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骑遇》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在爱里成长

第二章 在爱里成长

何处惹 2021-05-01 15:20:06
转眼六年。时光荏苒。八岁的齐遇有一个爱她的爸爸齐铁川,除了一个同样“爱”她,却因为生她的时候突然发生了羊水栓塞,没办法在另外一个世界再次播洒着“母爱”的妈妈。但是自小就也没妈妈,但齐遇始终都是在爱里不断成长的。她爱爸爸,也爱那个在别人眼中破破烂烂像“...

奇遇

推荐指数:10分

《奇遇》在线阅读

一晃八年。时光荏苒。八岁的齐遇有一个爱她的爸爸齐铁川,还有一个同样“爱”她,却因为生她的时候发生了羊水栓塞,只能在另外一个世界继续播撒着“母爱”的妈妈。虽然从小就没有妈妈,但齐遇一直都是在爱里成长的。她爱爸爸,也爱那个在别人眼中破破烂烂像“危房”一样的家。齐遇出生之后,齐爸爸因为需要照顾齐遇,一点都不兴旺的齐家铁铺,也就不再开门营业了。尽管如此,一楼的铁匠炉,每天都会收拾得干干净净的。齐铁川身上有祖传的铁匠基因,与生俱来、深入骨髓的那一种。齐遇很喜欢看爸爸打铁,但爸爸从来都不让她靠近铁匠炉三米的距离之内。爸爸说小孩子眼睛还没长结实,不能盯着火炉看。就算再喜欢,也只能远远地看一眼。齐遇就这样远远地看着爸爸给自己做了铁质的米老鼠、美羊羊、滑板车,自行车……从小,齐遇的玩具都是独一无二的。是别人家的小孩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私人订制。开门营业的时候收入虽然不多,但不营业就更加没有了营生。齐爸爸想来想去,自家的小院子勉强能停两辆车,就决定在里面开个“洗车行”。齐铁川在院墙用红漆写了洗车这两个字,就算正式开门营业了。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不用出去找工作,在家照顾还在襁褓里面的齐遇。2008年,在“齐家洗车行”吃住了八年的齐遇,已经是洗车小能手了。可爸爸只允许齐遇一天洗一台车,全当是课余活动。齐遇很喜欢凭自己的双手“补贴家用”的感觉,喜欢到爸爸想把“齐家洗车行”给关了,她都不同意的程度。2008年4月的一天,齐遇放学回家开始“接单”,却接了一个坏掉的怪单。“小哥哥呀,你家的车子怎么这么奇怪呀,为什么驾驶座是在右边的呀?是不是坏掉了呀?需不需要修一下呀?”洗车店光靠洗车,是赚不到钱的。需要开源节流,外加多样化经营。宦享huan xiang愣了一下,才开口解释“小妹妹,这车没有坏……很多国家的车子,驾驶座都是在右边的。比如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等等。驾驶座靠左或者靠右都是正常的。”宦享没想到自己看到洗车这两个字进来,会被一个小孩子接待,还问到这么有“深度”的问题。“可这里是中国呀,小哥哥。”八岁的齐遇已经是个很有逻辑的一年级生了。在别的国家不坏,不代表在中国不坏。“可中国香港和澳门的车子,驾驶座也在右边呀,小妹妹。”宦享的话风在不知不觉中,被齐遇给带歪了。齐小遇同学是那种不加上“呀”说不了话的。听完宦享的解释,齐遇小朋友认真地回忆了一下自己和爸爸一起看过的港剧。那里面的车子好像确实驾驶座是在右边的。“小哥哥你的话是没有错呀,可你现在是在大陆开车子呀,那就肯定要按照大陆的法律来呀。”“你看这旁边写的四个字,齐、家、铁、铺,这是我太奶奶写的。”“我们家祖上八代都是打铁的。“虽然这个金字招牌是旧了一点,但我爸爸可是超级无敌厉害的呀。”“你的驾驶座装反了这种事情,我爸爸肯定能帮你弄正了呀。”“技术超级无敌棒,价格还特别公道的呀。”给爸爸拉生意这件事情,是齐遇同学在不到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的看家本领。宦享不知道要怎么和齐遇解释什么是两地车牌,只能让齐遇看他的车牌“你看,我这辆有两个车牌,一个香港的全是字母的,还有一个大陆的粤z。”“小哥哥呀,一辆车装两个车牌那不是明目张胆地套牌车吗?”这是齐遇看完车牌之后的第一反应。“小哥哥呀,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呀。”“等我爸爸帮你把位置改过来,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大陆开了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哦~”八岁的齐遇不知道从哪部电视剧里面学来的成语,话说得和个小大人似的。“你们家不是开洗车店吗?怎么又是打铁又是改装车的?”宦享拗不过齐遇,只好换个话题。他真的只是来洗个车,不是来找小朋友聊天,既没有想过,也没有必要修车。“那个……我们家产业多嘛”。齐遇说着不好意思的话,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表情“小哥哥呀,不是我跟你吹牛呀,我爸他真的不是一般的铁匠呀。”“你看我的滑板车、自行车还有这些玩具,都是我爸爸一下一下打出来的呀,是不是超级无敌厉害?”齐遇同学已经完美的做到了,销售和洗车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和顾客沟通需求什么的,绝对是小菜一碟。“是,你爸爸超级厉害。”宦享决定从善如流。他四下打量了一下,也没发现有除了一个小姑娘之外的大人。“那是呀,小哥哥,看在你这么识货的份上,我就不去找警察叔叔举报你套牌的事情了呀。”“不过这种事情,纸是包不住火的呀,时间久了,肯定会被抓的,你要赶紧改邪归正呀。”齐遇说着说着,就转身去拿高压水枪。眼看着齐遇小朋友要把水打开往车上喷,宦享赶紧阻止。“你们家洗车店是你自己负责洗车?你爸爸怎么能让你一个小孩子洗车呢?”宦享说完,就准备接过齐遇手里的高压水枪,自己diy洗车。“小哥哥,你不要小看我呀,我可是很厉害的,宝马奔驰我都洗过,你的车我虽然没有见过,最多也就是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我肯定能洗得干净的。”洗车小能手一脸的自信。“我知道你肯定能洗干净,但是我不想虐待童工。”宦享有点后悔自己看到洗车这两个字就把车开了进来“黑店”。“我都已经长大了呀,我怎么就是童工了?”齐遇小朋友给宦享小哥哥秀了一下自己一点都不发达、根本就没有什么辨识度的小肌肉“小哥哥呀,你看我健康的古铜色皮肤,再看看你细皮嫩肉缺乏运动的样子,你比我还像童工呢。”“你坐在房间里面喝茶等我就好了呀,我很快就能洗好的。”在齐遇同学的标准里,三岁以下的才能叫童工。宦享略为无奈地看了一下齐遇“就因为我细皮嫩肉的,才要多干干活,多晒晒太阳,你都已经晒成古铜色了,就坐在房间里面喝茶等我好了。”宦享也不生气,说话的时候满脸都是笑意。“这怎么行!小哥哥,就算你自己洗车,水还是用的我们家的呀,这样就还是要付钱的。”齐遇还是第一次遇到,到了齐家洗车行还要自己洗车的奇怪小哥哥。“就这么说定了。”宦享还是接手了齐遇手上的高压水枪。不需要干活的齐遇小朋友并没有因此感到开心“我才不要就这么说定了呀。”“如果我能把你的车洗很干净的话,你就会在我这里办卡了呀。”“你自己洗,你肯定做不了我的回头客了呀。”小姑娘的生意经,说出来是一套一套的。“我自己洗,洗干净了还在你这里办卡,你看这样行不行?”宦享终于明白洗车店的小姑娘在坚持什么。“真的吗?我这里有十次的,三十次的,还有一年不限次数的,小哥哥你要办哪一种呀?”齐遇立马开始推销“会员卡”。“都行,你看着给我办吧。”宦享熟门熟路地开始洗车。“啊,都行呀?”齐遇小朋友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不太自信的表情。“怎么了?”宦享在diy洗车的间隙提问。“小哥哥呀,一看你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怎么能让我看着办呢?”“我们齐家洗车行打开门做生意的,你让我看着办,我肯定就给你办最贵的呀。”齐遇说着说着,表情就变得笃定了一些。“最贵的是多贵?”宦享脸上的笑意渐浓。“一年不限次数的,一千块。”齐遇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有什么好笑的。“那十次的多少钱?”宦享终于有了一个做顾客的样子。“两百块。”齐遇对准备在自家办卡的回头客,向来是有问必答的。“十次需要两百,天天都能来洗,一年才一千块,价格很公道啊。”宦享说完还点了一下头,像是自己给自己的答案打了一个√。“怎么会公道呀?都说小哥哥你不食人间烟火了。”“你想啊,谁没事天天来洗车啊?”“除非就住在附近,很方便过来的,小哥哥看着面生,肯定不会住得太近。”“而且,就算是过来我们这里很方便的,最多也就一周来两次。”“有好几个办了年卡的叔叔阿姨,都是两个礼拜才过来洗一次的。”“偶尔遇到下雨天出门,才多加一次,一年下来最多也就三十多次。”“这种情况,买一张三十次五百块的卡,再买一张十次两百块的卡,是不是就够够的了呀?”“这样一年是不是就可以省下三百块呀?”齐遇同学把一年级下学期能够接触到的数学内容都融会贯通了。洋洋自得的小姑娘,完全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就把洗车店的“商业机密”给和盘托出了。“那你怎么不提醒那些叔叔阿姨呢?”宦享饶有兴致地问。“平时来的叔叔阿姨都是成年人,他们都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且我每次都会告诉他们有三种卡的呀。”“叔叔阿姨们都是自己选要办那种卡的,只有小哥哥你说让我看着办。”齐遇说着话,就把一张a4大小的“会员申请表”递给了宦享。弄得原本准备要给车擦泡沫的宦享,只得先放下了洗车的工作。说是会员申请表,其实就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表格。填一个姓名,勾选一下想要办的种类,再填一个电话号码就完事了。剩下的,就是三十个空白的格子。如果办了三十次的,就一格一格写上日期。“小哥哥,我建议你选十次的就好了。”“我以前都没有见过你,你肯定也不住我们家附近,你办十次应该就差不多了。”“等到哪天用完了,你就再加三百块,升级成三十次的,这样就最不会浪费了呀。”齐遇很负责任地给小哥哥算了一笔最划算的账。第一次有来店里洗车的客人,让齐遇帮忙做主的,这小小的信任,使得齐遇同学的责任感瞬间就爆棚了。宦享接过表格,填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毫不犹豫地勾选了一年不限次数的最贵选项。“小哥哥,你勾的不对呀,我不是让你勾选十次的吗?”“你怎么还是选了一年不限次数呀。”“你这样是会吃亏的,我不欺负未成年。”齐遇小朋友的正义感从来都没有这么泛滥过。“你见过未成年开车的吗?那才是真的犯法。我上个月就年满十八周岁,已经是成年人了。”宦享觉得要把原则性问题说清楚。“那小哥哥也可以先选十次呀,不够再升级三十次,真的要还不够的话,你就升级成一年的也不迟呀。”“小哥哥,你把表格还给我,我这就用涂改液帮你把选项改了,然后先帮你把今天的日期给写在第一格上。”齐遇坚信自己给出的建议是最优解。“没关系,不用改了。”“你看呀,你这个不限次数的卡,只有名字没有车牌。”“这样我要是有好几台车子的话,就可以轮流过来洗。”“这样吃亏的是不是就不是我了?”宦享并没有改动自己选择的打算。齐遇坚定坚决地拿回宦享手里的表格,还没来得及修改,在第一个空格的日期写上429,就再度好奇宝宝上身了。“咦,官——亨?小哥哥呀,你的名字也好奇怪呀。”八岁的齐遇,认字的水平要比“秀才念半边”还要略差一些。“这个字念an,官宦的宦,你仔细看看,和官是不是有点不一样。”宦享字正腔圆地念了一遍自己的姓氏。说他的姓奇怪的人,经常会有,但叫成官亨的,齐遇同学还是破天荒的头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完全都没有念错字就该不好意思自觉的齐遇,忽然就大笑不止。“官宦的宦,不就是宦官的宦吗?我在古装剧的字幕里面好像见到过,现在想起来了。”“小哥哥,你为什么和太监一个姓呀?”齐遇的笑很有特色,哈字一出口,从来都是连着七个,而且是用1234567一个完整的音阶唱出来的。用练声似的用do、re、i、、si谱写出来的笑声。飘飘的猪脚们要在稀有姓氏的这条路上勇往直前了。朋友里面最稀有的就是一个姓宦女生了。小伙伴们有没有认识更稀有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 在爱里成长 第三章 太监小哥哥 第四章 宿舍的兄弟 第五章 邻居家串门 第六章 奥运马蹄铁 第七章 【享誉国际】(为@小刀锋利 白银盟主加更)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