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岁月长河里的透明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烧窑

第二章 烧窑

孝祖静秋 2022-05-10
男人名叫梁建业,是个地地道道的“很老实人”,一辈子活得谨慎小心细致地。那年头整个庄上仅有三家但是土坯房,他梁建业便占了一户,另两家,一家是光棍朱老四,除了一家则是儿女无论不问的寡居老太太。可话说回去。人家朱老四貌似有盖房的本钱,所以总心里想留着钱保不可话说回来。人家朱老四倒是有建房的本钱,因为总想着留着钱保不齐哪天还能给自己讨个媳妇,安安稳稳地过好下半辈子,也就没怎么动过砌新房的念头。。...

男人名叫梁建业,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实人”,一辈子活得谨慎细致。那年头整个庄上只有三家还是土坯房,他梁建业便占了一户,另两家,一家是光棍朱老四,还有一家则是儿女不管不问的寡居老太太。

可话说回来。人家朱老四倒是有建房的本钱,因为总想着留着钱保不齐哪天还能给自己讨个媳妇,安安稳稳地过好下半辈子,也就没怎么动过砌新房的念头。

那老太太姓余,素来的穷,中年丧偶。儿子大了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媳妇更是出了名的厉害,闺女又嫁了个穷人家。老太太别说有钱了,能吃饱饭就知足了,平日里失魂落魄地搁庄上到处晃荡,却从没开口向人伸手要吃的,活脱脱一个游荡无依的孤魂野鬼,据说余老太太后来就是饿疯的,总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最后一次,她“孝顺”的宝贝儿子终于想起来老太太,拎着装白米饭,热菜的篮子打西庄上一路招摇过市地走进东庄,生怕别人错过“孝子”进庄得感人场面。他一路上逢人攀话,逢人便说:“烧了红烧肉孝敬老人!”,说罢还总要掀开篮子里的盖头,冲人傻愣愣地笑着,可一进屋却傻了眼了,老太太蜷在屋子里死了都快个把星期了,屋里面又是尸臭,又是屎尿味,单就那股子摄人心魄的味道只怕要叫人闻了十魂要失了九魄。

儿媳妇闻讯赶来,女儿也很快赶到了,一同前来的还有整个庄子上爱管人闲事的闲人们。只见两个中年女人匍在地上哭地撕心裂肺,动情处还饶有默契地打起了滚,嘴里却不依不饶地咒骂着“老东西走了还让儿女背个不孝的坏名声”。

庄户人多是双手抱肩,也有指指点点的,却没有一个上前劝慰。那场面像是村里走过场的马戏表演。

老太太是寒着心走的,走后没多久,公家拆了庄基上的土坯危房,她最后的那段往事也就再没人提起,她的那双宝贝儿女再没在庄上出现过。

而此时的梁建业除了有着一亩三分地,也就剩下一膀子力气了,农闲的时候替人家做些力气活,妻子懂些针线活,偶尔替人家裁剪个衣服,这才勉强维系着一大家子的衣食无忧。

妻子进门十年,梁家也没凑起钱给两口子砌个像样的房子。

建业结婚当年,老父亲梁振邦偷偷将省下的稻米换了几椽好梁给儿子搁在了土坯房的梁沿上,小儿子也到了婚配的年纪,即便当初如何允诺老大这房,也实在是有心无力了。后来因为小儿子结婚,二媳妇要得紧,亲家翁直言不讳地表示:“不能像老大家那样,婚后什么都给不了不行,该有的结婚之前一应妥当了,女儿才能嫁过去。”老爷子只好举债替小儿子建起了砖瓦房,于是土坯房毗邻着青砖红瓦的砖墙自此在大儿媳心里埋下了多少年都挥之不去的怨愤。

建业两口子省吃俭用,一年一年地添置着屋里的家具。到了一九九三年这个夏天以后,自己的小儿子也到了上学的年纪了,这也才让原本还攥着日子生活的两口子再一次濒临经济危机,建业又不得不走亲访友,将一个三十岁男人的自尊与面子赤裸裸地敞开在现实和“冷暖”面前。

当知了连绵起伏的喊叫声一点一点拉开夜幕,燥热了一整天的庄子总算起了些凉意,一阵阵清凉的风袭来,鼓地门前的杨树叶婆娑作响。忙活了一整天的梁建业此时正坐在门前的桌子边上,妻子端来尚且温热的丝瓜汤和米饭,孩子们此时正躺在不远处门板搭起来的铺子上仰望着星空,不一会双双沉入了梦乡。

他简单地吃了几口,之后进屋洗了一把凉水澡,享受一会难得的恬静和自在。不一会,他便带上手电筒匆忙往窑洞赶去。

“换我了。”建业用手电晃了一下对方的脚下。拱形的窑洞足有三四米深,滚滚的红焰一次次地打那堵新砌的青砖墙面的堂灰口如蟒蛇吐杏一般串出,随之而来的是叫人窒息的热浪。

对方是先前白天同他一起的壮年汉子,此时的他仿佛刚从水底爬上来的水人一般,也顾不上体面了,男人浑身上下只包裹着一条贴着补丁的蓝底三角裤。见建业来了,释然地放下了手里的柴火垛,嘴角扬起了一丝浅浅的苦笑。

“你今天又早来了一会啊!”

“总要来的,早一会,晚一会打什么紧啊!”建业灭了手电,塞进了窑洞左面墙的砖石缝里。

“这活真不是人干得,往日里人家都是冬天烧窑,这老孙真可折腾人的,要不是出得多点,狗娘养的原意摊这鬼活。你看,老刘都中暑了,躺床上爬都爬不起来,也没见老孙去看看。”男人用本已湿透的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汗水,漫不经心地跟建业说着话。梁建业也依样画瓢,先将身上多余的衣服脱了搁在窑洞口的灌木枝梢上。

“喂,建业。”男人打地上捞起脏兮兮的裤子,从里面掏出盒红塔山,随手递了一支给梁建业。

“建业。”

“咋啦?”

“深圳知道不?”

“深圳?改革的窗口嘛,咋不知道!远着哩!”

“想去不?”

“去那干嘛!”

“刘庄上的大老刘,他爸原先村里面做饼子的,知道不?我打听了,上星期给他爹来信了,说深圳那边工地上要人呢,只要有想去的,凑好路费,国庆农忙后就跟他一起上路,多少都要。”

“噢,知道。听人说这小子这两年没少挣呐,在那头都买房了,还养了个小蜜,自己老婆孩子搁家里拾捣庄稼活。”

“对,就那小子。去不?回去凑凑路费,大忙一过,咱兄弟一块过去。搁家里能赚几个钱啊!”

两人蹲在窑洞口,抽着烟,望着眼前黑压压、一眼望不见边际的稻米地,嗅着青草稻香的味道,咂摸着打嘴里喷涌出去的香烟残留下来的一点烟草味,耳畔响彻着青蛙、蛐蛐此起彼伏的嘶鸣声。身后是依旧热浪滚滚的窑洞口,以及柴草爆燃发出地格外清脆的炸裂声。

“得多少钱?”建业掐灭了快燃到过滤嘴的烟头,转过头望了眼男人。

“起码要备个四五百吧。”

两人又默契地沉默了好一会,之后男人站起了身,将地下的衣物简单地勾在胳膊上,蹑手蹑脚地走入不远处的漆黑之中,不一会草丛里亮起了灯光,阡陌上响起了男人高亢瘆人的歌声: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通天的大路……”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梁庄 第二章 烧窑 第三章 吃酒席 第四章 透明人 第五章 深究 第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