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昔年曾见之京华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断水

第二章 断水

柳玄素 2021-05-01
接着沧老的皇帝似是也没听到通常,而已呆呆地望着面前的人,哆浑身哆嗦嗦地一抬手抚上对方蒙着面纱的脸,却被鄙夷地避了开去。  一剑上篮的刺客紧握剑柄,在皇帝的胸腔中用劲一搅,飞快地撤剑而起,令人惊异的是,那断水断电剑却依旧非常干净明澈,竟也没被染一丝血迹。“不!”一声凄厉的嘶喊立时爆发而出,令人悚然动容。然后苍老的皇帝似是没有听见一般,只是呆呆看着面前的人,哆哆嗦嗦地抬手抚上对方蒙着面纱的脸,却被嫌恶地避了开来。。...

  那样气势凌厉的一剑,裹挟着无可匹敌的剑气,彷佛劈开了夜空,劈开了一切邪魔,就要刺入温软的血肉!

  几乎是同一时刻,三道黑影直直飞向虚空中那不可一世的刺客。紫衣的刺客右手剑势依旧不去,只是抡起左边衣袖,先至的两羽箭便被拂落在地,那第三羽箭却斜斜刺入他的左肩。随后只听“噗”的一声,断水剑已刺入皇帝的胸口,鲜血喷薄而出,溅在那张冰雕般冷酷的脸上。

  “不!”一声凄厉的嘶喊立时爆发而出,令人悚然动容。然后苍老的皇帝似是没有听见一般,只是呆呆看着面前的人,哆哆嗦嗦地抬手抚上对方蒙着面纱的脸,却被嫌恶地避了开来。

  一剑得手的刺客握紧剑柄,在皇帝的胸腔中用力一搅,飞快地撤剑而起,令人惊奇的是,那断水剑却依旧干净澄明,竟是没有染上一丝血迹。

  远远望着那一幕,独孤离霎时苍白了脸,惊惧到发不出声音,只是机械地挪动双腿,拼命向前奔去。眼前紫色的衣摆倏忽不见,冷风吹动雪粒,簌簌轻响。

  “上轻弩!”薛王独孤亢蓦地大喝一声。

  金吾卫士们纷纷解下腰间的轻弩,端弩搭箭,直直指向前方,弩箭紧紧扣在弦上,动作整齐划一,蓄势待发。

  “射!”薛王一声令下,数十支弩箭如雨般射出,箭路笔直,径向紫衣的刺客飞去!随即第一队的金吾卫伏身后退。薛王再次下令,第二轮箭雨又呼啸而去。

  那紫衣刺客身手敏捷,健步如飞,短短的一刻,身形已然飘远,将身后的金吾卫甩开四十余丈。待身后的箭雨追来,只见银光一闪,断水剑起,如蛟龙出海一般在空中飞舞,阻住了各路攻来的弩箭。“叮叮”的声响不绝于耳,被削断的弩箭纷纷落地。此时虽然不会立刻被金吾卫擒住,却也无法马上脱身离去,局面一时僵持。

  薛王招过一个英武的金吾卫接替自己,便快步走至皇帝跟前。随行的太医正在给皇帝敷药,动作熟极而流,干净利落。皇帝微暝着双目伏在独孤离怀中,面色灰败,看上去非常虚弱。独孤离守在父亲身边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垂泪。

  薛王本待上前询问,一时间却沉默不语。此时原本正处于休眠状态的皇帝突然挣扎起身,口中含糊不清地不知在说些什么。薛王连忙上前扶住皇帝的手臂,急声道:“父皇,父皇,儿臣在,儿臣在,您怎么了?”

  本是虚弱至极的皇帝用力推开搀扶,两眼放光,恍如夜空下的星子般璀璨明亮,直直目视前方,艰难地吐出一个音节:“紫......紫......”

  薛王连忙凑过身子,附耳聆听,可是皇帝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缓缓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儿子,又断断续续低语道:“让......让他......走。”薛王两道剑眉几乎拧做一团,一脸都是疑惑不解的神色。却只见皇帝的手臂虚虚抬着,直指那袭越来越远的紫衣,又蓦地颓然垂落。

  “父皇!”

  随行的太医急忙半跪于地,俯身探脉,不一会儿又打开药箱,找出银针施救。“两位殿下且先宽心,陛下身上的血已经止住,此际只是昏迷过去,不过......”太医白远之低低叹息一声,“此地不宜久留。”言罢,又意味深长地瞥了薛王一眼。

  “还不快下去准备,一个个都杵在这里做什么!?”独孤亢转身对着身后的侍从呵斥道。几个人唯唯诺诺地领命而去。独孤亢除下身上的白狐披风,轻轻盖在皇帝身上,又低声对独孤离嘱咐:“一会儿你陪着父皇回太清宫去,这边的事我会料理干净。父皇负伤的事千万不能传扬出去,连越王都不能告诉,你明白吗?”独孤离望着他用力地点了点头。

  薛王怜爱地摸摸她的头,赞道:“果然是我的好妹妹。”又转过头去面向白远之道:“不出一刻,接应父皇的马车就会到达,小王会派最得力的人来护送,劳烦白太医照应皇上和公主,小王在此谢过了。”

  白太医连忙躬身行礼道:“不敢,不敢。”还不待他起身,薛王已经返身回到金吾卫中。

  远处,月下,那袭紫衣身如鬼魅,舞剑如风,看不清面容,只见一团紫影飞速地辗转腾挪,身前如罩着一面银色的盾牌一般,凡是近身的弩箭通通都被格挡开来,除了先前击杀皇帝时中的那一箭,此际如雨的箭阵竟是未伤到他分毫!

  “不要停,他快坚持不住了。”独孤亢大声下令道,从侍从手中取了自己的硬弓,有在箭袋中抽出三支箭,拈弓搭箭,死死对着那袭紫衣。只听“嗖”的一声,箭已离弦,三尾羽箭立时便混入那如雨的箭阵中去,转瞬消失不见。薛王却不停手,不断地搭箭,不断地射出,次次都是三箭齐发。

  额际已有细密的冷汗淌下,流过眉毛,落进眼睛。紧紧握着软剑的右手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片刻不停地挥剑格挡着来自各路的攻击。若是有一丝的凝滞,此刻的他恐怕早已是万箭穿心!每一次挥剑,都不易察觉地向后退一步,从接下第一支弩箭算起,他已经退了一百三十七步。然而此时却不能再后退分毫,虽然没有回头,可是他知道,现在已经到了琅琊宫后园的围墙,后背一丈之内,已经感觉不到一丝风的波动。

  现在没有退路了。

  惊鲵......怎么还不到?要死在这里了吗?嘴角扯出一丝疲惫的微笑,机械地挥剑。冷剑劈开木头的脆响不绝于耳,那声音正在渐渐消逝下去,变得越来越低。眼睛里也似突然泛起了迷雾,眼前的世界瞬间便朦胧飘渺起来。一滴墨落入水中,氤氲,扩散;扩散,氤氲......山非山兮,水非水,难以辨别。

  “噗”的一声,左肩又是一阵钻心的刺痛。猛地摇头,重新睁大双眼,嘴角蓦地一沉,一抹冷笑浮上了蒙着黑纱的脸。手中的剑银光陡然一盛,剑气大涨,那些飞近的弩箭还未触及剑锋,却突然断成数截,纷纷掉落。远处的金吾卫士们并未发现异常,弩箭依旧不断射出,排山倒海般袭来。

  正在此时,却听一声尖锐的呼哨响起,划破了夜空。众人顺着那呼哨的声源方向望去。只见明月之下,屋檐之上,一个消瘦的身影静静立着,黑色的头巾,黑色的面纱,黑色的一袭夜行衣。那人影双手抬起,端正凝重,借着月色,只见那人手中碧沉沉的光泽,竟然也是端着一张强弓!

  “刺......刺客!”一个年轻的金吾卫士突然结巴起来,“又......又来......来一个!”

  金吾卫中顿时一片喧哗,不待薛王下令,已经有一半的轻弩对准了屋檐上的来客。然而不待劲弩射出,屋檐上的人早已弯弓如满月。“嗖”的一声,箭已离弦,去势不可挡,从上至下,对着远处的金吾卫士急射而来。人群中立时炸开了锅般烈火沸腾,一行人纷纷后撤。

  薛王大声地下令:“大家不要乱,对方只有两个人!”可是利箭已然逼近,不待落地,又是“嘭”的一声,随即烟雾辐射开来,氤氲弥漫,四下里顿时咳声四起,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待众人冲出了迷雾,那屋檐上已是空空荡荡,并无一人,连带先前那紫衣的刺客,竟是一并消失了踪影。

  先前那名英武的金吾卫士立时出列请命:“薛王殿下,想来那两个刺客并未逃远,属下立时率人去追!”

  薛王的两道剑眉几乎拧在一起,抬手一扬,冷冷道:“不必了,擒拿刺客的事到此为止,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睿延寿三十六年四月中,太子彦奉召离京南下。

  五月初,太子彦至江北大营,督军阵前。

  十月廿八日,千秋节,琅琊殿,君臣夜宴,遇袭。翌日,薛王亢亲掌金吾卫军,巡于宫中,日夜守卫。

  十一月中,太子彦至京都,帝下诏,令监国。时坊间留言方起,帝遇袭,业已垂危。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刺杀 第二章 断水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