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穹天女帝》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灵魂出窍

第2章 灵魂出窍

水芸居士 2022-05-12
无痕眉头微挑,暗自升起来一缕无名火气,是她,从背后推自己落入水中,又按到头顶想活活打死溺毙自己的,恰恰这个表面娇弱很乖巧的女孩。这女孩位叫彩妮,三个月前逃荒到圭水村,后来蓬头垢面,饿得只余下半条命,刘爷爷心善,见她很乖巧可伶,便好心被收养在家里,也罢与阿牛作这女孩名叫彩妮,三个月前逃难到圭水村,当时蓬头垢面,饿得只剩下半条命,刘爷爷心善,见她乖巧可怜,便好心收养在家,也好与阿牛作伴。。...

穹天女帝

推荐指数:10分

《穹天女帝》在线阅读

无痕眉头微挑,暗暗升起一缕无名火气,是她,从背后推自己落水,又按住头顶想活活溺死自己的,正是这个表面柔弱乖巧的女孩。

这女孩名叫彩妮,三个月前逃难到圭水村,当时蓬头垢面,饿得只剩下半条命,刘爷爷心善,见她乖巧可怜,便好心收养在家,也好与阿牛作伴。

无痕的前身天真单纯,跟阿牛一样,都很喜欢彩妮,三人经常在一起玩耍,可今天彩妮究竟为什么,竟然出手谋害自己。

无痕忍住上前找彩妮算帐的冲动,她没有证据,现在上前指认说是彩妮害她,估计也没有人相信。

刘爷爷年约五旬,鬓发灰白,却精神矍烁,步履轻健,此时上前拉过阿牛和彩妮的手对梦氏道:“娃他娘,快别担心了,孩子福大命大,这不是没事了?你应该高兴才是。快把孩子身上的湿衣换下来,着凉就麻烦了。”

梦氏确实有些慌了神,在刘爷爷提醒下,自知失礼,忙抬袖将眼泪试去,向刚才出手救助无痕的村民百般道谢。

周围众人纷纷宽慰梦氏,不多时便四下散去。

彩妮临走之时偷偷瞟了无痕几眼,眼中的失望和不甘一闪而逝。

无痕眼尖自然看得清楚,暗暗冷笑:小丫头,别让我抓到把柄,否则有你好受!这笔帐,咱俩慢慢算!

梦氏扶着无痕来到僻静无人处,打开随身包裹,翻了一阵,却找了身男孩子的干净布衫给无痕换上。

无痕随便母亲摆弄,只瞪着自己的一双瘦弱小手暗暗发呆:活了一把年纪,想不到还有机会重新再活一回,这算什么?中大奖了么?那彩妮虽然可恨,可若不是她暗下黑手,自己是不是就没有这个机会重生?

梦氏没注意无痕脸上纠结矛盾的神情,一心给她换上男装,又将湿发擦干,在头上绕了一个包髻,用布条扎好,一名秀气可爱的少年便活脱脱出现在梦氏身前。

梦氏瞅着无痕不禁摇头叮嘱:“我们出门在外,一切都要谨慎小心,母亲把你打扮成男孩模样也是为你好,毕竟女孩太过显眼,万一遇到陌生歹人,只怕会对你起不良之心,特别是你长得又这般……总之千万要记住,现在你是男孩子,万不可随便叫人看出破绽,对了,回头让刘爷爷也提醒一下阿牛、彩妮,人前切不可再叫你无痕姐了……”

无痕这才明白原来母亲给自己换了一身男装,不由暗暗好笑,低头打量了自身几眼,嘴里嘀咕道:有必要这么小心吗?自己不过刚满十二岁,都未曾发育开来。再说了,这具小身体显然受过不少苦,瘦弱无力,还有些营养不良,卖给别人做丫环只怕都嫌碍眼。

梦氏生怕无痕年幼不懂事,又反复叮嘱了许多生活细节,更往她脸上抹了点灰泥,掩盖了些清秀之色才稍稍放下心。

无痕却不以为然,随便母亲怎么打扮,开心就好。

休息了半个时辰,无痕已经感觉身体无恙,便搀扶着母亲跟随其他村民一路缓缓向西走,走走停停,不觉间便走了三日。

这三日无痕渐渐习惯了新的身体和身份,也慢慢接受了狗血般的穿越事实。

对她来说,这次穿越又何尝不是一种新生?且行且珍惜,好好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的事,怨天忧人可不是她的个性。

不过令她比较郁闷的,是无痕发觉自从穿越后,性情产生了极大变化,总是有意无意间,展现出天真稚嫩的言行,虽说这样更符合她当前的年龄本性,但总感觉自己已经不完全是前世的自己了。

难道是前身的记忆对自己产生了影响?令自己产生了双重人格?

无痕百思不得其解,干脆不再多想,顺其自然吧。

由于闹虫灾,众人这一路基本都是靠干粮为生,无痕母女每天也只靠地瓜干勉强充饥,若不是有刘爷爷和其他村民偶而接济,她们母女只怕连地瓜干都未必有得吃。

难怪自己这具小身体这般瘦弱,长期营养不良啊。

梦氏见无痕面显青瘦,又内疚又心疼,她现在病体沉重,实在没有精力外出寻找吃食,自己也便罢了,可怜孩子跟着自己受累受苦。

因此只要有吃食梦氏就尽量往无痕嘴里送,自己浅尝几口便说饱了。

母亲的怜惜让无痕一阵感动,有妈的孩子就是宝呀,前世她享受不了这种亲情,这一世总算老天对她不薄。

村民们这几天渐渐习惯了无痕男孩子打扮,对梦氏的小心谨慎非常赞同和理解,虽然阿牛刚开始仍喜欢叫无痕姐,经过几天的纠正,现在叫无痕哥哥反而是越叫越顺口了。

彩妮表面乖巧,自然随着阿牛一起叫无痕哥,眼中的忌恨却越来越令无痕心惊。

无痕虽不怕这彩妮再搞什么鬼,不过却对她多留了几分心眼,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这几日许是没有机会吧,彩妮表面与无痕倒也相安无事。

这一路逃荒的村民足有一百多人,大家沿西而行,眼前山水渐渐有了植被林木,蝗虫越来越少。

眼看快要离开虫灾区域,众人仿佛看到了希望和未来,饥饿疲乏的身体也显得更加有劲,相互扶持着越走越快。

无痕和母亲走在逃荒队伍最后面,虽然大家即将脱离虫灾区域是值得高兴的事,但无痕却半点也兴奋不起来,令她深深忧虑的,是母亲越发沉重的病情。

通过这几天相处,无痕就算不懂医术也看得出来,母亲病得非常严重,夜晚除了时常剧烈咳嗽之外,肌肉竟有萎缩之象,满头黑发也在逐渐冒出许多银丝,若非脸上那双眼睛仍清澈如星,无痕定会以为母亲很快就要离她而去。

无痕也曾询问母亲究竟身患何病,可梦氏似乎回避什么,一直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反复安慰无痕说她没事,过段时间就会好了。

无痕无奈,又偷偷找刘爷爷打听,刘爷爷只说母亲来到圭水村时身体就已经有病,看过许多医师,多年来始终治不好,谁也不知是何原因。

找不到病因,只能说明母亲的病情可能比想象中还要严重。

无痕叹口气,她对母亲病情毫无头绪,只能将这份担心深深埋在心里。

当晚,无痕闷闷吃了半块地瓜干,疲惫地拥着母亲沉沉睡了过去。睡梦中无痕梦见母亲病情日益加重,最后在痛苦中离她而去,无痕悲伤地抱着母亲尸身哭得死去活来,最后,天地间只剩下她自己孤苦无依,一个人流浪街头……

不!不要,母亲你不要走!

无痕猝然惊醒,猛地坐了起来,忙扭头看了眼,见母亲仍好端端地依着山壁而睡,绷紧的神经顿时松弛下来,原来刚才只是一场噩梦。

松了口气,无痕缓缓起身,脑海中仍回荡着梦中的悲伤离别,不由黯然神伤,默默无语。

突然,她觉得一阵惊悚,因为她看到母亲身边,竟然还依傍着一名小少年,生得眉清目秀,讨人喜爱,可惜过于清瘦了些,正紧紧拥着母亲手臂而眠。

这、这不就是我自己么?我怎么能看到自己?

无痕惊疑万分,垂头看了看,才发现自己如今只是一道淡淡的透明虚影,缥缥缈缈,仿佛随时都会消散在风中。

难道我已经死了?无痕睁大双眼,可是,我为什么会死?我无病无灾也没有哪里不舒服,怎么会突然死去?

无痕呆了半晌也没想明白,无奈之下重新开始审视自我。

她记得前世曾有科学家用实验去证明,人类死后有灵魂离体的现象,这种言论还受到多方争议,当时她看到这样的新闻也只是一笑置之,她是无神论者,从不相信世间有鬼怪神仙,灵魂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如何令人相信?可是现在,她不得不信,因为自己现在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她不仅穿越,还变成了鬼魂。

望着闭目而憩的母亲,无痕显得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才好,自己才穿越重生,难道又死了吗!

突然,她心头一动,自己肉身胸腹微微起伏,似乎还有呼吸,这说明什么?是不是说明自己的肉身只是在沉睡,并未死亡,那现在自己这又是什么情况?

灵魂出窍!无痕突然想到这个可能,对了,就是灵魂出窍!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春梦了无痕 第2章 灵魂出窍 第3章 迷雾重重 第4章 青影 第5章 瑶丰城 第6章 安置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