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二十章 醉酒

玥玲珑

比翼多 著

连载免费

……

免费阅读

慕玄从小被师父捶打着长大,早就习惯了少睡多动,没休息多久就睡饱爬了起来。

这方府似乎还和印象中一般无二,院中音竹声不绝于耳。奏者定是用了功力,听来却心生沉静不觉烦躁。

因着是少坊主初次来此的江湖朋友,慕玄到底是不敢太过肆意,院中逛了一圈儿,便觉无聊,干脆竹间飞舞,练起了轻功。

方祈入得院来,眼前便是这样一幅光景:翩翩公子竹上飞,青枝摇曳翠生辉。

早在和阿鬼比试那时,方祈便知道这人轻功厉害,一飞冲天的本事怕是比师傅那只冲天燕还要高上一筹的。

这人,知他易容,疑他身份,却在见过他的冰寒内力,试过他的流星追月以及听过他的九转魔音之后,不见丝毫惊讶和探究。

他,到底是何人。

垂眸沉吟,方祈想的专心,破风之声袭来时,他却躲不开慕玄的开工之势了。他如箭矢一般,冲到了方祈面前。

方祈没动,他在赌,慕玄不会伤害他。

慕玄嘴角一挑,身体倾斜,速度却未减。

他确实不会伤害方祈,但他伸出了手臂,在方祈腰上一揽,用力一带,将那人拥在怀中,原地转了一圈儿后,将他一起带到了竹尖之上。

这人,又对着他搂搂抱抱。

手下用力,他用两指点开慕玄环着的手臂:“慕公子,男男授受不亲,请注意距离。”

慕玄也不介意手臂被戳的痛,笑得一脸开心:“方小弟原不知,男男授受才会更亲。”

方祈眉心微皱,拿不准他是试探还是明知故犯。

旋身抖出袖袋里的玉笛,伸出去抵住跟着他落回地面欲往他身边凑来的慕玄,方祈下巴一点:“喏,不嫌弃的话,送你的。”

“定情信物?”慕玄眼睛一闪。

这人的嘴就不能歇会吗……方祈的手随着慕玄蹦出那四个字迅速回撤。

慕玄脚下却突然动了起来,速度快得方祈来不及躲闪,玉笛便被这人握住了另一端。

“大人,奴家知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把这玉笛送于小的吧~~”

方祈被这声突然妩媚婉转的女声惹得笑了出来,手下一松,玉笛便被对方拿了过去。

“此等贵重之物,奴家怎会嫌弃,大人一片心意,奴家定当铭记于心,永世珍藏。”

慕玄也不知在哪里学了这等戏文花腔,说完媚眼一抛,倒真有几分戏台上花旦的韵味。

方祈便学了那方家宗祠老师的样子,假装正色粗声粗气道:“江湖男儿,要自重,怎可随便做此娇态,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慕玄便也跟着笑了:“老师教训的是,奴家记下了。”

两人扮的开心,笑声歇时察觉到有人来了,便马上都正了眉眼,做出谦谦之资。

方家家主方宴明带着管家走了过来。

“父亲。”方祈行礼。

方宴明受了儿子的礼,转而看向慕玄。

慕玄便也行了个大礼:“慕玄有幸,见过方坊主。”

“好好,之前听祈儿夸赞慕公子,如今一见,果真一表人才。”

方宴明带起了笑:“听闻慕公子同时师承墨白道人和无忧派掌门,方某此前此前听过许多墨白道人的传言,也对绝冥山无忧派颇有兴趣,不置可否请慕公子一同用餐,顺便叨扰几句?”

慕玄对着方宴明倒是一派正经,恢复了有利有度的谦谦君子形象:“晚辈荣幸之至,若有知晓,尽能所述。”

“哈哈,好,那便请。管家,带路。”

管家立马走到人前,指引着将几人带往餐厅方向。

方祈无声跟在后面,心里想着父亲从小练琴,功力深厚,耳目都已与常人的好,也不知方才瞧没瞧见自己的失态之资。

他懊恼着自己大概是被这姓慕的影响,带出了本性,日后可不能与他再亲近了。

抬头往旁侧瞧一眼,恰巧慕玄也看过来,快速做了个鬼脸,方祈看了个正着,忙低下头,掩起又要上翘的嘴角。

席间方宴明坐在两人中间,一上来就连称自家儿子幼时大病,身娇体弱,不胜酒力,手下倒是没停歇地给慕玄劝酒。

方祈憋笑,老老实实在父亲身边做个不胜酒力的乖儿子。他看着慕玄饮了一杯又一杯,眼神都有些迷蒙了却依然不敢拒绝的样子,暗中偷笑。

方宴明看着身侧这位年轻人,大概是真的不怕他方家害人的,每次给他倒酒,他都能一口下肚,杯杯见底。

还是方祈以老父亲也喝多了为由劝了停,嘱咐着管家将方宴明搀回了房。

慕玄说话时舌头已经开始打结了,还是坚持着目送方宴明离开。

方家主母花若雅这才带着些醒酒汤赶来,拦住欲起身行礼的慕玄,为自家老爷致了歉,看着慕玄饮了两晚醒酒汤,这才差人将他送回住着的小院。

慕玄被扶到床榻上便睡了过去,再醒来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

他闭着眼感受一下周围,门外只有两个仆人候着,大概是主人吩咐,留心着醉酒的客人吩咐。

方家的先祖来自汾酒发源地,他们家自酿的竹叶青虽不是多烈的酒,却后劲十足。即便是受过黑师父的醉酒训练,慕玄这次也是真的托大了。

慕玄起身去桌边倒了杯茶,水温合适,他咕嘟咕嘟饮了。门外方家仆人听到动静敲门进来,慕玄便致了谢,请他们回去休息。

揉了揉泛着疼的额头,慕玄回忆自己有没有和方祈道别,有没有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记得最后还见到了方祈的母亲花若雅,但说了什么,却记不真切了。

慕玄酒气还未全下去,坐在床边左右思量了一圈儿,心浮气躁的,怎么都不能安生。

他索性扯过外衣穿上,轻轻开门,足下轻点,悄无声息地飞了出去。

方祈只在最初饮了两杯,之后便是安心吃菜,全无影响。

送走了慕玄,他本想去与父母对对情况,走至他们院里,才被母亲遣的人来告知,父亲是真的醉了。

方祈便回了自己住处。

这么两个初次见面的人,竟然在彼此都有怀疑的时候,真的喝醉了。

方祈觉得这很觉得神奇,是什么让这两个人这么没有戒备心啊。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