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梁尘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含山县衙何时焚

第四章 含山县衙何时焚

图业 2021-07-22 20:21:46
房中,听见梁无舟来再次询问,被金崇吾打发掉回家去,在房中偷偷的地笑。这日早地赶往这小酒铺,等梁无舟路过此地,那小二喂的马,就是金妙灵骑来的。此时天上忽尔下起了小雨,金妙灵望着屋外的雨发神,慢慢的念道:“小雨滴,淅沥沥,掉入凡尘化春泥。檐上瓦,滴滴哒,风梁无舟这些年常听金妙灵念这几句话,知道这是她小时候母亲教她的童谣,只见她左手托着脸颊,一张脸蛋侧过,两只眼睛呆呆地望着窗外,心中明白她有意去江宁,便不再询问。。...

梁尘记

推荐指数:10分

《梁尘记》在线阅读

  原来金妙灵偷听到他父子说话,听到江宁城生灵涂炭,想到爹娘死在江宁城中,心中暗自伤心,打定了主意,便在江离城中去买了两套男装,晚上又对金崇吾百般诉说,金崇吾本来就什么事都依着她,心想定是金妙灵怀念父母,想回江宁看看,眼下战火稍息,又有梁无舟照应,便点头同意了。金妙灵笑嘻嘻地道:“大伯,这事你可别给小舟哥说,我便要逗他一逗。”金崇吾笑道:“你这小丫头,尽做些精灵古怪的事,随你吧。”当晚金妙灵自呆在房中,听到梁无舟来询问,被金崇吾打发回去,在房中偷偷地笑。这日早早地赶到这小酒铺,等梁无舟路过,那小二喂的马,便是金妙灵骑来的。此时天上忽而下起了小雨,金妙灵看着屋外的雨发神,慢慢念道:“小雨滴,淅沥沥,落入凡尘化春泥。檐上瓦,滴滴哒,风中燕儿快回家。”

  梁无舟这些年常听金妙灵念这几句话,知道这是她小时候母亲教她的童谣,只见她左手托着脸颊,一张脸蛋侧过,两只眼睛呆呆地望着窗外,心中明白她有意去江宁,便不再询问。

  二人吃了些饭菜,一同赶路。梁无舟路上有伴,心中喜悦,抬头一看,见旁边山坡岩壁上开着几朵红花,顿时兴起,道:“灵妹,你看我摘下那几朵花来。”当即下马,抓着岩石几步跳上岩壁,正要伸手摘花,身子却往下滑去,原来这岩壁陡峭,又有几丈高,梁无舟脚下踩到碎石,竟往下滑去。梁无舟滑到地上时,只见金妙灵站在旁边,她双眉一扬,笑道:“小舟哥,你这屁股滑坡,却是这般好看!”

  梁无舟刚要回答,只见金妙灵左脚一抬,右脚随即跟上,手脚并用,一溜烟的翻上了那山坡。梁无舟惊得目瞪口呆,抬头只见阳光下金妙灵站在坡上,笑盈盈地看着自己。当下纵身一跃,也是手脚并用,翻上坡来。惊讶之下问道:“灵妹,你竟有如此身手!我怎地从不知道!”

  金妙灵嘻嘻一笑:“你这傻小子,难道你学得登云步法,我就学不得。”

  原来那日金妙灵在正觉寺中听梁上风念口诀,已明其意,后来又缠着梁上游教她些技巧,梁上游见金妙灵天生机灵,又生得活泼可爱,很是喜欢,这些年来直把她当义女来看,当下教了金妙灵好几手,金妙灵却是依葫芦画瓢,一学就会,梁上游心中甚喜。金妙灵又缠着他说:“三叔,好三叔,这可是我们的秘密,你回头可别告诉小舟哥,我到时要让他刮目相看。”梁上游乐着道:“好好好,小丫头这天赋可不比那臭小子差,我依你便是!”

  金妙灵当下把偷偷学艺之事说给梁无舟听,梁无舟揉揉眼睛,道:“想不到灵妹你竟学得如此之快!”

  金妙灵道:“你揉眼睛干嘛?莫不是眼中进沙子?”

  梁无舟道:“我这不在刮目相看嘛!”金妙灵笑出声来,二人滑下山坡,继续赶路。

  走了七八日,已到巢湖边上,这日天色已晚,又不见路上有人家,二人心中发愁,梁无舟道:“这可如何是好,难道要露宿不成。”

  金妙灵却嘻嘻一笑道:“这也好,小舟哥,你看,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世间哪有这壮丽的居所。”

  梁无舟笑道:“你这样说,倒也有理,只要你不怕遇到豺狼虎豹。”梁无舟笑罢一抬头,突然看到一片树林中透出一个屋顶,梁无舟道:“灵妹,你看,那里有房屋!”

  二人赶到那处,原来却是一间不大不小的寺庙,抬头看时,只见门口写着“藏龙寺”。

  二人将马栓了,见寺门半掩,推门而入,只见一个小和尚跑过来,道:“二位施主,是要借宿吗?”梁无舟道:“正是,有劳小师傅。”再看那小和尚时,只见他双眼红肿,像是哭过。那小和尚领着二人到客房中,寺里也不见其他僧人。

  金妙灵道:“小师傅,这寺院就你一人?”

  那小和尚深深叹了一口气,道:“他们都去含山县了。”

  金妙灵看他时,他竟在流眼泪,金妙灵道:“小师傅,你为何难过?莫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那小和尚抹抹眼泪道:“不瞒二位施主,我闯了大祸。上个月含山县的钱秀才路过本寺,他见我在打坐,却来刁难我道:‘小和尚,我问你,你知道秃字怎么写吗?’我心想他好不讲理,竟来骂我,便道:‘施主,这个秃字,倒也简单,就是秀才的秀字屁股打直了再翘起来就是了。’”二人一听,都笑出来,梁无舟道:“小师傅,你说得秒啊!”

  那小和尚却哭丧着脸,道:“就是这句话惹的祸,到了第二日,本寺的镇寺之宝金佛像不翼而飞,后来我师傅说,这钱秀才原来是专偷东西的大盗,我激怒了他,他便偷了本寺的镇寺之宝,那金佛在本寺已有五百年,佛身中有本寺高僧的舍利子,如今师傅带着几个师兄去含山县告官,定要找回佛像,只留我看守寺院。”

  梁无舟道:“这倒奇怪,秀才却来偷东西。”

  金妙灵道:“小师傅,你不必自责,你可没有激怒他,那钱秀才哪是什么秀才,他说他是,你便信他?我看他肯定早有预谋,他那日定是来寺中打探虚实,看准金佛所在,好为下手做准备。”

  那小和尚却哭道:“即使如此,金佛丢了,我也愧对本寺。”金妙灵道:“小师傅,你别难过了,我们去帮你讨那金佛,如何?”说罢对梁无舟使个眼色,梁无舟道:“对对,小师傅,我们去含山县帮你讨金佛!”

  那小和尚抹一把眼泪,道:“也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既是如此,那就有劳二位施主。”当下向二人道谢,去厨房做饭,让二人吃了斋饭。

  到得次日,二人骑马往含山县去,两个时辰后,便已入城,二人路过县衙时,只见六七个和尚席地在县衙门前,被公差阻拦着不让进去。梁无舟道:“灵妹,你看,那县官不理这些和尚。”

  金妙灵点点头,道:“我看这县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只需打听到那钱秀才在何处,便自己动手,何须旁人?”

  二人寻了家客栈,要了两间房,吃过午饭,梁无舟道:“灵妹,这人海中寻人,可不是办法,我们连钱秀才长什么样也不知道,如何寻得到?”

  金妙灵莞尔一笑,道:“办法倒是有,只是要借你包袱中宝物一用。”梁无舟心中一愣,他这几日连着赶路,还不曾打开梁上飞交付的包袱,这时好奇心顿时起来,二人在房中打开那包袱,只见其中几块布裹着一个颗小白菜,二人仔细一瞧,这白菜居然是翠玉雕成,有手掌大小,菜叶翠绿,叶柄纯白,一颗菜显得通透无暇。

  梁无舟睁大了眼睛道:“今天可算是开了眼界,这么贵重的事物背在我背上,我却视而不见,灵妹,你怎知包袱中有宝物。”

  金妙灵道:“我看你那包袱也不大也不重,既然是梁二叔给竹禅大师的,必然是珍贵无比,还需多想吗?”

  梁无舟点头道:“但要用这翠玉白菜来引出钱秀才,恐有不妥,如若有失,我二人可担待不起?”

  金妙灵道:“哎呦!你梁小爷一身本领,若是连这白菜都看不住,那也只能怪你自己没本事。”

  梁无舟一想倒也有理,当下点头。金妙灵嘻嘻一笑,道:“今天就让你梁小爷风光一把,你抱着这白菜去街上转悠一圈罢。”

  梁无舟心想这也太招摇了,只是舍不得白菜,套不到恶狼,只好抱着这白菜往街上走,街上众人有的指手画脚,有的议论纷纷,梁无舟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走了个来回,便回到客栈。

  金妙灵道:“怎么样,梁大官人,是不是瞬间觉得腰杆挺直了?”

  梁无舟眉头一皱,道:“灵妹你可别取笑了,我只觉得浑身不自在。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金妙灵笑道:“主意是烂了点,只是能钓到鱼,岂不闻:穷不外诉,财要外露。那些路人一传十,十传百,就怕那钱秀才不来。”

  梁无舟笑道:“是是是,只有你才想的出这等绝世好计。”

  二人在客房等到天黑,听到街上传来两声狗吠,金妙灵道:“小舟哥,你快躲到床底,我自在床上装睡。”梁无舟依计,过得一会儿,忽然觉得鼻中一阵淡淡的香味传来,心想:“不好,是迷魂香!”

  原来这迷魂香是入室盗窃所用,这迷魂香是闹洋花、醉仙桃花等粉末制成,味道极淡,可使人手脚软弱,昏昏沉沉。梁无舟当下钻出床底,三两步往跃去,打开窗户,只听得房顶上哒哒的脚步声,梁无舟身子一翻,抓住窗边柱子,跃上房顶,见月下一人往城东奔去,随即迈开脚步,往东狂奔,追了良久,竟已不见人影,驻足一看,却是在县衙附近,想着金妙灵自己在屋中,心想只好回客栈去。

  到得客房,只见金妙灵伏在床上一动不动,梁无舟将她摇醒,金妙灵道:“小舟哥,我怎么觉得四肢无力,竟睡了过去。”

  梁无舟道:“灵妹别担心,是迷魂香,休息片刻便好。”当下端过茶杯,让金秒灵大喝几口,金妙灵歇了半刻,这才好转,道:“原来这迷魂香如此厉害。”

  梁无舟将方才追人之事告诉金秒灵,金妙灵道:“那就简单了,我们白天不是见到那县官不理事吗,我看这所谓的钱秀才定是藏在县衙中,想必是他二人狼狈为奸,却害苦了藏龙寺的和尚。”

  梁无舟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这便去县衙一探。灵妹,你在这里歇着便是。”

  金妙灵哪里肯答应,她趁起身来,道:“你一人可不好对付,我与你同去。”

  二人推开窗户,沿着柱子跳下,沿着大街走到县衙外,见四下无人,顺着墙壁翻身而上,只见不远处露出烛光,知道那是县衙的门子房,门子日夜看守,不能惊动他。

  原来这县衙分为三堂,由南至北为大堂、二堂、三堂,再往北便是知县住宅。二人压低身子,从远处绕过,已到县衙内堂,见那内堂漆黑一片,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像是有人从知县住宅出来,当即跳下院中,跃到内堂门口,梁无舟伸手一推,那门竟开了,二人钻进堂中,轻轻掩上门,梁无舟往金妙灵肩膀一拍,随即抓住一根柱子跃到梁上,金妙灵会意,跟着跃上,黑暗中二人看到一块大匾立在梁上,当下伏在那块匾后。

  只听得门被推开又被关上,一个声音道:“郭大哥,我们不在你宅中议事,却为何到县衙内堂来?”那人回答道:“我宅中人多眼杂,恐有耳目,这内堂平日里专审机密案件,倒是稳妥些。”

  二人伏在匾后,听脚步声似有三人进屋,又觉得眼中一股微光传来,知道他们点燃了蜡烛。又听得开头那人道:“如今天京已陷落半年,我只剩亲随十几人,无力回天,为今之计,只有去投赖文光,他目前正和清妖对峙,我虽人寡力单,也要做困兽之斗。”

  那姓郭的道:“也只有如此,看来我这知县也不能当了,我潜伏在清妖中多年,只怕一朝不慎,人头不保,我自带亲信随你去。钱兄,你意下如何?”

  那钱兄便是第三人,他一直没做声,这才道:“二位兄长既然下决心,我又如何不去!自当誓死追随!”

  开头那人道:“好!二位果然义薄云天,待我太平天国复国之时,二位便是大功臣!”

  梁无舟二人听到那人姓钱时,心下已经知道所料不错。那三人商议了一番,这才走出内堂,又将内堂大门锁住了。

  梁无舟寻到天窗处,轻轻推开天窗,二人跃上房顶,只见那三人正走回知县住宅,梁无舟远远地瞧见其中一人背影,如此面熟,知道那便是刚才追赶之人。眼见那三人各回各屋,梁无舟低声道:“灵妹,你看我待会儿为你报仇,让那钱秀才也尝尝迷魂香。”

  待得屋中灯光都已熄灭,梁无舟二人才顺着檐柱滑下来,探到那姓钱的屋前,梁无舟从怀里掏出一直小竹管,打开盖子,从窗户中吹入,过了半顿饭功夫,没听到屋里动静,这才打开窗户,二人翻入屋中,只见那人沉沉地睡在床上,便合上窗户,梁无舟掏出火折子,点燃了桌上蜡烛,只见那人床头一个鼓鼓的包袱,当即拿过来打开一看,果然是一樽金佛,只见这金佛有半尺来高,金黄的表面反射着烛光,二人拿着金佛便要走,突然窗外一阵呐喊,又听见几声枪响。梁无舟心道:“不好!”赶紧吹灭蜡烛,耳中只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那人一边敲打一边大声喊道:“钱万里,此时不来,更待何时!钱万里,你在干什么!”

  二人听出这是那郭知县的声音,又传来一连串枪响,喧哗声四起,那郭知县喊道:“休走了逆贼!都给我围住,格杀勿论!”

  梁无舟二人伏在屋中,只听得砰的一声,门板倒在地上,那人跨进来,大声喊道:“钱万里!还不动手!你在做甚!”

  梁无舟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当下拉着起金妙灵,夺窗而出,二人跳到院中,只见西边一间房燃着大火,几十号兵士团团围住,往里开枪,二人脚下却没停,往内堂奔去。身后只听到那郭知县嘶喊道:“别追!捉拿逆贼要紧!”二人狂奔到内堂边围墙处,几步跃上,又沿着围墙绕到大堂外,这才跳下墙去,一路奔回客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东维沧海巨浪深 第二章 六朝旧都夜沉沉 第三章 江离香草几回闻 第四章 含山县衙何时焚 第五章 清凉寺里拜师恩 第六章 金陵老宅泪如沦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