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昏君!你站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故人

第6章:故人

Yoowor 2021-09-06
身穿墨绿色腾云织锦长袍的男子背靠椅背,一手放在桌子上,手里把玩着一块白色玉佩,一对好看的剑眉下却长着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此时微微敛目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门口抱剑而立的锦衣护...

身穿墨绿色腾云织锦长袍的男子背靠椅背,一手放在桌子上,手里把玩着一块白色玉佩,一对好看的剑眉下却长着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此时微微敛目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门口抱剑而立的锦衣护卫看着桌子上已经变成灰烬的一炷香,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

“一炷香已经燃尽了,她还没有来。”

男子淡淡开口,就像是在人耳边的呢喃细语。

一边床榻上躺着一个女子,海棠色绣锦鲤长裙已经微微凌乱,她双手双脚皆被麻绳捆着,嘴里塞着一团布,听见男子的话发出呜咽的声音。

门口抱剑的护卫突然一动,看着楼下头也没回:“主子,人来了。”

男子表情这才一变,脸上扬起一抹玩味儿的笑容看向房门外。

“裴翎!”人未到声先到。

谢婉宁气冲冲的走进来,看了一眼裴翎之后,目光转瞬便移开,当看见画眉被他折腾成这样,更是怒从心来。

裴翎、淮南伯的嫡子,百天的时候便被先皇封为了世子,可谓是历代少有的情况,由此可见淮南伯府荣宠不衰。

正因为有皇帝的宠爱,裴翎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委屈,就连皇子见了裴翎也都以礼相待,所以养成了他无法无天的性子。

可谁知一日谢婉宁一时兴起偷溜出府,正好赶上了春月楼的老鸨叫卖画眉的衤刀夜。要不是她横插一脚,这画眉早都被裴翎给糟蹋了,于是二人也就结下了梁子。

流光刚要去救画眉的时候,却被人拦住去路。

谢婉宁咬牙切齿的看着一副悠然自得的裴翎,吼道:“你到底想干嘛?!”

裴翎看着谢婉宁怒气冲冲的模样,心中因在此等待多时的阴郁一扫而空:“谢婉宁,还以为你会一直当缩头乌龟,不敢见本世子了呢。”

“呸!不敢见你,我为什么不敢见你?!”

“为什么?”裴翎声音不由得提高,“我前日命人给你递话,让你到迎客来见我,你为什么没来?!”

谢婉宁一愣,她昨天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重活过来的事情,当时惊疑不定,又赶上灯会,接着受了伤,哪里还记得答应过裴翎的这件事。

“话虽如此,可说到底是我没有赴约,有什么你可以冲着我来!与画眉无关!”

裴翎闻言嗤笑一声:“要不是画眉在我这儿,你会肯来?”

“我现在已经来了,你可以把画眉给放了!”

裴翎看了一眼拦在流光身前的护卫,护卫会意走到床榻前依次将绳子解开,最后拿掉画眉嘴里的布。

谢婉宁看着双眸含泪的画眉,嘱咐流光道:“流光,你去把画眉送到府里的马车上,让车夫先把画眉送回去,然后再回来。”

流光担心的看了一眼裴世子,有些不放心离开,但想到自家小姐说一不二的性子,也只好带着满面泪水的流光离开。

谢婉宁坐到裴翎对面,开门见山的说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谢婉宁看着裴翎,不由想到,所谓金相玉质,百世无匹,名垂罔极,永不刊灭者矣。裴翎就只是呆呆的往这里一坐,便让人觉得满堂生辉。

可裴翎一张嘴说话,便什么都没有了。

想到裴翎上一辈的下场,谢婉宁心里瞬间没了对他的气愤,只有唏嘘。

那时她进宫还不到一年,便听说裴翎请命去了边关,次年年底,上京城迎回了裴翎的衣棺,竟是一副尸身都没有留下。淮南伯夫人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之下出了家。淮南伯更是从此一蹶不振,嫌少上朝,当时赵序体谅淮南伯府,所以之后从未怪罪过。

“下个月城外无相寺的桃花开了,我带你去看。”裴翎开口。

谢婉宁诧异的一挑眉,转瞬便低垂着眉眼,看着桌子上燃尽的香灰,抿了抿嘴唇:“怕是不能了。”

裴翎一听,气急败坏的说道:“我就应该再把画眉给抓回来!看你能护得住她几时?!”

谢婉宁叹了一口气:“你还没听说吗?过几日我就要进宫了,如何能去看无相寺的桃花……”说起来,想到要再次进去那个埋葬她上一辈的皇宫,她就感觉自己已经成了一只笼中鸟,只能在笼子里看着外面的天空,永远都不得逃脱。

“进宫?”裴翎脸色一白,双唇紧抿,微微上挑的一双桃花眼此时里面满是阴沉,他紧紧的盯着谢婉宁,企图找寻到她撒谎的证据。

可过去了半天,他知晓谢婉宁说的是真话。

谢婉宁眉眼里掩饰不住的黯然:“既然话已经说开了,我不便久留,这就回去了。”

说完起身走到门口,突然想到什么,又停下来回身看向裴翎:“你喜欢从军吗?”

裴翎不知道谢婉宁为何有此问,只定定的看着她没有回答。

“若是喜欢,他日去了战场一定要多加小心,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还有,日后我进了宫,兴许永远都没有机会出宫了,画眉以后还要靠世子多加关照。”说着行礼一礼,然后转身离开。

谢婉宁一出去,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流光。

流光迎了过来,看了一眼屋内,小声说道:“小姐,裴世子没有为难您吧?”

谢婉宁摇了摇头,二人一前一后的向外面走去。

流光却觉得小姐好像跟以前不同了,以前只要遇到裴世子,说不过三句话,二人便大吵大闹互撂狠话。

她送走画眉之后,一回来就看到二人在屋内相对而坐,安静非常,便没有进去只在外面等着。站在门口的时候脑海中闪过的是小姐安静沉凝的脸庞,小姐从前从未有过如此神情。

想到此……流光关心问道:“小姐,可是伤口疼了?”

谢婉宁沉默摇头,直到坐上马车回到府里,一路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她曾经在皇宫中为了争一口气,与妃嫔暗地里勾心斗角,与皇帝面前耍贱卖乖。最后因为计谋手段不如人,连累了流光为自己而死,又因为被人诬陷与安王苟且,使皇帝厌恶,汲汲营营的半生最后等来了一杯夺命毒酒、全族流放,何其惨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前尘尽去 第2章:成大事者 第3章:再遇 第4章: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 第5章:来信 第6章:故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