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我的如意狼君》第2章 顾敏敏,新婚不快乐(2)

我的如意狼君

阅读王 著

已完成免费

《我的顺心狼君》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顾敏敏,邵安,陆东宁,义务,赵淑,顾妍妍,陆家,黄石,黄总,苏惠,陈天华之间的故事。我的顺心狼君约29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顾敏敏陆东宁小说名字叫做《我的如意狼君》,这里提供顾敏敏陆东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的如意狼君小说精选: 陆东宁果然说到做到,上午不多时,他找来的保姆就到了,三个五十多岁的两个二十多岁的,分工十分明细,什么都用不着她来管,她摊手看着房间里的大镜子,对自己说,“这很好,正好不用我动手了。”之后陆东宁一直没有出现,第二天,她该是归宁日,她坐在那里等了许久,陆东宁也没有出现,她想了想,找到外面的张姨问陆东宁的电话,谁知对方一摊手,“哎呦,我的少奶奶,那是你丈夫,你不知道的,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就是来伺候少奶奶的,这身份,也很难有陆先生…

陆东宁果然说到做到,上午不多时,他找来的保姆就到了,三个五十多岁的两个二十多岁的,分工十分明细,什么都用不着她来管,她摊手看着房间里的大镜子,对自己说,“这很好,正好不用我动手了。”

之后陆东宁一直没有出现,第二天,她该是归宁日,她坐在那里等了许久,陆东宁也没有出现,她想了想,找到外面的张姨问陆东宁的电话,谁知对方一摊手,“哎呦,我的少奶奶,那是你丈夫,你不知道的,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就是来伺候少奶奶的,这身份,也很难有陆先生电话是不是?”话里似乎也在讽刺她的身份,毕竟,她就是因为不知道陆东宁电话所以才问的。

她淡淡的笑笑,站起身来,想了想,说,“好,如果见到你们陆先生,代替我通知他,既然他不愿意履行丈夫的义务,那么下次,我也不会履行妻子的义务,不是说,让我没事不要打扰他,一切等他通知吗?”她挑眉,看着张姨,“告诉他,没事也不要打扰我,我也很忙。”

她低下头笑了笑,说,“爸,他没到总是有没到的原因,或许他还是想娶姐姐,对我们突然换人不太满意吧。”

顾敏敏皱起了眉来,“顾妍妍,你能不能理智点,我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这么想?况且……”她低下头,低沉的说,“嫁给他难道就好了?顾妍妍,你也听说了吧,婚礼现场他没到,新房他去都没去过,现在,归宁也是我一个人……你觉得我很好吗?”

顾妍妍仍旧固执着,抽泣着,顾敏敏无奈的站在门口,“姐,让我进去好吗,我看看你怎么样……”

这时,楼下有人噔噔噔快速的跑了上来,对顾敏敏略显兴奋的喊,“二小姐,姑爷来了。”

她有些发愣,“谁来了?”

保姆说,“姑爷啊,看二小姐,是你丈夫来了。”

顾敏敏看着一边,仍旧有些不相信,陆东宁来了?

然而她还没反应过来,顾妍妍屋里又扔出东西来,伴随着她凄惨的哭声,她喊着,“就是你,就是你做的,顾敏敏,我看错了你了,原来你就是这么个可怕的奸诈小人,你说谎,说谎,你看,他来了。”

顾敏敏被她喊的头痛,可是保姆在这边拉着她,“二小姐,快下去吧,姑爷带来了好多东西给先生,先生高兴着呢。”

4

她被拉着走下楼去,果然看见陆东宁正站在下面,他一身绅士的装扮,深色的西装,配着白色的衬衫,伸出手来,跟顾修捷握手,看起来十分儒雅。

听见了脚步声,顾修捷抬起头来,“敏敏,下来了,快来,你丈夫来了。”

她点点头,瞥见陆东宁的眼神,戏谑中带着嘲讽,似乎丈夫这个词很可笑。

他抬起头来看着顾敏敏,那双深邃的眼睛中,带着某种深意,她在想,是不是她今天早上气愤中跟张姨说的话,已经传到了他耳中。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顿饭,饭桌上,陆东宁对她很和善,和善到她都觉得那天冰冷的他是不是她的错觉,吃过了饭,又坐了一会儿,顾修捷因为看见他一直在看时间,就体谅的说,“你们出去先回去吧,都忙,别耽误了,反正离的近,想回来就回来。”

两个人于是告别了顾家,走出去。

陆东宁是开车来的,带她上了车,他一路没有说话,脸色已经跟在顾家时截然不同。然而那并不是气愤,只是冰冷,她于是也不说话,沉默了一路,终于到家。

她下了车也没跟他招呼便进了房间,在卧室里,她脱下了外套刚想换衣服,却见门打开了,陆东宁走进门来,她连忙拉下了衣服,谨慎的看着他。

注意到她眼中的警觉,他撇起嘴角笑了笑。

她站在那里漠然的看着他,他看了看房间,房间是邵安带人来布置的,他并没有过问,现在看来,邵安果然是细心的,他低头摸了摸床铺,一边的梳妆台上放着她的化妆品,东西并不多,看来只是平时常用的,床头柜上一个卡通闹钟,看起来跟房间很不搭调,定也是她带来的,外露的衣柜上挂着她的睡衣,保守的,丝毫没有情趣的样式,他回头看着她,真是个普通到再普通不过的女人。

可是她做出来的事,却总是让人惊奇。

他说,“是你说的,如果我不履行一个丈夫的义务,那么下次你也不会履行做妻子的义务?”

她看着一边,表情仍旧淡漠,“怎么,难道我说错了?”

他笑了起来,然后迅速的靠近了她,她还没来得及躲避,他已经一手拦住了她的腰肢,贴近了她的脸,她看着他骤然放大的脸,眼中充满了惊异,瞪着他,一时连呼吸都忘记了。

他说,“让我履行丈夫的义务,你可不要后悔。”他吐出带着淡淡烟草味的呼吸,吐在她脸上,轻佻的感觉,让人招架不住。

她皱着眉,想要向后退去,他却紧紧的抓住了她,黑眸中透出的危险气息,让他看起来,十分强势,他力气很大,身上成块的肌肉贴在她身上,清晰的让她感受到了他的力道,她说,“放开我……”

他笑了笑,嘴角带着玩味,“怎么,这也是丈夫的义务。”

她脸上微红,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气愤,“算了,不必要。”然后她就要推他,谁知他的手更紧了,“好,那我要你妻子的义务。”她愣在那里,觉得他的话怎么这么无赖,他挑眉看着她,“怎么,我履行了丈夫的义务跟你回家,难道你不应该履行妻子的义务还回来吗?”

她咬着唇,用力的挣着他的手,可是他好像的雕塑一样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她用尽了力气他仍旧没有移动一毫米。

她喘息着,近距离看着他的脸,那尖锐的眼神盯着她,让她浑身不舒服,她吐了口气,说,“婚礼那天你没来,今天当还了那天的了……”

他却笑了起来,“你倒是算的很清楚。”他抬起头略想了一下,“那么你们家突然换新娘人选,这个人情,我也要讨回来了!”他说着,突然便吻了下来,薄凉的唇印在她的唇上,浓重的雪茄味道,侵略般的渗进她的口中,她呜呜的反抗着,向后退去,他揽过了她的腰肢,第一次发现,她的腰倒是很纤细。一只手臂就能整个环住了,她的身体也很馨香柔软,他压在她的身上,将她用力的推到了墙上,她闭着眼睛,因为被强迫,一脸的不满,他最后咬了咬她的唇,意犹未尽办的舔了舔,然后才放开了她。

她咬着牙看着他,嘴角抽动着,那一瞬间他以为她会飙出脏话来。

但是她只是喘着气,伸手压抑住胸口的起伏,看着他,“陆东宁……身为那么多人的榜样……难道你就是这样一个强迫女人的人吗?”

他嗤笑着看着她,说,“这种方法对我没用。”他淡薄的说完,拿起放在床上的手机,向外走去,边走边头也不回的说,“这只是前戏,你该知道,下次不要轻易对我什么义务,否则,你对我的义务,不止如此。”

她看着他关上门,气恼坐在了床上,边抹着嘴上他的味道,边哼了声。

之后陆东宁继续消失,没再回来过。

顾敏敏请了几天的假用来结婚,现在看来,结婚也只用了一天的假期而已,其余的时间,就当做休息了。

一周后,她开始去上班。

大学时她学的是企业管理,但是工作后,却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对口专业,顾修捷想让她去顾家的公司,她说什么也没去,自己跟着师兄进了一家星级酒店,做起了酒店管理。然后屡次辞职跳槽,现在成为B市著名的度假村黄石的接待处经理,主管大型的接待活动。

她不在的几天,堆积了很多的工作,一天都在忙碌中,下午又接待了一个政府放下来的国外考察团,晚上几乎筋疲力尽的回到家。

然而刚到家门口,就看见一群人围在那里,哭声喊声传来,让人费解,尤其他们都堵在她家门口。

她推开了人走进去,却见一个中年妇女在那里哭天喊地,她的旁边拉着一个眼中含泪的女孩,那女孩不过十六七的年纪,长的楚楚可怜的。

她奇怪的看着妇女,说,“你们是谁?怎么在我家门口哭?”

妇女一听, 马上睁开眼睛,看着顾敏敏,大叫,“你,你是陆家什么人?”

顾敏敏说,“你找陆家什么人?”

她满脸激动的说,“我要找那个混蛋陆东宁!”

顾敏敏愣了愣,看着那个女孩,心想,不会是来这个女孩是他私生女的把戏吧,不过她年纪也太大了点。

她说,“你找他干什么?跟我说吧,我或许能帮你转达。”

她一听,马上拉着顾敏敏哭了起来,边哭着边骂着,“那个混蛋,他玩了我女儿,还让我女儿怀了他是孩子,现在他翻脸不认人,跟别人结婚了,我们去找他,他还推说不在,你告诉他,我要告他,我家闺女还未成年,我要告他强-奸!”

5

顾敏敏的眉头皱了起来,看着一边舒了口气,心里压抑的要命,那女孩也哭了起来,拉着妈妈说,“妈……都说了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自愿……”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妈妈一个巴掌打了下来,妇女哭着说,“你怎么这么贱,让人耍了还替人家说话,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两个人又吵了起来,周围的人听了四下的议论着,顾敏敏看着不好,拉起了那女孩,说,“走吧,我带你们去见陆东宁,你们别在这里哭了,对女孩子影响不好。”

妇女听了,这才站起身来,跟着她磕磕绊绊的向里房里走去。

张姨和刘姨看到她竟然带着人进来了,都叫着,“哎呦……怎么带进来了,让陆先生知道了……”

顾敏敏跟张姨说,“他们在门口哭,不是也影响不好吗,让陆东宁来一趟吧。”

张姨神色闪烁着,说,“可是陆先生真的出国去了……”

顾敏敏面无表情的盯着她,不说话,只是那么盯着,她被盯的发毛,却还是说,“真的,我没骗人……”

顾敏敏叹了口气,说,“好吧,既然你不帮忙,那我自己去找他好了。”

张姨一听,拉过了她,悄声说,“少奶奶,这不太好吧,你就放着不要管比较好……”

她回头看了眼那女孩,单纯的面孔稚气未脱,她说,“张姨,你怕受连累,我就自己去好了,你不用管了。只要在这里照看好她们两个,我去去就回来。”说完,也不等她阻止,就向外走去。

顾敏敏知道陆东宁的公司在哪里,东宁大厦离这里三个站地的距离,她打了车,十分钟不到就到了。

她进门报了自己的名字,前台小姐礼貌的说,“对不起,没有预约,不能上去。”

她苦笑,身为他的妻子,见自己的丈夫竟然还要预约?

她说,“能不能打电话问一问,就说我是顾敏敏。”

前台小姐训练良好,笑的时候露出好看的八颗牙齿,可是她还是复读机一样的说,“对不起,没有预约,真的不能上去……”

她站在那里顿了顿,说,“邵安在吗?”

前台小姐愣了愣,说,“邵经理在。”

邵安下楼来,就看见她一身保守的衣服,黑色的西装外套里面套着白色的衬衫,整齐熨烫过的裤子,下面是三厘米高的细跟高跟鞋,他走过来,恭敬的对她行了个礼,说,“嫂子来了,可是大哥不在,要不,我给大哥打电话?”

她说,“不用了,是这样的,现在我们家里,有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说怀了他的孩子,我想,应该让他知道并去处理一下。”

他愣了愣,显然没想到她会说这个,他说,“在家里吗?”

她点头,口气里不带半点情绪,似乎真的是在说别人的事,“他们在门口哭,围了很多人,我想影响不太好,所以就让她们先进去等。还是希望陆东宁可以亲自处理,毕竟,这是他的事。”

邵安皱了皱眉,说,“这样……那我拨通大哥电话,嫂子亲自跟他说一下比较好。”

她想一下,还是答应了。

电话一会儿就接通了,他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然后,把电话给了她。

电话里,他似乎不知道在那里忙碌着,周围有工作人员的声音,她说,“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你应该知道的比我清楚,总之,我希望你能抓紧时间处理下,毕竟,男人该有承担责任的能力,女孩还很小,时间对她很重要。”

里面的人沉闷的吐着气,因为看不见他的表情,她猜想,他该是有些生气。

许久,她听里面的人说,“赶出去,谁许你让人随便进去。”

她一愣,不可置信的拿着电话,“你说什么?赶出去?”她笑了下,带着讽刺的意味,“所以,这就是你的决定,你的处理方式吗?”

里面的人无所谓的说,“这就是我一直以来的处理方式,怎么,难道你忘了我是谁?还有,你还没有资格教育我什么男人的责任,现在,你去让她们滚出去,想要告我还是想要闹到哪里去,随她们的便,就这么回她们,如果你不这么做,那么我亲自让人去做,你要知道,那样后果会更严重。”说完,他就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喂……你……”她看着电话,心里气愤极了,是啊,她忘了他是谁吗,黑道出身的陆东宁,向来以心狠手辣著称,跟他谈什么女孩的未来,男人的责任……

邵安早知会是这样的结果,听她用那种口气跟大哥说话,他简直为她捏了把冷汗。

他说,“嫂子,我看……”

她还在气头上,拿着包,插着手,说,“你不用说了,我就当做我刚刚消化不良,放了个屁。”说完,她马上转过头去向外走去。

他滞了一下,回想她的话,不觉笑了起来,追上前去,他说,“嫂子……不然我去看看……”

她回头不客气的说,“不用了,这次我代他处理了,转告你们老板,下次如果不准备承担责任,就不要随便打炮,别因为炮火不准,还要让别人来收拾烂摊子!”说完了,她转身去推大门。

他看着玻璃窗里,她因为气愤而涨红的脸,突然觉得很好笑,这句话要不要转告给大哥?他怕大哥听了会马上从摩洛哥杀回来掐死说这话的人。

顾敏敏回到家后,看着母女两个已经平定了些情绪,充满期待的看着她,她说,“抱歉,我亲自去看过了,他真的出国去了。”

妇女马上瘫下了脸去,顾敏敏马上说,“不过我有跟他通过一个电话……”

妇女说,“他怎么说?”

顾敏敏拉起了女孩,说,对她妈妈说,“你不用期待了,你如果不了解他的为人,可以去打听一下,或者查一查网路,但是我可以说,他不会娶了你女儿,更不会让她生下孩子,他是什么地位,你应该也听说过了,现在他愿意出钱给她打掉孩子,之后的营养费,以及赔偿,我会再付给你,孩子还小,未来的路很长,我们不要因为我们的吵闹耽误了她,现在就带她去医院吧。”

女孩一听,脸色煞白,当妈妈的又哭喊了起来,“真是作孽啊……不行,我要去见他……我……”

顾敏敏沉声说,“你是见不到他的,你也要知道,你想去告他,是不可能的,以他的能力,想要把事情压下来,简直轻而易举,到时候事情闹到了,对他来说,只是浪费了点时间,对你女儿来说,就是一辈子,你想好了,不要因为一时气愤,误了这么好的姑娘……”

她瘫软的坐在了沙发上,抱着女儿哭了起来,“你这个不听话的孩子啊……”

之后她们还是同意了顾敏敏的话,跟着顾敏敏进了医院。

虽然已经是下班时间,但是顾敏敏托了熟人,医生还是同意了回来做手术。

她亲自带着女孩做了各种检查,都合格了后,便看着她进了手术室。

手术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然后女孩要去打消炎药,她跟孩子的母亲谈好了赔偿协议,看着孩子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她心里唯有叹息。

到了外面,她给邵安打了电话,她说,“我已经处理好了,至于价钱方面,我稍后会把详单发到你邮箱,手术费,医药费,加上赔偿的钱,嗯,我今天为了事情跑了很多路,按照市价,我也会收取一定的处理费用,当然,看在他跟我也有一定的关系的份上,我给他打八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