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5章 女侠好气魄

殿下,请别挡我桃花

手写樱花 著

连载免费

世人皆知,那昱国摄政王费力心机,而已为了搂沈家大小姐的腰沈婵休了洛暝十八次,他洛暝就娶了沈婵十二次 传闻俞家个个是情种,皇位切记,孩子切记,老婆不能够切记遇见了她,洛暝眸子里便再容不下“彻底颠覆个朝纲罢了,你要的太平盛世,我给”-⊙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长安一袭白衣,撩开斗笠,便惊艳四座了整个京城的女子⊙京城第一富家少爷郑耀文,幽默风趣护犊子,长相妖孽,是姑娘们都想依附的贵公子“殿下闪开,挡着我桃花了”快活容易娶到心心念念的媳妇儿,她终日心里想红杏出墙,被谋杀亲夫,夺位覆朝纲这样的媳妇儿你敢要吗?洛暝淡淡笑着,“我偏不喜欢她这曲绾绾没有理会,淡淡扫过,现在什么都不能打扰她找匣子。。……

免费阅读

沈婵漫不经心的说着,只不过显得格外随意,好像并不在意。

郑耀文倒是尴尬极了,挠挠脸,笑着说,“这么明显?”

沈婵可真是他克星,人间清醒,郑耀文笑了。

“那...那个”郑耀文捂嘴笑了,他请的这些人拙劣的戏还是骗不过沈婵的。

沈婵洗耳恭听的模样,像是在听郑耀文讲出什么理由来解释做的这件事。

“就这么跟你说吧”郑耀文突然自信起来,“我们家还是有点钱的,要是没些会武功的家丁,那是指不定要出什么事的。

这话倒是不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钱财是个好东西,总有人愿意拿命一博,想必郑家是见惯了这些。

“所以我带着这些家丁练练,刚好就瞧见你了,想起你武功不错,就演了这么一出”郑耀文诚诚恳恳的说道,眼里净是一副他并未做贼心虚的样子。

沈婵看着郑耀文讲着来龙去脉,发笑。

郑耀文又说,“但是我怎么也没算到,你是真狠啊”居然就这么看着,要是换别人,怕是早就跟这些劫匪干了。

“非亲非故的,我至于吗?”沈婵这话倒是叫郑耀文心一凉,皱起他那细长的眉。

郑耀文立即拍手歌颂沈婵的“镇定自若”,这还真是一股清流啊,郑耀文只能道一句,“女侠好气魄”

“公子好口才”沈婵挑眉,看着对自己无语的郑耀文,有些想笑,这是变着法的讽刺自己,大约自己从来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做不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太麻烦了。

“滚滚滚,别让我们再看见你!”衙役将一身伤的书生从衙门猛地扔了出来,这人就横竖摆在了郑耀文与沈婵面前。

“你们这是什么道理?”郑耀文倒是见不得这些。

“呵,你们是什么东西?把嘴给老子闭紧了,记好了,这人是摔伤的”衙役的话说的极漂亮,三言两语便是定了这情况。

对沈婵来说,于她最重要的,不过是传国玉玺罢了,其他事情想比而言,沈婵是个极其怕麻烦的人。

郑耀文被这些个衙役几近狂妄的言语逗笑了,有些止不住,时不时看向沈婵,以为她会和自己一样,但是结果又是沈婵冷眼相对。

郑耀文拍了沈婵下,“你不管管吗?”

许是上次魏府的事情,郑耀文觉得这种事情沈婵总会管吧。

“这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的,我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沈婵疑惑,她又不是活神仙,又不是观世音菩萨可以普度众生。

上次也是澈月的事情叫自己正好阴差阳错查了那案子,如今自己哪来的权力去管这档子事?

郑耀文的桃花眼咕噜一转,笑了笑,“你们好好看看,这人是谁?”

郑耀文就不信,还对这女人没法了,既然她怕麻烦,那就偏给她找些麻烦。

有个站在门外的衙役好像记起来这沈婵的模样,当时还在想,说不准他会是下一任知府,当时记得他是有大理寺处理案件的腰牌,正碰上知府缺空,他就办了这案。

那人眼尖,会做事,下来到两人面前,“这事儿,你们最好别管,就是皇上,他也管不了”

态度极好,想是不怎么愿意惹事情。

“我倒想知道,这是什么事儿连皇上也管不了的?”沈婵不解,这么多人争夺的皇位,不就是为了手里权利滔天,天下有什么皇上是无法左右的。

“这...告诉你们也行,千万别去惹事”衙役犹豫了半天,想着这事儿他们也管不了,不如说了算了。

“就那人...”衙役使眼色,将目光投向地上奄奄一息的书生,“听说得榜首的那人凭一首诗教考官连连称赞,一举夺魁”

“只凭一首诗?然后呢?”沈婵倒有点感兴趣了。

衙役又将目光投去书生,“这诗啊,本是他的”说完,故作叹息。

被打成这样,想必料定这书生许是会息事宁人,怕是人只剩一口气了。

“先救人吧”沈婵道。

郑耀文一听沈婵这话,机灵起来,“你不是不稀得管这档子事情吗?”忙走到沈婵面前。

“我什么时候说我要管了?”

“你不管?你不管你救他?”郑耀文才不信。

“把人背着”沈婵扔下一句话便走了。

郑耀文愣在原地,不是这个,“你叫我背?”

自己怎么说也是养尊处优惯了的大少爷,好嘛,还要沦落到去背一个书生。

“我去!你吃的什么啊?这么重!”

郑耀文也是一路背,一路歇。

郑耀文也是一路的吐槽,这无非是这书生有多重,到了医馆也是不停的吐苦水。

“给,麻烦将人医好”沈婵放下一张银票,本来擦拭桌面上大夫眼睛便立即亮了起来,忙笑道,“自然,自然”

这张恒记钱庄的银票让郑耀文微微一愣,当初他刻意留下一张银票,便是想通过这张银票去查这背后之人的身份。

不成想,恒记钱庄老板居然说他也不知道,身份抹的很白。

郑耀文难免对沈婵身份疑心,恒记钱庄这种银票,数额大,整个京城有的人屈指可数,但老板居然说不知道。

他郑家的资产近乎都存在了恒记钱庄,那老板不至于会说谎。

所以沈婵的身份叫郑耀文耐人寻味。

只不过因为沈婵知道了郑家家丁会武功一事,父亲生性多疑,必是要斩草除根的,可郑耀文以为,这根本就不足以能铲除了沈婵,于是才有了郑耀文演戏那一幕。

一切的一切,也只是想让沈婵无意之中知晓郑家家丁为何个个皆会练武,以免父亲又徒增杀心。

“你闲着也是闲着,照看这书生可行?”沈婵随口一说,倒是料到郑耀文会满嘴拒绝。

如她所料,郑耀文推脱说自己有事,耽误不得。

“卖花吗?”

“我堂堂郑家二少爷,怎么能做伺候别人的活儿?”郑耀文一脸的不情愿。

“那正好,我也不想管了”沈婵犹如突然没了麻烦事搬轻松自在。

郑耀文自然是不愿意了,他可不得给这女人找些事儿做?

“得,本少爷伺候”郑耀文虽是不愿意的,但却像得了逞办称心如意。

沈婵笑了笑,没说话,只是觉得郑耀文脑子多多少少有些问题的。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