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十界天修》在线阅读 > 正文 《十界天修》第六章 公主

《十界天修》第六章 公主

梧桐阅读 2021-06-06
张火曹信小说名字叫作《十界天修》,提供更多十界天修张火曹信,十界天修张火曹信小说。十界天修小说张火曹信节选:张火,相反地张火到是流露出来出几分怪异的微笑。 “那就话了表明了,在多说其他的废话也是浪费口舌,你是乖乖的将宝…...

十界天修

推荐指数:10分

《十界天修》在线阅读

张火曹信小说名字叫做《十界天修》,这里提供张火曹信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十界天修小说精选:元昊这般听若未闻的表现并没有激怒张火,相反张火到是流露出几分诡异的微笑。 “既然话已经说明了,在多说其他的废话也是浪费口舌,你是乖乖的将宝物交出来呢还是让我动些手段,你自己决定吧。”张火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对元昊身上却有宝物似乎已确信。 元昊眼珠流转脑袋中不停的思量着对策,片刻后说道:“既然前辈将话说到这份上,元昊也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只是有几个问题不知道前辈能否解答一下。” 看到元昊如此的识趣张火脸上呈现出几分…

元昊这般听若未闻的表现并没有激怒张火,相反张火到是流露出几分诡异的微笑。

“既然话已经说明了,在多说其他的废话也是浪费口舌,你是乖乖的将宝物交出来呢还是让我动些手段,你自己决定吧。”张火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对元昊身上却有宝物似乎已确信。

元昊眼珠流转脑袋中不停的思量着对策,片刻后说道:“既然前辈将话说到这份上,元昊也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只是有几个问题不知道前辈能否解答一下。”

看到元昊如此的识趣张火脸上呈现出几分的欣慰,道:“有什么疑问就说吧。”元昊摸了摸下巴,道:“你之前说元家要取我的性命,那么委托你们杀我的是元家什么人?还有以你现在的修为还能看上我身上的宝物?”

张火先是凝神思索了片刻似乎在考虑什么,但马上又朗声大笑起来,道:“事以至此告诉你也无妨,在你刚到这里的时候元家老祖就来拜访过,随后我和曹信就接到杀死你的指示,所以我猜测和元家有关,不过我不明白的是,要杀死你这样的人元家还需这样大费周折吗?”张火说道此竟用狐疑的眼光盯着元昊。

那种感觉可不太舒服,元昊忙道:“你还没回答我另个问题呢。”

张火收起目光接着道:“四十九号丹炉已经出现裂缝,只要用地火烧炼顶多坚持两日就会爆炸,其中的威力即使我等没有准备下也是很危险的,而你竟然可以炼至半月之久丹炉丝毫未损,普通宝物可是无法做到的,更为重要的是你的身体中可是没有半点界之力的…”

张火如此一说元昊可就明白多了,暗道:“看来母亲留下的‘锦天衣’非同小可啊。”

张火刚一说完便露出贪婪之色,道:“现在你可以将那宝物交出来了吧。”

元昊则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两手抱肩注视着张火没有丝毫要交出宝物的样子。

张火见此可是勃然大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元昊耸了耸肩,道:“以你和曹信的修为要杀死我岂不是易如反掌又何必安排我到四十九号丹炉,只能说明你们被什么所迫无法直接出手杀我。”

张火听完一顿,暗道:“这小子知道玄法印记了吗…”张火双眼一眯,暗道:“等收拾完了曹信在慢慢想办法,总之那件宝物是要弄到手的。”“不错,你说的很对,虽然我不能亲手杀你但让你饱受人间极苦后在自行死去还是比较容易的。”张火的面孔变的狰狞起来,眉宇之间的杀意和愤怒显露无余。

张火话音刚落右手轻轻的抬起,手心当中不知在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团火焰,但是元昊仍是不为所动,正当张火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一声轰鸣巨响,声音闷沉但感觉十分清晰,张火连忙将手中的火焰一收,道:“不好!竟然这么快就曹信竟然如此快的就让那二人轻易使用丹炉了么,难道他”

张火冷哼了一声后,道:“等我解决了这件事后在回来收拾你。”说罢单手一挥,一团淡黄色的光芒从袖口中射出,在空中几个回荡之后就直奔元昊而去,以元昊现在的修为根本无从躲避,只眼看着这不知名的东西落到了自己的身上,这道光芒近元昊的头顶时才显现出其真实的面目,竟是一口类色打锅一样的东西,元昊直接被困在了里面,而从外面看来,那困住元昊的东西已化成一把不起眼的椅子,做完这些张火才放心的离去。张火并不急着赶至曹信那里,因为他清楚,四十九号丹炉爆炸是肯定的,只是比他预想的快了些,所以他必须在赶到那里之前想好应对的方法。

此刻的元昊丝毫没有慌张,自从有了那一层的界之力对身上这件‘锦天衣’操纵的更加得心应手几分。

这张火对付自己的宝物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元昊在里面只能看到无尽的火焰,不过毕竟这只是‘印贤之力’催动的宝物,其中的火焰对拥有‘锦天衣’的元昊来说根本无法造成任何伤害,相反,元昊到想利用‘锦天衣’的灰光带自己破宝而出。想到这里元昊就试着念动口诀来驱动灰光,但灰光丝毫没有反应,只是不停的抵挡四周的火焰,元昊大为不解,暗道:“难道母亲教我的口诀只能起到保护的作用?还是这东西只有保护的能力而已?”不管是哪个元昊只能乖乖的放弃。

与此同时炼丹炼器的主事大殿中正被一种诡异的氛围笼罩着。

坐在大殿上方中间处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此女正是香怡公主,其左边站立之人则是先前到过的齐老怪,右边是胡星延。

殿下的当中处放着两具尸体,尸体局部焦黑象是被烘烤过一般,而在尸体的两旁曹信和张火正伫立不语。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香怡秀丽的面容微微一动带有几分的怒意,但声音中丝毫没有体现出来。

曹信先是看了胡星延一眼随后目光又转向了张火,但这二人象是提前商量好的一样丝毫没有留意。

曹信知道,言语稍有差错对自己都会十分的不利,随道:“这四十九号丹炉先前曾派人用地火提炼半月之久都不曾有意外发生…顾而问题应不是出在丹炉之上…”曹信十分小心的回答着,说话间不停的留意张火的举动。“这样的话最好,既然不是丹炉的问题就将这两人的身份核实一下,给他们的长辈一个交代,以免失了我们小堑山的信誉。”香怡公主一副并不太关心此事的样子,而一旁的齐老怪则站了出来,撇了下地上的尸体后,道:“身份也就无需核实了,这二人且是我的两名外室弟子,既然不是丹炉的问题此事我看就到此为止吧,至于他们…”这齐老怪的话尚未说完殿下的张火突然上前深施一礼道:“其实并非控火的问题,而是丹炉…”

“张兄此事关系重大你可不是胡言乱语啊…!”曹信也顾不得眼前三位前辈之礼大声喝止道。

齐老怪将目光扫向了二人脸上露出不悦之色,还未开口说什么久未发言的胡星延突然道:“公主在此你二人说话可要注意些,如有半点虚言…

…小堑山的规矩你们可是懂的…”

“晚辈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张火小心的回答道,胡星延微点下头后,道:“明白就好…”说罢便闭上了双眼一副入定的样子。

曹信可不懂张火在玩什么把戏,但刚才胡星延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自己如果说出了那件事想必以后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张兄,四十九号丹炉提炼半月之久你应该很清楚的,怎能现在又说是丹炉的问题…”曹信双眼微眯沉声说道。张火双眼一闭口中竟念动起某种口诀出来,紧接着其身上散发出淡黄色的光芒,随后一个圆乎乎的东西从张火的手中飞出,此物竟和困住元昊所用的那宝物一模一样。

“裂空鱼…”曹信失低声道。

此物落地后开始变大,片刻后突然凌空射起并化作一道光带没入张火的手中不见了踪影,而此物先前的正下方多出一个人影来,正是元昊。

而将这一切做完的张火则一手将元昊提起,道:“此人便是当日炼炉之人只因其身上有异宝护身才可炼炉半月却平安无事。”

“即能保护自己又能保护丹炉的宝物…”胡星延有些怀疑的低语道。

曹信见此知道此事到头来责任全落到了自己的头上,既然如此也不能让张火称心,不过还没等他开口香怡公主先说道:“归元宫试炼还缺少一人,我看此人的资质还可以……”香怡说罢将目光转向了齐老怪,道:“既然是你的弟子也算是我们自家的事情了,妥善处理一下就可以了,不过我们这的规矩是不能坏的,你们是为躲避蒙界异族之危而到此来,之前所说的规矩我就不在多说什么了,此事就由齐河处理吧…”香怡的话不容任何人质疑,说完目光就紧盯着元昊,随后身影一个晃动就在原地消失了,而元昊也跟着踪影全无。齐河齐老怪注视着曹张二人冷哼一声后,说道:“此事你二人谁也逃不了干系…三日后到我万花谷领罪…”齐河说完就将地上的尸体一卷便在殿内消失了。

仅剩的胡星延明显也无法在压制心中的愤怒,厉声道:“区区这么点小事竟然搞成这样……!幸好现在香怡公主正忙于归元宫试炼这等大事之上否则…”

胡星延两手微动眼露肃杀之色,但他十分清楚,被种下玄法印记之后就会受到此处结界的限制随意的出手都是非常危险的,如果取对方性命对方的印记就会消失,那时自己身上的印记就会受到结界力量的反噬从而修为大降,而且还会受到一定的处罚是得不偿失的。将界之力凝聚至雏星是何等的困难,不到万不得以胡星都不会轻易的在小堑山出手,说完那些话胡星便也化成一道异光消失了。

“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如今你我恐怕都难逃万花谷一劫…!”曹信没好气的说着话语中甚至带有几分的恨意。

张火很不以为然的连声大笑起来,道:“曹**你也知道,我这印贤之力大成的境界已是近百年的时间了,如在不突破瓶颈恐怕将永远无法凝聚至雏星境界,而每年所发的丹药有限你又不肯借于我,无奈我只能想办法将你除掉,这样我就能心安理得的获得你那份,为我凝聚雏星而做准备。”

曹信这才恍然大悟,不由的对张火恨的更是咬牙切齿,吱唔道:“枉我跟你以兄弟相待,你……你居然…”

“哼…”张火道:“你还是准备好和王**做伴吧…”张火言罢便自离开了大殿,而曹信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道:“王**……难道王**也是你……”

此刻张火的身影早已在殿外消失。

元昊此时已经是在近山顶的地方,但是元昊对此可是模模糊糊,也不知道张火那宝贝究竟存在什么邪术元昊自从里面出来以后就头昏脑胀,不过他神智并未全失刚才的事自然还有一些记忆。

此处地域宽阔象是有人故意从山顶清出这片空地来一样。

比较引人注目的是这里的建筑呈环形,一座座楼台十分有序的分布着,略有些清醒的元昊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些。

不过最显眼的还要属中间的那座宏伟的大殿,此殿建于最中间位置,四周的建筑无论如何摆布都是围绕着此建筑。

不过这位香怡公主可没有在此殿停下并飞快的从大殿的上空掠过直插入殿后阁楼群中。

参天阁,元昊抬头望着那三个略带金光的大字,心中竟有几分的叹息,记的自己在山脚下和丹炉处时都不层看到哪个建筑上有标识,即使是曹信和张火共用的那座大殿都没有任何标识。

“公主!”一个奇怪的家伙从阁并对香怡大施一礼以视尊敬。

香怡公主微微点头后直奔阁中而去,但元昊却无法象她那般平静和淡定了,因为眼前这个家伙的确是太恐怖了。

此怪物皮肤黝黑头顶上寸许长的短发中伸出一个独角,更让元昊吃惊的是他的身体如同一只站立着的蜥蜴,背上背着一把纯白骨打造的长弓。

这些特征只能让元昊把他和妖怪联系在一起。元昊好奇和惊讶的眼神还没来的及在探索什么那怪物突然转过身来,乌黑的瞳孔直接和元昊的眼神对上,那一刻元昊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十分的后悔,一股无名的力量突然将元昊那还未完全清醒的神智再次压制并逐渐控制。

不过元昊身上的‘锦天衣’立刻有了反应灰光突现并围绕着元昊的身体转动起来试图抵挡和反抗那股力量。

“黑魔……”香怡公主侧转脸庞注视着那怪物说道。

那怪物听到此话才将眼神收回并咧开宽大嘴巴微笑的说道:“这还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香怡公主瞥了元昊一眼后笔直走去,嘴中却说道:“试炼的人数不是还缺少一个吗…我看此人完全可以弥补那个空缺。”

黑魔眼珠微微转动紧跟在香怡公主的身后而去却未发一言。

元昊被一名侍女带到一间不是很起眼的偏房内,至于黑魔和香怡公主的去处他就无从得知了。

元昊所在的那间小屋设施十分的简陋,但和山下的木屋比起可是要强上数十倍,不仅如此这山顶界之力也异常的浓厚,虽说还不知那所谓的试炼是什么情况但如果自己能在此地呆上些时日,界之力修炼到三层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不过元昊担心的是自己是否真有那般好的命。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凭自己的实力想什么都是没有用的元昊所幸一头扎到床上直接睡起觉来。

朦胧的月光让夜晚变的有些迷惘,参天阁的主事厅中灯光依旧十分的明亮。

“修复的怎么样了?”香怡公主十分关心的问道。

凝立厅前的黑魔斟酌了一番后道:“在有两三年的时间应该就可以完成了,只是…”黑魔面露担忧之色,片刻后才继续道:“只是是否真的能有如初般的效果就很难说了…”

香怡似乎对这句话早有预料脸色一沉,说道:“无论失败还是成功都要试一试。”

黑魔对此决定也只能祈祷一番了。

“那两个老鬼那里怎么样了?”香怡话锋一转继续问道,黑魔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道:“靠那两个老鬼恐怕是没有什么希望了,要不然这两个老家伙也不会托你我帮他筹备试炼之事。”香怡公主微叹了口气,显然哪个方面的消息都无法让他愉快,将双眼一闭后道:“前几日我出去探查了一番,那些家伙还在附近,离开小堑山的庇护还是难逃一劫啊…”

香怡公主的沮丧让黑魔也感到十分的无力,片刻后说道:“公主此事关系甚大,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也只能放手一搏了!”香怡公主听此只是微微点头却未在说什么。次日还在朦胧中的元昊突然感到了什么,双目微睁后竟发现,映入眼帘是一名妙龄少女,元昊都不曾察觉对方是什么时候进到自己的屋中。

元昊简单的收拾了下衣物便匆忙的穿上,这才看清楚少女的脸庞,竟是昨天将自己带入此屋的侍女,元昊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你是什么时候…”

没等元昊说完少女就从怀中取出一物递到了元昊的身前并说道:“此物是三日后试炼所需之物请公子多加保管。”

关于到此处参加什么试炼元昊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将那东西接过之后就小心的收了起来,而那少女也不在多说什么,转身便要告退,元昊有些迷惑的叫住了对方:“等等。”

少女到也乖巧身形一顿停在了原地,道:“公子还有其他事情吩咐吗?”

元昊呆笑的摸了摸后脑,有些**的问道:“姑娘可知…三日后的试炼…究竟是什么试炼吗?”

少女嫣然一笑对元昊的问题未感到丝毫的奇怪,道:“这个我自然不知公子到了那天不就清楚了吗?”说完便直接离开了小屋。

元昊对少女的回答还是有所预料的,叹了口气后就坐到椅子上,而旁边的桌上不知什么已经备好了饭菜,元昊对这些食物没有半点食欲将手一翻转,刚才少女所交之物已出现在手中。

此物又是一本书籍类的东西,而且书面上清楚的写道‘参天卷’三个字“参天卷?”元昊低声念了出来,脑袋中不断的有各种想法闪过最后竟直接将其打开仔细的阅览起来。

元昊这一看便是两天两夜,书中的内容更是让元昊回味无穷,甚至让元昊感到几分的怀疑,这等东西怎会平白无故的交给自己?

这参天卷里的内容和元昊曾经研究过的弥天卷截然不同,弥天卷中记载的是某种玄妙的上乘功法,但是这功法不仅深奥难懂而且口诀似乎无头无尾让人无从练起。

手中的参天卷却是简单许多,前半部主要内容是关于人族界修的种类和分部,后半部则是关于各种等级和罕见功法的修炼方式和渠道,元昊对这些可是看的津津有味半字都不曾遗漏。

这人族和人族界修种类繁多分部甚光其中最大的界修族群便是上古人族也被其他族群称为原人族,该族群的界修分为两种,最常见的便是象元家那样的修炼者,因为他们体质的原因可以同时吸收凝聚本界中的各个元素力量,所以修为的增长也十分的迅速,但是在对敌时只能依赖于宝物或法器,另一种界修则与之完全不同,他们只能单一的凝聚一种或两种元素力量,相对来说修炼速度较慢但对敌时则站有先机可瞬间释放身体中的元素力量造成极大破坏力无需法宝法器,不过这种战斗方式体体内的界之力消耗也十分庞大。仅次原人族界修的便是殊末人族的魂修,此人族大部分生存在魂界,古界称魂界的界修为魂修,殊末人族主要是靠凝聚各种元素之力来提炼三魂,顾而有修三魂开七魄得十感天力之说,虽说此族人也可同时吸收各种元素之力但提炼三魂却十分的困难,也因此他们的修为增进十分缓慢。

至于在对敌方面就要看修士在将三魂提炼完成后开启十感的方向。

除了这两个人族三大种类的界修外人族还有不少的分支和界修,他们的修炼方式大都十分特殊,但在单体应敌上效果却极佳。

元昊将这些仔细的品味完也长了不少的见识最重要的是对自己以后修行之路也算了解了几分。

而余下的半部分内容则是针对各种界修的功法做出的研究,不同的界修不同的功法以及不同的修炼方式基本上在此书上都做了研究和认识,因或此书兴奋之余的元昊也有一丝踌躇起来,就是在书上没有找到半点关于试炼的信息,元昊想了半天也没有弄明白,稍做休息后就离开了屋子。

元昊在之前从香怡公主的话语中了解到,到此试炼可不止他一人既然他自己不清楚那么就只能能看看其他人是否对此有所了解了。

离开此屋后元昊就开始在院子中徘徊,因为今天已经是第三天,而元昊对明天的试炼还一无所知这对他来说可是非常的不利。就在元昊左右徘徊不知去向的时候一名少妇急匆匆的从院中的花坛穿过直奔另一个小屋而去。

“这位道友为何如此匆忙发生什么急事了吗?”元昊难得看见了这么一名个人怎会轻易放过,在感应到对方不过只有两层界之力后才上前问道。

少妇微顿也打量了元昊一番后道:“你是……?难道你就是新来的那位参加试炼之人吗?”

少妇有些吃惊和好奇的问道,元昊并未发话只是轻点了下头。

少妇突然垂头思索起来似乎在做什么决定,片刻后道:“既然同是到此试炼之人就跟我来吧。”少妇说完就加快脚步离开了,元昊也只是犹豫了几秒便尾随而去。

两人几个转弯后就来到一小屋门前,只站到门口就能听到屋内杂乱的商讨声,少妇也不多言直接推门而入。

这不大的小屋竟坐了七八个人之多,其中为首的是一名年纪较大的男子,大概也是两层界之力的样子,其他几人也没有超过三层的,看样子这些人不是修炼了和元昊一样的三层功法就是一些低级功法。

“是李道友来了吗?……”为首的中年男子向门口望去,但看到元昊后突然脸色一变,对之前的李少妇问道:“这为道友是……”

其他几人也纷纷将目光转向了元昊不乏有些疑惑在其中。李姓少妇见状急忙解释道:“张兄莫非忘了?前几日张兄可是还提起过这位新来的元道友呢…”

经李姓少妇这么一说张姓中年还真是想起了什么,轻笑几声后道:“当日我也是听这里的侍女提及过来了一名姓元的道友可不曾亲眼见过,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啊…”

元昊自然不会放在心上附和的笑道:“不知者无罪,张兄言重了此次试炼还要多加倚仗张兄呢。”

张姓中年朗笑了几声后道:“元道友太客气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十界天修》第十章 万魂戒 《十界天修》第八章 合成 《十界天修》第六章 公主 《十界天修》第九章 黑衣女子 《十界天修》第七章 诡异口诀 《十界天修》第二章 骗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