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大红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归去来兮

第二章 归去来兮

姚颖怡 2022-05-14
已是春末,很明亮的阳光玻璃窗水天一色的窗纱照进去,沈彤靠着引枕,坐在光影里,娇小玲珑的身子弥漫在一片朦朦胧胧之中。“姐儿,婢子这里有松子糖,你把汤药喝了,婢子就给你糖吃。”耳边响了蓉娘温柔如水的声音,沈彤转头看她,冲她笑了笑,但是却也没去碰放到面前的那碗汤“姐儿,奴婢这里有松子糖,你把汤药喝了,奴婢就给你糖吃。”。...

大红妆

推荐指数:10分

《大红妆》在线阅读

已是春末,明亮的阳光透过水天一色的窗纱照进来,沈彤靠着引枕,坐在光影里,娇小的身子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

“姐儿,奴婢这里有松子糖,你把汤药喝了,奴婢就给你糖吃。”

耳边响起蓉娘温柔的声音,沈彤扭头看她,冲她笑了笑,可是却没有去碰放在面前的那碗汤药。

蓉娘脸上的笑容又浓了几分,可能是小孩子换了环境不适应,沈彤来到这里就病了,高烧不退,迷迷糊糊睡了几天,直到今天早上才醒过来。

但是蓉娘却感觉,沈彤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

至于是哪里不一样,蓉娘也说不清。

说起来她和沈彤并不熟悉,她出嫁的时候,沈彤只有六岁,一晃两年过去,小孩子就像种到地里的花苗,一天一个样儿,八岁的孩子脾气性格有所改变也不足为奇。

“蓉娘,你把药放下,我一会儿再喝。”沈彤还是没有去碰那碗药,一双小手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布娃娃。

这只娃娃是她从家里带来的。

今天早上,沈彤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只布娃娃。

这是母亲亲手给她缝的,她很喜欢,睡觉时也要放到枕边。

可惜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她却忘记了这只布娃娃。

她忘记的不仅是布娃娃,还有很多事,她什么都不记得了......直到她坠崖前的那一刻,她才记起了母亲,记起了蓉娘,还有那个小女孩。

那时她以为她会粉身碎骨,可是她没有死;但是她记起了母亲的样子,三年之后,当她看到那个扑过来要和太子妃拼命的疯婆子时,她便一眼认出那是母亲,她奋不顾身地冲上去,用她的残破之身挡在了母亲面前,万箭穿心的那一刻,她听到母亲叫她“彤彤!”

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却已经回到了小时候。

这一年她八岁。

只是可惜,她还是没能见到母亲,她醒来时,已经离开家,被蓉娘带到了表舅家里。

蓉娘是母亲的丫鬟,两年前许给表舅做了妾室。沈彤醒过来后,还没有见过表舅,听小丫鬟芳菲说,表舅不在家里,其他主子也都不在。

沈彤的记忆是从八岁开始的,八岁时她被带进了死士营,在那之前,据说她是跟着人牙子的,可惜她都不记得了。直到现在,沈彤才知道原来在她八岁的时候,曾经在表舅家里住过,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又怎会落入人牙子手里?

人牙子手里的小孩,要么是买来的,要么是拐来的。

表舅家虽然称不上大富大贵,可也使奴唤婢,按理说,人牙子想要拐走她并不容易,难道她是被人卖了?

沈彤疑惑地看向蓉娘,问道:“蓉娘,我娘呢?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虽然这样问,可是沈彤也猜到一定是家里出事了,母亲才会让蓉娘把她悄悄带走,而蓉娘带去的那个小女孩,十有八、九是去冒充她的。

那个小女孩......那次坠崖被灭灯师傅救起后,沈彤就想起她是谁了。

蓉娘笑得很勉强,她柔声说道:“姐儿忘了吗?太太不是告诉了,她病了,担心过了病气,让姐儿跟着奴婢来家里住些日子,等到太太病好了,奴婢就送姐儿回去。”

原来母亲是用这番话哄她离开家的,沈彤心里微酸,母亲一定很疼她,不想让她害怕,借口自己生病,让蓉娘把她带走。

可是她已经不是那个懵懵懂懂的小孩子,她不想重蹈覆辙,她必须要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我爹呢?我娘病了,我爹也不回家看望她吗?”沈彤的记忆里没有父亲的影子。

蓉娘脸上的笑容一僵,她怔了怔才道:“姐儿这是怎么了?老爷早就去世了,太太一直是孀居,姐儿不记得了?”

父亲早就去世了啊,沈彤想起前世临死前的那一幕,似乎有些什么联系起来,沈彤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脑袋,想要想起更多。

“姐儿,是不是头疼了?快将这碗药喝了吧,您的病还没有好利索呢。”蓉娘又把那碗药端起来,显然是想喂给沈彤喝。

沈彤伸手一挥,正打在蓉娘手上,小孩子手劲不重,可是蓉娘没有防备,冷不防地打过来,措手不及,手里的汤药泼出大半,有些洒到沈彤的衣裳上,蓉娘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来看沈彤是不是烫到了。

沈彤站起身,抖抖身上的小袄和裙子,笑嘻嘻地说道:“没事,我没有烫着。”

其实那碗药早就不烫了,蓉娘曾经做过母亲身边的大丫鬟,做事沉稳,当然不会把滚烫的药端来给她喝的。

见她没事,蓉娘松了口气,让小丫鬟芳菲拿衣裳过来给沈彤换上。

芳菲只有九岁,另一个春鹊也是九岁,除了这两个小丫鬟,沈彤醒来后还没有见过其他下人。

按理,她也只有八岁,又在生病,蓉娘应该派年长懂事的丫鬟婆子侍候她,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是两个同样八、九岁的小丫头。

而且,这两个小丫头都是上个月刚刚进府的,沈彤试探过她们,她们只是知道沈彤是府里的表小姐,老爷、太太和两位少爷都没在家,如今后宅主事的是蓉娘。除此以外,她们便是一问三不知了。

芳菲帮着蓉娘给沈彤换上干净衣裳,春鹊过来擦拭洒出来的药汁,正要把药碗端出去,蓉娘叫住了她:“等等,把药碗放下,这里没有你的事,你和芳菲去给表小姐洗衣裳吧。”

春鹊把药碗放下,拿了沈彤换下来的衣裳,和芳菲退了出去。

见她们走了,蓉娘和言悦色地对沈彤道:“你的病还没有全好,先睡一会儿,这汤药洒了大半,奴婢再去熬一碗。”

“叫丫鬟去熬药吧,你陪我说会儿话。”沈彤扬起小脸,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蓉娘。

一股寒意从后背冒出来,蓉娘下意识地避开沈彤的目光,假装去看窗台上的那盆四季海棠,可是很快,她又收回视线,迎上沈彤的眸子。

刚才一定是她恍惚了,眼前只不过是个八岁的小女娃,天真无邪,眸子清澈得不染一丝尘埃。

“姐儿的病还没有好利索,这汤药可马虎不得,奴婢不放心那些丫鬟们,还是亲手去熬吧。”

“好吧,那你去吧,我也困了。”沈彤说着,用手掩嘴打个哈欠,无精打彩。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刚才还闹着要说话,这会儿就困了。

蓉娘拿去引枕,又给沈彤拿过枕头,细心地给她盖上锦被。

大病初愈的小孩子,体力和精神都还没有恢复。沈彤闭上眼睛,很快便发出均匀的呼吸声,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勾出两弯浅影,蓉娘站在床边,凝视了她好一会儿,掖掖她的被角,放下帐子,蹑手蹑脚走了出去。

万字不断纹的帘子撩起又放下,雕花木门无声关上,帐子里的沈彤忽然睁开了眼睛。

那碗汤药有问题!

死士不仅会杀人,还要略通药理,毕竟用来杀人的,不仅仅是刀剑,还有毒(防)药。

刚才蓉娘把药碗端到她面前,她便闻出不对了。那碗药用的是清凉散热的方子,虽不对症,但是服用也无妨,只不过这药里不应该有酒味。

可能是担心小孩子闻到酒味不肯喝,所以酒加得不多,如果换做真的小孩,就着松子糖恐怕也就喝下去了。

可惜沈彤知道,这药里是不应该有酒的......除非加了寒食散!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八月初九 第二章 归去来兮 第三章 失去的记忆 第四章 初现 第五章 我非慈悲 第六章 粉袄绿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