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病弱医修抡起了铁拳》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谁坑害同门?

第四章 谁坑害同门?

大佬喝酸奶 2021-09-07 07:43:28
孙长老莫名其妙地经了一通夸,心下还有点虚。他真有这么个风灵根的徒弟吗?他徒弟收的多,门派内三分之一的徒弟都是他的,所以他自己也认不全自己的徒弟有哪些。相比之下,其他几个长...

孙长老莫名其妙地经了一通夸,心下还有点虚。他真有这么个风灵根的徒弟吗?

他徒弟收的多,门派内三分之一的徒弟都是他的,所以他自己也认不全自己的徒弟有哪些。

相比之下,其他几个长老徒弟没几个,肯定是不会认不出自己徒弟的。

所以他真有了一个金丹后期的天才徒弟?

天烬派的大师兄云以歌目光扫过传影水晶上林倦的身影,没有接碎星派这群长老们的话。

不过在这群长老们的注意力都落在秦幺幺身上的时候,他也分明听见了旁边那小子说林倦是个医修。

“林林……林倦!风风……风……”近距离看到林倦欺负一只鸟的宋子钰受到的冲击更大。

不是他没见过世面,实在是林倦的手段过于“残忍”,灰羽鸟惊恐的尖叫声此刻还回响在他的脑海中。

原来灰羽鸟还能用来这么抛着玩的吗?

想想他不久前还为了秦幺幺对林倦出言不逊,谢谢林倦没有像抛灰羽鸟一样抛他。

“结巴什么?”林倦抛完了灰羽鸟,回头朝着宋子钰那边看了一眼,道:“通关了,我先走一步。”

她随意地朝宋子钰挥了挥手,就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踩过灰羽鸟装晕的身体,从灰羽鸟看守的出口离开了。

宋子钰看着林倦离开的背影,心情复杂。

就这短短一炷香不到的时间,他经历了“欺压林倦”,“吹捧秦幺幺”,“遭遇背叛”,“围观林倦吊打灰羽鸟”等一系列求生欲极低的事件。

现在想起自己一开始还对林倦嚷嚷着,要她治好秦幺幺,方便秦幺幺打赢灰羽鸟,就成了一个大笑话。

……

“徒儿,做得好。为师很欣慰。”

林倦刚走出门口,眼前就冒出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语气十分亲昵地对她道。

林倦就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确认这个老头儿不是自己的师父,根据原文中的描述,她的师父张某某应该是个青春永驻的娃娃脸。

孙长老高高兴兴地来迎接自己大出风头的“徒弟”,想想自己平时那样忽视这个天才徒弟,这次一定要好好地弥补一下。

可他才跟林倦说上一句话,林倦只怪异地看了他一眼,就绕过了他,走到了不远处的树荫上,倚着大树当场就睡。

【警告!宿主身体严重超负荷,请立即前往接受治疗!】

从刚刚林倦大规模使用异能开始,系统的警告声就一直反反复复地响,直到她睡了一会儿后,警告声才渐渐消失。

这是她的异能过于强大的代价,每次使用完异能,她都需要大量的睡眠来修复自己的身体。

消耗得越多,就需要越久的睡眠。

“这孩子是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孙长老追着林倦来到大树底下,见她睡得不省人事,有些担心。

好不容易白捡一个天才徒弟,可不能出什么事。

“老张!快来给我徒弟看看!”孙长老立即喊来了医修一脉的张长老。

张长老很快赶来,和他一起来的还有碎星派的其他长老以及天烬派的云以歌一行。

等到近处看清林倦时,张长老低喊一声:“呀——”

“怎么了怎么了?伤得很严重吗?”见张长老反应这么激烈,孙长老赶紧追问。

张长老回头看了孙长老一眼,额上冒冷汗。

好家伙,这个打败灰羽鸟的弟子不是他们医修一脉的病秧子林倦吗!

想起自己是第一个跳出来说林倦是孙长老的徒弟的人,这实话他就不敢对孙长老说出口了。

“不严重,应该只是睡着了……”

张长老用神识探查了一番后,确定林倦毫发无损,甚至可以说是身强体壮,和传闻中的病秧子根本对不上。

“这丫头,怎么说睡就睡。”孙长老乐呵呵地道,丝毫没有注意到张长老面上的古怪之色。

“林倦——”

围着林倦的人群之外传来一声带着几分恼意的喊声。

秦幺幺拨开人群挤进来,才注意到里面还站着门派内的几位长老,以及几个身穿天烬派门派服的年轻弟子。

秦幺幺的目光与云以歌的目光对上之时,有一瞬地怔愣。

她在碎星派内还没见过如此好看的男子,墨发星眸,眉宇间如藏纳了山川江河般舒朗,一身气质如天边浮云般从容。

而更令她惊讶的是,对方竟然也在看她。

她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但看他门派服上绣着的深紫色纹路就知道他在天烬派内的地位一定不一般。

秦幺幺没敢和云以歌对视太久,很快就收回了目光装作无事发生。

她朝着树下的林倦走过去,语气放缓了一分,道:“林倦,你既然能解决灰羽鸟,为何还要逼着受了伤的我去对付灰羽鸟?”

林倦没有反应。

“你是不是讨厌我?所以才故意骗我去单挑灰羽鸟,现在还不肯理我。”秦幺幺面上浮现了一抹委屈之色。

孟长老本就对林倦有几分意见,此刻又见自己的得意弟子秦幺幺被林倦这样“欺负”,不免心生怒意。

“老孙,你这徒弟什么意思?我徒弟哪里得罪她了,她要这样无视我徒弟。何况我们这么多长者站在这里,她还装睡?”孟长老当即对孙长老发起了脾气。

“话不能这么说,我徒弟累坏了,睡一觉怎么了?老孟你怎么就知道我徒弟是装睡?你徒弟是宝贝,我徒弟也一样,你别血口喷人!”孙长老也不是个软柿子,当即怼了回去。

“那她在试炼场里故意骗幺幺一个人去对付灰羽鸟是什么意思,小小年纪如此歹毒,竟想着坑害同门!”孟长老骂道。

“师父,我被灰羽鸟伤了手臂,能不能请张长老帮我看一下伤势……”孟长老和孙长老争吵之时,秦幺幺开口道。

孟长老向来溺爱秦幺幺这个弟子,一听她的手臂受了伤,自然视为大事,立即转头对张长老道:“老张,你快替我徒弟看看伤势,她是我派近百年来唯一一个变异灵根,可不能落下病根。”

医修张长老向来是个好脾气,从来都是当和事佬和稀泥的那个。

可这次他却一反常态。

“你老子的歹毒!谁坑害同门?大家都长了眼睛,传影水晶里是个什么景象就只有你老孟没看见吗,你瞎吗!”

“就你徒弟是宝贵的变异灵根,我徒弟风灵根就不是变异灵根了吗!”

张长老一张口突然就是石破天惊的骂声,直接压过了孟长老和孙长老对骂的声音。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干点什么不好要当舔狗? 第二章 你就是活该 第三章 好好的林倦长了张嘴 第四章 谁坑害同门? 第五章 你喊的再大声点 第六章 天烬派大师兄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