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重生替嫁小绣娘》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婆婆改观

第六章 婆婆改观

青空飘雪 2022-05-14
周小花娘家穷,爹娘又是个重男轻女的,自打会走就,她娘就就教她干活儿了,毕竟,这种绣活她是没机会接触到的,最少是又三年了。自家儿子的破袄子简单补一下就能穿,周小花是真不好意思让冯轻帮着。在她的确,冯轻就算做为县丞庶女,针线活当然是她不能够自家儿子的破袄子简单补一下就能穿,周小花是真不好意思让冯轻帮忙。。...

周小花娘家穷,爹娘又是个重男轻女的,自打会走开始,她娘就开始教她干活了,当然,这种绣活她是没机会接触的,最多就是缝缝补补了。

自家儿子的破袄子简单补一下就能穿,周小花是真不好意思让冯轻帮忙。

在她看来,冯轻哪怕身为县丞庶女,针线活肯定也是她不能比的。

眼看着周小花紧抓着针线不撒手,冯轻只好搬个木墩子,坐在周小花身边,目光灼灼地看着周小花手中飞舞的针线。

好几次,冯轻都想开口,其实这里可以这样下针,那里可以绣一个可爱的小动物,这边针线又太密。

周小花本就是细心敏感的人,被冯轻这么大咧咧盯着,难免有些紧张,下针的手都微微发抖。

咳咳咳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打断了冯轻的暗忖,她抬头望去。

啪——

还没开口,背后被人拍了一下。

不疼。

方蒋氏听到儿子的咳嗽声,忙不迭地往外冲,一眼就看到自家这位刚出炉的三媳妇竟跟没事人似的,一点不见紧张。

“你聋啦?没听到三郎咳的这么厉害?”方蒋氏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真不知道娶你这个媳妇有什么用?”

“三郎啊,娘这就给你去熬药。”方蒋氏心疼地看着自家儿子,又往灶房冲。

冯轻跟着起身,“娘,我来吧,以后相公的药就交给我了。”

被呼了一巴掌,冯轻一点都没生气,她知道方蒋氏是干惯了农活的,如果她真心想打自己,就不会这么轻轻一拍了。

其实打完了冯轻,方蒋氏心头也有些后悔的,毕竟人家到底也是县丞女儿,又是新婚,不懂照顾人也是能理解的。

虽然仍旧虎着脸,方蒋氏声音却明显松缓下来,“那你快点,这药要每天熬三回。”

这几年因为方铮的病,家底子都掏空了,这半年更是日子更是难过,方铮的药本来应该是一副药熬着吃一顿的,一天下来就得三副,实在是吃不起了,现在一副药都要熬上三回,吃一天,这也是昨晚方蒋氏熬药那么快的原因。

这些事情方蒋氏都是一边熬药一边跟冯轻说的,冯轻小心控制着火候,有些心疼方铮了,“娘,咱家除了粮食外,还有其他进项吗?”

就方家这样的,光靠粮食,不穷也是绝对富不起来的。

冯轻是新妇,有些事情方蒋氏也正要跟她说清楚的,“家里一共有八亩田,其中上等田三亩,中等田三亩,下等田两亩。”

上等田土地肥沃,种的粮食产量要高些,中等田相对低些,下等田都是些砂泥,水稻小麦是没法种的,只能种些粗粮,产量还不高。

“如今咱家每年收上来的粮食交了税后,除了自家吃的,剩的不多,将将够三郎买药的。”在方蒋氏看来,周小花细腻多疑,自己一句话她都得在心里过好几遍,动不动就瞎想,儿媳妇又是个没脑子的,整日的好吃懒做,跟她说什么都跟耳旁风似的,这三媳妇看起来是个聪明又开朗的,方蒋氏开了口,越说越起劲,“大郎平日里跟你爹下地,二郎会点手艺,谁家要起房子了,就会叫他去,一天也能赚二三十个铜板,虽然咱家没分家,不过他们三兄弟都娶妻成家了,手里哪能不存点体己?”

“那相公?”

听了方蒋氏的话,冯轻总算是感觉到了压力。

方大郎跟方二郎都有事做,人家手里或多或少肯定是有存款的,而她这临时相公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还是个药罐子,别说体己了,这要是分家,早给饿死了。

“三郎跟大郎二郎虽是亲兄弟,上头还有我跟老头子压着,可现在三郎到底还是靠着大郎二郎的,你作为三郎媳妇,平日里勤快些,别让大郎二郎媳妇心里有疙瘩。”冯轻一直虚心听着,这让方蒋氏也松口气,忍不住提点了几句。

“娘,我懂得,您放心。”冯轻眼睛亮晶晶的,她眼底丝毫不见对方蒋氏的生分跟方才被打的委屈。

这就不得不感激她上辈子的事业了。

上辈子的冯家经过上百年的传承,虽分出去不少户,但留下来的都是对刺绣有执着跟向往的,也是冯家主枝,在发现了冯轻的天赋后,家族就开始着重培养她,在她上完九年义务教育后,家族当家人就决定不再让她继续升学,当然,也不是说不让她学习了,而是家族出资,请一些有名望的老师过来专门教她文化课,这样既省下了不必要的升学考试的学习时间,也能灵活腾出更多时间来钻研绣技。

可以说冯轻上一辈子长到二十多都是在相对单纯的环境下走过来的,她对生活的苦难还不曾深刻了解过,性格自然也就单纯许多。

这种大咧咧跟不记仇倒是奇异地合了方蒋氏的胃口。

“记住了,三郎这药早上是三碗水熬成一碗。”方蒋氏一时放不下婆母的架子,也怕冯轻以后会顺杆爬,虽心里和软不少,面上仍旧紧绷,“中午跟晚上就用两碗水将这药渣子熬成一碗。”

“好。”冯轻听的认真。

方蒋氏这才起身,临走前还不忘叮嘱,“注意火候,开始大火,药煮沸了再小火熬着,这样药性才能全部散出来。”

“我知道了。”冯轻眼睛紧紧盯着火。

没注意到方蒋氏何时离开,自然也不知道方蒋氏离开后嘴角带着的满意的微笑。

周小花正在收线,她抬头,眸子闪了闪。

“三郎,你快回去躺躺,这外头风渐大了。”咳嗽的人最是吹不得风了。

怕他娘再念叨,方铮也没拒绝,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往西屋去了。

一个时辰后,三碗水总算是熬成了一碗水,冯轻倒出药,小心端去了西屋。

屋里,方铮半坐在床头,手里拿着书,看得认真,嘴里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压抑的咳嗽。

“相公,喝药了。”

冬天药冷的快,不到半刻钟,热气已经不怎么冒了。

方铮双手接过碗,“谢谢,看来这段时间是要麻烦你了。”

“不麻烦,一点也不麻烦。”冯轻摆手,语气真诚热情。

方铮喝了一口,停下来,看着冯轻。

“喝啊!”冯轻催促道,恨不得自己抢过碗来喂他。

“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眼前这一双大眼太亮,里面明晃晃的写着俩大字:求问。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洞房花烛夜 第二章 临时夫妻 第三章 方铮是好人 第四章 坦白 第五章 亲切的针线哪! 第六章 婆婆改观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