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山海经之平天记》在线阅读 > 正文 《山海经之平天记》第一章 罪地

《山海经之平天记》第一章 罪地

阅读王 2021-06-09 00:45:49
老邢小说名字叫作《山海经之平天记》,提供更多老邢小说,老邢小说名字。山海经之平天记小说老邢摘选:老邢也不是。老邢我上一次去给老大你送描骨洞阵法图的时候正好打后院过。那小兔子自己不打好的非要窜到俺老邢脚边来的,俺隔著老…...

老邢小说名字叫做《山海经之平天记》,这里提供老邢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山海经之平天记小说精选:是夜,半个月亮弯在空中,撒下点点银光。只照得死地似的戈壁滩一片银装素裹。恶鬼一般的枯面鬼树无边无际,一个个张牙舞爪,尽力的把干枯的枝杈向四周铺开,渴望能捕捉更多的水分。只见那树皮就如同一百八十岁的老女人皮肤般打着褶皱,一层层死皮在风化的作用下崩裂开来,露出里层树干干枯的如同鬼画符般的纹理。狂风卷着沙砾,吹过鬼针草的尖刺,发出呜呜呼呼的鬼叫声。偶尔一只体型较大的雄性猪吻蟋蟀在碎石堆旁边发现了一只柔弱的雌性,就一边…

是夜,半个月亮弯在空中,撒下点点银光。只照得死地似的戈壁滩一片银装素裹。

恶鬼一般的枯面鬼树无边无际,一个个张牙舞爪,尽力的把干枯的枝杈向四周铺开,渴望能捕捉更多的水分。

只见那树皮就如同一百八十岁的老女人皮肤般打着褶皱,一层层死皮在风化的作用下崩裂开来,露出里层树干干枯的如同鬼画符般的纹理。

狂风卷着沙砾,吹过鬼针草的尖刺,发出呜呜呼呼的鬼叫声。

偶尔一只体型较大的雄性猪吻蟋蟀在碎石堆旁边发现了一只柔弱的雌性,就一边震动着翅膀一边兴奋的大叫着步步逼近。

然后在一声绝望的尖叫声和一阵旖旎的哼哼声之后,往往又会响起大声咀嚼肢体的咔嚓咔嚓声。

某一棵干枯的鬼树后,一只毛皮暗淡的没有一丝光泽,饿得头昏眼花找不着北的松鼠,正没精打采的从这个树儿那个树儿的找食儿吃。

只见他满眼布满血丝,正挖土刨根,找寻着一切可以塞进肚子的东西。

突然一阵怪叫传来,浓密仿若实质的音波打在它的身上,这只可怜的松鼠翻了翻白眼,哼都没哼一声,瞬间就炸成了一团血雾。

伴随着尖锐无匹的怪叫声,一只毕方呱呱的乱叫着,他兴奋的摆动着身下的独脚,混乱的音波打的身下无数枯面鬼树炸成碎片四处乱飞,只见他双翅略一挥舞,身躯两侧便会产生巨大的风窝,推动着他疾速的前进。

瞬间这只嚣张的禽兽就从肉眼不可见的远方来到了巨大的山寨前。

飞过护城的蠕动着无数剧毒的妖蛇还有毒虫的流沙河,越过至少二十座山石垒成,至少厚达两丈高约十丈,并施以各种可怕禁制,配以强弓劲弩的城墙。更不管其间配置的无数恶毒陷阱,带有强大禁制的小物什。直到了山巅前平平整整千米见方的点将台。

只见他在地上猛的一滚,站起来时就是一个身上穿着简单背心,肌肉遒劲的汉子。他向前疾冲几步,来到平台前的大山洞外面,腰身一窜就进了洞。

洞里空间更大,完全没有通风口却不显得憋闷,四壁上都是火把,照的洞内亮白如同白昼。

只见他向前几步,来到殿前的空地,单膝跪地俯首,端端正正的行了个礼,起身后嬉皮笑脸大声道:

“嘿嘿嘿,老大,又有肥羊下来了,是个小胖子,看起来应该是走兽那一类。”

他摸摸下巴上的干须,嘻嘻哈哈的打着哈哈。

“呵呵呵哈哈,那小子现在正在在诛仙台受刑呢。

啧啧,那雷鞭,打在身上滋滋作响,一股烤肉的味道到处乱飞,勾得俺老邪口水都下来了。老大您说,咋们也有多少年没碰肉食了不是!”。

正中大殿的太师椅上坐着个中年男人,闻声从整块南海神木雕成,若有若无散发出让人心神安定的淡淡清香的椅子上起身。

他面容宽阔,极其俊朗英武。只不过一道刀疤从左边额头一直拉到嘴角以下,看起来好不凶恶。他踩了踩自己脚下的那张从殿头将将拉到殿尾的白色虎皮。皱起了眉头。

只见这张虎皮五十丈见长,二十丈见宽。从其眼上凶焰来看,应当是一头成了气候,至少有万年道行的大妖。

中年男人咧嘴一笑,于是显得十分狰狞。

“邢小子你这狗改不了吃屎的东西,前几天才把阿九养的月兔逮来吃了不是。

搞得不好还引得她来我这里来哭了一场。

你也好意思说自己几年没吃肉!”

刀疤男子摸摸自己脸上的长疤,好似想到什么似的,突然面色凶狠起来!

“啊!

阿九多好的姑娘啊,在我这里哭的那叫一个惨啊!鼻涕眼泪抹的我一身都是。

你说说老子当初从降仙台把你捡你回来干嘛?啊!

就该让你被东海的那群杀货剥皮抽筋,把你的鸟毛一根根的拔光,开膛破肚洗洗烤咯!

你以为掉在降仙台那种地方,你能活出第二天去?

啊哈哈,你又不是不知道东海敖甲那八个杀货,最是见不得禽鸟一类。

嘿嘿!老子不就是宰了他们老爹嘛!至于连所有禽鸟都憎恨上吗?真是一个个只知道喊打喊杀的莽货。

你说他们会不会把你的鸟毛拔光拿来缝衣服,鸟身拿来烤烤吃了,就连神魂,也得放在敖乙那小子的炼魂盅下受烈火熏烤,永世不得超生呢?啊?哈哈哈哈

只见那毕方化的大汉一边点头哈腰一边装傻卖乖

“嘿嘿嘿嘿哈哈,老大神功盖世,自然是一等一的英豪。

不过这事儿也不能都怪我老邢不是。

老邢我上次去给老大你送描骨洞阵法图的时候恰好打后院过。

那小兔子自己不打好的非要窜到俺老邢脚边来的,俺隔着老远就闻到那个肉香的啊!

老邢我实在是没忍住。嘿嘿嘿嘿哈哈!是那小兔子作死,那罪责,也有他自己的一半不是。

回头老邢我给九姑娘赔不是去。嘿嘿嘿,再说了,这九姑娘今天来老大你这里哭一次,明天来老大你这里哭一次,这一来二去的,你们俩儿的事情不就成了嘛!小的我这也算是给老大你创造机会呀,嘿嘿嘿,这么算的话,老邢我不但无过,我甚至还有功嘞。啊哈哈哈”

邢狂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只见一阵的砂土和头皮屑的混合物就四散开来。

“嘿!您还别说这九姑娘不但美貌似天仙下凡,而且实在心灵手巧的紧啊!

俺们这鸟不拉屎的断云山,不但生生让她把那么多的仙花仙草给种活了嘿,还能把天云瀑布那边的兔妖给生生驯服了!俺老邢佩服,佩服呀!

不过话说九姑娘养的那那小兔子实在是好吃,肉儿又嫩,皮毛儿滑的就跟天宫的丝绸一般。

摸上手来就跟二八姑娘的屁股一样,滑不留手,滑不留手啊,啊嘿嘿嘿。可惜就是肉太少,太少。

要是能来个百八十只,让俺老邢饱个口福,啧啧啧啧啧”。

只见邢狂一边说着一边仿佛陷入了某种奇妙的回忆,一溜儿口水不知不觉得就从他的嘴边滑了出来,吊的老长老长。将将要掉到地上的时候却被他滋溜一吸,又从嘴边一骨碌缩了回去。

中年男子正式起身,只见他双眼一瞪,不怒自威,瞬间一股气势冲天而起。

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一阵狂风刮起,那邢狂就打着旋旋儿飞了出去。啪的一声,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就出现在在他的脸上。直打得邢狂眼冒金星,打着撅往后直飞出去了几十丈远。咔嚓一声撞在山洞壁上,直把山壁撞了一个一米见方,四周布满裂缝的大洞!

“百八十只!哼哼!这可是十几万年前犯了罪从月宫贬下来的遗种,自从月宫被破,月兔绝迹,这世间就只剩下了咋们罪地还存有这十七只。

这可是体内不存任何后天污秽,血肉能洗涤杂质,粪便能助仙草生长,开花和结果的圣物啊!

我本来是打算等养肥了再慢慢的放血给兄弟们做洗筋伐隨用的效用!

粪便更是要拿来浇灌仙草,让兄弟们有丹药做修炼用的月兔啊!

百八十只!百八十只!你这腌臜东西,也说得出口!你还想要百八十只!

你知道我当初花了多大代价,多大力气才帮着阿九花一锅端的全部逮到了我断云山后山来的?啊?

如今叫你吃了一只,就只剩下了十六只!

这是如今天底下哪里都找不到的,只有我断云山有的,独一份的月兔啊!

哼哼!百八十只!我看你是最近皮痒了想尝尝老子我的爪子了是吧!看老子不把你打得三天三夜下不了地,老子就不是断云山脉的少昊!”

只见那邢狂一个鹞子打滚翻身而起,脸上挂满了谄媚讨好的笑容,那张老厚的面皮皱的就像寒冬腊月的枯面鬼树,顶难看的五官的揉成了一团,坑坑包包让人忍不住想上去给上一拳的脸显得无比谦卑。只见邢狂把那双老粗的手放在身前不停的摩擦摩擦。

“少昊老大,这一招好呀!没见任何元气波动就能把老邢我打飞出去。可见已经得了大道真谛。

当真是厉害,厉害啊!少昊老大神功盖世,神功盖世,邢狂我佩服,佩服呀!

少昊老大,少昊老大您听我说,您别生气呀!咱们不是没忍住嘛!

你知道我们这些粗人一天只知道打打杀杀嘛!从来都是看到肉儿上去直接抢了就走!看到姑娘那更是直接扛回山寨就让她给咱们生孩子不是。

砍人的时候,您说往东,咱们绝对不会往西!您说捅肚子,咋老邢就绝对不会一刀子剁在屁股上。

俺老邢对老的您的忠心,那绝对是天地可鉴呀!

你就饶了我这一回!我保证,下不为例,嘿嘿,下不为例!

这不,您让俺在诛仙台和降仙台守着,一有动静就回来通知大家伙儿,你看俺这不是回来了嘛!嘿嘿嘿!咱们也好长时间没有开张了,您看要不等咱们先做了这一票您再收拾我,估摸着再有一会儿,那肥羊被打够了就该被扔下来了。

咱们再不动身,一会儿错过了时辰,让那小子跑了那就不划算了哇!

而且那阵我躲在云里偷看的时候,好像看到青雀儿那死婆娘也在旁边晃荡,要是让东海那群挨刀子的给咱们截胡了。那就是自家人的血贱了一脸,载了大跟头了呀!

中年男子见邢狂乖巧的就像被驯服的猪猡兽一般,又听了这许多恭维的话,表示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拍拍自己的肚子,满意的哼哼了一声。

“嗯!说的有理,这一次就先放过你,等宰了肥羊回来,看老子不慢慢的炮制你。不把你小子爪子打得精断,吊上个十天半月。看你小子还敢爪子伸的老长净给老子没事找事!”

只见他缓缓转身,面向背后的阴影缓缓道:“怎么着,各位当家,咱们走吧!看看今天这肥羊,到底是真的肥呢,还是是个榨不出二两油水的憨货!嗯嗯!走吧走吧,咱们可得搞快了些,不然让东海那些挨刀子的货抢了先机,免不了又要干上一场。”

然后不管不顾,转身便向洞外走去。

只见阴影中紧跟其后缓缓走出五个形态各异,千奇百怪的人物。

一个凶神恶煞的九尺壮汉。他满脸横肉,眼睛里全是闪动着的疯狂。壮汉手上戴着一双闪着寒光的爪套,背心短裤,爪套上点点幽光,显然是淬了剧毒。腿上手上全是一尺长的毫毛。他嘴里利齿闪着寒光,一言不发,几个踏步就跟在中年男子的身后。一起向洞外走去。

一个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尾的脸色阴霾的男人。只见他一双重瞳勾人心魄,哈出的气息在空气中散开,不过一会儿就凝成一股子冰晶,打着旋旋儿落在地上发出咔咔的碎响。

他吐了吐分叉的**,长尾在地上拖着飒飒作响。满脸冷漠的,男人身边扭动的满是破坏与疯狂的气场。

一个身长不足四尺,身披一件满是油污与灰尘的破衣,手上拿着弯曲木杖的小老头。只见他头顶一双鼠耳灵动的动来动去,好似在捕捉某种并不存在的声音。这小老头脸上全是褶子,身上皮肤却光滑的如同璞玉一般。也不见他有任何的动作,一股儿黑风就打着旋旋儿从他的脚下升起,把他托的离地三尺。缓缓移动着,不一会儿就出了洞。

一个脸上老大一块胎记,长的奇丑的胖妇人,她身上穿着屠夫样的粗布衫,一对儿胳膊上满是肉沫和砂石混成的颗粒,隔着老远就是一阵子油腥子味儿扑面而来。只见她身上挂了一对儿杀猪用的剔骨尖刀,这刀儿在她身体两侧不停的晃荡,闪着骇人的寒光。

一个身高不过四尺,粉雕玉琢的小孩童。只见他着一件粉红色肚兜,身背一把一看七尺开外,闪闪发光的大枪。稚嫩的脸儿绷在一起,努力做出个成熟稳重的样儿,却又太过可爱。他步子极小,别人走一步,他要赶着趟儿大大的迈出去三步,于是渐渐的跟不上,到最后只能跟在后面小跑。明明是个孩子的外貌,却又给人极其邪恶疯狂的感觉。然人感觉极其的不协调。

到了洞外,刀疤男子一马当先,腾空而起。化为一只巨鸟,飞跃而走。瞬间就到了几十里外。

只见这巨鸟头顶三支翷花无比华丽,尾巴大的好似能遮住天际,一双利爪和尖喙极其锋利,闪动着无比危险的光芒,且其爪上点点冰光闪动,不一会儿整只爪上就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晶。远远望去,一股威势扑面而来,引动人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仿佛站在对面的,不是这只长相华丽,极其漂亮的**,而是某种极其可怕的洪荒野兽一般。

没成想这刀疤男子竟是一只早已绝迹,极其罕见的成年冰凤凰。

其后几人紧跟其上,壮年男子身躯一扭,化为一只比楼房还高大的灰狼。

他踏步向前跑去,然后猛的加速一个前扑,眨眼电光火石,瞬间就赶上了那凤凰,速度竟是丝毫不落下风。

蛇尾男子把尾巴一摇,就见那条蛇尾就顺风而长,不一会儿尾巴就长到了四五百米,只见他腰身一扭,极长的尾巴摩擦的地上砂石飒飒作响,只压的沿途鬼面树哗啦啦的倒了一大片,一瞬间就滑溜出去老远,一转眼就没了踪影。

鼠耳老头干瘪的手指往地上一指,瞬间狂风大作,飓风升起了龙卷,把他托在上面,大风直刮的人抬不起头来,只听哗啦一声,鼠耳老头就紧跟其上,瞬间消失不见。

而那丑妇,一手抓起四尺孩童,也不见她有任何变化,只靠双脚不停的迈步,竟也是亦步亦趋,没有任何吃力。

不一会儿,六条恶人夹着黑风,就到了极东方靠海边的一座金玉铺成,内里镶嵌无数宝珠灵石的通天塔前。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山海经之平天记》第二章 诛仙台 《山海经之平天记》第一章 罪地 《山海经之平天记》第四章 身体的折磨和注定的相遇 《山海经之平天记》第五章 谁动了我的储物戒指 《山海经之平天记》第六章 你就不怕现在会死吗 《山海经之平天记》第三章 世上最后一只饕餮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