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等不到的我爱你》在线阅读 > 正文 《等不到的我爱你》第7章 并不是完美(1)

《等不到的我爱你》第7章 并不是完美(1)

阅读王 2021-05-02 23:04:28
潘安汤嘉煊小说名字叫作《等将近的我爱你》,提供更多潘安汤嘉煊小说目录,潘安汤嘉煊小说全集目录。等将近的我爱你小说潘安汤嘉煊摘选:潘安,我只不允许你一人叫我小安安。”沧烟失笑,伸出手手来,就被他攥住,使劲地晃动。汤嘉煊把沧烟…...

潘安汤嘉煊小说名字叫做《等不到的我爱你》,这里提供潘安汤嘉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等不到的我爱你小说精选: 他在召开高层会议,白丽芬说,你就在门口等吧,我还有事情。沧烟点头,端了一杯咖啡,自饮自酌。后来实在是闲的无聊,端着杯子站在玻璃门的外面,他坐在正中央,眉头微微敛起,端着一本文件,认真的听着,时而点一下头。这个样子沧烟无比熟悉,沧烟滑雪断了腿的时候,他在家陪了沧烟两个星期,公司有事情就召开视频会议,他坐在沙发上,穿着居家简单的毛衫,但是神情却是极严肃的,他却很是尊重别人意见,有时候冗长的报告沧烟听得直打哈欠,他却认真严…

他在召开高层会议,白丽芬说,你就在门口等吧,我还有事情。

沧烟点头,端了一杯咖啡,自饮自酌。

后来实在是闲的无聊,端着杯子站在玻璃门的外面,他坐在正中央,眉头微微敛起,端着一本文件,认真的听着,时而点一下头。

这个样子沧烟无比熟悉,沧烟滑雪断了腿的时候,他在家陪了沧烟两个星期,公司有事情就召开视频会议,他坐在沙发上,穿着居家简单的毛衫,但是神情却是极严肃的,他却很是尊重别人意见,有时候冗长的报告沧烟听得直打哈欠,他却认真严肃的一直听完,最后只是云淡风轻的说,下次的报告最好做的言简意赅,不必如此之长。

他抬眸,沧烟穿着黑色的连衣裙,桃红色的腰带,目光游离,但是是落在他身上的。

上一次见面,好像还是个小孩子,这次见面,他却觉得沧烟是一个女人了。

低下眼眸,他用笔在文件上签了字,“今天先散会。”

有人开始往外走,沧烟连忙走开,回到等待的椅子上,规规矩矩的做好,心莫名的起跳,似乎在等待他的到来,又害怕他的到来。

“我要喝拿铁。”

他今天穿的红色的格子衬衣,说不出的出挑,黑色的方巾围在脖间,衬出尖削下巴。

沧烟忐忑的放下自己手中的杯子,转身进了茶水间,出来,他端着沧烟的杯子,“你竟然还在喝黑咖啡,不是说你戒掉了么?”

沧烟忙跑过去抢下来,递给他自己刚泡好的拿铁,“你也没有戒掉烟。”

他觉得自己失了态,又恢复了冷漠,“以后你就做我的秘书。”沧烟脸上挂着诧异,他说,“只有在这里出丑不会被别人知道,这也是铭乾托我给你的关照,你不要想太多。”

他挥挥手,等在外面的助理进来,他说,“这是我的高级助理,peter,还有两位,现在都有事情要忙,就让peter告诉你你的工作,以后,有什么不懂的一定要问,不要出了错以后再向我求饶。”

Peter笑笑,西方男子,高大却不英俊,胖胖的一看就是睿智型,伸出右手,“你好,美丽的东方小姐,我的中文名字是潘安,我只允许你一人叫我小安安。”

沧烟失笑,伸出手来,就被他攥住,使劲摇晃。

汤嘉煊把沧烟丢进火坑,自己一个人潇洒的推开董事长的金色大门走进去,身边的潘安又说,“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中午一起吃饭怎么样?”

沧烟欲哭无泪,只得打着官腔,“潘安先生,刚才汤董事长不是说让你给我介绍工作么?”

潘安伸出食指按住沧烟的唇,“NO.NO,是小安安。”

沧烟现在一点也不庆幸这个外国人说很流利的普通话,沧烟宁愿和他比比划划,也好过被攥着手,硬是要在每句话前加一个小安安。

沧烟深深感悟,潘安不去演琼瑶阿姨的戏真是浪费。

闹归闹,这个peter倒是真的有两把刷子,本来繁复的秘书工作竟然被他说得有条有理,沧烟今天的工作就是要把汤嘉煊的行程安排好,重叠的部分要另行协商,按照事情的轻重缓急充分合理的调节,为了防止沧烟出差错,很多的具体工作都安排到余下的两个他的助理来做。

沧烟的工作总结一下就是安排行程,接待客人,还有,对付汤嘉煊。

潘安介绍完工作,又赖在了沧烟的柜台前不肯走,忽然总机电话一声响,沧烟先是一愣后知后觉才发现是自己的工作电话,忙接起来,他的声音传过来,无比的磁性悦耳,“让peter进来。”

沧烟如获大赦,朝着他办公室一指,“小安安,进去吧,汤董事长找你。”

潘安一张胖脸,带着遗憾,“BUTTER没看到我在泡妞么。”磨磨唧唧的但是还是乖乖的进去了。

出来的时候端着厚厚的一摞文件,刚才还是灿烂一张脸,现在和霜打得茄子似的,“BUTTER太狠了,他说让我看完了这些才能下班,我又不是机器人。”

沧烟望向里面,他背对着自己,端着咖啡面对落地窗,沧烟只是想要感谢的微笑,可是,这才觉得仓皇,汤嘉煊怎么会是为了自己而去为难自己的高级助理呢,他不是这种人,他一向是公私分明的,尤其是对待他的事业。

没有真正的坐在这个位置的时候,有过千万种的设想,当人真的来到了这里,手忙脚乱,心里又是个各种的情绪杂乱无章,早就没有了早上和汤铭乾电话中说的时候那种勇气。

尤其是当他的眼睛对准自己的时候,沧烟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死在这个眼神之下。

一上午,他都在办公室里,不少的科室高层来过请求批示,沧烟都一一的请进去,光是茶水都泡了十多杯,沧烟每次进来都下意识的找寻他的方位,他却对沧烟的出现置若罔闻,大家看到自己的第一眼时候都是有些惊讶的,但是都是擅长伪装的高手,礼貌的一笑带过所有的疑虑。

在公司里面想要向上爬,想要生存,就要学会有些话放在肚子里,吞下去。

尤其是关于上司的情感问题,更是大忌。

沧烟从大家欲言又止的神情猜出一些端倪,中午去职工食堂的时候,才完完整整的知道了什么叫做人言可畏。

沧烟端着自己的餐盘刚坐定,一桌上的人立刻四散,独独剩了沧烟一人坐在八人的放桌上。

身后的已经有人在嚼**,“这就是那个一来就安排在六十层的秘书么?听说是汤爷的侄媳妇,年后就要结婚了。”

“小小年纪就懂得挤人了,之前好不容易争取到去六十层工作的苏宜兰就这么被没脸的挤下来,换做是我,恐怕闹得更凶。”另一个声音,带着尖酸。

沧烟的拳头微微在手中攥紧,嘭地站起来,餐厅立刻安静了,那两人仗着公司里的人都不喜欢沧烟,就有恃无恐,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子竟然直直的走了过来,温柔的漾开笑脸,一张清纯薄面别样娇俏。“我的名字是夏沧烟,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她绽开笑靥的时候,是无比的无害,眉毛如柳叶,轻轻的上扬,嫣红的樱桃小口,伸出自己的一只小手递给了两位女子之一。

“我觉得二位姐姐对我是有些误会,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误会我,所以,就让我来解释一下吧?”

潘安低声说,“BUTTER,你真的就让她自己一个人应付咱们公司最泼辣的两个女人么?我都打不过她们。”

他却皱起了眉头,不对,夏沧烟这不是你的作风,你应该冲上去,一人一个拳头,然后得意洋洋的咧着嘴巴,说,汤嘉煊,你看,我是多么的英勇。

潘安还没有说完,身边的人已经走了过去,身影所至之处听到无数的倒吸冷气,冷面如冰的传说之中的神一样的董事长竟然到了职工餐厅,而且,是在这样尴尬时刻,大家都替那两个女子由衷捏了一把冷汗。

两个女人哑口无言,更是不敢伸出手来,她愈发温柔起来,“姐姐们,不必害怕,我只是想要。”话没说完,胳膊就被人扯回来,她不耐烦的瞪过去,他一身黑色,眉目清新,“沧烟,我说过以后午饭都和我一起吃,你来这里员工会不自在。”

那两个女员工嘴巴都要掉下来了,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名媛挤破脑袋要上六十层给他们董事长做秘书。这个男人,简直是太帅了。

她还要说什么,汤嘉煊一眼瞪过去,她立刻噤声。

“我替她解释一下,她是我指派的,并不是因为他是我侄子的未婚妻,是因为,我想要一个单纯为我工作的人,所以大家不要无妄的揣测了。”他抿起薄唇轻扬一笑,“只是我没有想到公司的同事们还有这般的团结,我先谢谢大家了。”

他的话,他的视线都是落在那两个女子身上。

那两人的脸瞬间红的如同大虾一样,支支吾吾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恨不能挖个地缝钻进去。

他拖着沧烟的手,“耽误大家就餐了,我会让大厨给大家加甜品。”

说完,他拉着沧烟走出去。

职工食堂一片寂静,继而就爆发一阵尖叫,很多的女人直接呈现抓狂状态,哀号着,“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们汤爷就是汤嘉煊,汤嘉煊。不是说汤爷是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么?”

那个帅的令人发指的汤嘉煊,那个温文尔雅的汤嘉煊,那个拥有数十亿身价的汤嘉煊。

那两个女人互相对望一眼,一个说,“我现在不是在做梦吧?”

另一个一把掐在她的胳膊上,一声尖叫,她说,“我没做梦,刚才,汤爷朝我笑,汤嘉煊朝我笑。”

潘安叹一口气,“BUTTER,你不该这么出现在那些女人面前的,这样以后让我潘安怎么混啊。”

沧烟别扭的被他拖着手腕,他说,“你是掷果潘安,我只是一个平凡男人,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呢?”

潘安果然单纯,这么一哄果然就开心起来,蹭着沧烟,“沧烟沧烟,我请你们吃大餐。”

“刚才的事情我明明可以自己解决的,为什么要来帮我?”她并不理会潘安,质问他。

他挑眉,“怎么?难道让我眼见你们扭打成一片,然后第二天报纸上登着,某地产公司内部战争,两死一伤?”

她说,“汤嘉煊,你知道我不会的,你知道我已经不是那样,只是你想要否认,所以你出现,你把我就出来,为了就是把我和他们彻底划开鸿沟,无论我以后怎么努力,我都不可能融入他们了。”

他低下身子,凑近她的脸,她虽然踩了高跟鞋,也只有一米七出头,他一米八多的高挑身材屈尊的弯下来,“夏沧烟,你果然是聪明了。”

“可是,我并没有那么的卑劣,我当时只是不想再看到你受伤,有些事情,在脑海之中一旦形成了痕迹,时过境迁,也无法忘怀。”

她的心一颤,他已经回归原位,对着潘安说,“我要吃pasta。”

潘安坐在副驾驶,他和她坐在宝马的后座,她一路坐直了身子,望着窗外。

他为什么故意说那些话,她以为他都忘了,可是为什么,这么一次次提醒,到底他们之中,是谁在恋恋不舍,不肯忘怀,她总是有一瞬的模糊,以为自己才是那个被爱的人,而并不是自己对着他紧追不放,刻骨铭心。

她到达伦敦的那一天,是男生头,毛寸平头,左耳三个耳洞,右耳四个,其中有四个是在穿刺耳骨而成的,扎的时候很痛,她却没有哭,因为,那些变故已经几乎带走了她的所有眼泪。

她甚至学会了抽烟,在他的兰博基尼上,她随手点了一支烟。故作熟练的抽起来,天知道,她的手都在颤抖。

姐姐说,沧烟,去了伦敦,要和他慢慢学会让自己美好起来,你曾经那么的美好,那么的可爱,那么的美丽,不要让仇恨继续荼毒你的身体。她被姐姐拉到镜子前,镜中的她,剪去一头长发,配上了玩世不恭的眼神,身上乱七八糟的衣服,是一副她都不想去看的模样。

姐姐说,他会教你如何变回从前模样,他是汤嘉煊。

汤嘉煊左手开车,右手抢下她的烟,她第一次看到他生气时的模样,蹙起的眉头,教养良好的男子,只是狠绝的说,夏沧烟,你将来是要做母亲的人,请为你的孩子多多着想。

她却诘问他,“你有什么资格管我,我是死是活,我的家人都不在乎,你又为什么在乎?”

他开着跑车,平缓的拐弯,“我也不在乎,我在乎的人是桑田,而她在乎的人是你,我答应她,替她好好照顾你。”

她别过头,赌气的不再开口。

后来,她想,那时候她已经就喜欢上了汤嘉煊吧,所以在他面前骄纵异常,只不过是为了多得到一些他的关怀。

那时候,她才十四岁,就喜欢上了,二十四岁的汤嘉煊。

她打架,她骂人,她被抓进警察局,他就一次次的出入警察局,一次次的把她带出来,最后,他递给她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十八岁的汤铭乾。

汤嘉煊说,你姐姐说你想要做他的新娘,那么我来告诉你,如果想要变成他喜欢的模样,应该怎么做。

沧烟那一次出奇的没有抗拒。

晚上,沧烟听到他给姐姐打电话,说,桑田,沧烟果然是喜欢我侄子的,有这个动力,我相信我会把沧烟改造的很好的。

沧烟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藏在自己枕头下的本子,写下寥寥几字,我答应你,不是因为我喜欢他,是因为我喜欢的人是你。我想要为了你,变成美好的样子。

潘安给沧烟打开车门,冷风吹进来,沧烟才从回忆之中清醒过来,潘安憨憨一笑,“夏小姐,我们的目的地到了。”沧烟往身侧一看,他已经不在车里,于是,匆匆的跳下车。

意大利餐厅,良好的氛围,潘安说,这里是汤爷的常来之地,沧烟知道这里,铭乾也带着自己来过几次,只是沧烟从来就不喜欢意大利面,只对面包稍有好感,后来他也就不带沧烟来了。

很像是油画中风景的小店面,门口放着写着今天主厨推荐的菜品,两位穿着讲究的服务生站在门口,台阶上一直站到门口都是在等待的客人,他却轻巧的穿过众人推门进去,潘安说,汤美男是这里的vip客人,提前半小时定位就可以了。

沧烟没有吃惊,因为,沧烟素来知道他的风格,在哪里都是特别对待的人物,去名品店有免费赠送的当季新品,或是一个袖扣,或是一个手包之类的小物件,去酒店会有储备特级红酒,车厂的宣传画册往往直接寄到家中。

他点了简单的青蛤蜊pasta,红椒浓汤,沧烟也草草点了一个pasta就说我要去洗手间。

去了卫生间,翻出手机,才发现一上午汤少给自己发了这么多短信。

沧烟忙回复了一条,别担心我,一切都很好。

对镜重新涂了涂唇膏才出门。

一出门就看见了齐濠良,两人都有些尴尬,“刚才和朋友在柜台就看到你,你今天这身装扮让我没有第一眼看出来,再细细想想才追过来。”

沧烟呵呵一笑,“没有办法,我现在在实习,不能像以前穿那么邋遢。”

说完,两人一阵沉默。

齐濠良想了许久才开口,“汤铭乾怎么样?那天是我莽撞了。”

“不过是小伤,休息了几天,现在已经和以前一样活蹦乱跳。”沧烟避重就轻的轻描淡写,“我陪着我上司一起来的,现在我要回去了。”

齐濠良却挡住了沧烟的路,“沧烟,我们要好好谈一谈,我有很多的话想要和你说。”

沧烟抓着自己的手指,“如果我不想听呢?”

“我就会一直纠缠你,一直到你想要听为止。”齐濠良从来就不是什么良民,能够和汤铭乾混在一起的人,多半是非富即贵的,而且,都是胆大家底子厚的,如果是从前的夏沧烟,一定不会轻易妥协,但是现在沧烟不是从前的那个娇惯任性的小公主。

沧烟必须要和一些势力低头。

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牵连的人,是汤铭乾。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等不到的我爱你》第2章 叵测的重逢(2) 《等不到的我爱你》第8章 并不是完美(2) 《等不到的我爱你》第5章 迷失的烟火(1) 《等不到的我爱你》第4章 重启了命盘(2) 《等不到的我爱你》第7章 并不是完美(1) 《等不到的我爱你》第6章 迷失的烟火(2)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