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0章

殿下,请别挡我桃花

手写樱花 著

连载免费

世人皆知,那昱国摄政王费力心机,而已为了搂沈家大小姐的腰沈婵休了洛暝十八次,他洛暝就娶了沈婵十二次 传闻俞家个个是情种,皇位切记,孩子切记,老婆不能够切记遇见了她,洛暝眸子里便再容不下“彻底颠覆个朝纲罢了,你要的太平盛世,我给”-⊙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长安一袭白衣,撩开斗笠,便惊艳四座了整个京城的女子⊙京城第一富家少爷郑耀文,幽默风趣护犊子,长相妖孽,是姑娘们都想依附的贵公子“殿下闪开,挡着我桃花了”快活容易娶到心心念念的媳妇儿,她终日心里想红杏出墙,被谋杀亲夫,夺位覆朝纲这样的媳妇儿你敢要吗?洛暝淡淡笑着,“我偏不喜欢她这曲绾绾没有理会,淡淡扫过,现在什么都不能打扰她找匣子。。……

免费阅读

“你身为知府,为钱财某人性命,可知罪?”上座说话的人正是洛暝,而此刻站在他身旁的便是沈婵。

“小官知罪”知府面色痛苦不堪,忧愁满面,讲述着当天晚上是如何行凶杀人。

“那天晚上,我得知她是贱妾同别人生的孽种,便一时冲动,掐死了她”

“就算你知道她不是你女儿,朝夕相处了十几年,你下得去手?”沈婵不解,这如何能做杀人借口。

“你疼爱了十几年的女儿同自己根本无血缘关系,怎么下不去手?若不是贱妾死的早,我恨不能将那贱妾也亲手了结”知府脸庞已经气红,颤巍巍的说出此番话,狰狞的面孔让在场的人都觉得此人心狠。

“不知悔改,拉下去”洛暝撤了他的官,摘了他的官帽,便叫人拖下去。

也因此,陆子民无罪释放。

可沈婵最后分明在那魏知府眼里看到的是喜色,他刚才那番言论,是拒不知错的,无丝毫悔改之意,可他那满意的神情是为何呢。

“你可不知道我在那牢里过得什么日子,姓沈的,这事儿我跟你没完”穆枫一出来便嚷嚷着要收拾沈婵,都是因为她,自己白白在牢里待了这么些天,过得不知道什么日子。

“不对不对”陆子民摇着头,口里念念有词,“魏二小姐是被毒死的,致命处并不是脖子上的勒痕”

陆子民被释放,也没闲着,去了放尸体处查看了魏凌樱是尸身,果不其然,的确有些猫腻。

沈婵先是一怔,随后表情淡然,像是心里有数。

就连洛暝也没多大反应。

“不是你们这是什么反应?”陆子民倒是被他们俩整急了。

穆枫嘲讽,“姓沈的,别又冤枉一个好人啊”

沈婵:“......”

“一早便知道这魏知府不是凶手,如今听你所言,便更加确信,魏知府连魏凌樱如何毙命的都不清楚,何谈凶手”沈婵微微思虑。

一直以来,他们都不得以靠近尸体,更不说检查尸身,这些自然是魏知府所为,如今他们倒是都明了了。

“那这凶手是何人啊?”陆子民不解,魏知府肯认罪,莫不是有把柄在人手里?

“魏绫罗”

沈婵在表现相信玉儿所言后便叫她离开,沈婵有意识的跟踪玉儿,不曾想果真如自己所料,那玉儿竟回了赶她出府的魏宅,便立刻解了沈婵所疑。

“怪不得魏知府肯认罪”陆子民这才明白魏知府认罪缘由,原来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为凶。

“陆大夫将药配好,我过些时候来去”沈婵在这里耽误了些时候,怕是澈月的病有些等不及了。

“去趟魏府吧”沈婵提议,看向洛暝,毕竟如今还得借他的身份行事。

洛暝并未回应,却脚步踏出外面,沈婵嘴角扬起,跟在洛暝后面。

“你是敌是友?”

路上,不曾吭过声的洛暝突然开口,这句话叫沈婵一愣。

“你想我是敌是友?”沈婵看着洛暝的眸子,张扬的笑着。

洛暝没回应,步伐依旧,但星眸有些许亮。

到了魏府的沈婵一眼就看见了玉儿,玉儿就立在魏绫罗身侧,像极了要好的主仆,沈婵忍不住上前说道,“想必是玉儿念旧,得了自由竟还想着侍奉大小姐”

玉儿突然瞧见沈婵,有些惊慌,将目光投向魏绫罗。

可如今的魏绫罗早已不是当时蛮横无理,处罚下人的大小姐,她的眼里全然的不屑与傲慢。

瞥眼间,沈婵瞧见了魏绫罗脖子上的勒痕。

“不知大人前来还有什么事情?”魏绫罗淡淡定定,目光直视,俨然一副她无罪的模样。

“魏绫罗,依你之见,我们找你该是什么事情呢?”洛暝上前,抢先一步将沈婵的话说出。

魏绫罗嗤笑,“家父已然认罪,我可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的确如此,并未有直接证据表明魏知府不是凶手,再就是魏知府认罪了。

“那可是你亲生父亲,你怎的忍心?”沈婵不禁发问,她眸子有些黯淡,手足之情,哺育之恩,竟有人全然不顾,还可以镇定自若的笑着喝茶听曲。

“那是他自愿的”魏绫罗只一句,沈婵便清楚眼前的魏绫罗是不会认罪了。

“玉儿,你背主求荣,可还记得死不瞑目的二小姐”穆枫不禁将目光又放回到玉儿身上。

玉儿一惊,脸色慌张,却坚定无比的吼了一句,“我没有!二小姐她......”

“玉儿!”魏绫罗厉声呵斥,玉儿立即就闭了嘴,再也没看向沈婵。

沈婵倒是很想听玉儿接下来说的话。

“走吧”沈婵自知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那这事儿算完了?”穆枫又问。

“不然呢?”沈婵挑眉。

洛暝以有公务在身借口离开了,临走递了块腰牌给沈婵。

沈婵带着穆枫便去询问街邻,关于魏府的事情。

二人打听了一周,都没得到有关线索。

“你问这些外人有什么用?”穆枫不解,虽然住得近,那别人家的事情能是他们能知道的吗?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你以为这句话怎么来的?”沈婵觉得蹊跷,虽然没能问到有关线索,但是二人一问到魏府的事,他们就都说不知道。

都是邻居,不至于任何事情都不清楚,更何况是这样的大府,下人们随意提一嘴也是能叫别人知晓的。

“有钱吗?”沈婵看向穆枫。

“你还提钱...你”没等穆枫说完,沈婵想起来了自己将穆枫的银两都拿去了,穆枫指不定又要说些什么,沈婵快步离开。

瞥眼间,便瞧见了张耀文。

油然而生的尴尬叫沈婵掉头就走。

“不是你跑什么?我问你要钱了吗?”穆枫声音果真没人沈婵失望,那郑耀文恰好能听见。

“什么钱?”郑耀文上前,他认出了那人的背影,就是那天大街上劝他从良的女子。

“她欠你钱啊?”郑耀文看向穆枫,问道。

穆枫被突然上前来的郑耀文愣住了,这人长得着实妖孽。

穆枫点头。

郑耀文嘴角一抹,“你那天出手不是挺阔绰的?怎么还欠人钱了?”他取笑打扮男子模样的沈婵。

“是郑公子啊”沈婵回头,装作刚刚看见。

郑耀文一眼看出沈婵做贼心虚的模样,笑了笑。

------------

姐妹给个收藏吧♪(´∪`●)ゝ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