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荣医》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那十首催妆诗

第四章 那十首催妆诗

沉舟钓雪 2022-05-10 20:41:10
江慧嘉再后来每当记忆当天,都只会觉得万般滋味,很复杂难言。她那时候认真费了心思,也算把自己将来即将面对自己的方方面面都料定好了的。她了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而且掏出了主场一切的决心。是的,婚姻之初,江慧嘉就把宋家当做了战场。她这两辈子以来,虽但是她那时候认真费了心思,也算是把自己今后将要面对的方方面面都料想好了的。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并且拿出了迎战一切的决心。。...

荣医

推荐指数:10分

《荣医》在线阅读

江慧嘉后来每每回忆当日,都只觉得百般滋味,复杂难言。

她那时候认真费了心思,也算是把自己今后将要面对的方方面面都料想好了的。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并且拿出了迎战一切的决心。

是的,婚姻之初,江慧嘉就把宋家当成了战场。

她这两辈子以来,虽还是头回结婚,可因为这桩婚姻本就情况特殊,当时呆在新娘闺房里的她,实质上是没半点新娘子理应有的、诸如娇羞、期待、忐忑、不舍等等心态的。

从心底里,她就不觉得自己是在嫁人。

她只是把这当成了一件必须去完成的任务,一种必须去面对的命运。

至于事件里的另一个主角,那个名义上即将成为她老公的男人,江慧嘉还压根没把他当回事呢!

谁料就在这当口,就在她静坐闺房,等待着宋家那边随便派来个什么人,前来迎她过去时,外头小院里就传来了阵阵惊呼声。

人们的惊呼声太大,早清晰传入江慧嘉耳中:“竟是宋三郎亲自来了!新姑爷竟自己来迎亲了!”

宋三郎坐着牛车来到江家,因为行动不便,下不得牛车,他又诚恳地向岳家告罪。

他竟自己来迎亲,这已经是给足了江家面子,哪里还用他告罪,江老二这边早就惊喜得几乎刹不住了。

当时的江慧嘉静坐在房内,正从心里盘算着要怎么“迎战”宋家呢,因为外间突如其来的欢喜声,亦不由得恍惚了片刻。

外头还在闹哄哄的,紧接着,就有江慧嘉一个隔房的堂兄笑言道:“新姑爷来得正是时候,可咱们江家的女儿也不是谁随随便便就能得了去的,新姑爷,可把你那诚心拿出来给我们瞧瞧?”

“闹姑爷”本是时下婚俗里头重要的一环,一般人家,姑爷若是来迎亲,总少不了要挨女方亲属一顿打。这又叫做“打姑爷”,当然,也不是真打,就是那么个意思,表明了自家对女儿的看重,提醒了姑爷这新娘子是有娘家的人,也叫姑爷知道,这新娘子是得之不易的,好叫姑爷往后对女儿多几分尊重。

这本是常俗,可那江家堂兄这话一出,却偏偏引得内外一阵尴尬。

要知道宋三郎他可是个残疾啊,他能自己过来迎亲就不错了,还挨打?谁敢打他?就算是做做样子,那棍子也得往他身上落,万一有个不好,谁来赔?

可就这么放过宋三郎?

那也不成啊!江堂兄话都出口了,就这么将人放过,江家人得多没面子?

宋熠倒是不慌不忙,他一面笑着拱手道:“承蒙诸位厚爱,小可岂敢用心不诚?”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叠红封来。

就有蹲在一角的几个小孩子欢喜地大叫起来:“红包!红包!”

时人娶亲,有不想挨打的,通常就会包上几个红包给女方负责堵门的亲属。如此又有喜气又有实惠,也是很体面的。

不过乡下人家大多穷困,到这环节真正会给红包的并不多。宋三郎的情况又摆在那里,大家都知道他日子过得难。江家众亲友原也就没指望还能有红包拿,这下倒又是一阵惊喜。

宋熠发了红包,见那新房门还没来得及开,而守在房门里边,近身陪着江慧嘉的一个江家小堂妹又隔着门嬉笑道:“堂姐夫,这里还缺了一个红包呢!红包没来,不给开门的哟!”

就有人起哄:“一个怎么够!五妮昨儿可是陪了慧娘一夜呢,姑爷怎么也该多给几个红包才是!”

人们纷纷笑:“光有红包那怎么行,还需有更多诚意,否则我们慧娘不发嫁!”

宋熠这边陪着来迎亲的人急了,宋大郎揪起了眉毛,宋四郎撇了撇嘴角。宋熠却一拱手,朗声道:“诸位说得正是,宋某不才,能得娘子下嫁,实为三生有幸,今日岂能不诚意来求!”

说着,他微做停顿,再张口,却是一首催妆诗做了出来:“晓迎春风暮作诗,牛车出得红尘来。借问芳驾妆成未?天上霞光明镜台。”

这是催问江慧嘉梳妆好了没有呢,更指出天上晚霞都出来了,新娘子可以开门啦。

四句催妆诗一出,原本还喧闹的小院里头霎时就是一静。又过片刻,才有惊喜的叫好声传出。

人们仿佛这才反应过来般,霎时哄然一片。小院里头的喜庆气氛彻底被燃起来了,新郎临门迎亲,为新嫁娘做催妆诗,那可是真风雅。

况这风雅还不是谁都能玩得起的,乡下人家迎亲,做新郎的能在新娘门前说几句好话,都算是很有灵变了,至于作诗?别开玩笑了,大字不识一箩筐的乡下汉子还作诗?那都是大户人家才玩的好嘛?就是镇上人家迎亲,也少有做催妆诗的,多是发几个红包了事。

江家众人倍觉面上有光,正有人说着是不是能叫新娘子开门了,又有人说吉时未到,这门还不能就此打开,宋熠就又是一首催妆诗做了出来。

“不知今夕又何夕,人间更漏催声来。谁道芙蓉水中种,青铜镜里一枝开。”

七言四句的催妆诗,他当场就连做了十首。

每一首都是文采斐然,又通俗易辨。即便四周观礼的大多是不识字不读书的平头小民,也都觉得大约能听懂他诗中含义。

那诗文句句,依照惯例,是要把新娘子夸了又夸的。

江慧嘉不是原主,她在现代受过多年高等教育,更是轻易就能品味出宋熠催妆诗中的文采风韵。

起初宋熠做一首两首时还好,江慧嘉就当听个新鲜,可当对方接连不断的做,一直做到十首,江慧嘉就再也不能若无其事听新鲜了。

她临窗坐着,那窗户虽然关严实了,可外间的声音却没有一种不清清楚楚透过小窗传入她耳中的。

在那种种喧闹人声中,宋熠清朗而略带低淳意味的声音又显得格外清晰。

未见其人,先识其声。

彼时江慧嘉正不老实地将红盖头拿在手上把玩,目光转过贴了红喜字的窗格,又落到自己充满古典意味的绣花红鞋上,忽然就朦朦胧胧生起了一种穿越了时光而来的,难以言说的故老情怀。

仿佛前世今生,就只为了等待这一时、这一刻的情景发生。

谁不曾有过如花年纪?谁又不曾在豆蔻时节憧憬过那个不知何时才能到来的一世良人?

声音清朗的少年在那窗下一首首吟诵着催妆诗,妆成今时问姑婿,镜前浓淡可相宜?声声诗韵,都恍如梦境,穿梭在千年的时光长河里,令人陡然之间心生惆怅,真耶?幻耶?

她纤手揪着描金绣牡丹的大红盖头,精美刺绣从指腹滑过,细微的凹凸在肌肤间刻画,仿佛两生两世,时光年轮。

不知怎地,外间就忽然又是一阵哄笑。原本守在门口的江家小堂妹五妮一手抓了两个红包,刷地将门打开!

“门开了!开门啦!”

还有一些孩童的声音在欢喜大叫:“接新娘子咯!”

好些人拥挤着从那门口挤来,江慧嘉原本是坐在窗边,斜对着门,她手上还揪着那红盖头在绕着玩呢,不妨这门就忽然被打开了!

她怔在那里,抬眼向门外看去。

这时拥挤在门口的众人也都纷纷怔住,直向她望来。

整个小院内外都静默了一瞬间,原本守门的五妮这才转头惊叫起来:“慧姐姐,你的盖头!”新娘子竟在未发嫁前就自己掀了盖头,那还得了?

江慧嘉脸上陡地就腾起了一股红霞,那绯色蔓延,甚至越过了双颊上本就红艳的胭脂。她手忙脚乱,赶紧来扯手上盖头。

不料越忙越乱,这红绸的盖头却硬是在她手指间越缠越紧。好不容易把盖头扯开,她趁着门外众人脸上各异的神色,揪了盖头两边就往自己头上盖。

却不知怎地,彼时那一低头一抬眼间,她的目光就越过了挤在门口的人群,偏偏在一片喧闹中看到了坐在院中牛车上的那个人。

彼时的少年一袭红衣,头束红巾,正襟危坐在牛车上,亦正抬眼看来。

惊鸿一瞥,盖头落下。

江慧嘉掩住咚咚乱跳的心,只听身旁的五妮叽叽喳喳:“慧姐姐你真是的,怎地好把盖头扯下来呢?”

又有人越过人群,匆匆来到她身边。却是江母柳氏,柳氏之前被厨下打点宴席的人寻了去,一时未能照管到这边,不料女儿这里就出了岔子。她又匆匆过来,只握了江慧嘉的手笑道:“吉时将到,姑爷来迎亲哩!”

江慧嘉仍在回想宋熠的眉眼,或是因为当时天光太亮,她看得其实并不是很清晰,但那人那大致的轮廓却已然如一幅徜徉在陌上新芽上的画卷,在那被拢住了的红盖头里,被折旧了的旧光阴里,流露出一种难以言说的风采来。

她有些茫然,更不知是喜是悲,只觉得彼时发生在身边的一切都恍惚不真实。

后来她被家里的哥哥背着上了花轿,耳边还依稀听到人们的惋惜声:“宋三郎是真才子,可惜落下这么个病根,再是才子也白搭了!”

“宋家还算客气,请了花轿来,宋三郎又亲自来了……”

“那又算什么?老二夫妻两个多仗义,慧娘那嫁妆丰厚的……”

“嗨!宋三郎原来是何等人物?这十里八村,镇上镇下,谁不竖着大拇指夸一夸的?你们还别可惜,他要不是落了病,能娶一个商户女?”

又仿佛听到江母柳氏在后头哭:“我的女儿,这就嫁到别人家了……”

唔,这是哭嫁。

江慧嘉脑子里悠悠转了一个圈,就在花轿一路的微微摇晃中,去向了新的人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青山村的新媳妇 第二章传说中的宋三郎 第三章那些前因后果 第四章 那十首催妆诗 第五章 可怜“洞房”花烛夜 第六章 初级点穴技法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