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摄影师小说
摄影师小说

摄影师小说

5部相关小说
摄影,是一个十分正当的行业,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一行业开始变得充满着香艳无比的内幕起来。摄影师小说合集包括激情摄影师小说推荐,风流摄影师小说大全等内容,让我一起感受摄影这一行业里的门道!
  • 娇妻太甜蜜 娇妻太甜蜜

    编辑:梦中佳人 作者:阿玺

    所属类别:现言

  • 女帝:凤还巢 女帝:凤还巢

    编辑:渐渐春风老 作者:夏至花开

    所属类别:现言

    金典小说《女帝:风还巢》由夏至花开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情风格的小说,主慕容祯风夕瑶,书里主要讲了:“没错,我的确不想医最好…

  • 贩梦师 贩梦师

    编辑:诗人的血液 作者:灵铛

    所属类别:现言

    给大家提供贩梦想师免费阅读,主叫刘宇和秦峰的小说名是《贩梦想师》,这个是由作者灵铛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贩梦想师全文讲述了主刘宇来自北方一个小县,家庭条件一般的她在老家读了个三流大学后就来帝市北漂,看她会怎么绽放属于她自己的别样人生……连绵不断的阴雨天,把帝市笼罩在一片沉闷灰暗当中。。…

  • 你是我的迷途 你是我的迷途

    编辑:诗酒止步 作者:陆拾一

    所属类别:现言

    《你是自己的迷途》小说介绍:五年婚姻,末笙都没使厉御南喜欢他,得知自己患上绝症,他只乞求十个月份。 “十个月份后,自己可以和你离婚,求你,不要恨自己。” “你玩儿啥把戏?” “自己累了想解脱。”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末笙爱了厉御南十三年,而厉御南把所有的爱给了一个他。 当遭受前所未有的病痛折磨,厉御南要和他离婚。 “御南,能不能再等等?” “末笙,不要再执迷不悟。” 在厉御南的世界里,末笙是束缚,可失去他,仿佛丢失了心。厉御南满眼血红,痛恨的目光注视着末笙,有失望,也有厌恶,“要是我再晚去一步,她就死了!”。…

  • 豪门巨宠:娇妻不可欺 豪门巨宠:娇妻不可欺

    编辑:岁月流歌 作者:雌雄同体

    所属类别:现言

    热门小说《豪门巨宠:妻不可欺》由雌雄同体倾心写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是洛缨漓南瑾天,内容主要讲:一场别有用心的婚姻,一段被时光埋葬的回忆。拨开层层迷雾,发现终极还是您。在原地等自己,从未退出过。...“南先生在国外生活多年,应该是喜欢吃咖喱的。不过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夫人要是想知道的确切些,不如直接打个电话问问看南先生。”玉森管家好心的建议在洛缨漓听来却像是个深坑,洛缨漓听到南瑾天的声音都会有点惧意。何况两人虽是夫妻,但洛缨漓却没有南瑾天的电话号码,连他助手的电话号码也都没有。为了掩饰这一尴尬,洛缨漓只好以不打扰南瑾天工作为由拒绝了。夜幕降临,由于今天有个紧急会议要处理,南瑾天一直忙到了11点多才回家。南瑾天的豪车驶进南宅时,管家玉森连忙出来迎接。“先生,您晚饭吃了没?”玉森像往常一样问着,但今天他的问话却又包含了另一层意味。“吃过了。”南瑾天便松开领带,便回答道。但眼睛却无意间瞥见了饭桌上的白碟子,以及沙发上倒着的人。玉森看见南瑾天的目光投在了餐桌上,连忙解释。“今天夫人一大早就起来去厨房下厨,做了一顿咖喱鸡肉饭说是等先生回来一起吃。但迟迟等不到先生,夫人慢慢地发困。我劝夫人先去休息,夫人说一定等您回来,她有话要当面对您说。”听着玉森的话,南瑾天一直绷着的脸此刻在晕黄的灯光下显得很柔和,嘴角似乎带了一丝笑意。他走去餐桌旁,拿起勺子吃了一口。说实话,真心不怎么样。土豆没有熟透,汁也不够浓稠,一向对饮食十分挑剔的自己居然吃了一口。他有些笑意地看着在沙发上熟睡的洛缨漓,感叹着她究竟有什么魔力。但玉森接下来的话却让南瑾天的好心情顷刻间灰飞烟灭。“夫人说是要还先生的人情,做的可认真了,一整天都待在厨房里琢磨呢。”人情?南瑾天听到这两个字后,立马联想到封杀艾卮的事。真没想到这个女人是为了还人情才下厨做饭,他还以为……“让几个女仆把她送回房间去,顺便告诉她。她不欠我什么,不需要还什么人情。”南瑾天此时完全没有刚才的一点悦意,脸色黑沉地离开。管家玉森在原地被弄得一头雾水,自己有说错什么话吗?洛缨漓是第二天中午醒的,昨晚等南瑾天太久了,最后竟然睡过去了。原本还计划当面给他道谢,说声谢谢的。想到这,洛缨漓迅速地爬起来收拾好自己。还不忘问管家和小洁昨天南瑾天的态度。“他是不是有点惊讶呀?”洛缨漓喝着牛奶含糊不清地问着。但玉森只是和小洁对视了一眼,并没有直接回答。洛缨漓观察到两人的异常,立刻紧张地问。“是不是我做的不好吃,他很嫌弃?”洛缨漓昨天在做咖喱鸡肉饭时,确实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她对西式餐点根本不拿手,昨天做了一天才勉强能吃的。“不是的,夫人。南先生并没有说饭好不好吃,事实上他也只吃了一口。他只是要我告诉您,您不欠他什么,不必这么做。”玉森将南瑾天的原话一五一十地告诉洛缨漓。他清楚地看到洛缨漓的脸由喜悦变为惊讶,紧接着又变为失落。“是嘛。”洛缨漓的语气充满了落寞。玉森见状连忙解释。“其实先生是怕累着您了,所以才说这话的,夫人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洛缨漓并没听进去玉森的解释,她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南瑾天说这话时的模样,一定是极度嫌弃与不屑的。她只是不想欠他人情而已呀,有做错什么吗?不好吃的话,直接说呀,说那样的话干嘛。此时洛缨漓心中积满了委屈和怒火,她关上房门奋笔疾书。在白纸上不停画着,只想宣泄自己的怒火。“你以为自己有几个钱了不起呀!长的帅脾气就可以不好了吗?”洛缨漓在纸上画着人物的肖像,边画边骂。此时南氏大厦总裁办公室内。“阿切”南瑾天冷不防地打了个喷嚏。“总裁,没事吧!”一旁的华西闻声立马上前询问。“没什么,今天晚上的跨国会议给我推到明天吧。”南瑾天此时脑海里尽是刚才管家玉森的声音,“夫人听了您要我转达的话,脸上十分落寞。把自己关在窝子里,连晚饭都没吃。先生怎么办?”玉森是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管家,危机处理能力是相当强的。所以南宅的事,玉森一般都不会来请示南瑾天。但现在玉森语气显然是十分着急担心,那个女人是误会了吗?南瑾天听后也有几分忧虑,忙推了会议赶回家。他到家时,洛缨漓依旧没有出房间。“夫人。”玉森敲打着洛缨漓的门,没有人应。在门外的南瑾天脸黑青黑青的,一言不发。仆人都等着这位先生发号施令,好采取行动。但等了十多分钟,屋里依然还是没有动静。“把门撞开,你们都留在外面。”南瑾天吩咐道。门开了,南瑾天走进去并未发现人影。他朝阳台走去,看到洛缨漓正趴在栏杆上,一副要跳楼的样子。南瑾天冲过去扯着她的衣服将人从栏杆上拎下来,大声怒斥。“有这么想死吗?”南瑾天此时的眼神里写满了暴怒,手上的青筋暴起。“你干嘛呀,我只是想去捡我的画。”洛缨漓显然被刚才南瑾天的举动给吓到了,脸色都有些苍白。“刚才敲门你为什么不给开?”南瑾天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声音低沉严厉地问。“什么敲门,我没听到,我在听歌画画。”洛缨漓一脸无辜地解释。南瑾天打量了一下她,粉红色的耳机挂在脖子上摇摇晃晃的,此时的洛缨漓显然一副高中生的模样。“都离开,我来解决。”南瑾天对着门口喊了一声,随即将洛缨漓拉入屋中。南瑾天手劲很大,步子也很大,洛缨漓只能踉踉跄跄地跟着他走。他将洛缨漓甩到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是个成年人了,做事情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考虑一下后果,体谅一下别人,不可以吗?”南瑾天呵斥的言语像刀子一样在割着洛缨漓的心,这件事确实她有错,不该任性地封锁自己,让别人担心。“我错了。”洛缨漓像个小学生一样语气诚恳,模样真切。原本想狠狠斥责她的南瑾天见状,那些话竟哽在喉咙无法说出来了。“这件事你错了,还有件事你也错了。”听到南瑾天这句话,洛缨漓猛然抬起头震惊地望着他。“我让玉森传达给你的话,并不是说你做的很难吃,只是要告诉你,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没必要分那么清。”南瑾天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洛缨漓看,期待着她的回应。洛缨漓没想到南瑾天会特意给自己解释这件事,更没想到他会说出‘夫妻间不必分很清’的话。再加上被南瑾天一直盯着,她不免有些紧张脸红。“可是我还不是很适应。”洛缨漓极其不自在地小声说,略有些撒娇的意味。南瑾天听了脸上的玩味愈加明显,他俯身弯腰慢慢地靠近洛缨漓,两手撑在她的两侧,禁锢着她。那双黑如深色夜空的眸子一直盯着洛缨漓,直叫她身体发毛,不由得打颤。这可能就是最新出炉的‘床咚’了。姿势极其暧昧,两人的呼吸气息交杂在了一起,混杂不清。“不适应?是不是得多做些实际的夫妻活动,你才能适应。”南瑾天说着令人脸红心跳的话,但他的神情却依旧如往常般淡漠。仿佛他好像只是在说‘晚安’般平常,不,这种人怎么可能会说‘晚安’这类的礼貌性用语。听到这话,洛缨漓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推开了南瑾天,从床上迅速爬起。双手抵在胸前,做出防御的姿态。南瑾天看到她的姿势,脸色愈加阴沉。“南瑾天,你和我都心知肚明。我们的婚姻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只是个形式婚姻。大家各取所需,没必要演这么逼真。”洛缨漓一股脑将心里话全部都说出,仿佛一个视死如归的壮士,脸上那个表情只能用英勇赴义四个字来形容。但话是这么说,洛缨漓还是有些惧怕南瑾天的。或许是因为他的地位,或许是以为他一如既往冷漠的脸。洛缨漓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不敢直视南瑾天,往他身后的衣橱看过去。沉默,还是沉默。偌大的屋子里,死寂般安静。洛缨漓低着头看不到此时南瑾天的神色,但能预见肯定是暴怒。然而事情却不是像她想象的那般,他笑了。这是洛缨漓第一次听到南瑾天的笑声,低沉而性感,独有一番韵味。但当洛缨漓抬头看他的时候,一抹嘲笑的神色跃然脸上。“各取所需?你倒是说说看,我从中得到了什么?”南瑾天一改往日严谨冷漠的神态,他就近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玩味地看着洛缨漓。。…

Copyright © 2010-2017 快车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