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岁月长河里的透明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梁庄

第一章 梁庄

孝祖静秋 2022-05-10 09:14:34
梁庄座落于苏皖交接地带,处于高邮湖边上的两块支流之上。村庄被一条南北延展的砂石马路笔直地割成了两半,庄户人将东面的庄户称为东庄,往西则唤作西庄。错落有致的砖瓦建筑犹如相互交错的犬牙一般沿着一条东西连通的泥路上延绵开去,建筑之外的庄稼地则被简单的粗村庄被一条南北延伸的砂石马路笔直地割成了两半,庄户人将东面的庄户称作东庄,往西则唤作西庄。错落有致的砖瓦建筑如同交错的犬牙一般沿着一条东西贯通的泥路上绵延开来,建筑之外的庄稼地则被简单粗暴地分割在了村庄的南面和北面。。...

梁庄坐落于苏皖交接地带,处在高邮湖边上的一块支流之上。

村庄被一条南北延伸的砂石马路笔直地割成了两半,庄户人将东面的庄户称作东庄,往西则唤作西庄。错落有致的砖瓦建筑如同交错的犬牙一般沿着一条东西贯通的泥路上绵延开来,建筑之外的庄稼地则被简单粗暴地分割在了村庄的南面和北面。

朱家杂货铺则不偏不倚地建在了庄子的正中心,倚在靠湖的马路边上。

铺子老板是对很会来事的中年夫妻,丈夫姓朱,庄上人都唤他老二,是村上有名且唯一的兽医。

九一年大水,老二东面靠湖的前后三间瓦房叫洪水泡了整整两月,砖墙都讴透了,一过夏天整面整面地开裂。于是两口子一商量,掏出积蓄打同庄梁家手里置买了三间闲置的青砖红瓦小舍,朱老二找人修缮了一下房顶,往墙上补了层水泥,刷上白粉,往堂屋里支起了柜子、台面,也不知打哪捣腾来一批杂货,油面烟酒,零食小货,杂货铺便在几通鞭炮声中热热闹闹地开业了。

一九九三年,夏日午后

焦阳烤得地面蜕皮般地皲裂,湖面上泛起了脓包一般的水泡。一群男女老少凑在铺子门口的雨棚底下,不着边际地聊着家常,女人们蜷坐在板凳上,耷拉着胸脯,一只手使劲摇着圆圆的蒲扇;老汉脱掉脚上的拖鞋,枕在屁股底下,抽着烟,享受着偶尔打不远处的湖面上飘来的凉风;男人们一个个捻头打脑,光着膀子如同抽了鸦片烟的烟鬼一般倚在墙根上望着想着,却懒得多说一句话;几个小孩绕着人在棚子底下拼命地追逐着,一旦惹得大人心烦准叫大人们捉住了小手,马上朝屁股上一通招呼,于是雨棚里就愈加地热闹起来,喊叫声如同划破长空的惊雷一般在略显闷躁的空气里炸开了锅……

“四哥,玩几把?”朱老二打里屋的柜台后面走出来,撑了撑腰杆,打了个长长地哈欠,懒洋洋地望向不远处裸着上半身的中年汉子。

“光咱两?没人呐!”汉子打墙根上爬站起来,躬着身子甩手拍打着屁股上的土灰,胸脯上凸起的肋骨几乎快要撑破黝黑瘦削的皮囊,狭窄瘦削的长脸上挂着一丝疲倦。

“这么些人呢!哪凑不齐一桌牌啊。”朱二边说边怂恿一旁同样无所事事地几个人,不一会四个人一齐上了桌,余下的人也不闲着,纷纷围在了桌子周围,冲着几人手里的牌指指点点,一个个掩着嘴窃窃私语,棚子底下也只剩下小孩们绕着地上横七竖八的板凳疯狂地嬉戏追逐着。

朱老二的媳妇待在柜台后面,偶尔有人进店买包香烟,或是冰棍冷饮,她随口支应一下,余下的时间她也还是待在柜台后面吹着电扇,望着门口吵闹的人群面瘫似得发着呆。

一个胖女人打刚刚赢钱的老四手里抢过十块钱,一溜烟钻进了店里,一把将钱甩在了柜上,一转眼就打冰柜里捧起了差不多等价的冰棍。老四还没来得及将钱讨回,女人已经将一支冰棍揭了皮,塞进了嘴里,嘴里还嘟囔着:“老小子,这回总算吃上你了。”

老四面色铁青,尴尬地苦笑着。边抓着牌边低声嗔骂女人:“疯婆娘!”于是头也跟着一个劲儿摇晃着,手里却将余下的钱一把撰在手里,不一会又揣进了裤兜里。

女人总算识趣,笑嘻嘻地往老四手里递了根赤豆冰,又将剩余的派给了门前嬉闹的娃们。

此时,西庄上几个扛着扁担簸箕的中年汉子,顶着烈日炎炎的燥热,穿过滚烫的砂石路,来到了棚外面的树荫底下。男人们个个面色黝黑,大珠小珠的汗液像雨水般裹在额头跟胸口上,为首的那人放下肩上盛满黄泥砂的簸箕,气喘吁吁地朝着散发冰棍的女人说道:“吆,孙家媳妇,今儿你请客吃冷饮哪?给咱爷们几个也来点?”

“滚一边去!有你们什么事啊!”女人眼皮一挑,扭过了脸,满眼的风情万种:“老娘哪养得起你们这班大小子吆!有本事,你请了你们几个跟在场的冷饮钱?掏得起嘛,你!”

一群人哄堂大笑,朱老四转过头,噘着嘴对着女人讥讽道:“他要是掏得出,你晚上跟他睡?”

女人夸张地扭回了身子,激动地咆哮了一句:“睡便睡。”

老四摸着手上的牌,继续讥讽说:“那你也别跟他睡了,等我再赢几把的。我再请大家吃一轮,你便陪我得了。”说罢,笑得更放肆了。

那男人身后几人也跟着大笑起来,只有他裹在棚外的树荫底下阴沉下了脸面,恨不能快走几步穿过雨棚径直钻进墙根的甬道上去。

“跟你睡?只怕我们家老孙不答应我跟你这光棍条子厮混嘞。我回头跟他商量商量,他若是同意,咱俩今晚就睡。”女人也得意地说着,边说边用她那肥厚的嘴唇嗦了一把开化的冰棍。

“吆,老梁走这么急干嘛。还开不得玩笑啦!”女人见男人重新扛起了扁担,脸上带着几分不悦,便径直追上前了几步。

“你们这些娃哦,啥玩笑都开。人家老子还在呢,一口一个老梁、老孙!”边上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太太听不下去了,一只手费劲巴拉地撑着根竹杖,一只手悬在半空中使劲地摆动着。

“吆,瞧您老太太说的。这么说老孙家的跟男人睡个觉倒不是玩笑话喽?”

“不开玩笑呢嘛,老娘爱跟哪个睡就跟哪个睡碍着谁啦,我们家老爷们看得开。”也不知孙家媳妇是要解释,还是话比脑子走得还快,说罢早像个没事人似的跑回去看牌局去了。

“什么老梁!要在过去,咱不得叫声梁少东家啊。”朱老二低头望着手里的牌,阴阳怪气地接着话茬,却将一局好牌随手丢了出去,脸上是又气又恼。

“可不是嘛!怎么着,梁东家?也接茬儿玩两把?”边上的人也跟着起哄。

男人嘴角微微抽动着,转向众人时露出了一副极别扭的笑脸。他素来囊中羞涩,其实自打第一句话出口,他便暗自嗔怪自己多嘴了,此时更是羞得无地自容,嘴角抑制不住地微微抽动着。

“不了,给孙家挖土烧砖呢。”

“可不嘛,孙家要建二层小楼喽!”身后几人也跟着复和。

“吆,别说啊!老孙这几年是赚着钱啦,前几天见他捣腾回一辆面包来,别提多气派啦。”看牌局的人里面跟着起哄:“孙家媳妇,老孙倒带带你们家小老孙啊。”

“又不是自家亲兄弟,哪能想起来咱的好啊!人家有是人家的,咱羡慕羡慕也就得了。”孙家媳妇腾挪了一下沉甸甸的身子,白皙的肉身直往下坠,活像一块正在快递融化的乳白雪糕。心下却是又酸又无奈,好似雨点子只落在旁人家地里面,自家田地里却终是干巴巴的荒土。

“吆,这一转身又捣腾起二层小楼来啦!不得了!”

“我这辈子都没见着过小洋楼呢,得多少钱?”老头老太太们也嘀咕着,脸上写满了羡慕之情。

领头的男人望了眼身后的几人,一句话没说,扭头便走。几人这才住了嘴,赶紧追了几步跟上了男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梁庄 第二章 烧窑 第三章 吃酒席 第四章 透明人 第五章 深究 第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