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水浒演义》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火并王伦

第三章 火并王伦

龙城小书童 2021-07-15 21:01:40
“我看那王伦只可共患难言语中多带着尖酸刻薄,定是个心胸狭隘之人,他定会容我二人在山寨中”“我也觉得出了,他定是妒忌我二人会危胁他寨主的地位,因为才不容许我兄弟二人,只只可惜我们千里迢迢来投他,竟不不相容,这天大地大竟无我兄弟二人安身之地”“兄长到了第二日清晨,天空显出了鱼肚白,朱贵便引一名小喽罗引二人下山,朱贵交代“好生照料二位兄弟”小喽罗收拾了干粮和水,范正平兄弟二人拿了朴刀,三人便下得山来出了水泊,来到一条林间小路上,只见树木繁密,中间一条羊肠小道弯弯蛐蛐延伸到远方,三人便来到一块大石头背后休息起来,小喽罗道“这是一条小路,如有独行的客人便可下手,切不可辜负了朱大哥好意”范正平道“多谢大哥”这三人在林中等到中午也没等到一人,觉得腹中**,便胡乱吃些干粮躺在树荫下睡起觉来。。...

水浒演义

推荐指数:10分

《水浒演义》在线阅读

  上回书说到,朱贵引范正平兄弟二人上的梁山,见得寨主王伦,王伦道“近日听闻你兄弟二人事迹,今先暂且留在山寨”兄弟二人抱拳道“谢寨主收留,我兄弟二人定会为山寨效犬马之劳”“准备宴席,为二位兄弟洗尘接风”小楼咯们杀牛宰羊准备酒宴。酒宴散后,王伦吩咐小喽咯送二人回房休息,而王伦则召集朱贵,杜迁,宋万,回厅中商议要事。先说兄弟二人回到房中,范正思道“兄长你认为那王伦会收留我们吗”“不知道兄弟有何见解,”“我看那王伦长颈鸟喙言语中多带着尖酸刻薄,定是个心胸狭隘之人,他定不会容我二人在山寨中”“我也感觉出了,他定是嫉妒我二人会威胁他寨主的地位,所以才不容我兄弟二人,只可惜我们千里迢迢来投他,竟不相容,这天大地大竟无我兄弟二人容身之地”“兄长也不必悲观,这只是我们猜测罢了,待到明日此事定会有分晓,到时我们再做打算”再说那王伦召集起三人。王伦自己思量“是个落榜的秀才,因屡次不中榜才和杜迁来这里落草,他二人武艺不凡,而我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定国,杜迁和宋万武艺又平常,如今他二人来山寨入伙,倘若他兄弟二人,看破我们的手段,到时他们要我抢我寨主之位,我们如何能比得过他二人,那不可惜了这攒下的金银财宝,不如推脱掉他二人,给他点钱财,发他二人下山罢了,免得日后我养虎为患”王伦已下定决心便道“兄弟们,我观这二人绝非池中物,只恐我山寨庙小,容不下他二位,不如给些钱财,打发他二人下山吧”朱贵便劝谏道“哥哥在上,莫怪小弟多言,这兄弟二人出自名门之后,因奸臣当道,头我梁山入伙,如果我们不收留,恐日后江湖上好汉嘲笑我梁山不能容忍人,以后还有谁会来相投。再看他二人年纪轻轻,相貌非凡,有得一身好武艺,若用此二人,正是我山寨大展宏图之际,远可攻城掠地,近可保卫山寨,不知哥哥还在思量什么”杜迁宋万也劝谏道“哥哥,朱贵所言极是”王伦道“他兄弟二人犯此弥天大罪,今日上山,却不知新心腹。倘若日后朝廷闻得他二人在我梁山,必然率兵前来征讨,而我梁山现如今兵微将寡,到时候又该如何,岂不是惹火上身,我们又何必招他二位,打发他们下山方为上策”朱贵道“哥哥,现在我梁山之人,哪个手里没有命案,如收留他二人定会感恩戴德,朝廷如若来犯,他二人怎能不为山寨效力,何况我梁山又有水泊天险,朝廷并不会攻下我山寨,如哥哥不放心此二人,便让他们下山拿个投名状来,不知哥哥意下如何”王伦见三人都劝谏收留他二人便道“如拿不来投名状山寨并不会留此二人,朱贵他二人是你引上山来,你便是对他二人说”朱贵道“是”便来到二人房间推门进来。兄弟二人一见朱贵进来便问“朱大哥,快坐不知大哥此来有何事”朱贵坐下说“我引你兄弟二人上山,王头领怕你二人不真心来入伙,特来叫我告你二人如真心入伙需得拿个投名状来”范正思道“我兄弟二人走投无路特来相投,怎能不是真心,既要投名状也罢,这字我们还是识得几个,我这就拿只笔来写”朱贵便笑道“贤弟你错了,但凡这好汉们要来投山寨入伙,需要交纳一个投名状,是叫你下山去杀一个人,将头拿来献纳,他便无疑心,这个便称之为投名状,这也是我苦劝王头领才让你二人去取投名状,如取不来王头领定不会留你二人在山寨的,二位贤弟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范正平道“朱大哥好意,我二人知道了,只是平白无故之人,何故死在我的刀下,除非是那赵佶,蔡京。如果是普通百姓,我如何下的去手”“如何下不去手,眼睛一闭心一狠,不就完了,贤弟明日,我派一人来引你二人下山,我走了”“多谢朱大哥”朱贵走后范正思道“兄长,难道真要去取投名状”“不去我二人便无容身之地,到时便如丧家之犬一般又该如何,但愿明日能遇上歹人,我二人杀了便也是为民除害了”范正平见范正思不说话问道“兄弟,你在想什么”“我想起祖父的一首词,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祖父当年何等的英雄,而我兄弟二人并要杀手无寸铁的百姓,将来有何面目去见祖父与父亲”范正平一听也惭愧的低下了头。

  到了第二日清晨,天空显出了鱼肚白,朱贵便引一名小喽罗引二人下山,朱贵交代“好生照料二位兄弟”小喽罗收拾了干粮和水,范正平兄弟二人拿了朴刀,三人便下得山来出了水泊,来到一条林间小路上,只见树木繁密,中间一条羊肠小道弯弯蛐蛐延伸到远方,三人便来到一块大石头背后休息起来,小喽罗道“这是一条小路,如有独行的客人便可下手,切不可辜负了朱大哥好意”范正平道“多谢大哥”这三人在林中等到中午也没等到一人,觉得腹中**,便胡乱吃些干粮躺在树荫下睡起觉来。

  不多时,只见小喽咯叫起二人说“快来看来人了”兄弟二人便爬起看。只见远处有一人推辆独轮车,车上坐着一个老妇人缓缓走过来。范正平系了围巾遮住脸面拿了朴刀。待二人走近便跳了出来,一下把二人着实惊呆了,独轮车一倒老妇人摔在地上,那男人急忙抱住老妇人向范正平求饶“好汉饶命,我母子二人已无分文,只有这个包袱和独轮车,好汉要便推走吧,只求好汉饶我们性命”范正平道“我要这破独轮车有何用,只要你们的人头”那老妇人一听便哭着说“好汉,要杀就杀我吧,是我托累我孩儿,我也不想活了,好汉动手吧”那男子跪下便道“娘,不行,好汉放过我们母子吧”只见范正思从旁边跳出来对范正平说“兄长不可,放过他们吧”范正平抬起手示意范正思不要说话便低下身子双手扶起那老妇人。从身上掏出点碎银子给了那男子“快走吧走大路,别再回来了”那母子二人慌忙推起车走了,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范正平摘下围巾狠狠的把朴刀插在地上,闭着眼睛沉默不语。

  范正思走过来安慰“兄长你做的对,走吧我们回去吧”范正平道“兄弟,只怕我二人又该到处漂泊了,你不会怨我吧”范正思忍不住哭了说“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跟随兄长,你我二人今生定今世不可分离”范正平走上来伸手擦了擦弟弟眼角的泪,兄弟二人便紧紧的拥在一起,通过这些苦难的经历也将这二位少年心智磨砺的更加坚毅了。正应了那句老话,未曾清贫难成人,未经打击老天真,自古英雄出炼狱,从来富贵入凡尘,醉生梦死谁成器,拓马长枪定乾坤,挥军千里山河在,立名扬威传后人。三人回到山寨后,范正平对小楼咯说“今日多谢大哥,劳烦告诉朱大哥就说我二人无能,没有纳的的投名状,我二人没脸再停留,明日便下山”小楼咯答应一声便走了,兄弟二人自回到房间里。

  不多时朱贵来到对二人说“二位贤弟,也怪不得你俩。我苦口婆心劝谏王头领,奈何他气量小不能容人,你二人还是另投他处去吧,有了落脚处,还忘给我捎个信来”范正平到道“这些日子多谢朱大哥照料,我二人无以为报,请受我二人一拜”不必多礼都是自家兄弟,只可惜我也不是王伦的心腹说话顶不上用。你二人走后,我看王伦也不是成大事之人,我也该另谋出路了”范正思一听脑子里便有了主意“想不到王伦如此心胸狭隘,朱大哥这般忠义之士也不能相容,朱大哥王伦在山寨里可有心腹”“那王伦上山之时只有杜迁一人追随,我和宋万二人都是后上山来的。他对我二人也不放心,也是百般猜忌,只是安排我两人在山下开着酒店,我二人在此也受尽了鸟气,宋万也常和我说要另寻去处”“那山寨中这些喽罗们也都不服王伦吗”“这些人都是来山寨寻个栖身之地,不然到了外面定会被官府抓获,王伦每次将打劫上山寨的钱财,自己拿大部分剩下的再分给楼咯们。这些人也敢怒不敢言”范正平道“那王伦岂不是众叛亲离,那些人为何不群起而攻之”“只因王伦还养着三十名死忠于他的杀手,不然王伦早被赶下来了”“那朱大哥,杜迁和那三十名杀手武艺如何”“杜迁武艺也平常,那三十名杀手本是江湖上杀人越货的强盗,武艺也不高也就能欺压老百姓”二人对视了一下范正思点头示意,范正平说“朱大哥,我兄弟二人有事相求”朱贵道“兄弟但讲无妨”范正平出门转了转一看周围没有王伦的耳目,便大胆的将门窗全部打开,以免引起王伦的警觉。范正思便小声对朱贵道“朱大哥,我兄弟二人欲杀了王伦夺了他山寨,不知大哥可否祝我兄弟一臂之力”“这可不是说笑,你二人怎能夺得这山寨,那三十杀手常不离其左右,怎能杀得了王伦”范正平走过来说“那京城的禁军如何,不照样被我杀的片甲不留,我看那杀手更是乌合之众根本不值一提”范正思道“擒贼先擒王,只要王伦意一死,其他人便能说服”朱贵道“既然贤弟信的过我,我愿助你二人一臂之力,你我便先分工”范正思略加考虑说“兄长,今夜你我便以明日下山为名向王伦告别,这是唯一能接近王伦的机会,他若宴请我们便在席间杀他,兄长到时切不可犹豫定要一击致命,到时我和朱大哥便来斗那杜迁。那三十名杀手便是兄长的了,只要王伦一死,剩下的人便会乖乖投降,朱大哥你回去准备吧,到时我们聚义厅再见”朱贵点了点头道“二位贤弟放心,我定会小心行事”

  朱贵走后,二人便内穿软甲,怀揣短刀,前来与王伦告辞,来到聚义厅小楼咯通告之后二人上得厅来,见到了王伦。范正平道“王头领,我二人明日欲投他处安身,特来与王头领告辞”王伦道“既然如此,设宴款待二位兄弟为二人送行”众人来到后厅分宾主坐定王伦对二人说“不是王伦不留二位,奈何小寨钱粮缺少房屋不整人力寡薄。恐日后耽误了你二人的前程,也不好看,略备薄礼还望笑纳,寻个大寨安身歇马切勿见怪”范正平道“感谢王头领近日对我兄弟二人细心照料,我二人敬诸位英雄一碗”说罢起来拉起范正思像王伦敬酒,范正平觉得时机已到不可错失就在王伦碰完杯喝酒之际,迅速掏出短刀朝着王伦心窝刺去,只见鲜血顿时喷出,吓了杜迁宋万一跳,朱贵也有准备,用刀逼着杜迁。范正平也用刀逼着杜迁。范正思对杜迁说“杜大哥,王伦心胸狭隘,以被我兄长杀死,快令众人放下武器投降,不然我兄长就要大开杀戒了”宋万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只见王伦到在地上,嘴里吐了两口血抽搐两下,顿时气绝身亡。杜迁没了主张无奈的对众人说“不可造次,赶快放下武器不可抵抗”王伦的亲信便都放下了武器。宋万这才缓过神来跪下说“我等愿降”范正平收了刀大笑说“哈哈哈,真是人心所向,王伦你死的该,杜大哥请恕我二人无理”杜迁也跪下说“王伦自掘坟墓,死有余辜,我等愿尊贤弟为寨主”朱贵也跪下说“愿随贤弟执鞭坠蹬”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徽宗即位 第二章 逼上梁山 第三章 火并王伦 第四章 治理山寨1 第五章 林冲上山 第六章 下山劫粮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