡志强看着户籍系统中谢辛有的照片,这是一个长相白净、烫着头的年轻人,很难与现在的满脸落腮胡子的死者联系起来,也许正因如此,警方才没有注意这名住在高架桥下的拾荒男人正是犯下命案的逃犯。

正从办公室专心浏览死者资料的胡志强突然听到一阵非常急促的砸门声,随后孔轩焦急地打开门走到了胡志强的桌子前,气喘吁吁的将一张照片递给胡志强。

“这是什么?”胡志强有些狐疑的接过照片,但下一秒他便汗毛竖立冷汗直冒,照片是孔轩验尸时拍的死者谢辛有的后背,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被黄蜂蜇出的伤疤。胡志强并不是有密集恐惧症,而是死者后背的伤疤不是杂乱无章的,而是排列有序,伤疤先是从死者的后背画了一个圈,圈里的伤疤竟然组成了一行字:

医闹,以血还血!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