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二十三章 上路

玥玲珑

比翼多 著

连载免费

……

免费阅读

方祈没能把要做的事做下去,只因她旋进方家家主的院子时,发现堂下站了几个陌生人。

她一甩手,快速将七巧宝盒收入了袖袋中。

“父亲,发生了何事?”一踏入屋内,方祈便问道。

“祈儿,来。”方宴明对方祈招招手,让她走近了去,对着座上那位极有风韵的红衣女子引荐到:“这位是飞仙轩的柳茹柳长老。”

说完又对柳茹说道:“柳长老,这就是小儿方祈。”

“方祈见过柳长老。”方祈抱拳行礼。

“方小公子果真仪表堂堂,英雄出少年,方公子将来承袭父业,也请多多关照我飞仙轩了。”柳茹也回了礼。

因着九宫坊善乐,飞仙轩善舞。飞仙轩的乐器多是九宫坊处采买的,而九宫坊的乐谱也多是参照着飞仙轩的新舞谱出来的,两家素来合作紧密,彼此间的往来也是不少。

方祈对飞仙轩素来颇有好感,只因她们从上到下全由女子组成,行事作风上,却比很多男子帮派来,要光明磊落的多。

“柳长老客气了,九宫坊将来也要多仰仗飞仙轩照顾生意了。”

柳茹哈哈一笑,即便和十几年前被灭门的魔教寒渺宫挂着关系,九宫坊方家的人,也让人讨厌不起来。

几人坐定,方宴明对方祈说道:“正要派人去叫你,柳长老带来了一个消息,我们即日就要前往浣月山庄了。”

方祈转向柳茹问道:“可是江湖又发生了什么事?”

“正是。半个多月前,浣月山庄二庄主陆昆的残肢在绝冥谷被人发现,本以为这只是针对浣月山庄的一次寻仇。”

柳茹表情凝重起来,接着道:“却没想到五日前,森罗派传出消息,派中已故掌门的师弟邱罗长老被杀。三日前,罗刹堂也传出掌门玉面罗刹田玉罗惨死堂上。”

“陆二爷死无全尸,只余一只手臂,这两人,可是也……”方祈欲言又止。

柳茹便接着说下去:“这二人被发现时,也都是死无全尸,邱罗只剩一条腿,田玉罗则只剩了一只手指。”

只剩一只手指?!那要如何而知他便是田玉罗?

方祈惊讶了片刻,便立马明白了缘由。那玉面罗刹姿容出众,喜好装扮,据传他贴着一只手指紧紧扣了一个玉环,然后命人在那玉环上雕了一只镂空的蛟龙。

方祈自是想到了:“剩下这只手指,定是那戴着摘不下的玉环的那只手指吧。”

柳茹点点头:“如小公子所见,正是那手指指明了他的身份。”

“此外,这三人还有一个共通点。”柳茹顿了一下,看向方祈父子二人:“想必二位比我更要清楚,这三人,都在十三年前参加了围剿魔教寒渺宫的行动。”

方祈表情未动,柳茹想着他尚年少,当年也未必记得多少内容。

但看方宴明,他垂眸沉思了片刻,抬眼逼视过去:“依着飞仙轩的意思,这是寒渺宫来寻仇了吗?”

柳茹一震,即刻笑着缓和道:“方坊主误会了,我们轩主与贵公子年纪相仿,尚且年幼,对这些多年的恩怨并不挂心。

只是因着咱们两家向来交好,距离相近,便叫我来传个消息,相约与您一道去那浣月山庄罢了。”

方宴明也便转了笑脸:“我九宫坊也正有此意,那便约好了,午后三时,我们在三十里外的官驿处会和吧。”

“那我便在这里先代我家轩主谢过坊主大人了,就此先行告退,咱们午后三十再见。”

说着柳茹起身告退,方宴明和方祈起身相送,着人将她送出了琴音巷。

这柳茹挂着笑离开方家,一出琴音巷,就撤下了笑。她本是飞仙轩上代轩主冯凝的贴身护卫,忠心耿耿陪着冯凝建下了飞仙轩这份基业。

不成想才当上轩主,年华正是当时时,冯凝突然染病逝去,独留下了年幼的女儿冯雨薇。

柳茹便代了这奶妈的职,领了飞仙轩的长老一职,将冯雨薇养大,还把她推上了新任轩主的宝座。

冯雨薇钟情方祈,柳茹是有所察觉的,只是这方家和那武林喊打的寒家有着极近的关系,虽说那时候方家也没再为寒家做什么争辩和开脱,却是十来年没与那几家筹划围剿的帮派来往过。

从方才试探来看,到底是爱妻的家人,这方宴明对此依然有恨呀。

柳茹心下愈发沉重,想着这一路,要如何断了自家轩主对方家公子的念想。

这边厢送走了柳长老,方祈和父亲沉默了片刻,母亲花若雅便自后堂出来打破了这沉闷。

“我们方家,我胞姐所在的寒家,还有我爹娘兄弟身处的花家,都是被他们的贪念害得家破人亡。”

花若雅强忍着眼中晶莹:“这杀手虽是残忍,我这个妇道人家,却依然心中称快。只恨我自己武功低微,不能亲手为家人们报仇啊……”

方祈起身将头靠在了她的肩头,悄声呢喃:“姑姑,你放心吧,这些公道,寒钥定会讨回来。”

“老爷,慕公子来了。”管家在外远远喊了一声。

一家三口便都收起了悲痛,方祈还帮花若雅擦了擦眼角,她自己却没有哭,只是眼中有些泛红。

这方家,以后还要她来撑的。

慕玄被管家带进来时,方祈正坐在桌边喝茶。

他只瞄了她一眼,便对着堂上两位说道:“方伯伯,方伯母,适才听闻管家传话,即刻就要动身前往浣月山庄,可是有事发生了吗?”

方宴明便把柳茹带来的话转述了一遍。

“时候不早了,慕贤侄和祈儿且都去收拾一下行装,我们即刻便会上路了。”

对着两个年轻人下了吩咐,看着他们出去后,方宴明起身拥住妻子:“雅妹,我要和祈儿一起去会会这群伪君子了,九宫坊就辛苦你了。”

花若雅也拥紧丈夫,她已经不能再失去亲人了,可她也知,这彻骨的仇恨,他们都放不下:“明哥且放心去,照顾好祈儿,也照顾好自己。”

慕玄跟在方祈身后,眼见着很快到了她的院门,他便急急拉了她的袖子,看着她依旧有些泛红的眼睛:“我会一直站在你身后,相信我。”

方祈凝望着慕玄的眼,将那眼中的关切收进了心间:“若你食言,我也不会怪你。”

说罢方祈轻轻拉回自己的衣袖,转身进了自己的院子。

慕玄忍着奔过去拥紧她的冲动,在心中发誓:我绝对不会食言。

方宴明与方祈和慕玄一起骑着马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九宫坊的一众弟子,众人离开琴音巷,驶出九宫坊,向着东方三十里外的驿站奔去。

在九宫坊北方二十多里处的飞仙轩,也驶出了一队人马,那马车中坐着的人,正是年方十六的飞仙轩轩主冯雨薇。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