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冬宫残垣烈火痕

梁尘记

图业 著

连载中免费

面水靠山,宝藏其间。这八字是石达开死时留下的的隐语,却引发了各帮派之间的争夺,血流成河。  十八世纪中期,中原大陆战火纷落,生灵涂炭,主角金妙灵本是将门遗女,有意中成了了侠盗夜燕的关门歇业弟子,在这纷争的年代,会突然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那三弟道:“也是,到哪儿去找一辈子的好运。这回出手,却是我的不对,要是按照二哥你的意思,找个大户人家出手,倒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免费阅读

  金妙灵道:“有什么好稀奇的,这里离京城又不远。你既然不去,也不要阻拦我。”梁无舟心想自己回江离去,也是闷得慌,道:“你自己去倒也不安全,我随你去便是,只是三叔可能不会答应。”

  金妙灵道:“不要惊动三叔,我们给他留一封书信。”

  金妙灵拿出一张纸放在桌上,用茶杯压住。梁无舟道:“原来你早已经写好。”

  金妙灵道:“这便休息吧,天亮时我来叫你。”说罢翻出窗外,自回房去。

  次日天蒙蒙亮,金妙灵便来唤梁无舟,二人骑马下山,刚走到山下,只见小路旁一棵树下,一匹马正在吃草,再看那树上时,只见一人正在打盹。那人待二人走进,睁开眼睛道:“两个小祖宗,要往哪里去?”

  金妙灵二人下马,低头不语。那人正是梁上游,他道:“你们知不知道,捻军大败朝廷军,目前京城必定戒严,此去可不好玩得很。”

  金妙灵道:“三叔,你就让我们去吧,就几天时间,到时必定回江离。”

  梁上游道:“不妥,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金妙灵道:“三叔请说。”

  梁上游道:“我也要同去。”

  金妙灵喜上眉头,道:“三叔,你真好!真是我的好三叔!”梁上游笑道:“你可别叫我三叔,你才是我三叔。”

  三人骑马往北行了三四天,已到沧州。一路上听闻朝廷已经派曾国藩率军前来剿捻军。

  金妙灵道:“这下石西岩那小子可有苦头吃了。”

  梁上游道:“咦。奇怪了,奇怪了,想不到小丫头竟会说起他。”金妙灵道:“谁叫他好好的,要去参见什么太平军,又要去投捻军。”

  梁无舟道:“只愿他不要丢了性命才好。”

  梁上游又道:“你二人没有见过大海,我便带你二人去海边如何?”二人听罢大喜,三人兜马向东,不到半天功夫,便到了渤海湾,在南排河村中寻得住处,这才朝海边而来,只见一轮明月照在海面上,波光粼粼,又听得波浪滚滚,惊涛拍岸。

  金妙灵和梁无舟望着大海,只觉得一望无垠,渺无尽头。金妙灵只觉得心中说不出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心想:“在大海的波涛前,人竟显得如此渺小。”

  梁上游也望着这番美景,道:“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金妙灵道:“三叔,想不到你也有如此雅兴。”

  梁上游指着海的另一边道:“大海另一侧,便是山海关。”两人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去,又听他道:“两百多年前,清军便由山海关入中原。入关之后,便颁下‘剃发令’,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中原人奋起反抗,于是有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血洗江南,也不知死了多少人,想来也有好几百万,乃至上千万的人为此而死。”

  金妙灵和梁无舟心中一惊,耳中听到一个大浪拍在海边。

  梁上游又道:“如今朝廷孱弱,吏治腐败,又有洋人侵略,民不聊生,活不下去,所以才奋起反抗,不想又是生灵涂炭。我等几人自幼家境贫寒,少吃少穿,我兄弟几人这才做上梁上君子的勾当。”

  金妙灵道:“我还说三叔是要我们来看海呢,原来别有一番话要说。”

  梁上游又道:“其实人都要饿死了,还管这些作甚。古往今来,有人盗国,残害忠良,把持朝政而令天下。有人盗权,仗着军权,坐拥军队,割据地盘而为一方诸侯。有人盗地,占山为王,成群结队,欺压百姓,烧杀抢夺无恶不作。其实我们这些小盗小摸,和他们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二人听罢不再说话,只是望着月下大海。三人在村中歇了一夜,清晨时便继续赶路,两天后已到京城外。只见那城墙:

  城堞稳固若金汤,

  楼橹峥嵘绕地长。

  墙上青苔壁中痕,

  风花雪月自沧桑。

  梁上游道:“几年前洋人打进京城,皇帝携着亲眷跑到承德避难,又赔了好多银两,这才回得京城来,如今新皇帝年幼,朝中只是太后把持朝政。”

  金妙灵道:“这朝廷果真无用,那些银两还不是民脂民膏,苦的还是老百姓。”

  几人骑马到城墙下,见城门口把守着一群军士,过往人员盘查得甚严,只道是来京做生意的,那军士又盘问了好久,这才放三人入城。只见高楼林立,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南北西东,车如流水马如龙,偶尔还能看见几个洋人。

  金妙灵道:“这些洋人长得好生奇怪,鼻梁这么高。”

  梁上游道:“就连洋人的马,鼻梁也高着呢。”三人在街上寻了家客栈,梁上游道:“妙灵,身上的盘缠快花了吧。”

  金妙灵转转眼珠子,道:“所剩不多了。三叔,你可有办法?”

  梁上游道:“小丫头,还转眼珠子,三叔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听说京城西北有座圆明园,几年前被洋人焚毁,我们去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宝贝,如何?”

  金妙灵和梁无舟拍手叫好。梁上游道:“时辰还早,你二人可以出去逛逛,记得晚饭前回来。我要休息片刻。”

  金妙灵这才跟着梁无舟上街来,只觉得什么都新鲜。二人转过一条小巷,忽然看见一行人在路边卖桃子,看那桃子时,却是各不相同,金妙灵一数,竟有十种,却不见有人来买。

  金妙灵走到一人跟前,道:“敢问老板,这些都是什么桃啊?长得如此好看。”

  那人这才抬起头来,见是一个小姑娘,道:“这些桃来头可大了,有‘四月半’、‘五月鲜’、‘陆林桃’、‘象牙白’、‘二早桃’、‘玉露桃’、‘白花桃’、‘白凤桃’、‘大久保’、‘冈山白’十种,小姑娘你要哪种?”

  金妙灵道:“我也不知道哪种对我口味。你让我先尝尝。”说罢便要拿起那人面前一个来尝,那人伸手挡住道:“不让尝,不让尝。”

  金妙灵缩回手,道:“不让尝,我怎么知道好不好吃。”

  那人道:“尝是可以尝,只是须由我来尝,你看我表情,便知好不好吃。”

  金妙灵道:“你这老板却是有趣,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若是难吃时,你也做出美味的表情,谁还会来买你的?”

  金妙灵说话时,那人已经已经拿起一个咬了两口,只见他脸上眼睛鼻子嘴巴却拧在了一起,一副被酸到极至的感觉。

  金妙灵道:“哎呦,想不到你这老板还是个实诚人。你这桃如此酸,怪不得没有人来买。”

  那人道:“有人偏偏就想吃酸的。”

  金妙灵道:“要吃甜的,找卖糖的,要吃酸的,找卖醋的,也不会来找你这卖桃的。”

  那人道:“小姑娘倒说得有理。只是你不买,我也不卖。”

  金妙灵觉得好生奇怪,这几个人哪里像卖桃的,便和梁无舟走开,去街上逛了一下午,这才回到客栈中。三人早早地吃了些饭菜,出客栈徒步往西北走,不一会儿已看到一座诺大的园子。也不见四周有人,几人赶到一处围墙边,见围墙也破损不堪,沿着这破墙翻进去,只见园中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草木丛生,好多建筑还留着被焚毁的痕迹,一片凄凉的景象。

  金妙灵道:“这里哪里像有宝贝的地方?”

  梁上游道:“这里本是皇家的冬宫,那些宝物都被洋人抢得差不多了,我们也只好碰碰运气。”

  三人走过一片荷塘,又绕过一堆被焚毁的西洋建筑,来到一片乱石中。

  金妙灵道:“哪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全是碎石,难不成拿这些碎石去换钱?”

  梁无舟道:“碎石可能也能换钱,只是这石块太大,哪里搬得动?”

  二人忽然看到走在前面的梁上游停住了脚步,望着一排铜像发呆。二人看过去时,眼睛一睁,被吓出一身冷汗,只见那排铜像上,各伸出一个脑袋,金妙灵和梁无舟“啊”的一声喊出来,只见那一排脑袋睁着眼睛,瞪着三人。

  梁上游道:“你们是何人!”

  那一排脑袋也没动弹,只有一个脑袋张开嘴说:“我还道是守卫,你们又是何人?”

  金妙灵看那些人时,原来是有人躲在铜像后,那些铜像已经没有了头,他们便把头靠在铜像上伸出来,金妙灵看着其中一人,道:“原来是卖桃子的老板,我还以为遇上鬼了呢。”梁无舟也认出来那人,只见他笑嘻嘻地靠在那里。

  忽然听到远处一声大喊:“什么人?”

  那卖桃子的说:“糟了,你们把守卫引来了,快过来藏好,我们把那些守卫吓走。”

  三人跑到铜像背后,原来这铜像共有十二个,那群卖桃子的只有十人,梁上游和梁无舟各伏在一只铜像后,学着他们把头伸出。

  金妙灵蹲着伏在梁上游身后,这样每樽铜像都有了一个脑袋。只听得脚步声越来越近,却好像只有两个守卫赶过来。那两个守卫跑到铜像前,盯着一排脑袋,忽然那十人齐声喊了起来,梁上游和梁无舟也一起喊了出来,只见那两个守卫“啊”的一声,被吓得往后退了两步,跌倒在地上,手中灯笼也掉落,那两人爬起来就跑。只听到一人声音传来:“不好了!铜像复活了!铜像复活了!”

  金妙灵见那两人跑得如此狼狈,笑了起来,心想这十人确是有趣得很。她见梁无舟和梁上游依然伏在铜像上不动,便道:“喂,上瘾了是吧。赶紧走吧,那两个守卫可不是傻子,他们看我们人多,必定找援手去了。”

  那一排人这才缩回头,一人道:“不错,小姑娘说得有理,反正寻了半天也没寻到值钱的东西,我们这就走吧。”梁上游道:“想不到这么大一个园子,被洗劫得这么干净。”那人道:“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还是另寻它处吧。”

  一行人跑到围墙边,都翻了出去,往城中走去。

  那卖桃老板道:“刚才听你们对话,好像是同道中人。”梁上游道:“实不相瞒,我们是夜燕门。”那人道:“原来如此,可惜来错了地方。这圆明园早被抢夺一空,竟什么都没剩下,方才那十二只生肖脑袋,也被洋人搬走了。”梁上游道:“不知几位如何称呼?”

  那人道:“都是道上兄弟,便于你们说了也无妨。我们便是桃源帮十人。”

  梁上游道:“久仰!桃源帮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那人哈哈一笑,道:“原来我桃源帮也有大名,不错!不错!”当下将众人一一引荐,只听那人道:

  “我大哥坐镇指挥,分派任务,大名叫伊不做。

  二哥最为勤快,凡事一马当先,叫做尔不休。

  三哥拿东西尽挑贵重的,从来不超过三件,叫做单不四。

  四哥最为老实,为人厚道,分东西只要最不起眼,从来不多于三件,叫做姒不三,

  五哥六哥最守行规,信守原则,分别叫伍不抢,陆不夺。

  七哥乃负责把风放哨,从不翻墙上屋,叫做戚不上,

  八哥只管在墙头接应众人,叫做巴不下。

  九爷我生得潇洒,却偏偏五音不全,乃叫做久不全,

  十弟在我十人中是技艺最佳,却天生面相不佳,叫做石不美。”

  三人听他说罢,都哈哈一笑,金妙灵道:“你们哥几个名字倒好记,一不做来二不休,不三不四是忠厚,五抢六夺不算偷,七上八下只断后。最妙的乃是这九不全十不美,要知这世上哪有十全十美之人,十中有九便是残缺为美,意境之至,何其妙哉!”

  这十弟兄平日里都是洒脱豪放之人,听罢都暗自点头,心中欣喜不止,又觉得隐隐骄傲,心想这小姑娘说的实在是有理,很对我们兄弟的胃口,真是高山流水遇知音。

  久不全点点头,道:“小姑娘说得倒在理,想不到还有人如此理解我们兄弟十人!”

  金妙灵道:“那是,只是下次再遇到你们卖桃子的时候,还让不让尝?”那十人都一齐笑了出来,道:“让尝,让尝。”

  一行人走到一个路口,久不全道:“我们兄弟便在此处歇脚。”众人互相告辞,三人继续前行,梁无舟道:“灵妹,我怎么觉得你刚才说得有点不对劲,你刚才说‘七上八下只断后’,岂不是要他们俩断子绝孙,岂不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说完自己咯咯地笑了出来,金妙灵一把揪住他胳膊,使劲一拧,疼得梁无舟嗷嗷直叫。

  梁上游听她两人说罢,也笑了起来,突然看到身边奔过一排兵士,那排兵士停下来,其中一人大声道:“什么人,快回去,不许在此逗留!”

  三人只好走开,躲在一拐角处,见那排兵士又跑回一道大门旁,那门口另有兵士在巡逻。只见他们身后一排红墙,墙边城楼耸立,在夜色下显得格外肃穆。

  金妙灵道:“三叔,这是何处?”梁上游道:“这红墙里便是皇宫。”原来三人不知不觉已走到紫禁城围墙边,这紫禁城便是皇宫重地,格外雄伟。诗云:

  金碧辉煌紫禁城,红墙宫里万重门。

  太和殿大乾清静,神武楼高养性深;

  金水桥白宁寿秀,九龙壁彩御花芬,

  前庭后院皇家地,旷世奇观罕见闻。

  梁无舟盯着那围墙看了片刻,道:“想不到竟如此气派。”

  梁上游道:“要不然怎么如此多的人都想当皇帝。”

  金妙灵道:“三叔,反正我们今天也没找到什么值钱东西,何不去紫禁城中一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